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8/2012

六十年代的藝術:

Andy Warhol(1928-87) 電椅 1967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Jasper Johns 數字畫 1960 私人收藏

Robert-Rauschenberg 無題 1994 私人收藏

Oldenburg Ghost Drun Set 1972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Y klein(1928-62) 藍色時期 阿曼藍雕像(ANT82) 1960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Arman 1928-2005 chopin,s waterloo 1962 巴黎市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Martial Raysse America America 1964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五十年代的抽象表現主義是築基於超現實主義。那六十年代的集景藝術(Assemblage)和普普藝術(Pop Art)及新現實主義(Nouveau Realisme)則是跳越形而上的超現實主義,而回到達達主義進入現實的社會學,達達主義的元老之一Raoul Hausmann充滿格言般地說:「達達主義就好像是從天上降下來的一滴雨水,而新達達主義者(Neo-Dadaist)卻學得如何去模仿這種掉落,但卻不是雨滴了」。至於歐普(Op Art
)和動力藝術(Kinetic Art)則是在於包浩斯(Bauhaus)的實驗中發現的。接著極限藝術則受到構成主義和達達主義(是指那些被人們認為不是藝術的藝術部份)和後期抽象繪畫的影響。。

在世界大戰剛剛結束時隨後那幾年裡,各種不同表現的繪畫或雕刻看起來,似乎都好像是在於提供一種逃避都會環境之壓力的避難所,同時也是作為對生活機械化以及非人化的抗議(或許是對戰後的精神創傷的解放),普普藝術認為都會環境照樣地能夠提供建設性的經驗(法國新現實主義也不列外)。

新現實藝評家Pierre Restany認為:「藝術應該放棄那些以藝術作品是種特殊的東西,或是為個人所享用的{奢侈品}之古老觀念。藝術家正在設法創造一種和社會大眾溝通的新語言,他們拒絕了那曖昧的角色,亦即一方面是開拓者,而另一方面又是個獨立的生產者。藝術家將準備好在未來的社會中擔任他那種辛苦的工作:休閒的組織」。

法國新現實(Nouveau Realisme):物體的地點。

英美之普普藝術(Pop Art):物體的再現。

國際(Fluxus)團體:物體及生活的地點。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工具房的聯想:

工具房中的老屋主人去樓空下的生活記憶收音機及帆船

老屋主的陳舊記憶舊工具-成為當下的老古董

舊工具-舊記憶的工具房的角落

人去樓空只剩下陌生人的記憶片段展現

暑假下鄉幫忙朋友一起整修房子,農庄空間比較充裕都有工具房,大都在花園邊或倉庫旁。法國人暑假期間兩大活動,不是外出渡假就是整修房子,法國人喜歡修修改改,大都趁著暑假期間,邊休假邊改善居家環境,當然,這也很實在,因為請人整修不只價錢昂貴,工人也難請,要找到滿意的工人更難,一般都會請黑工經濟點或邀請朋友一起幹活,一起渡假。所以幾乎法國家庭都會有工具箱,這是日常生活必須,敲敲打打,換東換西總是必要,絕沒像台灣那麼便利,任何時間都可請到水電工或是順便一下。或是空間較大一點的有工具房,因生活的需求,大小工具都齊全,修理改造都可自已親自動手,大工程之整修需要大工具,只要空間允許,一般農庄都會有,要不然可以租,如中國成語所說:「工欲善其事,必須利其器」

朋友剛買一棟小農庄,老舊的工具房就在庭園邊,舊屋主老太太八十幾歲無法繼續獨居在這窮鄉僻遠的地方,在女兒的要求下,才決定離開她一輩子的家,投靠住在都會的女兒照顧,在離開前還特別問新房主,
必要的時候,可否允許回來看看她一輩子的窩(家),傳遞一份濃厚無法比喻的感情,老來離開家的感受是千言萬語的無言,離開熟悉的地方,心有千千結,這就是人生,如宇宙上的塵埃或是地球上的過客,歲月催人老,也強化存在的意識。朋友對舊女房主如是說:「隨時歡迎」,安撫她老人家的心靈,拜拜。

