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Damien Hirst」新泰德回顧展隨想:

「Damien Hirst」新泰德回顧展隨想:

新泰德當代藝術美術館-Damien-Hirst 回顧展 大白鯊布排

新泰德廣場前-Damien Hirst戶外具大的人體解剖人體雕像作品

英倫泰德現代美術館-Damien Hirst的回顧展大招牌

Damien Hirst 藥房櫥櫃 物體裝置 1992

新泰德當代藝術美術館地下室 Damien-Hirst另一特別展場

倫敦當代藝術之旅-「Damien Hirst」回顧展隨想:

地點:新泰德當代藝術美術館。展期:4月4日至9月9日。

圖與文/陳奇相

對當代藝術或藝術思潮的好奇心未減,繼續窺探當下及未知的世界,這成為一種生活的能量及生命活力,未知的並非是不可知,只要有好奇心及探究的心,都將會慢慢循進的撥雲見日,信心是必然的,努力將不可或缺,耐心是需要的,持之以恆才能有見其真相。看本身就是一種享受,認知則是另一回事,了解或許是片段,但片段編織成整體,藝術當然並非是知識,當下的感知及體驗是所必然,這是語言所難以言傳的,能夠解釋的並非藝術,就像指月的手,或如生命狀態,解剖的是軀體,並非是生命本身。觀看就是見證當下,當下就是所有一切,過後,就成為記憶,旅行也如是,每個當下並非片段,而是存有的整體,生命是在實體中蘊量其存在。

倫敦像巴黎一樣都是時尚的都會,是世界觀光的大都會,有不少博物館、美術館及畫廊,有看不完的展覽,除了藝術外還有不少設計展等,也是散步遣興的地方及購物的天堂。每次來倫敦,都會去新及英倫泰德美術館朝聖,那是當代藝術的聖堂,世界當代西方思潮的指標。與法國藝術上不只有文化上的差異性,還有政策上的異同,法國文化藝術政策偏向國有化
(政策上的補助及典藏)的操作,英國則完全在自由主義運作下,法國一樣都太法國了,英國面向較廣(廣到那裡去很難講),所以走出法國就很難看到法國藝術,相反地,在法國也很罕見英國藝術,這兩個國家經過百年戰爭後,歷史情節似乎還打結,理解就好。

倫敦雖不是我鍾愛的情人,但自有其迷惑人的地方,她蘊育與擴展我全球化的視野,一次再次的英倫之旅,一次再次的熟悉及感受,讓我有更深層的感受,不再是觀光客的眼光及心態
。一次再次的拜訪新泰德及英倫泰德,都是興奮與好奇的心情,朝聖沐浴在當代藝術中,每次都有浴火重生的體會與感受。五月初倫敦藝術之旅,很榮幸地看到幾個大展及實驗性的展覽,當下新泰德有三個回顧展「Damien Hirst」、義大利貧窮藝術家「Alighiero Boetti
」及日本藝術加迷幻的「Yayoi Kusama」。

當然,以英國當代明星級的年輕藝術家「Damien Hirst」最具戲劇性及勁爆性,成為當下新泰德展覽賣點,三個回顧展的人潮幾乎全部都被這展覽所吸引(樓上真的是貧窮藝術家,展場空空洞洞,沒幾隻貓,連看展人員都無聊的打哈欠,但卻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好展覽。日本藝術家帶有幾分異國情調,與迷幻的空間,但卻引不起看熱鬧藝術愛好者們,這兩個展覽卻有點失落。),到底是看熱鬧還是觀賞藝術呢?一進展場,兩顆真的「羊頭」在地上迎接觀眾,接著一大箱養「黑蒼蠅」,箱中地上一大顆乳牛頭淌流在一攤血水中,蒼蠅滿地驚恐不安的鏡頭,很徑爆吧,膽小鬼以驚嚇壞了,還敢繼續看下去嗎?宛若看驚魂膽跳的鬼精靈電影的感受,藝術乎?質疑是必然地。左邊大展場戲劇性的一隻剖成兩半「張牙的兇猛虎鯊」與「牛」及「綿羊」浸在甲醛溶液防腐劑中,宛若活著確充滿死亡的隱喻,如同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生態標本展覽,標本成為物體,物體成為藝術?因為任何東西只要套上藝術就成為藝術,更何況在美術館的擔證下,我們不是來參觀「新」的或「前衛」的藝術?你相信你的眼睛嗎?看到的是物體形像還是其指涉性呢?

