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4/2013

陳聖頌-台灣土地容顏的探秘者:

鹽田-2 壑 100號 油畫-畫布 2005

橙 100號 油畫-畫布 2006-1

藍 60號 油畫-畫布 2007-4

藍 -湛域光 70F 油畫-畫布 2007

域之2 100號 油畫-畫布 2008

埕之1 100F 油畫-畫布 2008

潮 140x180cm 油畫-畫布 2012

天圓地方系列之 日 300x200cm 油畫-畫布 2002

天圓地方系列之 月 300x200cm 油畫-畫布 2002

山藾 180x140cm 油畫-畫布 1998

玄 180x140cm 油畫-畫布 1998

牛 100F 油畫-畫布 1994

自然現象-峰 70F 油畫-畫布 1992

陳聖頌於高雄橋頭畫室 2012-11-02

文 /陳奇相

「 繪畫就像一種了解自然的工具,更是內在精神的展現」

達文西

前言:

台灣當代藝術一向將西方藝術潮流奉為金科玉律,一直隨著西潮回應起舞,似乎別人打噴嚏我們就感冒般
,跟著時潮的前車之鑑就保證(偽)前衛,不附庸風雅似乎是跟不上流行,趕來趕去的趕「時髦」,時空論證只留下一些皮膚過敏的「口號」。撿便宜客的藝術創作者們 (或不能說的投機),面對市場卻卑躬屈膝
,強顏歡笑獻媚藝術市場機制,見利思遷是這塊土地上人們的習性嗎?這是那門的創作呢?台灣的藝術熱情、個性及觀點在那?台灣藝術就像政治般何去何從,誰能告訴我。

台灣藝術市場?是怎樣的市場,繪畫當道之收藏,當紅的最好是媚俗的具象寫實,阿貓阿狗都能看得懂的
,本土風情或俗葛有力的,或露三點的裸女隨你便。意象與抽象幾乎都沒市場,觀念的更糟糕,立體三度空間的只能去作工程(叫作公共藝術?藝術在那),難怪台灣藝術的發展是如此雞睲,如此的自我感覺良好
。但弔詭的拍賣市場,以趙無極及朱德群的抽象繪畫最受青妹,這表示藏家喜歡抽象嗎?當然藝術價格勝過於價值下,在中國文化系統「有錢人」尚大的觀念,瞎了沒關係,鈔票最偉大,甚麼都能炒(看來當下中國菜最入味),台灣藝術市場簡直是脫褲子放屁說。獻媚的藝術,當然脫褲子有理(不用放屁已經夠錯美了),藝術就這樣淪陷,嗚呼哀哉。

台灣當前藝術評論比以前更多元更豐富,多樣性的論述是空前絕後的。藝評在台灣是高姿態高規格的(不為五斗米折腰),大都飽學之士,不只流洋還都是博士學者更是大專院校的教授(會叫的野獸),眼睛長在頭頂上,奉西方(退色與否的)偉大深刻哲學及美學作為金科玉律,能言善道,絕彩精倫的論述理所當然頭頭是道,大道理小知識論下,讓人掉入西方的尤里西斯生命之旅,編撰知識夢遊紀,形構知識障,抓不到癢處,讓人掉入字句迷魂陣,難能形構共振共鳴,空洞化如何觸動人心呢?富麗堂皇的西洋菜但卻有醬油味,菜色雖美,卻難入味。藝術國際上寫道:「少說廢話,尤其是偉大而深刻的廢話,多做實證,真實地面對作品,真實地面對現場,我們才可能擁有較為可信的藝術批評。」(註1)

綜觀藝壇,有三種類型藝術創作者,首先是跟時勢潮流,隨西潮回應起舞,經常感冒,感受良好,備受注目的新秀,較有機會被挑選參展,但沒有人能保證一輩子年輕。其二是走藝術體制,列如台北獎或高雄獎等比賽,中獎有機會躍上舞台,披著某獎得主,但就像過去國展及省展下,很多成為一張畫的畫家。最後
,自我模索,自我探討,自我肯定,自證我是誰,在沒有任何掌聲下,不顧一切挑戰自已,藉由藝術創作肯定存在的意義,展現自已的生命獨特價值。

台灣土地容顏的探秘者:

陳聖頌封稱橋仔頭糖廠藝術村村長(註2),是台灣中堅輩抽象繪畫藝術探討有成的畫家,近年來對其所處的土地有深厚的情感及意識,堪稱是台灣南島土地容顏的探秘者。他對藝術有明確信念及堅持,確定自已是誰,在乎的是個人的創作。他夢寐作為一個偉大的畫家,熱情的擁抱藝術,傾生命一切能量擁抱創作,在藝術的反觀自照下,經由自我驗證、實現、肯定其存在的價值及意義。如是,本著精神意志,鼓起勇氣行動再行動,創作再創作,雖承受創作的苦楚,還冒著生活物質的匱乏。當然,藝術夢是美好的,畫畫是享受的,創作作為意識躍昇的動力,不只安撫了心靈更品味了存在。波特萊爾寫道:「每件美麗事物的特別元素來自熱情,既然我們擁有各自特別的熱情,我們擁有屬於我們各自的美。」

藝術的緣起:

陳聖頌(出生1954年雲林北港)的美育於意外中發現,啟蒙並非來自於學校,而是來自於其父親,談到這他哈哈大笑的回憶說:「有天帶學校美術作業回家作時,父親發現我在畫畫,就主動開導我,並親自示範畫給我看,沒想到,畫得比小學美術課本還漂亮,比我們美術老師還厲害」(註3),深受憾動,自傲父親有兩撇子,就此解開其存在意識,在父親的加持下,開始天馬行空地充分發揮其想像力,大膽在課本上一展塗鴉神功,藉由畫安撫了其小小心靈。父親是糖廠會計,經常把辦公室不用的紙張,一本本一疊疊的拿給他,如獲至寶,宛若生命裡最大的禮物般,忘枕廢食日以夜繼,一本又一本興高采烈隨興塗鴉,充滿信心,就這樣成為小學及初中學校裡的寫生隊,並參加無數校內校外畫畫比賽。

父親調至橋頭糖廠,舉家遷居高雄,考上雄中當日,父親進言:「兒子今後最大的志願是成大建築系」(
註4),也成為父親望子成龍的期許願望。但事以願為,理工科成為惡夢,二年級轉成文科社會組,美術系成為目標,進入雄中美術老師羅清雲畫室習藝。報考美術系讓父親失望至極,整整一個月父子無言已待,如願的考上台灣最高學府-師範大學美術系,父親最後的忠告:「當個美術老師也不耐,當畫家將會是一輩子潦倒」的警惕(註5)。

兩位老師的開示及影響:

師大期間,陳聖頌在老一代名畫家:李梅樹、李石樵、廖繼春等等陣容開導下,陳聖頌努力以赴探個藝術的究竟,開示他的則是大三油畫老師,剛從法國返國的席德進,帶來藝術的新思潮、觀念及創作經驗,席氏說:「不管你從事麽藝術,畫寫實、具象、超現實、抽象,都在追求古典藝術的境界」(註6)。觸動他創作心懷,那麼,甚麽是古典藝術的境界?就成為陳聖頌藝術一生追求的指標或是迷題。席氏對色彩別有一番新意也開啟他的色彩感覺。才氣橫溢的陳聖頌,師大以雕塑第一名畢業。

師大畢業後,陳聖頌被分發至彰化學校服務,以就地之便拜師李仲生(李老師住彰化)門下,意圖深入意識建構他個人的藝術思想,找出個人創作面向。李仲生是台灣現代繪畫的啟蒙導師,東方與五月畫會都曾受到其深刻的影響。他最著名的教法是以精神分析潛意識行為之「自動性技法」,遠離一切理性之任何控制
,解放內在意識。陳聖頌認為「自動性技法」其實並非只大家認為的奔馳內在無意識塗鴉,其最重要是種思想及抽象思考的訓練,畫甚麼都可以,無關乎具象或抽象,繼續打破所有定型形象,從觀看、手、頭腦
、思考下手,解放所有可能性形式,探討人類深層意識與本質。如是,深深影響他,開啟陳聖頌的創作大門。

條條道路通羅馬:

