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6/2012

倫敦迎接奧運:

歐洲之星高鐵 St-Pancras車站奧運的標誌

特拉法加廣場迎接奧運倒時記時碑

倫敦牛津商業大道上張燈結綵的英旗

圖與文/陳奇相

在隆重慶祝英女皇登基鑽石大禮後,緊接著倫敦迎接本屆的奧運會,倫敦似乎已經就緒準備好迎接七月下旬全球屬目的奧運。去年上倫敦時,在歐洲之星的高鐵車站內,早就高掛著五個象徵奧運的標誌,迎接來訪的觀光客們,啓開倫敦的朝聖之旅。當人們参觀美輪美奐古典精品繪畫的國家美術館時,在前面的特拉法加廣場,一座迎接奧運倒時記時碑,提醒倫敦或英國民眾奧運的到來。在這全球金融風暴後,英國意圖藉由奧運的建設及活動為這座全球金融都會帶來新契機,振興工商及經濟,提昇英國的競爭力與倫敦的活力。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六月巴黎隨想:

強而有吸引力的讓人們能過充滿夢想

我不想失去-我們馬上撒離吧

有甚麽比獨立自主更重要的呢?

明天就進入夏至,巴黎今年春天至今似乎都在陰雨間渡過,難得有幾日看到太陽的日子,連天氣都陷入歐債的陰鬱中,依新時代賽斯所言,生活間的自然環境都反映人類內在的情境。可見當下的一切都映照人們存在的因素,別無他因,因為怪罪天地怪罪別人是如此容易,如果反求諸已的話,或許我們會有機會理清楚自已的心境映照自已的處境,台語有句話「人在做,天在瞧」,因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天氣是由不得人所控制,人能控制的是自已,人無法違背天意,只能盡人意,人意有形無形都會安撫天意。心境隨外境起舞的人,經常成為境域的奴隸,安住心的人,心中自然晴朗自在,不管風風雨雨不管風吹草動,心不動,一切安然自如,心主宰著人的覺知意識,意識形構宇宙萬物,物為心造,境隨心轉,境遷語變。

五月法國政局變天,社會黨François Hollande成為總統,六月經由兩輪的國會選舉,星期日終於揭曉左派社會黨過半,粉紅軍團擁有314席超半數以上,贏取國會大選,進入空前絕後的全權當政時代(也就是上、下議會、中央至地方都是社會黨執政),這是民意也。從此也可看出天氣及社會的變遷與情境,也都絕對與民意心境有關,才是,想改變的人終究在意志力下會改變,這不是說說就算,心及意志力使然,我由衷的祝福擁有全權的社會黨能為法國社會帶來新希望,這是法國人的期望。

每年春天當法國坎城影展後,就是法國盃Roland-Garros網球杯,同時兩年一次的歐洲盃足球賽在東歐-烏克蘭首都基輔開幕,一連串的運動比賽上場,瘋足賽的我有福了。接下來,不久就是法國高中會考,每年的夏至來臨時,就是高中生接受考驗的時刻,今年近五十萬考生。今年考季在這陰時陣雨的舒適氣候下,會考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首日的「哲學」,這似乎只有法國高中會考才有的特色,從倫拿破崙時代至今,有相當常的歷史淵源。哲學成為年輕學子的思想啟蒙,及建構獨立自主見解教育程序,訓練成為社會的建全人格。法國高中共分為文組、理組、經濟與社會組、音樂與舞道組等,每年的哲學考題都相當精彩,光看題目就過爽,有機會参與伸試一定更有趣吧。

今年考題普遍以科學與人類關係為主軸:工作能讓我們獲得什麼呢?所有的信仰是否都與理性處於對立面?(所有的信仰是否都不理性?)-試評論斯賓諾莎(Spinoza)作品「神學政治論」(Traité théologico-politique)片段。理組-如果國家(l’Etat)不存在,我們是否會更自由?我們是否必須尋求真相(la vérité)?試評論盧梭作品「愛彌兒」片段。經濟組-工作的價值是否只在於「有用處」?自然而生的慾望是否可能存在 ?試評論貝克萊(George Berkeley )作品「被動服從」(De l’obéissance passive)片段。音樂與舞蹈組-如果要掌握自我,是否必須先了解自己?當我自己感受到不公平存在,是否能因此學習到什麼才是公平正義?試解釋尼采一段選文。每年的考題是三選一,任君自由發揮申論,沒有絕對的標準及答案。這樣的考試是多麽有意義,至少一生中都會謹記這種哲學試題,或是還會有更多的思考,因這哲學會考,無形中也造就出眾多法國傑出的哲學家們,其中的影響是可以想像的,反觀台灣教育呢?這是否值得我們借鏡的地方。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巴黎杜勒麗「園藝展」:(Jardins Jardin aux Tuilerie 2012)

展場外面,相當觀念性的與充滿想像空間的「The Outer The Better」詩意裝置

-後限代園藝混合卡通及日本庭園的範列

物質的本質花園 園藝家 Didier Danet所創

理想性的花草園 園藝家Olivier Bedouelle所創

在上及下的鏡面花園 園藝家Thierry Dalcant之作品

費家羅雜誌具有禪意的Karikomi庭院 園藝家Christian Foumet作品

綠意盎然的都會庭園 gally團隊設計

充滿趣味性及想像空間的漂浮花園 園藝家Amaury Gallon作品

小物體大空間-高跟鞋盆栽

檸檬及橘子的彩繪盆栽

庭院裝飾物 – 栩栩如生的鴨子群

圖與文/陳奇相

在當今都會成為水泥牆茂密森林時,寸土寸金的房地產,公共綠化環境,成為都會生活的品質指標。以巴黎為列,近年來環城邊緣地帶不只改裝換面有電車取代公車外,還大量開發綠化空間,改觀都會的不只是形象及更是生活品質。生活的調適及遣興依每個市民的興趣取向,愛美是人們的天性,愛花草則是巴黎人的本性,有人說台灣人一年吃掉一條高速公路,據說法國人一年花費在園藝花草則花掉兩條高速公路,可以想像法國人對植物花草的著迷及偏好。

從每年巴黎杜勒麗園藝展的角度來看,證明巴黎人對園藝的消費及需求,每區到處都有綠意盎然的公園及奔紛燦爛的花園,街角落都有花市及花藝店,甚至流動市場都有植栽花攤,花草成為生活必需品及增添生活情趣的精神糧食,拜訪親朋好友送一束花或一盆花比起巧克力或糕點更有氣質多了,因為花言巧語代表千萬種心意,是其他物質所難以表達的,花草植物成為生活的必需品,浪漫情境與花草有絕對的關係吧。

