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2/2012

陳嘉仁- 蛻變的生命「金蟬脫殼」個展:

一筆在手,所向無敵 -我畫畫給你看 52.3×39.2×5.8cm 2012

惜墨如金 52.3×39.2×3.8cm 2012

括本-根深蒂固系列-梅 52.3×39.2×3.8cm 2012

括本-根深蒂固系列-蘭 52.3×39.2×3.8cm 2012

括本-根深蒂固系列-竹 52.3×39.2×3.8cm 2012

括本-根深蒂固系列-菊 52.3×39.2×3.8cm 2012

事事如意 52.3×39.2×3.8cm 2012

根深蒂固系列-難 52.3×39.2×3.8cm 2012

歸去來兮-台灣 48.3×35.2×5.8cm 2012

陳嘉仁在畫室畫像 2012-11-25

陳嘉仁在「天柱」作品前畫像 2012-11-26

陳嘉仁「金蟬脫殼」個展

展出地點:台北貝瑪畫廊。

展出時間:2012年12月29日至2013年2月23日。

撰文及策展/陳奇相

「生命怎樣發生就怎樣接受下,因為活著-每天都是奇蹟」

陳嘉仁

前言:

陳嘉仁老師永遠體力充沛,聲音宏亮,充滿活力及毅力,生活無比的豐富精彩,一點都不像是個與癌魔搏鬥的病人,名作家狄更斯說:「頑強的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他博學廣聞,對世俗的人事物具有銳利的眼光,及清晰的分析力,嚴峻的生命考驗折騰不了他,一向本著正面的生活態度,閱歷社會及人生種種,鍛鍊出堅強無比意志力,體驗存在意識,擴展無限生命的經驗向度,如居里夫人所悟:「生活中没有令人畏惧的事物,只有有待理解的事物」。他一生對藝術永遠的熱情,對新事物永遠的好奇。對美術教育充滿熱情,對學生永遠孜孜不倦,是位很成功的藝術啟蒙教育家,才氣橫溢是台灣新水墨畫的先鋒,早熟有成的畫家、良師、益友、更是生命的鐵漢。

去年陳老師不幸罹患胃癌,堅然決然的全部切除,又轉移成肝癌,從生命搏鬥到接納事實, 出入生死門的蛻變意識與深刻洞見,死而後生,還是,生而後死,證悟生命的奧妙及所有可能性,身心的煥然新生,印度靈性大師巴關說:「除非親身體驗,否則真理依然是虛假的」(註1)。知天命,於存在的恩典下,他說:「生命怎樣發生就怎樣接受下,因為活著-每天都是奇蹟」(註2),感恩存在的恩賜,讓他洞察揭開了一個全新的生命體驗。有幸地,峰迴路轉回到他生命中的最愛,藝術純屬於自我挑戰自我出征
,進入蛻變的生命向度,單刀直入新創作天地,高歌抒所懷,意圖再創藝術高峰。

生命試金石-求學經驗:

陳嘉仁(1952年出生彰化溪州)是台灣新水墨畫的先鋒及藝術教育啟蒙老師。是眾所周知嘉仁畫室創辦人
,台灣最老牌的畫室,是過去美術系考試最具權威,當今桃李滿天下,影響台灣美術最關鍵性的畫室。陳老師專注在畫室的事業上,以其所專奉獻給年輕學生。他是早期鄉土年代畫壇的風雲畫家,最受議論紛紛的藝術家,七十年代鄉土繪畫論戰的引發人物。

陳嘉仁求學經驗相當坎坷,充滿戲劇性,也磨鍊出一顆鐵漢般的堅強意志力,成為他永不氣餒的生命試金石。初中畢業,順利的考上斗六(西螺)高中,很快迷上美術課,在美術老師陳誠(陳哲的弟弟)指導薰陶下,初露其繪畫才華,快活的跟陳誠學畫。一年後教育體制更動,被分發到虎尾高中,最後被併入西螺農校。流年不利一年翻了三次跟斗,學校間折騰流轉,成為流浪學生,從斯文的高中就變成邊緣的流氓農校生。

