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5/2013

倫敦看展覽還是看展覽:

前 美國藝術家 Leo Villareal cylinder II 2012 後 David Batchelop magic hour 2004

南美洲藝術家 Carlo Cruz-Diez chromosaturation 1965-2013

蘇俄攝影家 Sergei Vasiliev Russia criminal tattoo encyclopaedia prints 112x165cm 2010

蘇俄攝影家 Boris Mikhailov case history 1997-98 413 photos dimensions variable

後 Vikenti Nilin from the neighbours series 165x110cm 1993 前 Daniel Bragin 2012

「New order British art today」今天英國藝術的新秩序主題展

後 Amir Chasson L-R all 2009-2010 前 Wendy Mayer after Louise 85x70x70cm 2011

英倫泰德美術館Looking at the view」特展

Tony Cragg stack 1975

Damien Hirsh the acquired inability to escape 1991

圖與文/陳奇相

巴黎及倫敦都是散步遣性的好地方,都有看不完的展覽,也都是博物館及美術館之都,藝文活動都多元也很發達,倫敦與巴黎最大的差異是,倫敦的博物館及美術館的典藏是免費,當然,特展則須付費,眾多特展都必須事先網路訂票,並排列參觀時刻,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準時最好。還沒到倫敦時女兒就推薦兩個展覽,如大英博物館的「Ica age art arrival of the modein mind」特展,還有愛德華畫廊正展出的「Light show」特展。

早上參觀新泰德美術館,美術館戶外用餐後,沿著賞心悅目的泰晤士河畔散步,河畔沙灘上有藝人在上面從事沙雕展演。迫不及待的前往倫敦最受青昧的「Light show」特展,這特展因延長,所才有機會親身目睹盛況。燈光秀特展,顧名思義就知道是探討有關燈光的當代藝術展,新素材一直迷惑當代藝術家,新素材為新藝術帶來新的可能性,從二十世紀後半的藝術跟新素材有其絕對的關係。從60年代大量引進工業素材燈光開始的歐普藝術中的動力藝術探討,如歐普藝術家Carlos Cruz-Diez,或特別是美國極限藝術家如Dan Flavin及James Turrell。每一代的藝術家對燈光有其不同的觀點及處理方法,至今年輕一代的藝術家更為多元,不只採用工業燈管、燈泡、霓虹燈管、投影機及放影機,還有當今的LED及數位化等等。引人入勝的展覽,齊聚20及21世紀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們的代表作,相當多元及多樣化,讓人目不暇給,這展覽一大部份與巴黎大皇宮的「Dynamo」有對話的意味,與大皇宮大型展覽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其中還眾多重疊的藝術家或作品。

每次來到倫敦,都固定會去世界最大最著名的Saatchi畫廊朝聖,此畫廊為英國當代藝術的氣象台,未來藝術的趨勢及動態都或多或少可以在這邊嗅覺得到,美術館級的畫廊,規模之大是難以想像,一次可以參觀十六個個展。每次我都會到此嗅一嗅當代藝術的氣味感受作品的震撼,每次都會做紀錄。目前正展出「New art Russia」,很震撼的展覽,蘇俄在歐洲邊緣,我們對它既陌生又遙不可及,當東歐解體後曾炒了一陣子蘇俄藝術,當今似乎沉寂,很高興能看到蘇俄當代藝術。整個展覽呈現出非比尋常的暴力及不安感覺,臨場是震撼無比的,這是當下轉型中的蘇俄社會情境寫照,透過藝術家敏銳的眼光及尖銳的批判。

Saatchi畫廊四樓兩間展場「New order British art today」,真的很難得看到今天英國藝術的新秩序這個展覽:繪畫、雕刻、物體,新具象繪畫及抽象化並存,雕刻以新形式出現,在具象象與抽象間,物體建構在軼事及敘述性上。新的總是生疏,新的總是脆弱,新的要擦亮眼睛仔細觀看。當今全球化下,英國藝術注入在地的情節意識及感情,新一代如何面對其所處的歷史及社會環境,都可以在這新秩序中品嘗得到。新的都是未來的期待。