生活在巴黎已感染到生活氣氛的營造及存在質感,每年的巴黎園藝展都會去遣興一番,順便在花草植物及新都會園藝中發現一些甚麽。當下的都會園藝的發展,與社會的發展息息相關,消費社會新素材的回收及開發,造就新的園藝,對有限空間的奇發異想,如混合卡通影像及日本庭園的,藉由氣球形構漂浮花園,藉由鏡面窺探虛實空間的園林,接近東方禪寺的費加羅花園,或是鞋中盆栽園藝,雖小但想像空間市無限等。庭園裝飾物品也特別多,有類動物雕刻及抽象造型的雕刻,園藝工具及服飾在此都有,還有不少難能可貴的植栽花藝展示,巴黎人都會趁著機會大包小包的抱著貢品花草回家,園藝專門書店或法國各地域的花園及公園資訊都可在這展中找到資訊,暑假期間課規劃行程参觀,除之,還有專家特別的演講及園藝示範,有機會還可諮詢園藝專家有關種種問題,園藝展成為愛好園藝及植物花草的巴黎人每年的生活儀式,我也不列外,每年都有新的收穫及感知。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巴黎牆上塗鴉隨想:

在當今全球化下,愛神也發狂,這世界到底怎麼了,那我的台灣呢?騎在馬下,被困惑住了,掉進深淵中,一起發動愛神們去光復台灣國土。

溫水煮青蛙的台灣,教育及文化都變成政治的障眼法,誰有勇氣將這拿開呢?我想靠政客免想,最有可能的是藝術家及詩人,因為造反有裡,但在這乾旱的年代,誰養鴨子呢?

人人渴望被愛,那就先愛自已,方能愛別人,愛神不為誰瘋狂,如果自已不瘋狂的話,誰會瘋狂呢。

要改變事實真相,那就先改變自已,哭腰是沒有用的,埋怨只能垂頭喪氣,還能怎樣。

妹妹在牆角等我已經等很久了吧,看完畫廊再來帶妳回家。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陳世明-藝術的原作「生命」:

精細素描 96-01 局部 117x946cm 紙本 1996 (參與北美館 縱探語境個展 作品) 私人 伍崇賢收藏

精細素描 96-01 局部 117x946cm 紙本 1996 (參與北美館 縱探語境個展 作品) 私人 伍崇賢收藏

精細素描 96-01 局部 117x946cm 紙本 1996 (參與北美館 縱探語境個展 作品) 私人 伍崇賢收藏

法 214x198cm 壓克力及畫布 1991 北美館典藏

拍照於陳世明中和工作室 2000年

陳世明-真相大白個展現場全景記實 台北誠品畫廊 2000年

陳世明-真相大白個展現場全景記實 台北誠品畫廊 2000年

陳世明-真相大白個展現場全景記實 台北誠品畫廊 2000年

氣動寫形 皆大歡喜 120x240cm 2012

氣動寫形局部 淡水工作室拍攝記錄 2002

氣動寫形局部 淡水工作室拍攝記錄 2002

水連天碧 142x203cm 2011 北美館「縱探語境」個展作品

併立 142x199cm 2011 北美館「縱探語境」個展作品

空巷 200x511cm 2011 北美館「縱探語境」個展作品

光-1 219x415cm 2011 北美館「縱探語境」個展作品

聚合 252x392cm 2011 北美館「縱探語境」個展作品

「藝術是生命終極的意義,是生命靈氣的呼喚」

陳世明

文/陳奇相

前言:

藝術是甚麽?作甚麽用?靈感來自何方?為誰創作?為何表現?生命的位置在那?藝術是創作者的疑惑、過程或答案呢?藝術與生命是兩回事?或同一代誌?藝術是生命態度或只是謀生專業?生命、物我、存在跟藝術有何關係?藝術的終極意義是甚麼?藝術的原作是「生命」?藝術家對自己生命的承若與藝術的究竟?藝術是多元及多樣的,就像生活般,藝術是展演,藝術是修持,或藝術是生命的意義。藝術可以單純,畫家成為畫圖家,藝術可以複雜,形構藝術哲學家或是生命藝術家。每人依個人的方式了然其意義,追根究底存在的真相與否,生命的圓滿就看個人的能耐與智慧。顯然,藝術是一種心境(意識)的投射,更是藝術家的一片明鏡,他映照藝術家當下的心思與情境。睿智的藝術家不只呈現他本身,更映照藝術家整體生命意識或超越存在本身的意義。

陳世明老師的藝術具有宏偉、睿智及優雅的格局及存在洞見,藝術形式隨著心的意識擴展,心轉語變,創作映照一波一轉折的生命修持及體證。他的藝術不著立於個人風格之建構,隨著每個當下意識流轉,自發的詮釋每個現場的情境及意識,驗證陳世明生命藝術觀,「一美,一切美」,他不再一昧的追求形式創意推陳出心的藝術類型,他只是將自已體悟傳達出來,體察其澄懷觀道,與寧靜優雅致藝的美學「新」思維。

陳世明-藝術的原作「生命」:

陳世明(1948年出生彰化溪州人)是台灣藝壇上被一般人稱為最神奇難懂的藝術家之一(註1),對認識他的人卻是位和藹可親可敬的人。他的畫如同他的人,乾淨俐落、清晰、潔靜、明理、安詳、睿智、從不囉嗦、更不多言。他更是當下造型藝術界罕見以身心體證藝術生命的ㄧ位,他自有其獨樹一幟的證悟生命宇宙之人生觀,深具吸引力,給周邊人眾多深刻的存在啟示、開導與影響。充滿靈性,對藝術教育採取宏觀、多元及開放,尊重學生如同尊重現場,以生命為主體的藝術教導。他對台灣當下的藝術有深遠啟發及影響性,尤其是他的生命藝術觀哲思,創作的態度,人生存在意識及美學新思維的啓示。陳世明是我藝術及精神的導師,影響我藝術與生命一生的恩師。

陳世明1970年藝專畢業後,遠赴西班牙留學,馬德里聖費南多高級藝術學院深造畢業,在西班牙偉大的繪畫傳統,特別是光影、形體、色彩、構圖等謹嚴的寫實訓練下,成為其往後藝術創作的基礎。在西班牙求學其間,深受當時馬德里傳統精細素描寫實畫家羅培茲(Antonio Lopez 1936年出生),及巴塞隆那物質抽象畫家達比埃,兩位大師的影響。畫家說:「我雖然只看過羅培茲一張素描原作,至今他還是我認為所見過當代對景物寫生最好的寫實畫家,他與達比埃及日本京都龍安寺石庭作者對景物誠敬的心,對我的作品有深遠的影響」(註2)。

