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名畫賞析 Peinture > 克萊茵( Yves Klein)(1928-1962):

克萊茵( Yves Klein)(1928-1962):

Y klein 藍時期(ANT82) 1960 巴黎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Y klein 藍-人體測驗(ANT76) 1960 巴黎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Y klein Ci-git l 空間 10x100x125cm 1960 巴黎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Yves klein 藍海綿雕刻 1962 巴黎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Y klein (ANT76) 60 藍-人體測驗(ANT76) 1960 巴黎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圖與文/陳奇相

Yves Klein(1928-1962):從物質到非物質﹐從形象到非形象﹐從物質到精神﹐進行超驗性的開拓。

克萊茵藝術工作的兩種方向: 1﹐純粹智力的思辨﹐他提出一種觀念藝術的那些基礎﹐然而帶點神秘主義的色彩﹐而他將肯定在非物質的敏感性區域之轉讓中﹐也一樣出色地在秘教信仰者(Rosicruciennes)之教條關懷中。2﹐把那些元素佔為已有:人類的軀體和那人體測量系列﹐然而同樣的風﹑雨﹑匯合這樣子的一種宇宙起源論的那些基礎 。

對於克萊茵而言:藝術家是完完全全自由的﹐生活就這樣的是在那狀態即是色彩本身﹐或即是氣氛﹐或是舉止行為﹐他不再考慮素材的支架而避開的經過同樣完成的在那些流轉(散佈)。藝術家說:「對於色彩﹐我充分的意識到並視同為感情和空間﹐那麼!我的確是自由自在而不受束縛的」。

在克萊茵的藝術想法裡是想要脫離{藝術的概念}﹐克萊茵:「繪畫的本質乃是某種東西﹐某種(有靈氣的膠)﹐某種居間的產物﹐這便是藝術家以他所有的那種創造的實有將之隱密起來﹐而且他又有能力將它放下﹐或包著而灌注到繪畫內部裡面去」。

伊夫 克萊茵的那些人體測量和他迷人的為了非物質:就個人而言﹐他說:嘗試的從不弄髒我的身體﹐而這樣子的成為活畫筆:在此相反的﹐我穿著無尾禮服﹐打著蝴蝶結﹐而戴著白手套﹐它們將不會弄髒我的雙手之概念。和使突出的繪畫及那距離﹐在我眼睛中和在我的命令指揮下。完成實現藝術之工作。那麼從作品開始就像它的實現般﹐我矗立在那兒出席在儀式中﹐潔白的(一點油漆都沒)﹐冷靜地﹐輕鬆著﹐完全的意識到這種它所經過地及準備接收誕生的藝術在明確的世界裡。

過去傳統畫家們畫模特兒或是一陣風在垂釣的浮沈上:然而克萊茵直接拿模特兒來作畫(活畫筆)﹐或是和風﹐這樣子創立一種確確實實{新現實}的那些基礎。

克萊茵說:「我將是一位畫家﹐我們說我是位畫家﹐而我自己也感到確實是一位畫家﹐因為我不畫或至少在那表象﹐做出我的{存在}就像畫家所作出的繪畫般﹐那至少在這時代裡是比較了不起的」。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