發了半天時間參觀英倫泰德美術館,目前展出「Looking at the view」,這是混合英國古典及現代藝術的主題展,查看該視圖,藝術家藉由自然風景勘探存在意識的展覽,我比較注重在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探討上,如態度藝術家Gilbert-George的「the nature of our looking」,藝術家在自然中探詢自已存在的根源。Julian Opie的「there are hills the distance」,以壁畫裝置的方式呈現地平線。Tracey Emin的「monument valley grand scale」相片,尋找內在心靈深處的靈魂。Richard Long以相片陳述他行走的途徑距離等等。另一特展是「Schwitters in Britain」,英倫的休威特,因前幾年在巴黎看過盛大的回顧展,所以沒參觀。同時英倫泰德收藏展正在變動更新,有一連串展現六十年代至當今的英國當代藝術,從Anthony Caro的紅色抽象雕刻開始,經由英國普普藝術David Hockney與Richard Hamilton。獨特的寫實畫家Lucien Freud,七十年代的雕刻家Barry Flanagan,八十年代的英國新雕刻家Tony Cragg及Bill Woodrow。新衣戴的雕刻家Mar Wallinger與Rachel Whiteread。物體及觀念性的藝術家Mona Hatoum,當今英國最著名的Damien Hirsh,九十年代代繪畫的代表性畫家Peter Doig,到壞品味的物體雕刻家Jake及Dinos Chapman兄弟等等的作品,都讓觀眾一覽英倫現代到當代藝術的面目。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倫敦看展覽:

倫敦地鐵下的新泰德美術館展訊之一

Lichtenstein Entablature 178×284 1975

倫敦地鐵下的新泰德美術館展訊之二

新泰德美術館李其登斯坦回顧展入門口

Ellen Gallagher untitled 2012

Ellen Gallagher Morphia 2008-2012

咖啡廳牆面上的「Ellem Gallagher特展」人物畫

大英博物館「Ica age art arrival of the modein mind」特展

圖與文/陳奇相

巴黎看展覽以很夠癮,但一有機會見識其他的,當然何樂不為,反正看是免費的,到處都可享受所有可能看的情境。到倫敦繼續看展覽,英國藝術也很迷人、開明及感性,既然身歷其境,就探個其中的究竟,體驗當下見證存在意識。明顯地,法國及英國的當代藝術各有千秋,藝術觀點與體制有很大差異,法國以國家體制維護當代藝術,英國則在新自由資本主義下運作。最明顯地是,在英國倫敦似乎看不到法國當下中青輩的藝術家之作品或展覽,反之在藝都巴黎,英國藝術家中青輩露臉的不少,在全球化下藝術市場中英國藝術家站的比例比法國多,當然,英美無論政經及藝術是連線的,更是把持全球化的藝術市場機制。英國充滿睿智及開明海島國家,與歐陸國家有別,政經偏美,雖參予歐盟共同體,但卻與歐盟保持距離的態度,整體的全球政治地理及政經版圖都依附在美利堅的利益共同體下,那藝術人文就與歐陸有其特殊的差異性。