1977年陳世明從馬德里聖費南多高級藝術學院畢業後,從馬德里轉移世界藝術殿堂的紐約窺探藝術時,傳來父親壯年病逝之痛,就負笈歸國,深深體會「生命的無常與真義何在」,開始觀察生命與存在的困惑,人生就橫跨在生命與藝術間,成為他一生最大的兩個課題。當時,正是台灣鄉土論戰風起雲湧的時刻,本土意識及鄉土文學的覺醒。成立僑鄉畫室與藝專兼版畫課,並著手闢創其精細素描創作,奮進當藝術家。1980年在台北阿波羅開首展,1982-83年作品入選國際米羅素描展。此時,生命在一波接著一轉折中邁進,經常纏繞於藝術創作的侷限與生命本身的困惑難題間。開始自我反省,陳世明說:「在一偶然機緣下,於版畫上看到「觀自在」的字詞,讓他思索著何以觀才能自在,生命有何智慧?此外,還有廣欽老和尚在圓寂前所留下來的:「無來無去,無代誌」,這句話,也深深崁入其心懷,人在離開世間如何能這麽灑脫?若轉換到藝術家,自已是否也能夠如此自在」。因此思考「是要扮演藝術家的角色,還是生命就是一種修行;藝術就是一種修行,開始思索藝術是生命藝術還是視覺藝術」,生命藝術觀就開始成形(註3)。他開始碰觸生命之課題,思索生命真相,追尋內在的永恆性,啟開他的靈性之旅。

1984年藝術創作似乎一帆風順,在台北春之藝廊,並在義大利米蘭馬公尼畫廊命題「大素描」個展,大好機會抒展其藝業時刻,當時又陷入困惑,找不到人生的觀點,質疑生命的觀點比藝術的觀點更迫切,想去修禪,他開始面臨生命的抉擇:「生命之遺憾,藝術作甚麼用呢
?生命的困惑比起藝術更有其更多的意義」。

促使他亦然決然的放下藝術的角色封筆淡出畫壇,不只是對存在的困惑,也是對藝術本身的質疑,陳世明說:「1984年前往義大利參觀當代藝術指標性的威尼斯雙年展,見到許多前衛藝術琳瑯滿目形式的表現,覺得西方當代藝術大致不出三個元素:暴力、情慾與焦慮不安。覺得自已根本不屬於西方當代藝術這些特質,想追求的其實是一份寧靜,以及生命的圓滿」。「我想到羅丹的情慾,培根的暴戾狂亂,乃至於傑克梅第的虛無。我裡頭就是沒有這樣的東西。即便是年輕的時候,都沒有這樣的東西」。「許多人贊同藝術是苦悶的像徵,但我覺得對於痛苦的人,最重要的是如何解決痛苦的來源」。「我想著,關於藝術,我體認傾向傑克梅第的那種,『去除所有的存在』,如果狂亂激情才是當代藝術,那我告訴自已:『也許我並不適合從事藝術』」(註4) 。

那麼,陳世明無法繼續忍受對生命的無知的苦短,且厭倦於現代藝術的詭變與商業化,於是由追求現代繪畫的餽麗一轉向生命之大美,他說:「藝術家的世界裡如果只是種想像,那現實怎樣進入這個世界呢?那境界如果只是想像,那又如何彌補生命的疑惑呢?」終於理清「藝術無法解決生命內在的焦慮及困頓」,決心轉向解脫之道奮進。

1985年陳世明至日本京都旅行,看日本美輪美奐的禪寺及著名的枯山水後。深受禪的感動,心想「這樣的地方怎麼會這麽寧靜」,他深深體驗到非凡的平靜,讓他聯想起自已過去所學的西方藝術有多麽大的對比呀!在相對於西方對人的否定、不安和恐懼下,他看到禪的祥和世界,原來觀要坐下來才能看到什麼,坐下來彷彿與宇宙合一,以前他認為藝術要創新,但當坐下來,發現世界就在眼前,其他都是心所生,重要的是要打開眼睛(註5)。日本之旅後,更強化他自已的信念。同年,參與雄獅雙年展後,完全放下藝術的角色,還有甚麼比歸返生活及生命價值意義更重要的呢?沉穩平靜地找出存在意義及平衡點,因為生命的本質必須在生命的行動中了解,如是,進入自我靜心諦觀的探索。1985年起,他解惑人生,對生的現實低頭,繪畫如只能可望不可即,生命的疑惑會越來越大,衝突也會越大。他付諸實行進入反觀自省,從以打坐讀心、冥想、向內看,進入自己的修行生活。

陳世明的心靈探討,先學老莊,後自修禪與佛學,自我探索,專注於靜心、冥想、打坐、止念凝視,有時聽佛經,不依靠任何宗教及儀式,因此不受限。1985年,一次靜坐中初體證悟,他說:「那是我一生最奇妙的經驗」。所有的生命經驗在那短短一剎間全被瓦解,沒有記憶的負擔,既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我覺得自己處於一個透明的、沒有重量的狀態」,他明白了人之所以會痛苦,是因過去記憶與經驗的累積,事實上人擁有克服這一切的力量(註6)。生命是經由體驗本身或經由智慧的啟示,體驗及啟示便是轉化內在的全部內涵。

陳世明再接再勵的苦思探索如何明心見性?繼續的諦觀、冥想及靜坐,執著生命的相,1989年他第二次的體悟,平靜中,忽然感到一陣心痛。「痛的很深」,他說:「他以為自已這麼多年來已經平靜,怎麼會突然有這樣的痛苦,這才明白的發現其實將不安埋得多深」。「(…)過去的不安恐懼等陰影其實都在」,自我的探索不只是打坐冥思,必須透過某種實踐來力行。止念凝視成為覺知每一心念當下狀態,清楚地知道每一刻內心的變化,最終發現所有不安都來自過去的累積,是自已最底層的意義(註7)。