畢業後,陳聖頌來至彰化學校服務,當時藝術留學歐洲以西班牙及法國為主。同學曲德義已去了法國巴黎
,就在台中學起法文,補了半年法文,就投考歐考,出國路比登天還難,法文不只難學更難考,在傳教士的慫恿下,學起義大利文,一年多陰錯陽差下考上義大利留考,當然,他對義大利一點印象都沒,但巴黎夢就在眼前。通過後,祖母與父親相繼去世,對生命有點挫折感,1983年終於踏上歐洲之路,來到夢寐以求的藝都,首次參觀畫廊所帶來的震撼烙印在心,考量是否留巴黎來放手一搏,玩了一個月,最後還是來到舉世無雙的義大利首府羅馬,藝術之心就如此舒展開來。

羅馬-義大利偉大藝術的啟示:

條條道路通來羅馬,1984年陳聖頌進入羅馬藝術學院繪畫系繼續深造,當時正處在西方風起雲湧的現代之後(後現代)情境下,尤其義大利超前衛藝術的崛起時代,在返回傳統、歷史、神話的繪畫藝術瘋狂年代裡,體驗新藝術的活潑、強悍、熱情、氣氛。繼義大利貧窮藝術之後繪畫成為後現代主流,文化意識時潮
,他躬逢其盛,並反觀自省個人的文化背景及藝術觀點,不迷惑於時尚,逆向思考深入心靈原鄉意圖尋找藝術的本質。反超前衛及新表現的具象形勢,藉由李仲生的思想及抽象思考開發,闢創出一種別開生面的抽象表現繪畫新風格。

羅馬讓陳聖頌見證義大利人偉大的人文藝術的真面目,從古典的(文藝復興藝術及巴洛克)、現代(未來主義)、當代(貧窮藝術)都情有獨鍾。積極的參與各項藝術活動,親證當時義大利超前衛三「C」(S.Chia、E.Cucchi及 Clemente )的繪畫震盪、能量、意識及本質,感受繪畫空前絕後的強度、力道、熱情及氣圍。跨文化經驗及對西方人文及藝術的深入理解與啟示。意大利羅馬對陳聖頌最大的影響,是做一個藝術家的態度,及繪畫的執著,文化情境與存在意識的宏偉體會,夢寐作為一個偉大的畫家,熱情的擁抱創作,羅馬成為陳聖頌藝術生涯的始端。

回到台灣故鄉的困頓及新生:

陳聖頌1996年攜妻子返台定居,歸隱在南島高雄橋頭鄉野間,隨著創作背景的變遷,從氣候到人文的衝突下,創作源泉頓乎失去支柱,很難隨著地域空間開展,面臨生活與創作瓶頸。他回憶說:「1996年返國定居在老家,高雄橋頭台糖宿舍,那時台糖已經成為一個閒置的狀態了,我把老宿舍家改成工作室,整個區域只剩下我那間當工作室的房子還存留著。我記得,那時候我跟太太說我要去畫室畫畫,把自已關在畫室裡,然後一天過去,兩天過去,奇怪,畫不出來,一個月過去,兩個月過去,歲月過去,你知道心理的焦灼,就像漁夫每天開著船出海,回來船裡卻是空空的那樣感覺。那時候的我,因為這樣而感到很大很大的挫折感,我早就習慣在羅馬那一個豐富的文化裡,回台灣後,衝擊我的那種動力都不見了,這讓我非常的焦慮。後來,我騎著摩托車出門,去看魚塭、去看海、去看稻草…,走到山外去、走到大自然裡面去
,看天、海、雲彩、陽光的變化等等」(註7)。

在這生活及創作困頓時,1999年空前絕後面臨台灣天崩地裂之九二一大地震,台灣藝術市場又陷入僵局
,在痛苦、孤獨、絕望、掙扎、悲劇中,成為他人生最低潮的時刻,但還緊緊擁抱他一生的所愛-繪畫。陳聖頌出生於靠海純樸城鎮雲林北港,從小在台灣聖母-媽祖恩寵庇佑下長大的孩子,對宗教有一分獨特的情感與信念。2000年宗教的體驗,返鄉参拜媽祖参與遶境,向媽祖許願,在神恩廣被之信仰及庇蔭下
,重新體驗宗教的力量,安撫人心,重振身心,不畏生命的艱苦及困境,轉化及昇華,堅強迎接生命的挑戰。2002年媽祖的恩澤顯威,奇蹟出現,貴人的相助,渡過人生困苦的難關。建立起存在的信念,意識擴展,信心十足迎接創作挑戰及新的展望。台灣Sars期間(2003年),在堅持及宗教信念下,心理建設渡過困境,體驗生命經驗向度,橫跨藝術及宗教堅持信念,浴火重生,迎向自已生命挑戰,在藝術轉化及昇華作用中出征。

