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藝術無所不在-但無關乎美也:

藝術無所不在-但無關乎美也:

藝術無所不在-但無關乎美也

美-都是異樣的

在這現實顛倒世界裡,『醜』有時候也很『美』

Dirk Skreber in 1961 USA Untitled -crash 2001 Saatchi Gallery

Peter Buggenhout in 1963 Belglum The blind leading The blind -26 126.5x166x150 cm 2007 Saatchi Gallery

後面- John Baldessari in 1931USA Beethoven s Trumpet-With Ear -Opus -133 186x183x267 cm 2007 前面- Berlinde de Bruyckere K36-the black horse Polyurethane foam horse hide wood iron Overall size -295x286x158 cm 2003 Saatchi Gallery

生活間創意無所不在,它是人類文明的原動力,創作力是存在最為主要的能量及活力,不斷的創造力是生命的活源,它造化每個人的生活及創造美滿的社會與美麗新世界。創造力,不一定都要披著「藝術」之名,如此藝術就不需要一定要在藝術體制範疇(美術館、畫廊、藝術中心等)中,廣義的說生活空間中藝術比比皆是且無所不在,只要敏銳點,就能看到及體會得到,不見得必須美其名,這也不一定要關乎美也。

明顯地,藝術精彩無比地無所不在,且是無關乎美,美並不是人間事物與藝術的標準及尺度,因為其中還牽涉到善與真。「美」隨著地域、時空、文化及傳統而異,還有其物質及精神的美感,當下的心境,成為美的感知及覺受的原初。無所不美,卻無關乎藝術,顯然,美是不完整的,在相對的二元性心智中,如果沒有醜,如何顯現美,美是比較性的嗎?還是感受性的呢?一美一切美下,放下對立,方能遇見喜樂的內在世界。

綜觀近代西方藝術史,每個時代開疆闢土,其創作都無關乎美,美是被藐視的,甚至被詛咒的,媚俗的藝術,很容易就被「美」所遺棄,難怪法國浪漫主義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說:「美-都是異樣的」。長江後浪推前浪,並非沒有原因,此浪非彼浪下,必有其不同的人生觀、藝術觀,對價值提出疑惑,對美感經驗也不列外。例如,寫實主義大師庫爾培所畫的裸女,當時被譏諷說:「他所畫的裸女掉到水溝,鱷魚也不會咬她」,可想而知,這是對美的藐視,也是對社會大眾的挑戰,除舊佈新,需要相當的勇氣及見解,如今你用甚麼眼光欣賞她呢?

現代藝術比比皆是有趣的列子:野獸派則是被罵出來的,這簡直像野獸般之形容詞,挑戰世俗美感,及時代的價值觀。更激進的達達主義如反對所有一切,總之反對這個世界的機械化,聲稱藝術可以是邪惡的、厭煩的、粗魯的、甜蜜的、危險的、悅耳的及醜陋的或是眼睛之享宴的等等。八十年代的邊緣性的牆上塗鴉或是新表現主義的「壞畫」啟不也是如此,詛咒及藐視傳統美感經驗,創作無關乎美也。法國當代藝術團隊蓬舒納特(Presence Panchounette)寫道:「在這現實顛倒世界裡,『醜』有時候也很『美』」,如是如樣,藝術無所不在-但無關乎美也。但,明顯地,藝術的真相是扣人心弦似乎比美感經驗更動人,雖十分沉重及悲壯,但卻如是如樣的映照當下虛偽的社會處境,真相總是讓人難以接受及面對的,真相 總是在不言中,就像美一樣迷人。真相不只改變藝術,並改變世界,哲學家尼采說:「我們創作藝術是為了不讓『真相』夭折」。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