陳世明的修行法門就是每天心靈的筆記,記錄自已每天的起心動念,整整八年分秒不斷間仔細審慎自已綿密的心思,他說:「每天寫,這份筆記,是我畫的心圖,內心的地圖」。記錄內心的變化,體察變化的由來,終而了解底層的糾結,那些對生、死、未知、對回憶的深深纏繞而超越。這也才知道人的核心能力,在放空、覺知狀態下會釋出。並隨時保持靜的狀態,隨時掌握自已的每一刻,就掌握生命。他說:「現在的人們常說活在當下,對每一刻的覺知,讓我覺得自已活在每一個現場」。對於心痛,同步抽離。陳世明第二次心痛的起源與藝術有關,他說:「人其實不過是心靈、思想、情感、慾望及行動的過程」 (註8) 。1989年6月陳世明參加現代禪七,隔年4月通過主七指導老師,宏揚現代禪的生命之道(註9)。

1991年陳世明了悟生命的意義,從佛、道、禪、明白存在的意義及心靈後,煥然一新的出發,一股來自內心圓滿喜悅的活力驅策下重拾畫筆,在覺知證悟的生命中將飽和顏色中奉獻出來,諦觀空境轉化成繽紛燦爛的色彩,進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心靈境相-抽像幾何。藝術不只呈現她本身,更映照藝術家整體生命意識或超越存在本身的意義。隔年,在台北誠品畫廊與高雄阿普畫廊開個展。陳世明說:「藝術創作經常是從困頓中淬煉而成。藝術作品有時是疑問,有時是答案,有時是過程。自從事藝術創作以來,我一直不斷思考並探索各種藝術元素的面向,如時間、空間、平面、自然、對象物、幾何、色彩、變與不變等,企圖尋找出一個最原始的究竟」。(註10)

陳世明在經過繽紛燦爛的抽像繪畫後,豁然開朗地來到「寂靜為美」純然淨空的白色生命境域,「心樂清淨解脫,故名為『空』」。 2000年於誠品畫廊舉行「真相大白」止念凝視的實踐與傳訊個展。終於真相後大白了悟生命,「諸法皆涅盤,萬境自如如」。陳世明笑著說:「我的位置與藝術家已經不同了」(註11),終於解惑體悟「藝術是生命終極的意義,是生命靈氣的呼喚」,一切唯心造「你才是你作品的原作」,「一美,一切美」。明顯地,藝術與生命的整體觀中,他不再一昧的追求形式創意推陳出心的藝術類型了,他只是將自已體悟傳達出來,他說:「只要我還會畫,我要將體悟埋在其中」。

「真相大白」陳世明了悟繪畫藝術的終極意義,圓滿喜悅地闡述「念心、念物,念起為物、念覺為空」。2001年陳世明從中和遷居至淡水,在體驗凝視無念,心靜成空後,自如的存在著。2002年靈明清淨下感應存在宇宙大能,陳世明在超意識接近通靈的狀態下,經由天啟的本能及自發性下「氣動寫形」,一系列空前絕後的黑與紅之書法圖象的誕生,與傳統書法大相逕庭,很抽象,充滿行動能量,宛若天書般的無解,蒙上一層濃厚的神秘性,年底陳世明在台北縣文化中心的舉辦別開生面的「氣動寫形」書法個展。一波一轉折的生命之旅,隨之生活上遭遇嚴酷的考驗及困境,陳世明不伎不求,對一切的發生無怨無悔,生命是因承擔自己應有的存在之旅冒險而更具活力,再次的又淡出藝壇。

在這無盡生命漫長的心路歷程探討中,陳世明的修行境域分為兩大階段:早期入世的以禪的觀點觀看人生,直至2003年後,從宇宙大氣的觀點看人生。生命的體悟及成長(註12),完全接受,完全自然,再大的生命苦難都承擔,因人生是一個信託和一場考驗,考驗是一種學習,生命最美的是「無懼」, 生命的回饋「美」。生命之美就是回到最基礎的智、仁、勇三達德,他認為:「人生是有任務的,人生是一個信託,現所擁有的都是造物主所給予的,對這些信託要如何,是往前走的動力,往前走,不管走多遠,來生還可以學,所以生命是永恆的,生物一直都在學習,生生不息,有了這個信念,會變得有勇敢」(註13),因為存在就是所有的可能。

在經過十年的沉寂後,隨著生命的熟成,及心境的轉變,藝術語境也大轉折。陳世明面對生活的種種苦難,心境無疑、無慮、無懼,這股無懼的爆發力自然而然地併出萬象亮麗的影像語境,2012年森羅萬象之「綜探語境」系列,經由眾多影像重新組構成綿密的萬象空間,這些穿梭時空的影像繪畫,驗證陳世明生命藝術觀。

精神狀態-精細素描:

陳世明早期以其獨特的精細鉛筆素描獨束一格,描繪大自然各式各樣植物的花、草、葉及莖,如蓮葉、竹、竹枝(刺)、竹葉、竹筍、野芋葉、美人蕉、梧桐葉、芒草,交纏的樹枝及樹葉等等。透過自然的浮光掠影與片段,經由細膩精準的寫實及獨特的構圖與留白,刻畫植物的柔美姿態,窺探存在的樣貌。素描不再是創作的草稿或只是靈感隨意記錄,而是獨當一面的作品。依素材上而言,鉛筆有其特性較強軔、有力、不用考慮其顏色,以其對比呈現。單純黑白調子的鉛筆素描在抽離色彩之後,彰顯出似幻迷離之獨特性是其他素材所無法取代的

這系列針對自然物處於時間和空間中的系列探討,尤其是光影、明暗、形象、質感、及存在等等。在最簡潔、俐落、秀緻的形象下,如幾筆勾勒成形的葉片、漏斗狀的荷葉、曲捲的野芋葉、一枝獨秀的竹荀、重疊交錯的樹葉、飄逸飛揚的細竹、撫媚的美人蕉、糾纏成團的竹叢、節奏性的牧草、飄渺的芒草與空靈的荷葉等等。精簡中,以有顯無,虛實交替,形構那不可見的整體。另一引人注目的是獨道愛媚的光線,晶琳透徹葉片上對照著枝葉光影,重疊對比下的孤枝葉,光影交叉的枝葉,甚至整片蓮花祝融於虛白中,一種飄渺空靈的意境。光線的旋律組構明暗的調子,形構一篇抒情詩意的交響樂章。

陳世明精彩的鉛筆素描,最獨特語彙是充滿活力的構圖,這來自他西方繪畫最傳統的基本訓練。精簡意含著謹嚴結構,在自然完美的幾何或非幾何的有機組織中,每一幅都是一世界。這素描系列中眾多罕見與傑出的圖構:如90年代中「95-1」放射性的、「95-02」倒立三角形、「95-17」金字塔、「95-09」明暗對照、「95-14」線性放射狀及「95-16」隱現的垂直及對角線構圖等。康丁斯基寫道:「在藝術裡純然的構圖是不足以訴諸感性地,那麼藝術品本身必須喚起更深層的反響」。

