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答那(Lucio Fontana)-「空間主義者」:

空間交響曲 (T-104) 1958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空間交響曲 1960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空間交響曲 100x81cm 1962 私人收藏

上帝的結束 1963-64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自然 翻銅 1959-60 私人典藏

封答那(Lucio Fontana1899-1968)出生於阿根廷,父親義大利人,母親阿根廷人,1928年在米蘭跟隨象徵主義雕刻家Adolfo Wildt學藝。1938年參與未來主義者的展覽,在表現主義的面向上,馬利納蒂聲稱他的作品為「宇宙抽象」。1946年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發表「白色宣言」,在一種論戰的態度及烏托邦的體積裡。1947年後定居於米蘭,發表「空間交響曲」以陶及青銅雕刻呈現,啟開一種烏托邦特徵之精神空間,之後他的作品都環繞於空間觀念。1949年發表「第二次空間宣言」,開發作品及環境及地點的關係,開始使用霓虹燈。並聲明:「我們繼續藝術的革新」、「生長於機械時代的我們,上彩的畫布及石膏不再具有任何意義」、「藝術乃是放棄既定的形式,致力於時空統一的藝術發展」或「思考形而下元素如色彩、聲音、動作、時間、空間等要素,在時空間展開的藝術是新時代藝術最基本的形式,新藝術中包括了四次元的存在,時間及空間」。

1950年首件戳洞的〈空間交響曲〉,在理想主義及天體特徵形象中。「空間主義」之觀念就成為封答那作品最主要的主題,文學性的理解就像一種著名的空間征服和原子發現般,如同召喚一種當代及宇宙的作品。在這「科學主義者」的成份,形成一種另類的體積。封答那在超現實主義裡,聯繫軀體與潛意識,值得一提的是封答那在巴黎參與超現實主義者們最後兩次展覽,他特別展出一種黑光的環境,邀請參觀者進入一座橢圓形裡作宇宙之旅。1951年發表「技術宣言」和科際的關係,接近瓊‧范特‧馬克(Jan Van der Marck),他稱為「從傳統轉入烏托邦」,對封答那的作品寫道:「作出空間、光線及(不言明的)運動,一部分納入他那些空間的創作,他以幻覺更替來反對一種現實」。同年實驗探討裡中斷那些物理體積的限制,在畫面上鑲嵌各式各樣的色玻璃及小石頭。

1952及1956年發表〈空間交響曲〉,封答那以環境裝置的手法準確展現,如果人們遠一點觀賞時,作品展現幻覺主義者的空間,人們看到一座紅與藍的宇宙飛船飄浮在星空中。近距看則景象別致,上面鑲嵌黃色玻璃,在宇宙飛船的地方,畫布上有大小不同的戳洞穿孔。這些戳洞、切口改變了圖畫之幻覺主義者的計畫,準確的經由這些星星或流星之宇宙天體符號,充滿詩意的頌揚。1956年〈空間交響曲〉中,封答那在繪畫的軀體上以最性感及暴力的方式切割及戳洞,這成為藝術家「畫的行為」展現,瞬間繪畫成為實質的物體,從面至物,解除過去的幻覺從二次元的空間至三次元的空間及四次元的時間。封答那聲明說:「作為一位畫家,當我在那些畫面上戳洞,我並不再創作繪畫:我意願啟開空間,為藝術創作一種新的體積,聯繫宇宙在它連續不斷擴展中於有限的畫面之外。我所革新的反覆主題戳孔穿洞的畫,並不是嘗試去裝飾畫面,反而企圖打破它們的體積範疇。在戳洞之外,一種新的自由詮釋在我們的等候中,同時無可避免地,藝術也終結了」,如此封答納啟開一種極端性的空間。

封答那激進探究不定形的藝術,在他作品裡都承擔由手自發完成的和物體間之暴力,都一致推向其極端的結果通向於畫面純粹切口上,破壞迷惑人的畫表面,進入體積,形而上的及卓越的在精神性及神秘性的藝術裡。這種畫的侵犯,它的裂開就像一張皮,暗示一種性的模擬,這種闡明如同一種否定的態度。1959至1960年「自然」雕刻系列,由陶土建構成圓球體,粗糙球面上有宛若火山爆裂的大戳洞,在物質強烈的形式下展現時間及空間、天體及地質、想像及神奇。晚年在〈空間交響曲〉作品裡,稱之為「小劇場」重新採用他內在過程(戳洞、光線及空間)之論據,而達到一種極端的美感,如1965年的〈空間的空間〉,宛若神奇的宇宙天體世界。封答那不斷質疑造型藝術行動範疇可能性的擴展問題,涉及到繪畫及雕刻,並超越它們,進而使造型藝術實踐成為問題和表現的概念,針對探討物質、時間及空間,封達那認為:「解除繪畫本身之幻覺,讓空間成為繪畫之實體」。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