喜歡看的人到那裏都依樣,對存在存有敏銳好奇的人,到處都會引起好奇,活著就順著意識流見證當下。倫敦我來了,展開倫敦之旅,當然從散步在都會的繁華商業大街小巷裡,感受一下時尚的氣圍,觸及在地生活的能量。做個藝術家或藝評家,來到倫敦非去新及英倫泰德非可,從中或多或少可嗅聞出英國當代的氣味,就像到巴黎理解當帶有幾個指標性的地方(龐畢度、東京宮、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每到倫敦都沉浸在當下藝術的饗宴中,指標性的美術館都在眼前,我對新泰德的典藏如數家珍般,每次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深入其境,我喜歡擦亮眼睛進入現代及當代藝術的叢林間探奇訪勝,呼吸英倫的新鮮精靈,體驗當下的情境。當然,每次來都有新的特展,正展出兩個回顧展,美國普普藝術大將「Lichtenstein回顧展」
,我們對李奇登斯坦較孰悉外,還有二十世紀罕為人知的黎巴嫩女畫家「Saloa Raouda Choucair回顧展」,從具象到抽象,除之還有現代雕刻。不可錯過的美國黑人女藝術家Ellem Gallaghe(1965年出生)之「Ellem Gallagher特展」,在多元性及多樣化的面貌下,琳瑯滿目的闡述新女性藝術觀點。這些展覽似乎在巴黎不可能發生的,可見英國及法國對非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家的開放度之處置及藝文政治的觀點

我們還參觀大英博物館一個非常有想像空間的「Ica age art arrival of the modein mind」特展,作品都精彩絕倫。明顯地,人類的創作性自古至今都是文明的原動力,闡述四千年前人類的祖先,如何透過對身旁自然精緻敏銳觀察,經由巧妙的雙手造化出的作品,藝術成為人類展現生活及精神意識的物體,遠古的作品對照現代主義的創作。也特別去英倫著名的Wellcome 收藏中心的日本「Souzou-Outsider art from Japon特展」,創作是種人類的本能及意識,任何人都可進入創作,這展出日本當今邊緣人(異於常人的如:自閉症、精神病患、蒙古症等等)的藝術創作,超乎人們的想像,喚醒人們深層的意識,見證生命的各種可能性。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巴黎看展覽還是看展覽:

龐畢度「影像中的雕刻」特展場景之一

龐畢度-美國藝術家 Mike Kelley 1954-2012 歐洲首度回顧展場景之一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 Jesus Rafael Soto 1923-2005 特展場景

Ivan Navarro nada-ello dira 122x122x25.5cm 2013

Giusepp Penone tra…. 266.7x160x86cm – 256.5x226x83.3cm 2 parties en bronze 2008

Haegue Yang 前 sonic brass dance 230x80cm – 後 sonic rotating ovals-brass and Nickel plated 100x70cm 2013

Louise Bourgeois the welcoming hanois 17.7×88.9×43.1cm 1996

Gianni Motti moneybox installation 2013

Matthias Bitzer anato – echo installation 2013

Barthelemy Toguo hidden face VIII et serie head above water 130x208cm 2008

我就是很好奇,好奇到不行,對當下的好奇,就從當代的神經進入,理解需要身歷其境的進入展場空間場域,親身面對作品及行動於場域和感知其氣氛,還可以各種角度觀點進入作品,並不亦樂乎的融入其中。與坐在電腦前蒐集看資料圖片,是兩回事,圖片總有其限,圖片是對某種事物初道認識之入門,嚐不到真正味道,看藝術展覽圖片,就像肚子餓了看食譜般,虛擬的添飽肚子,絕對是過爽快的,足以滿足看者的好奇心,圖片並非全部,圖片成為認知的片段,開啟知識之門道,作為進入作品場域空間的進階。

看是一大享受,親臨現場才能真正更接近作品的真實,就在眼前,面對面,啟開眼睛,擁抱場域空間混然忘我,進入作品,看出存在的堂奧。看是一回事,想又是另一學問,純然的看,先親身體驗作品的當下,跟理解並不衝突,其互動下就能深入其境,然後才介入知識,文本創作因而產生,呼應作品,也試圖勘探創作者創作的意圖及心境。