具象形式是語彙,光線及構圖則是語法,留白形構藝術語境。白(留白):是空、是虛、是無所不在、是無念、是直覺、還是想像。白是整體、整時、整空、是宇宙也。陳世明對白有其偏好,尤其在這精細素描系列中,留白占有獨特的意義與指涉,陳世明質疑白:「白色是提供人類休息、沉思默想,視覺和心靈的休止符,它有不用期待的心境,是心靈所嚮往的」。留白,示意仲介物,允許物質的投影,白色是背景也是主題。傳統性之留白示意著空間,這裡「以有顯無,空有一體或以空顯有」(註14),具兩層空間:投影及留白(空間),築構形色材質光影在空間的組構,揭示精神狀態及心靈場域。白色的畫與光影對話,是實體的影子,影子的實體,是因也是果,是空的整體實相,也是實的整體大白也。 具象只是一座橋樑,她帶給人們嚮往無限。但具象卻是視覺上的陷阱,人們只停留在其象上,而無法引向「空無」。

心靈境相的抽象幾何:

90年始陳世明的創作進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心靈境相-抽像幾何(他繼續勘探鉛筆素描),於所謂後現代的抽象幾何或幾何抽象時勢中,解脫物體形象,具明確造型和乾淨利落的幾何色彩抽象繪畫,聚凝純粹的幾何及色彩的能量下。與西方抽象幾何最大的差異,不只是文化,更是直指本性的創作態度及生命觀,繼續深化藝術內涵及存有意識,這系列是經由畫布及畫框的幾何形式,直覺性之類積木排列組合,建構於不同的立面及平面上。

初期,了悟生命的本初後,返回生命的觀照,在意識解放的狀態下,敏銳、熱情洋溢的抽象幾何,爆發出繽紛燦爛彩度鮮艷的色彩,聚凝所有可能的能量及運動。直覺性的幾何,抒發出一種別開生面的優雅、大方、抒情及莊嚴,隱現神聖之感覺如「法」(1991年)。這時期空前的色彩不只特別有感召力、強度及力度,更映照陳世明的生命能量及精神狀態,如「心境」(1992年)則由紅、橘紅、黃、藍、綠、紫及藍紫七種顏色建構在白色介面上,七種顏色喻示七種靈力境域?色塊及色塊的幾何併置形成非比尋常地色彩運動,如「三心」(1991年)。除之,具有垂直及平行線性運動,如「探源之旅」(1991年)或「昇之二」(1992年)等等。

後期(1995年後),以白為載體系列,更為簡潔俐落及低限,畫龍點睛似的組構片段五顏六色 (紅、橙、黃、綠、藍及黑等) 的小色塊,借由各種可能性的技法:塗、潑、噴、灑、滴及撇等等。最後,這些幾何塊面與單一主調推砌組合,如此,經過直覺性的建構多塊面不同的幾何色畫,再加上對照性變化的筆法,打破原本「低限」變成「複式」的謹嚴複雜結構。在低限及多重,感性及理性,雄厚及大方,謹嚴及抒情,秩序及幾何,抽象及本相間。

顯然,初期的抽象幾何形式結構繁複多變,色彩應用繽紛多元,充滿本能性,洋溢著豐富感性,在色塊及線性的運動中,加上喻示靈性之旅的主題。後期的更為簡潔低限,白的主構下,彩妝神彩,沉著穩定,喚醒精神及意識,呈現一種心靈狀態。更為純粹沉靜,(素描與繪畫)主題被日期及數字取代,還原抽象的本相。馬勒維奇寫道:「在繪畫的創作裡﹐較可貴的是色彩及組織:她們構成繪畫的本質﹐而在那兒主題是破壞的」。如把這系列的繪畫語言放在西方現代藝術領域上,它將被看成色彩(或色面)幾何抽象。那了脫生命的繪畫卻已超脫了繪畫本身,陳世明說:「沒有期待的心情、惑解從繪畫中解脫出來」。藝術在所有一切之上及之下,既不屬時空,又不屬歷史,它純屬生命驗證,展現的是畫家當下的心靈狀態及存在情境。

了悟生命的真相大白:

「真相大白」是陳世明於2000年誠品畫廊的個展,經過柳暗花明繽紛燦爛的抽像繪畫後,來到廣闊的純然淨空的白色生命境域。「真相大白」主要探討物與我,能見與所見,時間與空間,萬象與本相,止念與淨空的深層關係。從閱讀大自然及所見的一切,反觀自省的止念凝視閱讀本心,認清真相,向內默照覺察內心世界,在念念分明的當下明心見性,呈現的就是清淨本心的映照及心境。體現與印證藝術家的生命了悟,他說:「藝術之美在於實現,在於表現心中所得。所謂的『知之-行之-證之』(註15) 。

白的本相:

在整白牆面展場依空間安置白作品,並於白日光燈下,淨空的感覺,形構白色氣圍。白色是從無開始,既是起點也是終點,也就是說既無始也無終,在事物本來的樣態裡,更是一種精神場域的空間。白色是最低限但非極限的,白色允許向內觀:寂靜世界,絕然的狀態—「念覺」,向外觀:生老病死的生命樣態—「念心」。白色圖畫接納白牆面,融入整體空間,形成一整體的宇宙。白色形成無恒無邊的廣闊空間,空間築構時間,時間融入空間混然天成,物我合一,物質消失精神喚出,宛如真空世界。白色探討的並非是空間,它意味著「空」,溶入白牆面,實體無其它是空本身也。寂靜為美,在念覺裡於物質、視覺、感覺、空間、時間、物與至了無一物也,示現出「白」的本質本相。

藝術元素白:

純淨潔白色繪畫系列,在畫布上一層一層又一層的塗上白色,沒任何筆觸沒任何痕跡。陳世明說:「畫,一再的畫,畫了幾十次,你知道嗎?那看我們能一再又一再的看嗎?還是一看了知,這些歸屬於看的嗎?真相就在這裡」。在小王子中寫到:「只有用心去看,你才能看見一切,因為,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用眼睛看不見的」。另外四幅長形畫作,同樣以白色為載體,透過壓克力框內張貼白紙張或畫布,表現出各種不同白的質地及感知,其中一幅白色塊長出斑點黴菌,揭示存在的時間性。白圖畫不只確立畫廊場域(依建築體空間安置,上下高低不一、隨著牆柱、牆延、牆角或對角等),並與白牆面融成一整體,呈現真空的時態與精神能量場域。如是,白色成為容量,它容納一切並成為一切,彰顯全然存在狀態,窺探生命的大白。

