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1/2012

Camile Henrot「作為一位革命份子有可能愛上花嗎?」個展:

詩意的一顆紫紅色菜,座上環繞著綠牧草,以John Cage的日記命題「日記-怎樣使世界更美好(人們反而使東西更糟糕)」。物體空間裝置 2012

巨大種子夾,上面安置兩朵紫色朝鮮菁花,V Debane命題為「再會吧旅行」,小標題上寫道「有種不同,但這並不是每個人所夢想的」。物體空間裝置 2012

旋轉幾圈的軟黑水管,上面插著紅藍兩種乾燥花,下面灑滿繽紛花瓣,以哲學家M Blanchot的「無限對話」命題。物體空間裝置 2012

以D Defoe之世界名作命題為「魯賓森漂流記」,在形式及色彩,想像及隱喻,文學及哲學,行為及態度,觀念及意識間。物體空間裝置 2012

以D Defoe之世界名作命題為「魯賓森漂流記」,在形式及色彩,想像及隱喻,文學及哲學,行為及態度,觀念及意識間。 物體空間裝置 2012

展出地點:Kamel Monnour畫廊。

展出時間:9月6日至10月6日。

圖與文/陳奇相

Camile Henrot(1978年出生)是法國新生代中最獨特的ㄧ位藝術家之一,在近期東京宮「強烈的接近」三年展中,就引起我的關注,以其插花裝置作品讓人另眼看待。她的創作建立在別開生面花藝上,當然,插花早就成為東西方一門生活藝術,但唯獨僅有的是Camile Henrot把其作為當代藝術勘探,明顯地在形與文本共構下,語言文本勝過於質物形式,展覽主題「作為一位革命份子有可能愛上花嗎?」指涉出行為意識,文本似乎臨駕自然美感,或許,文本就讓人眼瞎成為極致的美學。藝術家喜歡引述蘇維埃列寧政權的合作者Marcel Liebman的話:「人們一開始就從喜歡花,很快,文本侵入讓你正視生活,如同是一位土地的地主般,怠惰的擴散至吊床上,在其繽紛燦爛的花園中,閱讀法國小說,最後變成葬禮的價值」。愛花的領域卻滑入接近一種至少以反革命份子為名下,文學的文本如鮮花般,鮮活的一種殼體顏色,文學想我們畫,在革命及安慰間,必須選擇?(註一)

她的插花相當平淡無奇,如果在插花會場的話你將不會特別注意,但換個角度或場景,那就不一樣了,我經常說:「同樣的不盡然都是相同的」。插花在當代藝術空間或畫廊,那麼,就引起不同反響。她插的花既非東洋也非西洋式,她以獨特的眼光建構觀點,將插花結合文本,宛若插花是軀體,文本則是內含。在物質形式下,附以文學內涵,尤其以文學著作命題,經由命題指涉意涵與引發想像空間。如一束乾狹長草葉插在玻璃瓶中,以法國名作家L-F Celine的一本書名命題「旅行直到深夜」,一顆鳳梨(異國情調的徵象)上面直豎一朵紅花,以作家A Vobdine書名命題「後異國情調十課-第十一課」。

在一陶瓶上橫插一黑白干,尾端一些綠草,相當精簡以作家S Zweig命題為「Magellan」,上面還題了一首日本詩:「海都一直如此的勘藍及鏡面,天氣是如此的晴朗和熾熱,空氣如此乾空,地平現還是如此遙遠」。詩意的一顆紫紅色菜,座上環繞著綠牧草,以John Cage的日記命題「日記-怎樣使世界更美好(人們反而使東西更糟糕)」。或是一馬達加斯加之巨大種子夾,上面安置兩朵紫色朝鮮菁花,V Debane命題為「再會吧旅行」,小標題上寫道「有種不同,但這並不是每個人所夢想的」。一個旋轉幾圈的軟黑水管
,上面插著紅藍兩種乾燥花,下面灑滿繽紛花瓣,以哲學家M Blanchot的「無限對話」命題。

在這「作為一位革命份子有可能愛上花嗎?」個展中,她以眾多植物花草、稻草、果實、石板、樹枝、大里石及木頭等等組和建構成為一座漂洋在大海中的島嶼,以D Defoe之世界名作命題為「魯賓森漂流記」
,在形式及色彩,想像及隱喻,文學及哲學,行為及態度,觀念及意識間。

註一:來自於Camile Henrot「作為一位革命份子有可能愛上花嗎?」個展新聞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這個月:

橋頭白屋是南島藝術家的集體藝術行動創舉與開發平台

橋頭藝術村村長陳聖頌的畫室

屏東內埔張新丕工作室-阿丕加油

接近於原生藝術的莊明棋-別開生面的戶外曬衣場空間裝置作品

感謝郭董帶路参觀橋頭社區壁畫巡禮-讓我開眼界

俊賢兄橋頭白樹社區的「蔗禪」遺跡片段存影

這個月,就不是那個月,這個月,所有月份都可能是這個月。這個月,當然,就在當下時間及空間領域下的活動、感知、體會,生活在歲月的時光隧道裡,剛過去的及現在與即將未來的都包含在內。往那裡去,去到裡裏,作甚麽,生活在當下,別無他處,在這裡,就無法在那裡,這裡,就是這一切,繼續呼吸就是
,一切就是所在所有,還有更多的,但多不到那裡去,人有其極限,更有其無限。當然也有所選擇,自由意志,還是在時空,遨遊天地,天地可大可小,但不大也不小,深度,寬度,廣度,盡在尺寸間,衡量及準則下,各定其位,在其所然,所然其在。

這個月,當然是當下的這個時候,我離開巴黎溫馨的家,返回南島故鄉的懷抱裡,離家越遠,家卻越近,近在心懷裡,在無距離的時空中感受親情及愛的呼喚。故鄉是遊子的原鄉,故鄉在夢中也在懷裡,夢中有故鄉,故鄉中有夢,故鄉有我的愛及濃厚感情,生命原點,溫故而知心。這幾年來都像候鳥般,當歐洲巴黎進入秋高氣爽時,候鳥就越洋過海飛回原鄉。近年來,兩岸三地的生活,巴黎倫敦及台灣,在上蒼的恩賜下,很榮幸及滿意的生活在藝術及親情的國度裡,盡情所然,發揮生命的至極能量及品嚐與體驗生命。

這個月,我來到高雄橋頭藝術村駐村,我擁抱這片我出生的土地,接受燦爛陽光的能量,體會在地的意識
。故鄉我回來了,這個月,難能可貴的深入南島境域,全心全力沉浸在南島的情境中,深深體會故鄉的熱情與愛。有愛甚麽都美,故鄉是地球上最善良最純最有感情的地方,台灣不只有自然山川之美,其實,最美的是人的風光。

這個月,高雄橋頭藝術村駐村的日子,在短短一個月間,與來自遠方的意大利及日本藝術家們多方的交流及經驗是難能可貴的。當然,巴黎的多元及多樣性交流也已成為我跨文化最深厚的生命經驗,不管在地或他方都是我切身學習的空間場域,天地間時空裡,敏銳一點無時無刻都對生命有某些啓示及藝術感悟。當然,台灣在地的交流成為我向故鄉泥土學習的必然,來到橋頭藝術村,以藝評人角色介入,當然,就是來體驗學習的,尤其白屋落實在地實踐的社區營造,或是落實在地美學的台灣新壁畫隊等等,都是我這次深入勘探及面對面接觸與觀察的對象。

這個月,深入橋頭藝術境地,其實,這裡並沒有甚麽工作室,唯一的是陳聖頌畫室,被稱為藝術村長的陳,是我很欣賞,很有份量的畫家,也成為我橋頭駐村最三不五十經常藝術交談的對象,更成為我真正有機會細心觀察及深談的藝術家,看遍他存在畫室所有的畫作,喝了不少意大利咖啡,甚至還吃他親身下廚的一流義大利麵,很榮幸的分享他的畫作及藝術觀點。當然,趁此機會訪談及作紀錄(拍了不少作品及藝術家),作為下兩期台南鹽份地帶文學寫作資料,或是有機會策展等構想,感謝村長的分享。其中,還特地去拜訪我屏東畫家,早先在臉書上認識的莊明棋,也在這次駐村其間出現,很想進一步窺探他的藝術,更想了解他從學院到非學院創作的關鍵。另一位是多年的朋友內埔張新丕畫家,感激他帶我参觀內埔老街新造的社區營造,看到藝術如何落實社會,只是當天因肚子作颱風身體不舒服,無法專心語談藝術,最後
,還帶我去看醫生,帶著滿滿的藝術情感,體驗藝術家族的熱情與情誼,藝術讓人間更圓滿,可不是嗎。這個月的故事特別長,先到此告一段落。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巴黎牆上塗鴉-異想天地:

哈哈-都會異想天開的世界就在這裡

繽紛燦爛的新自由形象圖畫代表我的心境

罕見的-抒情寓意的牆上塗鴉-美酷了

時間是無時間性的-所以人生還有甚好等待的呢

文字圖畫的變奏曲

超乎尋常的影像-成為異想天地

在日常現實生活的循歸蹈矩中,夾縫於平淡無奇的日子裡,藝術成為是生活的調劑品,就像咖啡般,提神解勞,喚發人們的心智及敏銳度,讓人擁有一顆永遠新鮮的心,進入生活的每一角落每一時刻,於生活的煉金術中,提昇美的意識及異想天開心境。

都會水泥森林中,經常會有出其不遇的風光,特別是都會的邊緣地帶,那三不管的空間,成為都會視覺詩人吟詩作對的地方,是人們的異想天地。這些牆面風光隨著時間經常更替,宛若都會的自由書寫空間。一有機會我都會特別巡禮,每次都有意外的驚艷,這異想天地,成為我藝都身心生活的煉金術,品嚐都會時空意識及見證當下的情境。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