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歲暮的南島藝術感言:

歲暮的南島藝術感言:

藝術家下午茶就從飲食文化談起-台灣水果及傳統糕點

藝術家下午茶就從飲食文化談起-義大利傳統皮薩

藝術家下午茶就從飲食文化談起-日本生魚片及大阪燒

台南鹿耳門天后宮的社區營造-國內外合作壁畫團員在壁畫前合影:日本藝術家-多田陽一、山崎百香、義大利畫家Ariano、台灣畫家肥魚

駐村結束的「屋簷下的花園」成果發表展

台灣新壁畫隊橋頭白樹社區牆上壁畫

台灣新壁畫隊橋頭白樹社區牆上壁畫 -李俊陽作品

台灣新壁畫隊畫新台幣創作情境

台灣新壁畫隊畫新台幣創作情境

台灣新壁畫隊畫新台幣-李俊賢888作品

台灣新壁畫隊畫新台幣創作展海報

一年復始,萬象更新,對2012年的聖誕節似乎一點印象都沒,及2013年過年是如何過去的呢?也不得而知,還好有各階段生活的影像紀錄,紀錄我台灣的行腳,確實,一步一腳印,足跡是明顯地,這一切行動建構出豐富的生命。忙碌中,時間也匆忙,每個當下都很充實,很實在,這些親身的經驗是難忘懷的,成為個人成長的印記。

我這下半年的台灣行,從高雄橋頭藝術村駐村起展開,短短一個月很充實,多方接觸及拜訪,参與藝術村的各種活動,三次的跨國藝術家下午茶會的討論,及白屋台南鹿耳門天后宮的社區營造的實地參與,到駐村結束的「屋簷下的花園」成果發表展,都有深刻的體會,藝術的邊緣化,藝術家似乎玩頌呀。並參與高雄新濱碼頭「金光強強滾烏魚炒米粉」開幕,見識到台灣藝術家的苦心經營歷程,自困愁城般,很難喚起社會的文化意識。橋頭白屋用盡所有方法使盡所有可能之苦心,意圖造化社區,喚醒民間生活的覺知。

台灣新壁畫隊的苦心經營,意圖突破南國境地當代藝術的困境,建構南島的主體意識。親自去社區觀看他們的壁畫,粉飾社區的牆面,藝術介入空間,空間是否需要藝術,誰曉得,顯然意圖造化社會環境,但「改變」談何容易,治本還是治標呢?唐吉軻德的行徑,以南島騎士的語氣說「頌得好」?一廂情願下,具有烏托邦的情節,看起來行動的意義勝過行動本身。駐村結束後,我還是繼續觀察台灣新壁畫隊的行動及創作,12月初,又有行動,新壁畫隊畫「台灣新台幣」,他們聚集在糖廠倉庫,這次沒蓋屋子,直接畫在木板上演練繪畫,在新台幣的主題下自由發揮,然後在倉庫中展出,行動製造藝術還是製造媒訊呢?躲在邊緣地帶自我伸展藝術正義,真是很難想像,玩爽得嗎?想像的權利及權力的想像,台灣新壁畫隊萬歲,萬萬歲,誰在乎,或是藝術在乎誰。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