每次返回藝都巴黎,都盡情的看展覽,還是看展覽,從東京宮、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龐畢度、大皇宮、當代藝術中心、基金會或是畫廊,確實巴黎有看不完的展覽,喜歡看及好奇的我,勤勞的耕耘,馬不停踢,意圖看盡我所能掌握的,我都從畫廊開始,因畫廊有展期較短,美術館當然展期較長,有其運轉的空間。今年可稱是歐普藝術年,巴黎大皇宮有個盛大的歐普藝術1913-2013 大展命題為「Dynamo」,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有歐普藝術健將Jesus Rafael Soto(1923-2005)的展覽,東京宮另一南美洲歐普大將Julio le Parc 之回顧展,確實盛大,連英國倫敦愛德華畫廊也正展出,回應歐普藝術的「Light Show
」特展。琳瑯滿目的視覺感知,這很榮幸地四個展覽都親身目睹及當下體驗,這種視覺經驗是難以想像的
,對歐普藝術有更深入的認知與理解,我經常想藝術比藝術史都更廣闊更精彩絕倫。

龐畢度又是另一場藝術朝聖的途徑,南畫廊正推出新的展覽,新生代對當前雕刻的見解及拓展「影像中的雕刻」特展,美國剛去世的Mike Kelley(1954-2012)歐洲首度回顧展。六樓大展廳展出當代著名設計家Elleen Gray回顧展。巴黎北邊Le Plateau 以黑白作品呈現「Paint it Black」專題展,Cartie基金會澳洲旅英的Ron Mueck戲劇性的超級寫實雕刻等等。

畫廊巡視,在這巡視間罕見法國當代藝術家,這是全球化的現象嗎?還是法國藝術出了彼落,這問題是明顯地,法國當代藝術過分體制化的結果吧。幾個重要的展覽,如下,義大利藝術家Gianni Motti的「
Moneybox」個展,以一塊美元紙鈔的整展場空間裝置展,丹麥藝術家Jesper Just很有感覺的錄影藝術,巴西藝術家Ivan Navarro充滿視覺效應的霓虹燈裝置作品,義大利貧窮藝術大將Giuseppe Penone「一座花園的軀體」自然型態的紀念碑雕刻,英國新雕刻的名藝術家Tony Cragg「Accurate figure」新作發表,美國錄影藝術女將Joan Jonas的「Reanimation」錄影空間裝置個展,美國藝術家Allan McCollum的「The shapes project」物體及影像個展及德國年輕藝術家Matthias Bitzer的「Anato/echo」物體裝置個展。精彩的Louise Bourgeois的「Rare and important works from a private collection」私藏作品發表,眾多未公開的作品,令人刮目相看。比利時名藝術家Jan Fabre「Gisante-向E.C Crosby及 K.Z Lorenz致敬」充滿死亡氣氛的雕刻個展,韓國藝術家Haegue Yang之「Ovals and circles」的物體及空間裝置個展,非洲藝術家Barthelemy Toguo之「Hidden faces」充滿暴力的繪畫及物體裝置,美國藝術家Steven Parrino的黑色繪畫裝置各展等等。看展覽成為我巴黎的另類運動,每次都以半天參觀為行程,細心品味每家畫廊展出的作品,並拍資料存檔,每繞一圈都需要幾個小時左右。但每次都滿載而歸,樂在其中,覺得很充實,巴黎擴展我的視野也在藝術中成長。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巴黎看展覽:

巴黎春天最大的展覽,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美國牆上塗鴉名將 哈林的回顧展

巴黎東京宮-歐普藝術大將 Julio le Parc 之回顧展

巴黎東京宮-年輕藝術家 Gauthier Leroy 物體裝置 個展

巴黎大皇宮盛大的歐普藝術1913-2013 大展命題為「Dynamo」

巴黎近郊Mac-Val當代藝術美術館的「Emoi-moi」特展

每次從台灣返回巴黎,首要的是馬上進入巴黎的當代藝術現況裡。這是三十年如一日的藝術觀察及體驗與資料收集,我是一位當代藝術的狂熱分子,以農夫耕田的方式建構自已的藝術視野及體驗當下藝術的思潮
,當下意識的流轉一直迷惑著我,察覺出如何的真象很難言說,但細心品味每個存在的意識流,就是生命的所有並非一切,在有生之年能對某種存在持之有恆,那就是圓滿,生活如是。