物質白:

陳世明以透明壓克力板作為空間之支架及繪畫之載體,他在壓克力板上呈現白的多元樣態,透明示意穿透性。並以類空間裝置的手法,將這些作品安置在牆面、牆角、對角牆或依靠牆面形成形。物質白的本相就從牆面抽離,成為立體三度空間的物體-繪畫,藉此企圖表現隱藏在日常生活空間裡的物質白。一牆上以一壓克力圓筒穿越牆面,形構建築圓視窗及心靈視野,成為牆面的一幅穿越時空的空間裝置作品,面對圓筒的一端,觀眾可以透視第二道白牆,而走到另一端,將可窺探到主展場的空間及作品。揭示直接覺察的過程,強調人們經由不同視角,通過念障,海闊天空的可能性。此外,提醒觀眾或許也能覺察到無所不在的物質白。

媒介符號:

在經過不同層次「白」的探討後,重新賦予「白」新的意義,藉由「白」色的媒介轉換日常生活五花八門的食、衣、育、樂等等各種物體,溫度計及尺固定在白色台座,青瓷碗盤中溢滿著白色物質,白襯衫及收錄音機被封閉在白石膏塊狀中,電腦鍵盤成為白色,圓形鏡上淋有白漆,黑眼鏡盒內的白,牆面上掛著內「白」的鐘箱,及一純白色沒有指針來回擺動機械鐘等等。白色成為媒介,是一個現象的反映符號。

在這物我的關係中,陳世明闡述:「每一個獨立的展品,都代表了不同的生活面向,但也具體顯現『真相』大『白』的主體意涵。物的本質、本相被附加了外在意義及價值,其原始目的用途已經遭到改變(……)」。「因之,若欲體會到萬物固有的真相,則必須自世俗常規和價值觀當中解離,直接『當下觀照』對象物。如此,觀物者『物我同時性』便十分重要,而這也是我安排電腦鍵盤以及掛鐘外框的動機:前者代表『念』的瞬間速度和時間:後者則是無時間性指標性的『當下之時』。唯有以『物我同時』的角度,方能平等而直接地觀照對象,無緯於其他的外在價值,感官效果,同時亦能體會出萬物本質並無高低,而是個自安好地存在著,包含,觀照本身。所以,觀物的我並不高於物:被凝視的物也並不低於我,物與我皆為宇宙中之一小分子,是一整時之中的短暫停駐的渺小過客」(註16) 。 時間是沒時間性的,而一切存在的事物本自完美

陳世明闡述:「藝術創作之於我,與其說是形式創作的表達和追求,毋寧說是解決思考與疑問的通道。二十多年前思考的問題,關於空間、物質、自然、時間等等,今日乃舊是我創作的主軸,過去許多原初意念,探尋的都是最基本也是最難的議題。一路走來,在最後回歸諸已,已近乎修習的心靈的狀態面對長期思索的物、我關係,在抽離自我情感和外物的外在價值之後,仔細思考萬物本質、本相,在藉由藝術創作,將個人所獲得的繁複多層次的解答呈現,形成某種自我完成的體系:一是出發點單純,但是卻複雜深沉的意術哲思:一是元素簡明又有多層次的 藝術創作」(註17)。

氣動寫形的書寫:

2000年誠品畫廊「真相大白」個展,從具象至抽象,再從意象到空相,繪畫語境探討臻至純然的空淨,靈靈覺覺,無念無相,在生命的體悟及成長中,陳世明了悟繪畫藝術的終極意義,如詩人艾略特所寫:「我們追求探索的盡頭,是要達到我們原始的開端,而對它擁有初度的了悟」(註18),從此就告別繪畫。隔年,陳世明遷居至淡水,隨著生活環境的變遷,生命也進入另一層次,從止念凝視深入心靈的意識,核心思想從禪的觀點擴展宇宙氣場之人生觀,心境上的改變新的語境順應而出。

2002年底陳世明應台北縣文化中心的邀請舉辦「氣動寫形」書法個展。眾所周知陳老師從來沒寫過書法,對書法藝術也沒有特別的研究或關注。明顯地,宇宙運行,生命本身就是個小宇宙氣場及具足所有能量,氣動寫形是自發及本能性的感應宇宙大能的靈性書寫,陳世明在超意識接近通靈的狀態下完成,以黑或紅墨汁書寫在全開綿紙上,呈現具體線形符號之書法?(依工具及形態暫稱書法),與傳統書法大相逕庭,充滿肢體行動能量,很抽象,其意符人們無法解讀,蒙上一層濃厚的神秘性。陳世明如是說:「2002年春天,有一天我突然聽到聲音要寫字,一出筆就爆發一股自動的書寫能量,往後平均每天大約書寫三十張大小的綿紙,時間長達一年多,至今乃可隨時提筆書寫。至於那是從內在爆發出來的符號,是接收外在宇宙信息,或是宗教有無關係,我並不了解。據說宇宙是一個全息系統,若一個人想開發直覺潛能,擴大能量波,是否可以接收到宇宙訊息。又人為萬物之靈,應有所謂通靈,只不過通靈有其高低,感應範圍有其大小,缺乏的也應是解讀信息的能力吧。」接著說:「從形式觀之,2000年的真相大白是從有入空的內斂,而2002年氣動寫形則是從空出有的外顯,心念上則一收一放,一收則空界無物,一放則森羅萬象。如今回想起來似乎在預示著現在的生活和創作方向」(註19) 。

縱探語境的影像:

在當今網際網路及數位影像世界裡,人們經常被大量繽紛燦爛影像資訊所包圍,影像患難的消費年代中,藝術的創作也峰迴路轉,攝影是當下最普遍與便利的媒介,特別借助數位技術的後製各種可能性下,圖像題供更多的思維與感受,數位影像藝術就成為當下創作時勢之一,空前絕後的影像形構創造出更豐富多元影像語境,靜態為影像,動態則為錄像。

攝影一直都是陳世明捕捉大自然及周遭環境的觀察與紀錄,影像是他過去創作的源泉,從大自然中觀照生命及捕捉大自然的浮光掠影,照相機成為他審視自然的工具。意圖從中找出各種創作的可能性元素及啟發思維,過去相片影像是創作的思考基制也是創作的媒介。如今數位影像成為他「形式材質在空間的組構」之藝術創作。