陳嘉仁學業很不上進,在牛頭班鬼混,但明顯地斗六(西螺)高中的美術課啟蒙了他,並深受其兄陳世明(當時念國立藝專美術系)影響。他一向對事物的觀察很敏銳,敏捷的手特別巧,喜歡隨手塗鴉,畫畫本能似乎天生。從西螺高中後,就不再碰過任何美術老師,也沒人知曉他有這份繪畫天分。生命在無意中造化,他的畫藝天份是被一位兼美術課的音樂老師所發現的,美術與音樂課經常都被學制邊緣化,反正音樂也是藝術,音樂老師教對美術如是說:「美術像音樂,音樂像美術,美術和諧像音樂般」,很現代性,宛若康丁斯基的抽象藝術理論般,太迷人了。從音樂課的美術開始畫,像五線譜必須打格子畫,陳嘉仁認為這太離譜了當場質疑老師,就順手畫給老師看,其才華備受到音樂老師的讚賞(註3)。還有一段迷人的軼事,陳嘉仁不喜歡的課,經常曠席逃課,上課趴起來睡大覺,這是牛頭班的上課情況。有天,上數學課時
,陳嘉仁照樣趴著睡大覺,被叫醒,大罵「笨蛋」,並被罰站,老師怒氣沖沖的指責他,趁老師盛怒,他
拿起筆急速的將老師生氣的模樣畫了下來,當場拿給老師看看他那副德性,沒想到,老師說「畫得超像的
」,又加了一句話說「你很會畫畫哦」,他回答老師「尊重點,人各有所專,何必侮辱人家」 (註4) 。

對藝術堂奧的好奇:

陳嘉仁高中混不下去了,一事無成,還好喜歡畫畫,最後以同等學歷報考美術系,但卻名落孫山。隔年,考術科大兄陳世明帶他北上,住在藝專旁。在陳世明(藝專就學)的引領下,参觀藝專,接觸什麼叫藝術,到美術科系参觀,首次看到如此漂亮潔白石膏像,参觀學生上素描課及畫油畫,見到剛從東京負笈歸國的陳景容授課風采,好興奮與好奇,給他很大的想像空間,畫畫似乎很有前途般。並認識其兄班上同學如葉竹盛及涂璨琳等人。陳世明帶他去陳景容畫室,考生加強班上課,強化其素描及水彩,也畫下首張水墨畫,總算上蒼不負苦心人,考上文大美術系,啟開藝術的堂奧,民國60年抱著年輕人的夢來到台北打拼,至今都沒離開過台北,並熱情擁抱著他一生所執愛的藝術。

藝術養成教育與創作歷練:

田庄阿兄陳嘉仁上台北,首次懵懵懂懂的來到陽明山上,開始了人生的新階段及新挑戰。很快進入狀況,陳世明帶他到處拜訪先進,去樹林拜訪大師李梅樹,很興奮,親眼真正看到畫,感動地眼淚都快掉下來,啟開了年輕人的慧眼,進入繪畫的堂奧。與李先拜結下藝術的深緣,「仔阿兄」有空就經常去找他,有時也陪他老人家一起外出寫生,對陳嘉仁的藝術有相當大的啟發性。

大二時,涂璨琳插班至文大美術系,與陳嘉仁住在一起。涂專長於國畫,與涂學起國畫,很快他就展現其藝術天分,在涂的指導下畫出第一張水墨處女作,還經由涂的修改,沒想到,竟然獲得全國青年學藝競賽國畫組第一名,當時的他剛滿二十。對於這位來自窮鄉僻壤的孩子,甚麼是國畫還搞不懂狀況,就讓眾人跌破眼鏡奪冠,宛若中了樂透大獎般,喜出望外的得了很多很多獎品,還受到當時青年救國團主席蔣經國先生親自召見這位全國傑出才藝青年,登上所有重大報章藝文版頭條新聞。同時水彩畫(陳世明修飾過)也得了第一名,因無法同時第一,成為佳作,對想以畫家為職志的他相當鼓舞。同年27屆全國美展油畫優選,再一次肯定他的藝術才華,才文大美術系二年級就包攬全國性的國畫及油畫大獎,難以想像,藝壇一顆台灣明日之星就這樣誕生。