旅人的時空鄉愁:

時空旅人、留學及客居他鄉,總會隨著時間形成一層無形有感的鄉愁,見景生情對故鄉的懷思及追憶,尤其在深夜人靜時或是在夢幻中,故鄉的呼喚,靈魂也在唱著母親的歌。陳聖頌客居義大利羅馬時隱藏著一股深深鄉愁的呼聲,離故鄉越遠心理上卻越近,思思念念的故鄉雖不是其創作的主題,卻是其藝術的源泉及意識,時空的鄉愁創造心理的距離及濃厚情感,遠在天邊,卻近在眼前,故鄉有我的愛及我的情。

在羅馬時對台灣有深刻的一種莫名空間鄉愁,回台灣後,尤其步入中年的現在,卻對土地有強烈的時間鄉愁。拒絕眼前的時空現況,返回個人童年的記憶,意圖找回過去的情感及純然意識。如是,故鄉召喚離鄉背井的藝術家,回北港尋根探源,經由香火鼎盛的北港馬祖,體驗道地的宗教情懷,找回存在的震盪及土地的活力。並重走入童年的地域深入在地情境,從台南七股鹽份濕地及鹽埕,嘉義布袋汐湖及魚塭,直到北港溪出口河海潮汐間尋找創作靈感,體悟自然原生的活力及孕育生命的潮潤帶,畫家說:「溪流是一個充滿生機的地方,它是台灣文化發展的一個重要元素,因此我尋求這樣的題材,現在我著迷……我著迷這樣的題材,我樂此不疲的讚嘆著」(註8)。

台灣藝壇首席油畫專家:

陳聖頌是我台灣所見最傑出的油畫家,擅長駕馭西方傳統油畫素材,對油畫發揮淋漓盡致,對油畫有份特殊的感情,尤其是質感、量感及彩度之獨特性:厚度、薄塗、朦朧、透明、暈染、明暗、重疊感、體積感
、重量感、多樣肌理等等,他的油畫有無比絕倫的豐富性質地及想像空間是罕見的。一般油畫都只牽涉到使用顏料,化簡為平塗,絕少會使用油或畫的肌理、質感及量感,罕少傳遞畫面質材的感情及意識,如油畫厚度並非厚塗,是油所造成的視覺量感等。

他早期花很多時間及工夫研究西方傳統繪畫,看盡所有西洋經典名畫,對油畫及畫布都有一套處理方式,西方傳統油畫技法,則是陳聖頌最足以自傲的,這些都是他在羅馬苦心模索、嘗試、經驗、勘探的結果。對(亞麻仁油及松節油)油的效益更是發揮至極的想像力,尤其油與顏料的比例(如亞麻仁油多一點則畫面較亮麗,松節油則否) 都將影響畫面質感的處理及效果。從2005年溪潤天地系列,解放所有調色盤的色彩,並反過去對油畫質地的探討,獨創的油畫技法,大量使用油,並以軟排平筆一層又一層的暈染,讓我聯想到達文西最著名的朦朧空氣遠近法,揭示自然的奧妙,精彩無比地呈現溪潤間朦朧水氣及空氣感。

尋回心靈原鄉-羅馬「抽象表現」系列:

陳聖頌實踐李仲生的抽象思考,羅馬時期的內在心象底之抽象表現,在潛意識的自動性技法下揮灑,奔馳內在心象或潛意識底的形象﹐遨遊人類原相面貌世界。他以充滿能量及本能的澀滯溫潤的粗曠線形,奔放的筆觸與厚重的顏料層層堆疊出豐富的肌理,重疊糾葛成結構性抽象,幽微深廣的空間,於感性及熱情奔放之暖色調的深褐色及金黃色下,帶有泥土味容顏的濃烈大地氣息,充滿溫度、灼熱、明朗、樂觀,指涉亞熱帶故鄉土地的意象,暗喻空間的鄉愁感,呈現精神之實在性,尋回心靈原鄉。