工具房凌亂情境一層厚厚的灰塵,充滿時間及舊男主人的記憶都在眼前,物移星轉下,如今換了新主人,我們開始整理及打掃,清除厚實的灰燼,整理工具箱,工作台上的器物,規類工具,該丟的丟,該保留的保留,其中我們找到舊房主的幾張陳舊的老相片,對我們是非常陌生的,很難想像其生活在此的記憶,生命是如是,換個時間或空間,或許我們甚麽都不存在,榮華富貴,功名利祿,誰又記得你的成就呢?除非跟你有親身的關係,要不然,一切都很陌生,陌生到似乎根本不存在,喚起記憶也難,存在是為了誰,誰在乎誰呢?面對自已的存在外,還有甚麼?在有條有理下,付與工具房另一新生,成為我們整修房子的工作平台。時光流逝,所有三十幾年來的就舊具,如今不只是工具,還存有舊房主的陌生片段記憶外也成為老古董。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法國Bourgogne自然風光:

周末散步在法國Bourgogne自然風光中

剛收割後的田野景緻

遠眺青蔥翠綠的丘陵風光

散步在人間最美的庭園

大自然安撫人們的心靈

圖/陳奇相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大自然就是大庭園:

鄉間田野的任何一景都是上蒼的傑作

任何一景都是最美的花園

大自然安撫都會人的心靈

大自然的壯麗及詩意就是人間的大庭園

人的偉大在大自然的眼光下是微不足道的

大自然是我心目中最大最壯觀的庭園

圖與文/陳奇相

當今生活都會化,人們幾乎都在水泥牆森林都會打滾,環繞在這都會文明裡,對自然的疏離,為滿足都會人,公園、花園及綠化空間的出現,小小的都會綠洲,成為都會生活品質的指標,喚醒都會人自然天地觀。當然,每周末或是暑假及假日期間,都會人都會奔向鄉間田野,轉換視野及心境,自然安撫人們的心靈及情境。

巴黎有花都之美譽,雖有眾多青蔥翠綠的公園或是五彩繽紛的花園,迷惑人的綠化空間與行人樹,連墓園都像花園或公園等等,詩情畫意,足以安撫都會人的需求,並標榜都會的生活品質,但再大再自然的公園花園,還是人工自然的萃取,並不能取代大自然的宏偉壯麗。我這都會動物崇尚自然及喜好人文藝術,觀山看水、賞風覽景,都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巴黎的花園及公園都是我生活尋幽探悠遣興的好地方,是我身為都會人足以親近自然的方式,一有機會走出水泥強森林時,不亦樂乎的進情享受大自然的美景,並由衷感受大自然就是我心目中最大的庭園。崇尚自然的我無論到那裡,都有一覽無盡不同情境的自然風光,愛好自然的人最幸福。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法國Bourgogne晨間自然風光:

遙望遠方小教堂風光

晨間靜謐的鄉野

葡萄園丘陵下的自然風光

詩情畫意的自然風光

賞心悅目的田園交響曲

晨間的丘陵特別迷人

圖與文/陳奇相

暑假離開巴黎大都會避暑去,來到朋友Yonn鄉下,當然並非純粹渡假,順便幫忙整修新買的房子,勞動勞動筋骨。主要是掩埋汙水管及整理花園,白面書生當久了,很久很久沒有真正勞動,抒展一下筋骨,有益身體健康,每天在大太陽底下努力幹活,工作就像靜心般,全心全力的投入,滿身大汗是必然,整整兩個星期,體驗與感受勞動,筋骨舒暢及健康自在。兩星期沒有電視及電腦,更沒有音樂(連收音機)的日子,遠離一切的文明,真是難以想像。

朋友的家就在Bourgogne區的Joigny小古城附近,離火車站十幾分鍾的車程,在一片山陵田野中的一小小村莊,百戶不到的 Champvalon,村落名稱以指出是在兩座丘陵間的田野,是一座典型道地的法國小農村,環繞在一望青蔥翠綠無際起伏的山陵地間,鄰居都是高大農舍或農場的建築物,身居在鄉野中,陽光、空氣、寧靜、視野及心境,都別有一番感受。

我們除了勞動外,每天早天都會上丘陵散步作氣功(拍手功),也會挑些時段或時間至附近村落走走散散心或名勝古蹟参訪旅遊。我一向對自然風景有獨特的喜愛,在這田園風光裡,讓我不亦樂乎,尤其在這蜿蜒起伏的丘陵田野,其明媚的風光更獨道,尤其Bourgogne一向有香檳區著稱,可以想像一片又一片的葡萄園是少不了的景緻,當然麥田中還有一區一域的向日葵園及森林,形構出Bourgogne別開生面的自然風光。