在繁華台北都會求學,面對現實生活,過著簡約獨立更生,他從民國61年起就開始執教於陳景容畫室,當時他才文大美術系二年級。雖然國畫第一名,但對水墨畫還是相當生疏,為了在陳景容畫室教國畫,他在生活桔椐下,買不起紙墨,他說只好拿著筆沾著水在地板磚石上苦練梅蘭竹菊及各種山水皴法,自我苦練出一手好功夫,以便謀生。如是,隔年第五屆台北市美展國畫第一名,國際婦女會美展油畫第三名。大三時再一次1974(民國63)年台北十項建設及古蹟美展國畫又是第一名。

大兄陳世明西班牙留學去了,寄了不少西方畫冊給他,很激動的接觸現代藝術,打開眼界。激意他出國的夢,準備出國,所以選擇西畫,跟隨廖繼春、楊三郎、李梅樹三位賢拜,他們對這位勤苦好學的學生特別關照,李老師教導了很多傳統技法,向廖老師學了一套色彩學,一輩子深受老賢拜們對藝術態度、繪畫的執著與愛、人格等的影響。大四,文大美展油畫第一名,並應國立藝術館邀請舉行國畫首次個展,成為最年輕受邀個展的年輕畫家。雖然國畫每次参展都奪冠,終究,畢業於文大美術系西畫組
。世事無常,父親意外身亡,出國留學之夢碎,沒出國成為他一生的遺憾。

春之藝廊個展之絕響:

當兵時1976年榮獲第十二屆國軍文藝金像獎中得到油畫銅像獎。1978年退役後受其故鄉地方的邀請至彰化、員林、鹿港舉行巡迴個展。隔年技藝精進,榮獲第四屆雄獅新人獎,得到優厚獎金,藝業鴻圖大展,前途無量。同年,以最年輕最有才華的畫家,在當時的春之藝廊舉行個展,展出陳嘉仁最具挑戰性及前瞻性的「吾土吾民」水墨連作系列,引起當時畫壇的騷動,政治上階的關注,尤其罕見地當時的副總統謝東閔先生也特別蒞臨参觀。

「吾土吾民」水墨連作系列,顛覆傳統水墨畫的觀念、畫法、主題,與正統傳統國畫完全決裂。以精細素描的寫實技法,琳瑯盡至發揮在傳統水墨媒介上(深受其兄陳世明的精細素描影響,也讓人回想到70年代紐約的照像寫實)。在這根深蒂固,固步自封保守的年代,馬上引起議論紛紛,很快的點燃鄉土藝術論戰的烈火。大家對新水墨的質疑,甚至有人認為這不是水墨,啟開烽火隆隆的藝術筆戰,從藝術觀念、傳統及現代、在地及大中國論述針鋒相對等,鄉土繪畫論戰因應而起,動搖主流價值,種下往後的政治、社會及藝術人文觀念的解放風潮及各種可能性。陳嘉仁春之藝廊的個展也成為他的藝術創作顛峰的絕響,從這轟動一時的個展後,也劃下他藝術的句點,並勇敢地跨越生命的另一層次與盾入生命的另一層次與階段。

畫室的境裡境外:

陳嘉仁1978年11月19日正式在和平東路及羅斯福路口上成立當今遠近聞名的嘉仁畫室,當時豎立畫室招牌時,幾乎被整條街笑翻的情境下,沒想到雖已斑跡點點「嘉仁畫室」的招牌一直砌立至今天都沒動搖過一轉眼三十年幾年並成為台北市最老的畫室。隔年畫室就進入正常運作,名聲大揚,開始聚集藝文及媒體朋友們。如今繼續不斷地培育造化出不知多少傑出藝術家、美術老師、建築師及設計師、甚至於年輕的牙醫師等等人才外。