早期1987-1989年的「大自然的解構與再構系列」,充滿年輕人的熱情及衝勁,藉由即興不規則的線條,呈現一股激情能量,及存在底之意識。透過純粹元素點、線、面和空間來表達,陳聖頌認為:「色彩、線條、面等,是藝術創作上重要的元素,用這些元素表達感覺,能產生一股說服力,進而感動別人」(註9
)。90年代繼續擴展心象世界,畫面更為明朗清澈,化奔放的粗曠線條為結構形態意象,洋溢著感性及抒情的色彩,幽微光影節奏下,揭示自然奧秘-意象及現象之告白,表現心象意識之的抽象本質,克利說:「藝術不在於表現可視者,反之,它乃在於創造可視者」(註10)。

1993年返台後繼往開來孜孜不倦延續擴展其抽象繪畫語彙,意圖尋找出新的可能性,1994-95年「原生帶系列」,線形漸隱蹤跡,繽紛色形與面結構,詩情畫意,展現鄉土的質樸容顏。時不我予,繪畫思維的落空,靈感乾枯,無感的創作,來到山窮水盡之瓶頸?望穿秋水的「戀戀黃塵」(1996年)、抒情的「金色年華」(1998年),及在立面色形之「岸」(1999年)畫下羅馬抽象表現系列句點,困境就是轉機,困頓中蘊蓄多樣能量,轉化意識,孕育新生。

省思生命哲學觀的「天圓地方」系列:

千禧年左右陳聖頌生活黯淡,生命困頓與不安,加上創作的挫折感及焦慮。人在掙扎時往往能讓人突破超越自已,其中蘊蓄著一股非比尋常的暗流能量,新感知誕生前的劇痛。他頓悟到,羅馬已遠去無蹤,知識無法取代身體感知,必須真實地腳踏在母親應許之地上,從生活中感受土地的震盪及能量,開始驅動身體
,走出禁錮靈魂的畫室,開始觀看他所處的大自然環境,坦開心胸擁抱美麗寶島上的一景一物,接受自然洗禮,體驗自然宏偉的節氣,呼吸間感受存在,意圖找回台灣土地容顏及宇宙陰陽五行之的迴旋曲。

陳聖頌經由個人的家變遭遇體驗,見證台灣地崩天裂的九二一大地震,及驚慌失恐的Sars災難後,見證生命的無常,人的無力、無知、無能下,只能無語地問蒼天,意圖藉由與宇宙對話,從中省思天地人的生命哲學觀,建構存在的意義及價值。2002 年起「天地」概念性探討宇宙存在的堂奧,紀念碑的「天圓地方」直立形式系列,藉由中國人的金木水火土陰陽五行與日月,闡述天經地義的運行道理與存在間的張力
,在圓形的多樣形態,描繪「日」的熾熱光芒或是「月」的溫柔含蓄能量等,以色溫及色相指涉金木水水火土,如熾熱焰紅的「火」、塊狀的「土」、黃金閃閃的「金」等。天示喻情境,地則指涉場域,宇宙一切存有在天地造化間相依相生相剋間幻滅新生。

除之,「琉璃天」橫立形式系列,探討南島颱風雨過天晴時,溫潤飽和溼氣,晶瑩剔透的天空景致,在主觀及感官性的色彩建構,黃色界、橙色界、紫色界、土色界之色面畫中,充滿色彩能量及感性筆觸,藉由天圓地方形象,對聯式畫作,闡述宏觀的宇宙天地與萬物,意圖見證個人存在意識。內化,充分表現色彩能量與感覺,類彩繪玻璃性質的裝飾,及經過災難後昇華的宗教性。這兩系列都闡述色彩的容顏及能量,在色溫及色顏,抒情及表現,含蓄及潛藏,意象及抽象,想像及隱喻間。天方地圓系列探討,終結於高雄市立美術館的「天地之間」創作論壇及台南成大「天際一色」個展(
2003年)。

台灣土地容顏的「溪潤天地」系列:

2005年陳聖頌無意間被台南七股鹽埕的黃昏千變萬化的繽紛色彩所震撼,成為台灣土地容顏的探秘者,開始進入與台灣土地對話的溪潤天地系列,首次親眼目睹南島天空之美,尤其是每當台灣颱風季節來臨的時刻,對大自然及海天一色容顏特別動容。他記得抽象大師康丁斯基曾說:「當人類文化發展產生了危機時,必須重新回到自然,尋求力量」。畫家說:「我想我個人的創作亦如是觀。我重新再從自然裡尋求個人的創作理念,建構創作美學」。接著說:「我現在也一樣,有時間就開車至郊外,在大然中尋找靈感及啟發」(註11)。