今年八月陽光普照,勝暑的氣候下,特別炎熱,只能趁著晨間太陽未起床時,上丘陵上森林田野小徑散散步及作氣功。居高臨下的丘陵上,一望無際的田園風光,隨著晨間的氣溫及霧氣變化,真是迷人,每天不同的氣溫風光下,美不勝收,賞心悅目,人間的美景盡在眼前,作氣功,欣賞自然美景,都是靜心冥想的時刻,儲備整天的能量
,陶野性情,啓發生命之道。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巴黎牆上塗鴉-意外驚喜:

Villette工業科學城前面整建工程上,充滿自由想像空間的塗鴉

充滿裝飾性的圖案文字塗鴉

性隱喻的超現實塗鴉

充滿想像空的得自由意象及文字畫

既裝飾又表述的都會想像空間

意外驚喜的Ourcq運河畫像

水泥都會森林裡,井然有序的牆面,整整齊齊,加上各式各樣創意性的牌仿,表現出現代幾何美感,但在人們見慣不慣視目無睹下,水泥森林都會就慢慢失去活力,偶而在邊緣地域,發現或巧遇上牆上塗鴉,都給人一種偶然及意外的新鮮感,擴展都會人的視野與自由想像空間。當然,賞心悅目就像充電一樣,讓心花朵朵開般,既使是有礙都會景觀,但卻給路人們生活的意外驚喜。外出渡假前,八月初至巴黎北邊,順著Ourcq運河往Villette方向散步去参觀104巴黎藝文中心時,沿途上巧遇一些意外的驚喜,在此與喜歡牆上塗鴉的朋友分享。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張金蓮-開自己人生之花:

來自一棵種子 35x23x22cm 2002 銅

白雲的催眠術 65x15x22cm 2002 銅

無法可說 33x17x10cm 2008 銅

微風種子 33x25x26 2012 銅

夢花 60號 2001 油畫-畫布

就是愛跳舞 112x142cm 2012 壓克力-畫布

月光 120x120cm 2008 水墨-紙本

喜悅一隻小鳥的清晨歌唱 42-38.5cm 2008 水墨-紙本

花朵裡的山山水水 38x50cm 2009 相片

我無意滲透你 有一個時候 你卻變成我 在交織的意識海域 進進出出 留下空氣想像 38x50cm 2009 相片

張金蓮 花卉攝影.詩文.舞台裝置作品..淡水小白宮演出 2006

「人生就是開花的過程,把屬於自己的花開出來」

張金蓮

文/陳奇相

前言:

存在本身就是宇宙的奧秘,為何存在,存在為何,有何意義?這攸關每個生命,人一生中都在尋尋覓覓探尋存在的意義與本質,從中依個人的生活意識建構人生哲理,創造純屬於自已的人生,如新時代─賽斯書所言「每個人都創造了自己的實相」。只要對存在絕對的信任,存在本身就是種意義,奧修大師說:「除生活以外沒有其他的宗教」,「真理是不可言說,但是一個人能過感覺到它的存在」,藝術創作者少有宗教,因為藝術本身就是宗教。藝術家借由藝術創作來感覺存在及展現存在的意義,從中探尋其存在的本質
,窺探生命的堂奧。

張金蓮自述:「藝術帶領我走入屬於藝術的宗教裡,覺得藝術創作者都是物質界、自然界、精神界的轉譯者,我們看見別人沒看見的,沒感受到的,再內化它變成文字、圖像,無論是具象或抽象,如實表達自己的所見,這真是令人著迷的世界,它永遠沒有終點,在裡面不斷架構,開創自己的新世界,並把他呈現出來,這是藝術對我很重要意義所在,我看見,我發現,我創造,我消失…」(註1) 。

她以所鍾愛的花比喻生命的存有「一朵朵花,一個生命過程的狀態」,花的一生,也是人的一生-新芽、初長、半開、茁壯、恣放,然後漸穩、漸去。「人生就是開花的過程,把屬於自己的花開出來」(註2) 。

美麗的意外:

張金蓮(1958年出生)是台南鹽分地帶的媳婦(畫家許雨仁的另一半),多才多藝,能文善武,亦歌亦舞、亦詩亦畫全才的勘探存在的所有可能性,藝術是挖掘人們深藏的情感及表現,盡情的活出廣闊的人生,全方位的創作涉獵:陶、雕塑、油畫、水墨、攝影、裝置及戲劇等等,跨領域之多元化及多樣性,不拘形式與媒介,創作對她來講都源自同一的主軸—生命內在的本能與創造力。80年代中期她曾是一位優秀善感的現代舞者(光環舞集的舞者),肢體成為舞蹈語言,身體的體悟就這樣融入造型藝術語彙,欣然綻放出屬於自已人生之花。

其實,金蓮鍾愛的是藝術創作,從小就喜歡畫畫,曾立志當個畫家,高中時期為了報考藝專美術系,曾向陳景容、梁丹美與吳昊學過畫, 據她說:「是因為幾番美術系都名落深山,才決定報考舞蹈系」。因為考不上美術系,看到鄰居剛好開舞蹈課,好奇去學一個月,同學說她跳得很好,邀請她一起去考,因好奇舞蹈卻居然考上,如願已償的進入藝專舞蹈系(1983年畢業),藝術的養成教育下美麗的意外就成為舞者
。生命之旅峰迴路轉一切都很難以想像,舞者的美麗邂逅後,深深對女性軀體優美曲線的冥想及感知,為其造型藝術創作啓開各種可能性。

生命一直迎向未知,從舞者到雕塑,再次生命之旅的「美麗邂逅」,意外都為存在帶來無限的驚喜及冒險
,存有是開放自有其途徑與安排,在所有的可能下綻放生命的火花及展開人的自由意志,坦然的接受生命的引領。當然,金蓮與從事藝術創作的畫家許雨仁結為連理,在藝圈中耳融目染,某機緣又回到所鍾愛的造型藝術創作途境上,離開舞台,卻難以想像的找回少年憧憬熱情的藝術家美夢,藉由藝術創作尋回生命原創之無限能量。藝術家說:「我從來沒想到會走雕塑,年輕時沒考上美術系卻考上舞蹈系進入舞團。現在回想起來,也是冥冥中的安排,舞蹈的訓練讓我看到身體內在的生命流動與美感,為她深深著迷,總是放大我的眼睛去看舞動的身體,以為我就是走舞蹈這條路了」(註3)。「進入婚姻有了孩子,曾經迷惘,我就是煮飯帶孩子嗎?我有方向嗎?評估後覺得無法做喜愛的編舞工作,因為那需要場地、人力、財力,我甚麼都沒有,等孩子進入學校,我思索著去路,那時好朋友建議我學陶藝,至少可以個人獨自完成,
誰知拿到泥土,卻一股腦做出好多人體,多麼歡喜我愛的身體可以 在泥土裡呈現,就這樣與雕塑結緣,
還好身邊的好朋友都是做創作,適時給我一些技術指導,1992年開了第一次雕塑個展一直創作到現在。
舞蹈訓練原來是要幫助後來的雕塑,夢中常常還做雕塑夢,設了好大的作品在山頭上,應該是說雕塑選擇了我」(註4),就這樣命中注定與雕塑共舞。

明顯地,雕塑及畫畫是天性,舞蹈則是本能,欣然「美」在生命中綻放其芬芳。張金蓮在部落格上寫道:「從1977-2012年,就這樣做自已的高興,三十幾年如一日默默的自我完成,完成甚麽?完成自已的無中生有,自已心裡的理想與歡喜,多麽喜悅的一件事」(註5),確實,生命之旅中,高興做自已的人最幸福

生活的淬練:

張金蓮是位自信浪漫情懷的女子,特立獨行,喜歡天馬行空的神遊及冥想,洋溢感情及豐沛創造力,對存在充滿好奇心,敢於嚐試及冒險,試圖全方位的開發生命所有的無限能量與可能性,藝術創作深植在日常生活中。很早就展現藝術的才華,1980年獲得「亞洲太平洋女童軍徽」世界徵選設計首獎便與造型藝術結緣。80年代繼續在舞藝上求發展,1984-1985年加入劉紹爐光環現代舞團演出。兩年後,她與雨仔結婚
、懷孕、生子,成為全職的家庭主婦,家是她的中心及基地。雨仔為追求藝術的夢遠赴美國紐約,夫唱婦隨,金蓮就這樣陪先生及照顧小孩遊歷美國三年,另類的生活歷練,成為生命之旅的印記。1990年全家失落的又返回原點-台灣故鄉,定居台北外雙溪,當起社區管理員,過著儉樸的生活。小孩也長大,開始上幼稚園,身為全職母親的金蓮終於可以稍微喘一口氣,她說「小孩上學後,什麼都回來了」,重拾屬於自已的時間及空間,點燃創作的烈火,重拾畫筆,開始捏陶作雕塑,試圖慢慢拼湊一個全然的自己。舞蹈家最親密的柔美曲線女軀體自然的湧現,陶塑呼應了舞蹈,舞蹈造就了雕刻。兩年後張金蓮終於實現其藝術的美夢,第一次開雕塑油畫個展,她說:「自已可以創造自已的生命花園,必需綻放開花,直達天際與星辰對話」(註6),投入其所鍾愛的藝術創作,勇往直前探索,擴展存在意識,興高采烈與藝術起舞及擁抱人生最美的夢。

生命的插曲:

人生中每個意外及插曲不只是考驗,更造化個人的存在意義及生命意識, 舞蹈出身的藝術家金蓮的生命宛若高潮迭起的樂章。當一位出身藝術家庭的(小學三年級)孩子,有天,從學校回家說美術課好無聊時,身為藝術家的父母親將會有何感想,沒想到,激發她以身力行付諸美育行動,自告奮勇的自願至學校義務教導小朋友。小學美術課應是藝術教育最重要的一個啟蒙點,事關小朋友成長後的美育興趣與美感經驗。可惜偏偏在我們的藝術教育裡,卻扼殺了年輕學子的想像力。她停下手邊的一切創作,全身投入開創美育
,思考如何發掘人潛在的能量及本能?她發展出一套活潑創意及開放的教學方法,綜合戲劇、舞蹈、音樂及繪畫等多元的藝術,以輕鬆遊戲的方式讓孩子自然學習,多方面引導及啟發豐富的創造力,進入自然的觀察與思考,美術課成為一堂生動有趣的藝術人文知識統合,闡述深植在日常生活中的藝術,讓小朋友體認藝術與生活的密不可分。就這樣將創意美育教學方法集成書:「遊戲的天空-和小朋友玩藝術」(雄獅美術出版2003年),台北市立美術館多次邀請張老師為年輕學子做導覽教學與設計孩子玩藝術,就這樣玩出創意美育教育者。

家庭生活是由女人所創作出來的,家是女人的核心及世界,對家庭的無為不致,犧牲奉獻,照顧孩子是身為母親的天性及本能。世事一切在流變幻滅中運轉,可謂「天道恆動,諸法無常」,2007年金蓮心所疼愛的心肝寶貝兒子意外身亡往生,讓他夫婦深感悲傷,很快,化悲頌為力量,為追悼愛子「更要活出小孩沒有活出的那部分」,金蓮主導策劃了「炫光計畫」,贊助鼓勵13-21歲才氣青年的公益活動,每年提拔青少年的藝術創作計畫。她認為:「每個人都是光,將自己好好展現,就是發光體。光愈來愈多,世界的黑暗會變少一點」。打擊和挫折,讓張金蓮越挫越勇更由中找到更大的力量支持自己,金蓮說:「人因為困境,反而豐富了生命,擴大了內在視野,像上天給你的磨難,只為了鍛出你寶石般的光芒,不然看不見自己的可能性」(註7)。呼應她內在靈魂的需要,滋養,發掘各種可能性,然後與人分享,芬芳如花香。

與雕刻共舞:

畫與雕刻是一體兩面,因為雕刻是真實三度空間的畫,畫則是二度空間的平面雕塑。舞蹈出身的雕塑家張金蓮,舞蹈的身體印記自然而然是創作源泉,女人優美曲線裸體就成為金蓮的雕塑創作主軸。外象內化主觀性的雕刻,純屬身體的體悟及感知勝於描繪,早期的作品形象化及具體化,是舞者軀體的化身及想像,針對的是女性軀體語言及符號,強調柔美韻律節奏的曲線,喻示著一股向上律動能量,如「山」(1996)及「聽海」(2002)。之後幾年來,一系列強調舞者最為熟悉的女人豐滿健壯軀體,壯麗肌肉運動力度及線條美感,如「乘風」(1993) 、「知音」(2012)及「樹上的一首歌」,在沉鬱及束縛,壯麗及渾厚間,展現出力與美之現代雕刻徵象。