白手起家的嘉仁畫室,1985年就買了南京東路的房子(在力霸飯店正對面),試圖開擴另類視野與版圖,成立「嘉仁畫廊」,純實驗性的藝術探討空間,以決裂性的一把刀為畫廊標誌。當今台灣盛名的藝術家林鉅的「閉觀」行動展演藝術引起媒體的關注,接著當今著名的雕刻家梁平正也在畫廊繪畫裝置展,不久經營不善落幕。此時,正值台灣社會政治解嚴前夕,陳嘉仁引領一批年輕學子,每天深夜至台北繁華商圈-西門町徒步區噴畫牆上塗鴉、街舞執行等等,釋放社會青少年的活力及能量,也試圖解放封閉保守的社會,很快就被市府接收成為西門町徒步區正當活動。

這期間也是嘉仁畫室進入最巔峰的時代,當然,人在走運的時候,怎樣擋都擋不住,公共電視要拍長態的教育性節目,也找上陳嘉仁,為「質樸美感」製作了四年近百集的節目。綜藝節目「社會百態」也找上陳嘉仁,歡迎陳老師,一夕間成為藝文及演藝間「大腳」名人。

畫壇如戰場:

經過瘋狂的年代後,1989-1990年陳嘉仁就想靜下來沉澱一下,一1995年才開始與這些朋友慢慢疏遠,因為那實在讓人承受不了,尤其人到中年應思考人生應有的第二高峰。陳嘉仁認為時勢出英雄的第一高峰並非他所創的,功名利祿並引起眾人的忌妒。他認為他的藝術才華並沒有完全發揮,他的藝術不只是如此,因為創作是他最愛的且是人生無法取代的。

近四十年來幾乎在藝壇上消聲匿跡,陳嘉仁那裡去了呢?確實畫壇如戰場,從戰場消失的人,不是陣亡就是逃兵,難道就這樣出局了嗎?藝術創作純屬私人行為及生命態度,消聲或許以其他的生命方式繼續存活於某處,或是對藝術環境的不妥協,另闢蹊徑,尋求更廣闊的藝術天地及存在視野。當然,來日方長,爭一時還是要成全一生呢?藝術是一輩子志業,非一時的功名利祿,等候時機,再創藝術的巔峰。

生命的蛻變-金蟬脫殼:

「金蟬脫殼」個展是畫家陳嘉仁蟄伏近四十年後首次發表作品,經過四十幾年的藝術教育及反思水墨創作歷練過程之終結,清點傳統水墨畫所有的「主題」、「筆墨」、「形式」與「感知」等,是生命的經驗向度豁然開朗的「思維」與「體悟」。四十幾年的創作及教學的總集,意圖總結所有的傳統水墨畫的筆、紙、墨、素材及技法的所有可能性
,藉此金蟬脫殼。在宏觀生命哲思與創作意識之主導下,進入傳統,深入傳統,最後走出傳統,於傳統的獨白或是獨白的傳統下,法國現代雕塑家羅丹如是說:「我無任何發明,只是重新發現」, 其實靈感與驚奇就在人們週遭, 缺席的開關是心的自由度或新的感觀開放度。「金蟬脫殼」在多元意象及多樣性書寫探究中:寫實的、寫意的、寫境的、寫心的,於具象、非具象、意象、抽象及心象的大千萬象裡。

金蟬脫殼共分十大系列:從傳統經典的水墨開始、根深蒂固之四君子、畫蛇添足、自始自終、界畫-宮廷繪畫、有機可趁、一事無成、守成不易、有眼無珠及有口皆悲、十全十美。清點百個主題,都是傳統精品的東西,從梅、蘭、竹、菊、花鳥、山水開始,進入筆墨的潑墨及積墨,寫意的抒發各種情境與場域的感受覺知:孤獨、事事如意、日積月累、太極、萬物、拓皮、留白、黑、停滯、影子、歸去來兮-台灣、讀白、發現、亂、沉思、靜、白描、迷失、畫蛇添足、巧、甜、聚、烙印、衝突、順其自然、有始有終、瞬間、畫點巧、金仔哦、多點透視、臥遊山水、臨摹、唯美、迷失、幻想、貌和神離、思、一筆、風雲與空等等。