在偶然機緣下,2004年陳世明老師與朋友赴日本旅遊,朋友送給他一台小型數位相機,這樣與數位攝影結緣。如是,啟開陳世明新的數位視野,玩著就迷惑上數位相機,簡便又實用,習慣隨身帶著相機,無論任何地方,任何季節,任何題材,鄉間都會,天空地面,白晝黑夜,自然人文,看到就拍,想拍就拍,不拘形式不拘樣態,無所謂的隨意拍隨處拍,日記式的影像記錄每個當下的心境,卻從來也沒想到用影像創作。如此,經年累月下來,不知不覺累積幾萬多張,經過一番的整理及審視,隨意的組合建構,發現影像的堂奧及神奇,開始深入探討組構的各種可能性,如題材、屬性、主題、形式、色彩、光影、樣態及類型等等,自然而然的引用「形式材質在空間的組構」思維。從萬多張影像中挑出來組合千張作為實驗,勘探形與形,色與色,光影及結構等等,並試圖經由電腦後製處理更動或重組找出新形式的可能性。當然,毎張圖片彼此之間組合之困難,就成為攝影繪畫化的一種挑戰(註20),畫家說:「藝術沒有什高深的學問,就是在身邊而已」(註21)

當今數位化藝術的時代裡,攝影取代繪畫,並成為繪畫(在畫的條件下)。陳世明的森羅萬象之縱探語境影像系列,繼往開來他一貫的藝術語彙,擴展一種影像新視野及藝術廣度。經由多重的組合構造,及影像處理的剪接、曝光、色相、彩度、明暗、修飾等等,於抒情的如水連天碧、幾何的如方形的光的律動及圓形的圓舞曲,及謹嚴建築結構的如空巷,於具象、意象及抽象間,繽紛燦爛宛若萬花筒之圖象語言。畫家對這系列基本建構如是說:「1975年在西班牙學畫時領會出的明暗構圖法、色面構圖法、符號構圖法、透視構圖法。從構圖來看,幾何抽象是屬於色面構圖法,形與色一體,形有圓形、三角形、方形,色彩有色相、彩度及明度三要素等基本語言。製作上以尺規畫邊,平塗色彩看似理性沒表情,但我不是用理性來看而是有無精神性,所有色彩形狀,質感組構起來,直覺的準確度可達到莊嚴感,跟西方的幾何繪畫所重視的比例、均衡感有所不同」(註22) 。

這系列明證陳世明生命藝術觀的體察其澄懷觀道與寧靜優雅致藝的思維。就像他所說:「生命的回饋-『美』,生命最美的是『無懼』」。一切唯心造,境由心生,意隨境轉,心遷語變,心定靜的語境畫面將是空淨。生命是個氣場及能量,生命是場學習及考驗,考驗是一種學習,畫家說:「面對生活種種的苦難,心境無疑、無慮、無懼,無懼的能量自然爆出萬象亮麗、裝嚴之影像語境」。「藝術的呈現如同心念的一收一放,一收則空界無物,一放則森羅萬象」(註23),在穿梭陳世明繽紛燦爛的影像繪畫,詮釋他的生命宇宙觀「藝術是生命終極的意義,是生命靈氣的呼喚」追根究柢存在的意義。

註1:藝術表演與終極關懷 陳世明1996年誠品個展 黃海鳴 誠品畫廊 1996.12出版。

註2:劉永仁《陳世明-縱探語境》訪問錄 藝術家雜誌 2012年3月。

註3:幸有兩眼 明-觀‧藝 陳世明 民國98年 10月 27日 北藝大美術系演講文。

註4:台灣中間畫家映象-5李維菁 藝術家雜誌321期 2002.02 。

註5:幸有兩眼 明-觀‧藝 陳世明 民國98年 10月 27日 北藝大美術系演講文。

註6:台灣中間畫家映象-5李維菁 藝術家雜誌321期 2002.02 。

註7:台灣中間畫家映象-5李維菁 藝術家雜誌321期 2002.02 。

註8:台灣中間畫家映象-5李維菁 藝術家雜誌321期 2002.02 。

註9:經驗主義的現代禪 李元松居士訪談錄 現代禪出版社 民國 79 前言P7。

註10:陳世明-止念凝視的實踐與傳訊「真相大白」2000年。

註11:台灣中間畫家映象-5李維菁 藝術家雜誌321期 2002.02 。

註12:《縱探語境-陳世明的萬象空間》藝術演講稿文。

註13:幸有兩眼 明-觀‧藝 陳世明 民國98年 10月 27日 北藝大美術系演講文。

註14:《縱探語境-陳世明的萬象空間》藝術演講稿文。

註15:陳世明-真相大白「止念凝視」的實踐與傳訊 誠品畫廊 2000年7月出版 。

註16:同上。

註17:同上。

註18:台北市市立美術館-蕭勤的歷程:1953-1994 從凝與散到空無的冥想-蕭勤
畫風的追跡 葉維廉 p35。

註19:劉永仁《陳世明-縱探語境》訪問錄 藝術家雜誌 2012年3月

註20:同上。

註21:幸有兩眼 明-觀‧藝 陳世明 民國98年 10月 27日 北藝大美術系演講文。

註22:劉永仁《陳世明-縱探語境》訪問錄 藝術家雜誌 2012年3月

註23:《縱探語境-陳世明的萬象空間》藝術演講稿文。

附註: 引用眾多陳世明老師的話語及文句,都是私下承受啟發時的筆記,特此聲明。

2012-06-06 於巴黎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Damien Hirst」新泰德回顧展隨想:

新泰德當代藝術美術館-Damien-Hirst 回顧展 大白鯊布排

新泰德廣場前-Damien Hirst戶外具大的人體解剖人體雕像作品

英倫泰德現代美術館-Damien Hirst的回顧展大招牌

Damien Hirst 藥房櫥櫃 物體裝置 1992

新泰德當代藝術美術館地下室 Damien-Hirst另一特別展場

倫敦當代藝術之旅-「Damien Hirst」回顧展隨想:

地點:新泰德當代藝術美術館。展期:4月4日至9月9日。

圖與文/陳奇相

對當代藝術或藝術思潮的好奇心未減,繼續窺探當下及未知的世界,這成為一種生活的能量及生命活力,未知的並非是不可知,只要有好奇心及探究的心,都將會慢慢循進的撥雲見日,信心是必然的,努力將不可或缺,耐心是需要的,持之以恆才能有見其真相。看本身就是一種享受,認知則是另一回事,了解或許是片段,但片段編織成整體,藝術當然並非是知識,當下的感知及體驗是所必然,這是語言所難以言傳的,能夠解釋的並非藝術,就像指月的手,或如生命狀態,解剖的是軀體,並非是生命本身。觀看就是見證當下,當下就是所有一切,過後,就成為記憶,旅行也如是,每個當下並非片段,而是存有的整體,生命是在實體中蘊量其存在。