張金蓮說:「早期的雕塑只是表現肢體,隨著生命領悟,後來開始加入我在自然中的所思所想,壓抑的生命如何轉化成春天的枝芽與流水,即便日子有從小跟隨的陰影,膠著苦澀的黑暗,但生命總是向陽! 如何在所處難為的情境中,放鬆, 這是自然教我的,所以我的人體裡有春天!! 有自然的哲思,我想分享表達這樣的生命感覺」(註8)。

隨著存在意識,生命體驗與創作經驗之熟成,她喜歡藉由人體窺向自然的沈思,內化女性的裸體,純化形式,混合自然元素,從具象趨向抽象,流線性的裸體作品留露出自然氣韻,凝聚內斂宛若植物的種子、幻化成行雲、流水或山川等意象。如「來自一棵種子」(2002) -人體捲身縮背成為一顆類種子,精簡內斂成一團向心力量,蘊含無限的能量。「一夢南柯」(2002) -女性曲體縮身躬脊連成一圈,山石環繞般隱喻自然的神奇。「白雲與流水」(2002) -豐沛山水人體流線性的能量,既行雲又流水,喻示天地萬物的無常及生機。「白雲的催眠術」與「沉思的白雲」(2002) -交疊的女性雙腿,凝聚陰性的溫柔及能量,幻化成一朵體態的雲彩,瀟脫自如等等,這系列是金蓮最精彩絕倫的作品。充滿力度、柔美曲線及超驗的美感,在光及影,意象及抽象,感知及想像,體積及質地,力度及線條,自然及人體,天地及萬物間。

靈魂的化身-繪畫:

繪畫是金蓮的靈魂化身,她喜歡穿著繽紛燦爛的色彩,與形式的軀體共舞,她完全自由,所以不受限,享受畫的情境,進入靜心的當下,畫家說:「創作的喜悅,來自舊的已死,叛逆那枯燥無味的現實與體制,讓生命盡情展現,當下打破時間,情感的束縛,在一時空內幽遊絢麗漂浮」(註9)。她甚麽都畫,就像甚麽舞都能跳般,有感覺時,她會與油畫或壓克力在畫布上談情,又與水墨於紙本上說愛,能過說清楚的時刻是具象,或無法講明白時則是抽象,進入未知時完全無象,畫那看到的也畫那看不到的,感知及想像的
,或是存在某個狀況下的靈驗。沒有甚麼比畫還更重要,因為這是存在的一片明鏡,映照著每個創作的當下,沒有甚麼比存在本身更美。

對花獨鍾與摯愛,她畫了很多花,也拍的都是花,不管甚麽花,只要有花她就醉了,是個大花癡,她喜歡獨自的與花交心融合,興緻來時會對著蜥蜴唱歌的女子(註10),畫家自述:「我所見的花,很符合我純淨的哲思,時而具象時而抽象的精神面」。她的油畫或壓克力畫很表現性,主觀的形式,大膽的色彩,充滿感性,抒情又性感,浪漫又愉悅,在表現主義及野獸派間。她的畫充滿文學性,因為花裡面有詩,有山水,有心境,有夢寐,也有人生的困頓,如2002年純然的「花的聲音」、「從一朵花的凝視中-夕陽像金絲雀的歌唱」、「花與流水之歌」等。花及人體共構成山水的「夢花(2001) ,近作接近抒情抽象「心花若開」及「新綠與嫣紅」(2011)。

她的水墨畫則完全是抽象畫,借由潛意識在即興及感性下抒發情感,試圖探索那超驗無法感知的可能性,呈現一種存在的狀態及意識,畫家說:「畫水墨是知與未知的意識與世間的新奇與歡喜」。她的水墨分為兩大系統探討,以墨色為主構的抽象山水意象,在現代水墨的實驗下,如「屬於春天的黑夜與白晝」、「
看不見山看不見自己,在一遍漆黑裡消失浮現,看得見看不見屬於夜的升起與消逝」(2008) 及「月光」
與「白水」 (2009) 。另系列燦爛色彩組合,抒情愉悅,如「深不見底的藍夜,我幻化一身嫣紅,看著青山」,有系列小幅作品之組構「春天」(2008)。張金蓮說:「一石一山水,一石一人體,無一不風景
,從小處我總可以發現我喜歡的山水人體自然,想像書畫桌上的風景,可以在那裡讀書、冥想、書畫等等。桌上有小山、小水及小裸女的相陪,希望營造一種悠閒的人文抒情,就像我們創作詩畫一樣」(註11)。