這十大系列都在尖銳與睿智的雙重寓意、反諷、隱喻、暗喻、指涉下,借傳統最美最經典語言符號,針對社會、政治、文化、人性,批判傳統的守舊、文人的狡猾,及社會的虛偽等等。每系列六至八張圖畫,都是傳統經典的東西,需深入睿智反覆的解讀,如根深蒂固系列:以「南瓜」,闡述「知易行難」的「難」字,一般人會被形象所吸引,卻難以意會「蒂固」的難度,指出傳統繪畫的高度形式,影響傳統的根深蒂固。或以一顆「柿子」暗喻一事(柿)無成。「梅、蘭、竹、菊」,則以拓本方式呈現,在徵像性的色彩,示意氣候與感覺,早春的白「梅」,藍的「蘭」,討吉利的朱紅「竹
」及橘色的「菊」。

畫蛇填足系列:以張大千詩意的潑墨山水畫點綴帆船為例,質疑多此一舉,誇出中國文人畫境,又栽進傳統。以傳統山水的深遠法、高遠法、平遠法來臥遊山水。自始自終:以畫家拭擦筆墨之紙成畫,喻意自然成形之可能,闡述古人惜墨如金之典故。界畫-宮廷繪畫:諷刺傳統一筆十年功力,中國文化上文人把玩匠藝,並扁藝師之傳統。難怪,中國所有經典建築物及裝飾看不到藝師大名,「出錢最大」的傳統下,都銘刻著出錢人的芳名之諷。守成不易:喻示成功不容易,除了努力再努力外,需要神的恩典,發明人蔡忠良說:「努力的人不一定成功,但成功的人一定努力過」。眼嘴的系列:有眼無「
珠」及有口皆「悲」,看到了嗎?說出口了嗎?感覺到了嗎?張著眼睛說瞎話下,真相在那。何去何從的台灣前景「歸去來兮-台灣」,或是以文字畫「歸去來兮-國」,窺探台灣身份,闡述國是干戈及疆域的組合。或挪用齊白石的小雞組合蜘蛛命題為「有機可趁」,借助袖手看橫行的螃蟹命題「看你橫行到幾時」,對台灣當下社會的批判。畫家石濤畫宇宙,陳嘉仁建構個人存在意識,則借宋微宗字體畫天畫地。「我畫畫給你看-看我畫畫邊界」,重新來過,一筆在手﹐所向無敵。最後,十全十美之黑及白陰陽系列:從蛻變生命的金蟬脫殼至出境。

「金蟬脫殼」的精神場域:

空間是作品的載體,作品才是空間的內容物,但經由空間建構,體現的不只作品的內容物,更呈現空間場域的精神性。「金蟬脫殼」是陳嘉仁在貝瑪畫廊中,以小空間大佈置的方式呈現,特別借由畫闡述空間的裝置表現。明顯地,畫是視覺的引導,空間才是展覽的主體。

將百張大小六種尺寸規格的畫作,經由空間及牆面或地面有意識建構安置,形構整體兩大環轉體系,(入門前廳)形構內聚的蜂巢,(後廳)則呈傾巢境出,充滿爆發-吸納,吸納-爆發自如的能量,指涉宇宙能量不變,視覺性的、空間性的,內外陰陽旋環道出東方的無極生太極的獨道的世界。前廳為「黑」,作品緊密的結合為「滿」,並在正中央地面上安置一幅「純白」的圖畫,畫龍點睛的喚發出一種東方的精微奧秘。連接至後展廳,因應畫廊接待空間,以節奏性紓散的形式建構,形為「鬆」,對照前的滿,並在接待空間的玻璃桌面上呈放一幅「黑」的圖畫,準確性的映照出白色維度,體現「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極而實、實極而虛」之道家思維,達到非凡的境地及指涉宇宙天地。

「金蟬脫殼」個展指出畫家蛻變的生命,存在的意識及藝術行動的實踐與對這塊土地的愛。整個展覽從舉(抬)頭「陳嘉仁的手」(懸掛在前廳的對角牆上)畫開始,觀看緊隨著陰陽太極環轉音樂性節奏前進,身體緩慢隨著太極能量旋律引導,在時間及空間無始無終中行動及意識欣賞,最後來到後展場的對角牆間,低於視線一幅「台灣」小畫,觀眾必須彎腰低頭才能仔細觀賞此畫,示意著向台灣致以最高敬意,並表達畫家對斯土斯民的摯愛及關懷。