倫敦像巴黎一樣都是時尚的都會,是世界觀光的大都會,有不少博物館、美術館及畫廊,有看不完的展覽,除了藝術外還有不少設計展等,也是散步遣興的地方及購物的天堂。每次來倫敦,都會去新及英倫泰德美術館朝聖,那是當代藝術的聖堂,世界當代西方思潮的指標。與法國藝術上不只有文化上的差異性,還有政策上的異同,法國文化藝術政策偏向國有化
(政策上的補助及典藏)的操作,英國則完全在自由主義運作下,法國一樣都太法國了,英國面向較廣(廣到那裡去很難講),所以走出法國就很難看到法國藝術,相反地,在法國也很罕見英國藝術,這兩個國家經過百年戰爭後,歷史情節似乎還打結,理解就好。

倫敦雖不是我鍾愛的情人,但自有其迷惑人的地方,她蘊育與擴展我全球化的視野,一次再次的英倫之旅,一次再次的熟悉及感受,讓我有更深層的感受,不再是觀光客的眼光及心態
。一次再次的拜訪新泰德及英倫泰德,都是興奮與好奇的心情,朝聖沐浴在當代藝術中,每次都有浴火重生的體會與感受。五月初倫敦藝術之旅,很榮幸地看到幾個大展及實驗性的展覽,當下新泰德有三個回顧展「Damien Hirst」、義大利貧窮藝術家「Alighiero Boetti
」及日本藝術加迷幻的「Yayoi Kusama」。

當然,以英國當代明星級的年輕藝術家「Damien Hirst」最具戲劇性及勁爆性,成為當下新泰德展覽賣點,三個回顧展的人潮幾乎全部都被這展覽所吸引(樓上真的是貧窮藝術家,展場空空洞洞,沒幾隻貓,連看展人員都無聊的打哈欠,但卻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好展覽。日本藝術家帶有幾分異國情調,與迷幻的空間,但卻引不起看熱鬧藝術愛好者們,這兩個展覽卻有點失落。),到底是看熱鬧還是觀賞藝術呢?一進展場,兩顆真的「羊頭」在地上迎接觀眾,接著一大箱養「黑蒼蠅」,箱中地上一大顆乳牛頭淌流在一攤血水中,蒼蠅滿地驚恐不安的鏡頭,很徑爆吧,膽小鬼以驚嚇壞了,還敢繼續看下去嗎?宛若看驚魂膽跳的鬼精靈電影的感受,藝術乎?質疑是必然地。左邊大展場戲劇性的一隻剖成兩半「張牙的兇猛虎鯊」與「牛」及「綿羊」浸在甲醛溶液防腐劑中,宛若活著確充滿死亡的隱喻,如同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生態標本展覽,標本成為物體,物體成為藝術?因為任何東西只要套上藝術就成為藝術,更何況在美術館的擔證下,我們不是來參觀「新」的或「前衛」的藝術?你相信你的眼睛嗎?看到的是物體形像還是其指涉性呢?

在驚魂嚇過後,牆面上視覺性的色點大圖畫,似乎已經是不痛不癢了,看到就好。接著詩情畫意的蝴蝶繪畫,蝴蝶色彩成為現成物的顏色,美麗與哀愁中。排隊進入蝴蝶園,裡面不只滿天飛舞的真蝴蝶,五顏六色的飛來非去展演著,牆面系列白色繪畫,黏著眾多的繭及絲沾還有滿蝴蝶停靠留下的跡象,在蝴蝶的展演過程中,這些白圖畫就自然而然成為藝術圖畫了,天然而成,想像真的豐富到不行。走出蝶園,卻來到一間傳統西藥房,應該沒走錯路吧,誤竄入西藥房,我又不是來買藥的,我是來看展覽的,整整齊齊、行行列列的瓶瓶罐罐,藥局藥房或是藥品成列藝術家點石成金,已不再是賣膏藥而賣的是藝術品,摸摸頭有沒有發燒。

繪畫不只是要觀賞的,還要停聽看才行,兩大巨輪般的大旋窩新表現抽象畫,一直孜孜查查的空轉,一顆色氣球圖畫漂浮在幾何立面圖畫上,小技巧大視覺效果,很炫的新花樣,迷惑人,讓人眼花撩亂,明顯地很物質又很感官。然後又誤竄入滿間都是西藥房的櫥窗中,我走錯地方了嗎?井然有序,排著整整齊齊藥盒,中間呈列著外科醫開刀用器具,各式各樣的、剪、鉗及其他工具等等,很多人圍觀其間,我還以為新泰德美術館也在幫病人開刀呢?讓我虛驚一場,黑色的幽默還是諷刺或是揶娜呢?不得而知,看了就好。另牆面將一顆顆兩色膠朗顆粒整整齊齊排列在鏡面玻璃櫥櫃裡,不壯觀但還蠻耐看,充滿遐想,在繪畫及物體間。

還記得詩情畫意的蝴蝶繪畫,參觀了滿天飛舞的蝴蝶園,來到讓人驚喜的彩繪玻璃展覽室。仔細看一下,喔!都是由五顏六色的蝴蝶所併置剪貼而成,非比尋常的細心與精緻,賞心悅目,精彩絕倫的手藝,讓人讚嘆不已,是次展中最高超的傑作。還記得這藝術家前不久拍賣的由鑽石所組構的一顆骷顱頭吧。鑽石卓越高貴的物質成為藝術創作素材還是頭一遭,沒有幾個藝術有這種本錢,從事這種創作,這裡,一系列一顆顆閃閃發光的鑽石成列在鏡面櫥櫃裡,鑽石拍賣會?鑽石藝術或是藝術鑽石,藝術勝於價質嗎?賞心悅目,在藝術裡物質無所謂的高低,重要的是,呈現了甚麼。在這裡似乎雙重的價值及意義,藝術成為當今金融風暴下資本主義下的鑽石,鑽石承擔資本的價值,藝術加鑽石價質更高,藝術等於鑽石,鑽石單保藝術的風險吧,藝術家打甚麼算盤,投資本主義的懷抱,還是藝不驚人死不休,高貴商品中夾帶著鈔票的味道,資本主義萬歲萬萬歲下,馬克斯可以好好安眠了。明顯地,在當今以市場為指標掛帥的藝術,更更直得我們審視藝術這兩字的意義與其本質。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