Accueil > 藝術 Art > John Baldessari -「雙重票據」個展:

John Baldessari -「雙重票據」個展:

and David 160.6×152.4cm 2012 影像輸出畫布-油畫及壓克力

and Monet 152.4×152.4cm 2012 影像輸出畫布-油畫及壓克力

and Balthus 149.8×152.4cm 2012 影像輸出畫布-油畫及壓克力

and Duchamp 161.2x152m 2012 影像輸出畫布-油畫及壓克力

and Dubuffet 220.9x152cm 2012 影像輸出畫布-油畫及壓克力

John Baldessari -「雙重票據」個展:Marian Goodman畫廊展出,

時間:4月6日至5月12日。

圖與文/陳奇相

John Baldessari(1931年出生)是70年代美國敘事性藝術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以綜合相片影像組合建構著名,更是位相片藝術建構的先驅者,他別開生面作品具有美國西海岸人的幽默及諷刺精神。1949年至1957年在加州聖地牙哥藝術學院研讀,早期從事繪畫創作,直到1966年才毅然放棄傳統繪畫,在反物體的態度裡,傾向觀念藝術探討,並開始拍攝影片及從事錄影藝術。1967年激進的解除全部影像,直接以文字書寫表現,例如這時期最引人注目的作品〈在繪畫裡除了藝術之外,全部都該清除。觀念滲入這作品〉,進一步開始組合建構相片影像及文本,在在敘述性的概念中描繪,如1967年〈Ryan Oldsmobile〉作品或1967-1968年〈Composing on a Canvas〉作品就是個別開生面的例子。1969年當杜格 幽伯勒聲明:「世界充滿或多或少感興趣的物體,我不希望再加入其他的時,1970年5月24日巴爾特沙希更激進組織一個命名為「火葬計畫」(The Cremation Project),在這個行動中,他將他從1953年至1966年間所畫的圖全部經由這儀式燒毀。隔年並以書寫聲明的方式建構他的觀念性作品:〈我從不再作讓人厭倦的藝術〉。

1971年巴爾特沙希從聖地牙哥搬遷至聖摩尼卡新的工作室,一個新的創作開始,專注於大眾傳媒的各種影像:電視、新聞、雜誌,那麼特別是好萊塢的那些迷惑人的電影影像上。身居加州與好萊塢為鄰的他,潛移默化的意識到這些文化性的轉變(當然這來自於普普藝術),透過這些影像作為作為質疑藝術的慣例章程及界限,經由相片影像的集景、剪輯、併置、所建構的一種藝術,就像影片剪輯師般。巴爾特沙希就這樣從觀念藝術的語言學辯證中脫穎而出,在視覺形式組合建構,潛在性的敘述性內容及感性結構中展現一種時代性的新美學,並探討各種造型的可能性,1972-1973年〈A Monie Diretional Piece Where People one Looking〉作品。之後重新依相片情節布局,時常是幾何形式的,於閱讀功能下組合建構,或1978年強調影像結構分析的〈Blasted Allegories Colorfui Sentence and Purple Patch〉作品。80年代優先於敏銳及感性的影像組合建構,顯現多樣性的感覺,經由這些相片的重疊,建構其意想不到的效果作為一種文學性的情節,開發寓意,暗示其可能的敘述如1987年〈Bloody Sundae〉作品系列。然後加入象徵性的色彩如〈Composition Pour Violons et Voix〉作品,形成一種別開生面的詩意繪畫影像。1988年進一步新影像的對照如〈A Fix d Inflexible Sorrow〉作品,都在卓越謹嚴形式結構之美學觀點裡,揭發暴力、危機、真相及詩意,相當文學性,宛若視覺性電影,充滿想像空間。

90年代裡巴爾特沙將黑白與彩色相片混合建構組合,綜合各式各樣情節影像,例如1991年〈Killer Wahle Man Water Glass〉作品,強調造型語言及多重形象敘述之可能性,詩情畫意充滿想像空間。巴爾特沙希解除所有傳統閱讀章程,提供一種廣泛之注解空間,這些都取決於他的文化及想像力。藝術家說:「對於大部分的我們都相信相片表達真相,然而一位傑出的藝術家能夠經由形式及影像的操縱,及加上繪畫的修復來強化現實。那是相當迷惑人地就像我操縱真相般,是如此容易地將對照的相片拼置或剝奪它的背景。讓兩種力量對峙在同一相片影像中,我能賦予它們活生生的活力,例如騎士及他的馬,木乃伊站立在棺木中而驚恐不安的女人正在觀看他,剪輯一幅影像能使其更曖昧的,其結果是一場戰鬥」。90年代末期年起在〈重疊〉及〈交叉〉兩大系列裡,這些影像繼續來自電影及生活現實影像(公寓大樓、港口商船及風景等等),作品完成組合:電影(影片)、現實生活及繪畫。在〈重疊〉系列裡組合建構成不定形圖畫形式。在〈交叉〉系列中,則建構成別開生面的「T」及「+」字形,巴爾特沙希開發劃分自然及文化,和平行的海岸線及垂直的高樓大廈,在詩意及想像、形式及空間中,暗示敘述情節及引現活生生的現實世界,藝術家稱這為「想像衝突的區域」。

John Baldessari雖老心不老,充滿活力繼續勘探影像新的可能性,在這巴黎「雙重票據」個展中,讓人刮目相看展出一系列新作,起死回生的挪用古典及現代藝術史中所有著明藝術家們的經像性的影像:如大衛、馬內、奇里科、杜象、杜畢菲、畢卡比亞、巴爾丟斯等等,拆解這些徵象性的影像,將兩種異質性的影像巧思造化的拼貼建構在一起,併出一種既熟悉又異像的混合體,在這卓越美妙的軀體下,喚發出一種新的活力及意義,並在影像下面伴隨著主題如:和馬內、或和杜象等等,在影像及文字,觀念及敘述,想像及悠游,喻古及創新,隱喻及譯碼間,題供觀眾們的自由想像空間。藝術家說:「我希望簡單保留一幅作品的元素,……它必會引起眾多問題及啟開多樣化的閱讀記載」。

藝術家說:「另外,我想,一張古老的影像,它的內容是毫無感覺-在那兒成為底片。她是死氣沉沉地。因為那些底片是死的。我喜歡扮演Frankenstein醫生,重新讓它起死回生,就這是種隱喻。因為這些底片有一種真實-只是它們已合理地失去它們的意義。這樣,我巧思造化它們另一種感覺。(……)」。接著說:「如是比較明確地說,這我感興趣地,是兩種影像接近時所生產的效果。就像當兩個字碰在一起的火花般,將產生併發出新的一種未曾見過的感受。我達到我卻遠遠地偏離它。」(註)

註:John Baldessari與Ann Goldstein的對話,in Kob,Edelbert and Pakesch,Peter; John Baldessari:Lifes Balance,Work 84-04,(Cologne:Buchhandiung Walther Konig 2004) ,P91及P81,來自展覽新聞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