在驚魂嚇過後,牆面上視覺性的色點大圖畫,似乎已經是不痛不癢了,看到就好。接著詩情畫意的蝴蝶繪畫,蝴蝶色彩成為現成物的顏色,美麗與哀愁中。排隊進入蝴蝶園,裡面不只滿天飛舞的真蝴蝶,五顏六色的飛來非去展演著,牆面系列白色繪畫,黏著眾多的繭及絲沾還有滿蝴蝶停靠留下的跡象,在蝴蝶的展演過程中,這些白圖畫就自然而然成為藝術圖畫了,天然而成,想像真的豐富到不行。走出蝶園,卻來到一間傳統西藥房,應該沒走錯路吧,誤竄入西藥房,我又不是來買藥的,我是來看展覽的,整整齊齊、行行列列的瓶瓶罐罐,藥局藥房或是藥品成列藝術家點石成金,已不再是賣膏藥而賣的是藝術品,摸摸頭有沒有發燒。

繪畫不只是要觀賞的,還要停聽看才行,兩大巨輪般的大旋窩新表現抽象畫,一直孜孜查查的空轉,一顆色氣球圖畫漂浮在幾何立面圖畫上,小技巧大視覺效果,很炫的新花樣,迷惑人,讓人眼花撩亂,明顯地很物質又很感官。然後又誤竄入滿間都是西藥房的櫥窗中,我走錯地方了嗎?井然有序,排著整整齊齊藥盒,中間呈列著外科醫開刀用器具,各式各樣的、剪、鉗及其他工具等等,很多人圍觀其間,我還以為新泰德美術館也在幫病人開刀呢?讓我虛驚一場,黑色的幽默還是諷刺或是揶娜呢?不得而知,看了就好。另牆面將一顆顆兩色膠朗顆粒整整齊齊排列在鏡面玻璃櫥櫃裡,不壯觀但還蠻耐看,充滿遐想,在繪畫及物體間。

還記得詩情畫意的蝴蝶繪畫,參觀了滿天飛舞的蝴蝶園,來到讓人驚喜的彩繪玻璃展覽室。仔細看一下,喔!都是由五顏六色的蝴蝶所併置剪貼而成,非比尋常的細心與精緻,賞心悅目,精彩絕倫的手藝,讓人讚嘆不已,是次展中最高超的傑作。還記得這藝術家前不久拍賣的由鑽石所組構的一顆骷顱頭吧。鑽石卓越高貴的物質成為藝術創作素材還是頭一遭,沒有幾個藝術有這種本錢,從事這種創作,這裡,一系列一顆顆閃閃發光的鑽石成列在鏡面櫥櫃裡,鑽石拍賣會?鑽石藝術或是藝術鑽石,藝術勝於價質嗎?賞心悅目,在藝術裡物質無所謂的高低,重要的是,呈現了甚麼。在這裡似乎雙重的價值及意義,藝術成為當今金融風暴下資本主義下的鑽石,鑽石承擔資本的價值,藝術加鑽石價質更高,藝術等於鑽石,鑽石單保藝術的風險吧,藝術家打甚麼算盤,投資本主義的懷抱,還是藝不驚人死不休,高貴商品中夾帶著鈔票的味道,資本主義萬歲萬萬歲下,馬克斯可以好好安眠了。明顯地,在當今以市場為指標掛帥的藝術,更更直得我們審視藝術這兩字的意義與其本質。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安安
    14/06/2012 à 13:48 | #1

    那隻不是大白鯊 是虎鯊!!!!

  2. 安安
    14/06/2012 à 14:30 | #2

    那些放在長方形相中展示的動物是hirst甲醛溶液里的系列作品Natural History(自然歷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 一條用甲醛保存在玻璃櫃裡面的4.3公尺長的「虎鯊」。Damien Hirst癡迷於保存動物的肉體,對Damien Hirst而言,肉體比精神更加永恆,用甲醛把肉體完整地保存起來,肉體才是存在的中心。精神內在美需要長時間慢慢體會,但是物質與肉體,在當下瞬間就具有吸引力,在這物質文明高度發展、毫無耐性的現代,Damien Hirst以作品提出了他的質疑:物質與肉體是現代文明、機械人時代的核心:精神已死,肉體永恆!

  3. 安安
    14/06/2012 à 14:31 | #3

    這件作品原為1991年受查爾斯•薩其(Charles Saatchi)委託所製作,製作費約五萬英鎊而那隻來自於澳洲的鯊魚花了赫斯特6千英鎊,他說他要一隻大到可以吃掉你的生物。1992年這件作品參加了在薩其藝廊 (Saatchi Gallery)的英國青年藝術家聯展,這條鯊魚為他帶來非常大的迴響,也被提名為透納獎Turner Prize的候選人

  4. 15/06/2012 à 09:44 | #4

    謝謝安安
    感謝你提共寶貴意見及見解,更加明確,隨想文章是感性,所以粗枝大葉。你很專業,有部落格或是其他,可跟你請益,再次謝謝你的指教。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