2005年後親自腳踏實地站立在泥土上的強烈感受及覺知,放下概念及知識,啟開心眼,解構舊有的形式及結構與油畫的畫法,解放畫家的感性及意識,面對自我挑戰及藝術成長的跳躍,熱情持續加溫燃燒,從過去純粹的抽象,找出在地泥土的意象語彙,抒情的轉化台南七股鹽埕地帶、經由嘉義布袋汐湖及魚塭、一直至北港溪潤天地間的意象,一位抽象派畫家認為:「自然的終點,是藝術的起點,我們畫不過自然本身,但卻可表現自然」。重新組合建構新繪畫,進入與台灣土地對話的溪潤天地系列。

溪潤天地系列來自土地的震盪、芬芳、氣圍、形式及光線,以自然意象與明媚、主觀、性感的色彩感覺,展現台灣南島土地質樸的容顏,從閃爍耀眼的「鹽田-壑」(2005年)啟開,粗曠筆觸,豐富厚實肌理交織著暈染效果,借白成為光線及形構飄動線條,呈現鹽埕流動及溫濕的氣圍。很快進入溫馨多彩或單彩色面化,撫媚光影的「橙」(2006年),多彩節奏由下而上之靛藍、紅、黃及橙色之水平線組合,或性感迷人的「藍」及「綠」(2007年),白作為光線及指出自然意象,水平線就在遠方,呈現色彩別開生面的感性及意識。藉由色面的劃分,平行線條的組合「域之2」(2008年),宛若河域倘洋過鄉間田野之情境及場域

充滿激情及能量的「埕之一及二」(2008年)、「藍之一及二」(2010年),天地分明的水平線,感性筆觸及奔放的色彩匯合激發出變化莫測之光影與能量,如兩河流域匯合的激流情境。「埕之一及二藍色系列
」 (2009年)則更為抽象更為平面化,在水平色面上以一些充滿動態不規則的筆觸,形構成黃昏太陽西下,暈染晚霞光輝的幻變。「藍之一及二」及「幻藍倩影」(2011年) 水平線上出現對角線的組合建構,充滿韻律節奏,詩意潮潤帶宛若協奏曲的幻變光影,並喻示著深廣的場域空間。詩情畫意的「裘」(2011年),金黃色面的組合,宛若台灣一片片黃金稻田浪花的鄉野景致風光。溪口潮汐間的「潮」、「泮」及「汀」(2012年),在平行線中藉由對角線或曲線形的角力,建構出畫面節奏與能量,更通過明暗的光線和俯瞰場景,呈現出這遙遠深邃的廣闊視野。

陳聖頌翱翔於南島天地間,靜謐覺察溪潤與潮汐間的震盪、能量及感情,展現台灣土地質樸容顏,找回樸素之美感及力量,體悟自然原生的活力,陳聖頌說:「樸素變化雖不大,卻是耐看恆久的東西」(註12)
。這豈不是席德進所指涉的古典藝術的境界?在幾何及非幾何,理性及感性,抒情及表現,感知及想像,色彩及形式,意象及抽象間。陳聖頌藝術裡所探討的是了解自然之效果,以思想繪畫創立的方法,來掌握神奇自然的奧妙,達文西:寫道「繪畫就像一種了解自然的工具,更是內在精神的展現」

註1:參考中國藝術國際網站2013-01。

註2:橋仔頭糖廠藝術村村長封號,來自於對陳聖頌長期進駐橋頭糖廠藝術村及對藝術村的經營及創作的尊稱。

註3:2012-11月進駐橋頭藝術村時訪問陳聖頌紀錄。

註4:2012-11月進駐橋頭藝術村時訪問陳聖頌紀錄。

註5:2012-11月進駐橋頭藝術村時訪問陳聖頌紀錄。

註6:2012-11月進駐橋頭藝術村時訪問陳聖頌紀錄。

註7:2012-11月進駐橋頭藝術村時訪問陳聖頌紀錄。

註8:陳聖頌的創作自述。

註9:來自於白屋藝術村陳聖頌的創作自述資料。

註10:參考現代繪畫史第114頁,赫伯特里德著,李長俊譯 大陸書店出版。

註11:陳聖頌的創作自述。

註12:陳聖頌的創作自述。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