與攝影談情-與花說愛:

金蓮充滿浪漫情懷與攝影共舞,纏綿已有幾十年,愛是如此的深,自有其迷人之處,攝影家巫子堅在(金蓮)拍花一文中寫道:「我隨身都帶著相機出遊,(……),其實拍攝的藝術在於剎那的美學表現,與光影變化,捕捉那稍縱即逝的,不管移動的物件、人物或自然天地的景象, 每分秒鐘都呈現不同的姿,(
……),這是攝影迷人之處」(註12)。金蓮所有攝影都是環繞生活周遭的花花草草,藉花表達女性的柔情
、心境、指涉及隱喻。影像如詩如畫,她說:「說我拍花不如說我在寫花或造花,攝影變成了我造境寫詩的工具」(註13),不凡地展現其洋溢的感知及情感,藉此傾述她的鍾情及愛,意圖闡述每個當下存在的情境與意識。

她對花獨鍾與摯愛,愛美愛花都是女人的天性。花向外在世界開放,但金蓮造境寫意的花言世界卻向內深入本質成長,直到心花朵朵,既抒情又抽象,充滿各種情境的聯想空間,在一種新思維語境下,展現純淨優雅本然的自已,藝術家寫道:「專注的眼睛,傾聽花如詩般的言語,當下與花融合,時間在靜默中消逝
,花不再是一朵花,花裡面有詩,有山水,一幅幅幽淨空靈的抽象風景,不竟覺得,宇宙本體是藉花體現
,神藉由你的眼睛在看祂的作品,透過此刻當下的寧靜,我們便由凡人的眼睛變成神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萬物皆美,那騷動的靈魂似乎也安靜了下來,所連結的是那背後龐大無盡的本體」(註14)。

頌揚當下情境-隨興詩:

金蓮生命與存在優雅自如共舞,隨性所致,隨意所發,化生活為藝術因子,存在到處充滿形象、圖像、影像,藉由語言及文詞共構為詩與散文,造化出金蓮獨道心靈美學。聖嚴法師說:「我們每一個人都生活在藝術環境裡,不論是否以體會到我們的環境本身就是藝術」(註15)。確實,每個存在意識當下狀態都有可能是一首詩、歌或畫,看個人如何看待、理解、體驗及造化,禪機就在其中。

金蓮的隨興詩大都來自作品的靈感觸動及當下的感知,「晝」是意境,「言」是心思,畫與詩又互為共構共鳴,詩情畫意,頌揚生命當下情境,及人生感觸,在隨興及抒情,體驗及感悟,具象及抽象,指涉與隱喻間,如來自雕刻的「< 來自一棵種子>:一棵種子是擅長等待的,無限期的等待是好幾世的未來,固執的守住這一點,永遠在當下小到可以看不見,那麼隨意,卻又幻化出無限生機來…。萬物的起始,皆來自那一點,像小種子 埋在土壤裡靜待發芽…,人也是一樣,那顆種子在母親的子宮內,早已預言生命的第一道曙光」。「< 絢麗漂浮>:所有的人為終向自然臣服,人 一個偶然的心情,散步在時間流水裡
,像蝴蝶飛過…」。「< 聽見月光>:夜,是非常孤寂的,只有孤寂的人才聽聞,幽幽的琴聲,細訴夜的低語,聽見的是心,和窗外枯葉碰撞的聲音」等等(註16)。

如來自花影像的感觸「< 忘花>:看著花…,那純淨自然的本體,我忘了花,花也忘了我,只剩下光,只剩下影子,時間在靜默中消逝。從一朵花的微笑中,世界為之甦醒」。「< 舞台>:從沒有一舞台,像人生舞台那樣多彩,從沒有一演員,在舞台上同時扮演那麼多角色,每一個人都是主角也是配角。生命舞台樣貌的不可思議,人與人間的交織碰撞,不斷啓開新的視野,像萬花筒般。這苦不堪言的過程,老死病生的自我折磨,非把人磨到如鑽石般閃亮,才照見人生幻象」(註17)。