從金蟬脫殼至出境:

台北「金蟬脫殼」展覽,並在中國北京中華世紀壇當代藝術館同時展出「天柱」個展(
註5)以當代水墨空間裝置手法,這系列全部都在氣勢磅薄渾厚純然的抽象水墨意象、心象及抽象間,共展出17支宏偉壯觀的柱子陣容,展現浩瀚宇宙,天地能量的天干地支。一系列幾何壯麗氣勢雄偉的排列組合,外圍為12支年月份節氣圓柱,內圍為春夏秋冬四季之四方柱,正中央頂天立地的蒼穹大圓「天柱」,闡述宇宙一體與天人合一之精神內涵。17支巨大宏偉柱子,17種以上水墨筆法,17種別開生面節奏性的構圖,17種天地「氣場」樣態情境,有千萬種「天地人」心境及感悟,都是陳老師生命蛻變下的曠世之作。如是,從金蟬脫殼至出境。他說:「「天」是人類生命能量的源泉,跟人是如此的親近,近到幾乎不分彼此。然而,人雖源自於天、處於世,卻既不懂「人」又不知「天
」,因此有所謂的「人事難知」而「天道難測」,那麼的令人難以捉摸,又那麼的令人嚮往。」(註6)

註1:Sri Amma Bhagavan的教導 台灣合一基金會2010年12月出版。

註2:2012年4月的訪談。

註3:2012年4月的訪談。

註4:2012年4月的訪談。

註5:中國北京中華世紀壇當代藝術館展出「天柱」個展,2012年12月26日至2013年元月6日。

註6:中國天津南開大學藝術設計系教授吳立行論文集。

附註:此篇文章有關陳嘉仁個人生平都引述2012年4月的訪談。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那個月的那一天-送王船:

屏東東港四年一次的「迎王爺」東隆宮盛況

各千歲進場王爺廟入拜,然後經由儀典起動王船境況

東港海灘上送王船的情境之一

從金紙香堆上的連環砲竹點燃送王爺的火種-進入送王船盛況

一連串的爆炸聲中啓開送王船的火供淨化儀式

送王船進入所有迎王的最高潮盛況

火勢很快就漫延至整個王船,展開一場高潮迭起的民間火供儀式

一股熱醺醺迎面而來,感受當下的生命能量及神聖意識

「送王船」指涉創世紀的神奇及堂奧,見證神的無遠佛界

那個月的那一天,其實可以很明確的指出那個月或是那一天,但在回憶的濛濛濃濃記憶中,就讓它帶著浪漫情操重返時間記憶,重新覺知受想那個當下似乎更為美好,時間在當下流逝,抓也抓不著,帶也帶不走
,只能借天馬行空,穿越過去,來到現在,還往返未來,一切可能都在當下覺知中建構形成。記憶既在左腦也在右腦,存在既屬於感知又屬於頭腦,行動在當下成形,往那裡去,去到那裡,峰迴路轉下誰也不會很清楚,但終就是發生。那個月,就不是這個月,那一天就不是這一天,距離讓人更清晰的面對挑選的生活記憶片段及既有的存在。

那個月的那一天,故事就如此的在腦海記憶中上演,那一天的前一天,我還在巴黎,那一天的後一天,我還有時差的狀態,我就南下來到高雄橋頭白屋駐村報備,還搞不清楚狀況,賓至如歸的感受下,接受他們熱情的接待,就和白屋的朋友及遠到的外國藝術家們,一起到屏東東港看四年一次的「迎王爺」, 這種親切感受中有點矛盾,在自已國度裡被當作外賓,確實我是在地的外客,我來了,我接受白屋藝術家的所有台灣行埕参訪安排,親身體驗台灣人的盛情,有甚麽比盛情更美的呢?