當下的感知如「< 夜夜夜暗的獨行者>:別問我是誰,因為我也不知道我是誰,記憶遺忘,漫蕪的黑暗,化為各種形體,那 只是漂浮的符號,誰曾是誰,偽裝的容顏。甚麽是孤獨,我就是孤獨,主宰一切的神
。收起沒有光的豐彩,化為光的精靈鬼妖,回到原始本能的 生,踽踽於寂寂黑暗沙洲。今日你我的糧食
,明日我你的延續,沒有過去未來彼此,僅僅,存封的光明。夜夜無盡的死亡儀式,夜夜無盡的死亡莊嚴。夜夜無盡的無盡」(註18)。藝術是生命體悟及存在經驗的累積與發酵,金蓮共出版三本圖文並茂的詩文集:< 畫言慢>張老師出版社(1977),< 花飛花非花> 張金蓮詩文集,迷石文化事業出版(2002),< 絢麗漂浮>張金蓮詩文集,台北木蘭藝術公司 出版(2002)。

小結-春天的來臨:

雕刻是畫所無法呈現的空間與體積,畫是雕刻無法彰顯的形象及色彩,攝影是雕刻與畫無法取代的便捷媒介及感性。畫是詩無法表達的文字,詩是畫無法成樣的圖形,生命共舞裡畫中有詩,詩中有畫。金蓮的攝影可看作影像詩,因每張影像都是一首抒情文字所無法比喻及描繪的詩,每首詩又形構那麼美的影像。雕刻、繪畫、攝影與詩宛若金蓮最甜甜蜜蜜至親密情人,寧靜中隨興的左擁右抱,在其中高歌抒所懷。形式不拘,多元化的探討「就像一株大樹有許多枝幹」般。她說:「我的各項創作,都有不同的心識流露,在其中交織交替著。關於攝影作品,我只是拿相機當畫筆,用大量的時間與花靜靜交心融合,是我純淨的哲思,時而具象時而抽象的精神面,畫水墨卻是知與未知的意識與世間的新奇及歡喜,做雕塑則是展現赤子天馬行空與堅韌的生命流動,這些構成了一個真實我」(註19)。

創作,是她的最愛,從身體的體悟、大自然的呼應,綿延不絕、生發沛然。開啟不同的美感經驗,試圖挖掘人們深藏的內在情感的表現。創作在舞者藝術家每天的生活行動中自然抒展吐納間自如的展現。藝評家陸蓉之寫道:「張金蓮的創作像是一種藝術化的生活態度,從每一天的呼自然吐納出來的氣息,優雅天成
」,「張金蓮的繪畫與雕塑,是心靈與肢體共構的運動,在肌理上顯示出伸舒收聚之間的張力」(註20
)。藝術家如是說「疲憊的肉體沉寂時,是靈魂甦醒處,白夜,黑晝,各自飛翔∕各自延續,喜歡在創作中藉由人體窺向自然的沉思,山水花朵從身體長了出來」(註21)。世界的美,生命的豐厚,春天來臨,草木就自已成長,金蓮的生命光彩與藝術之火花,欣然綻放開滿山頭。

註1:來自作者的訪談 2012-07。

註2:藝活誌Behind Curtain/一本藝術經 文 ∕周倩漪2010。

註3:來自作者的訪談 2012-07。

註4:來自作者的訪談 2012-07。

註5:來自張金蓮的心靈美學-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FISH3333333。

註6:來自張金蓮的心靈美學-部落格。

註7:來自作者的訪談 2012-07。

註8:同上。

註9:來自張金蓮的心靈美學-部落格。

註10:那個會對著蜥蜴唱歌的女子 文/鄭乃銘。

註11:來自張金蓮的心靈美學-部落格。

註12:來自來自巫子堅-張金蓮拍花一文。

註13:來自張金蓮的心靈美學-臉書。

註14:來自作者的訪談 2012-07。

註15:來自禪與藝術 部落格 ccc198.blogspot,com。

註16:張金蓮 / 作品文字。

註17:同上。

註18:同上。

註19:來自作者的訪談 2012-07。

註20:張金蓮的花飛花非花世界 文/陸蓉之。

註21:來自張金蓮的自創自述-部落格。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