屏東我的故鄉,東港有我的情及愛,二姐住東港(在東隆宮王爺廟後面),五弟住鹽埔,父親兩年前在東港婦英醫院仙逝,所以東港並不陌生,還充滿我的生活印記。前不久國際電話中,二姐說東港又將「迎王」
,東港家家戶戶都「煮切操」宴客,我幾時返台可一起過來,聽說前幾天我所有的家人,都前來二姐吃「
切操」,東港迎王滿城鎮熱鬧滾滾。記憶猶新,國中時東港迎王曾與鄰居來参與過盛況,吃過王爺生的切操,見證台灣民間廟宇迎神明的活力及能量。

沒想到,今年迎王最後的一場戲碼,就是「送王船」。剛好很榮幸也很意外地,我與外國藝術家在白屋藝術村的安排下,來到東港我熟悉的地方見證台灣民間迎神明的大會。我坐藝術村長陳聖頌之車子與兩位意大利年輕畫家同行,傍晚時分來到東港,熱鬧滾滾的人潮,我們去觀看王船遶境各城鎮的角陣頭,很興奮地看到每角頭迎王遶境遊行,感受民間意識及能量。大街小巷擠滿看熱鬧的人潮,隨著鑼聲、鼓聲、啦叭聲及鞭炮聲,一陣紅一陣綠一陣黃的繽紛燦爛的角頭陣隊,從眼前一隊一隊經過,最後,在氣勢磅薄轟濃鞭炮聲與煙霧瀰漫中,宏偉壯觀的百人陣容大王船遶境而過。我們隨著王船來到東隆宮,人山人海的信眾們王爺前参拜,沸騰的信仰民心,見證台灣在地的一股強大能量及民間意識。

華燈初上,滿家燈火,王爺廟前停歇王船,眾男信女熱鬧滾滾前來點香参拜,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或是個人的事業飛黃騰達,家境平安等等。我們這群藝術家們有約,在地東港地主台灣新壁畫隊團員黃志偉畫家的邀請,齊聚港口海產餐廳,志偉辦桌吃切操,一共辦了好幾桌,我還在濛濃狀態下,與大夥共襄盛舉吃豐盛的海產切操。我們一桌是外賓藝術家們,旁桌都是台灣新壁畫隊的團員們,大部份我都認識,說熟是也,但我這空降部隊似乎不知從何聊起,打聲招呼,以是我的存在,也告知我回來了,希望有機會深入體會及觀察。面對熟悉藝友們卻又有說不上來的感覺,好不自在的情境下,吃切操就是。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晚餐後齊聚東隆宮廣場看熱鬧,宏偉壯麗的廟宇廣場夜景,開始聚集人潮,眾男信女及觀光客們都圍繞著王船,香火鼎盛。越晚人潮越多,午夜過後,送王船的盛大宗教儀式才正式開始。東港迎王進入最高潮的階段,各府千歲一座一座的大駕進入廣場齊聚一堂,然後,各千歲進場王爺廟入拜
,儀典起動王船,開始移動面向,各府千歲展轉起駕引領王船,從東隆宮廣場起駕延著大街往海邊沙灘處移動,眾男信女們尾隨著大轎及王船緩慢的位移,延途眾男信女謙誠的迎拜,直至海灘

王船進入海灘,砌立在推積如山的金紙香堆上,各個角落再堆積的豎固,並請各府千歲們上王船,豎立帆柱及帆漿,經由法師的各種儀式請神,點燈。一切就蓄,已經天剛破曉時刻,在眾男信女的謙誠及信仰見證下,齊聚所有人的信仰及正面能量及信念,從金紙香堆上的連環砲竹點燃送王爺的火種,一連串的爆炸聲中啓開送王船的火供儀式。送王船進入所有迎王的最高潮盛況,火勢很快就漫延至整個王船,展開一場高潮迭起的民間火供儀式,一股熱醺醺迎面而來,感受當下的生命能量及神聖意識,闡述民間信仰的堅固力量及活力。迎王船是從無中造化形式,送王船則是從有化無,指涉創世紀的神奇及堂奧,見證神的無遠佛界。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倫敦牆上(塗鴉)的巨大松鼠:

倫敦邊緣地代的活力-牆上塗鴉-迷惑人的大松鼠

倫敦牆上詩篇-巨大的小動物

都會水泥牆森林少了塗鴉就少了活力-塗鴉萬歲-都會詩篇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