我喜歡看,意圖看盡人間所有美好事物,或是接收帶有某種來自人間創造性的信息,觀看成為我的生活儀式,看啟開心靈視窗,成為生命不可磨滅的印記。回巴黎就覽盡巴黎所有的展覽,並不難,這已成為我的生活,不能說是工作,因這太沉重了些,看展是一種非比尋常的身心享受,真實的面對現場,直接面對接觸作品,張開眼睛面對每每的當下,即使只有幾分鐘,都以成為一種存在樣態,體驗當下某種深刻的訊息
,觸擊自已的視覺及心性,闡述存在的意識。

掌握信息並不難,行動如是,農夫美學需勤勞的耕耘。每次都從巴黎的東京宮當代藝術開始參觀起,東京宮是了解巴黎或歐洲當代藝術的氣候站,對面就是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都一舉兩得或雙管齊下。但這次卻從離我家最近的近郊Mac-Val當代藝術美術館,當下正展出「激動-我(Emoi-moi)」特展,一場圍繞在法文的Emoi-moi,請看一下在moi之前都加上e,就成為激動,藝術家的激動來自於「本我」,作品就指涉出緊張、不安、激動、暴力等,大致都是物體及空間裝置。接著去東京宮,現看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在展甚麼,看到ARC展出美國新女性藝術家Linda Mulvey (1954年出生)的「女人-物體」展,今天是最後一天,所以就決定從現代美術館展覽看起,當然女人-物體先看,以相片及剪貼手法表現,在新女性藝術家的眼光下以相片及空間裝置呈現,強烈的批判當今消費主義社會下的女人情境,宛若物體般的被消費。

樓下展廳,巴黎春天最有看頭的展覽,美國八十年代紐約牆上塗鴉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Keinth Haring
(1958-1990年)剛開幕,吸引不少人潮。哈林及巴斯基亞是當今全球畫壇上兩顆閃亮的彗星一閃而逝,其光芒還照耀當下,前年才在這個展廳看到巴斯基亞的回顧展,如今輪到哈林,命題為「The political line」,其實哈林整體牆上塗鴉創作都建立在抵抗體制,甚至於揭發政權、資本主義、大眾傳媒、種族欺視等政治議題上,到最後為自身的愛滋奮鬥,在幽默、風趣、誇張的形式及繽紛燦爛的色彩裡,闡述其藝術-政治立場及觀點。哈林回顧展同時在兩個地點展出,另一在巴黎北邊104藝術中心,那裡展出哈林紀念碑大型的繪畫及雕刻。

擦亮眼睛,享受一場又一場的視覺饗宴,心身共鳴共振下,體察到存在能量及意識貫穿心靈。步出現代美術館,進入東京宮,迎接的是另一場視覺的饗宴-歐普藝術大將 Julio le Parc 之回顧展,他是歐普藝術的老將,南美洲委內瑞拉的藝術家,有繪畫、物體、空間環境裝置、互動藝術等等。勘探所有可能性的視覺經由機械及光線效應,形構一場豐富魔幻視覺場域,經由鏡面及光線映照形構錯覺讓觀眾親自體驗一場心理及物理的視覺饗宴。東京宮前廳,為提拔及鼓舞當今年輕藝術的展場,有年輕藝術家 Gauthier Leroy 物體裝置「Smokin」個展。及藝術家Richer Evariste的「Le grand elastique」個展,都是當下流行的物體及相片與影像裝置。地下室則是當代藝術家的展覽,有個展及專題展:Francois Curlet、Mark Manders、Julius Von、Marcos Avila Forero、Joachim Koeste、Daniel Dewar、Gregori Gicquel等。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美好如是:

站在 Anish Kapoor 結晶鏡面前的美好寫照之一

站在 Anish Kapoor 結晶鏡面前的美好寫照之一

在台灣享受台灣的美好事物,在巴黎享受巴黎「美」的一切,到倫敦也不列外盡情享受想看想體驗及了解的一切,這裡與那裡無別,條件及環境有別,但生活如是,在日常中盡情過日子。美好不只是物質性的,一切為心造,美好來自於心境及存在意識。身所在之地,情境及場域看個人的心境而現。自在的溶入所處之境,無所別,心安,一切安,美好自然體現。生活如是,存在如樣,進入生命的堂奧,存在非比尋常,感恩生命,如是就是幸福。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曼佐尼(Piero Manzoni 1933-1963):

無色畫(Achromes)系列之一 物體-繪畫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無色畫(Achromes)系列之一 物體-繪畫 1961-62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線條 Linea m.10.1 1959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糞便罐頭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糞便罐頭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世界台座:向Galilée致敬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活的雕刻 1962

圖與文/陳奇相

曼佐尼(Piero Manzoni 1933-1963)是義大利最虛無最前衛的藝術家,西方藝術史裡最否定性及最激進的一位,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推向最極端的深淵,終結非形式主義的藝術,肯定那些物質能量之價值,不再是種描繪,而是直接表達,很快的就引導繪畫在這些固有的範疇之外,如無限延伸的線條、活的雕刻、藝術家排泄物罐頭、世界的台座等等。

曼佐尼於1957年與克萊茵在米蘭阿波里納畫廊決定性會面,及在比里物質形式作品下,確立他激進的創作意識,並聲明說:「藝術並不是一種真正的創作,…及我們所關注的並不止一致性風格,因為我們所關心地只能是一種繼續的探討」。同年開始激進的肯定在他最別開生面的<無色畫>(Achromes)系列裡探討,無色作品終結義大利的非形式藝術及圖畫的結束。曼佐尼將繪畫零度化,解構形式及色彩,維持分佈的能量。影像喪失形式及活力功能和表現力,展現就當作為物理過程的寓意,並肯定在視覺的軀體上:空間-繪畫表面及繪畫-物體章程。曼佐尼寫道:「(…)在整體空間裡,形式、色彩、體積都沒有任何感覺,客觀上是一種會合的區域,我在那裡找到一種原創性」

1959年9月起一條無限延伸的<線條>系列,機械性的行為下,沒有特別的技法,任何人都可以畫的,甚至於連瞎子都能夠畫。這系列組成一種神秘性的原創類型,他將線條圖畫捲軸起來,存放在首先是紙圓筒,而後在銅圓筒子裡,並在筒面上,予以標籤標示線條長度、作者及製造日期,這兒指出全部形式或風格的探討維持開發一種沉思默想的物體,今後對曼佐尼而言是無用的。這成為一種知性語言文字辯證的藝術,取代了實質的線條圖畫終結影像。來到杜象的繪畫的不可能性觀念上,藝術不再是觀看的問題,喪失在物現的實體中,分別擺脫全部寓意,揭發藝術如同絕對的自我,他給予存在於一種重言式的展現,為糞便罐頭的先例,成為觀念藝術的先驅者。

1960年7月12日在米蘭阿吉宓特(Azimut)畫廊展出<樂觀藝術之消費,經由觀眾吃光光的藝術>作品,當場在畫廊裡煮蛋,如此簡單的行動中將蛋神聖化為藝術品,並請觀眾吃,並創造<蛋殼上印手指印>的系列作品,蛋成為藝術的軀體都裝在木盒子中,宛若卓越的禮物般,豈不是化腐朽為神奇呢!同年實現<氣體雕刻>,藝術家吹紅氣球,並將其固定在雕刻座台上。

1961年曼佐尼擴展杜象的「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藝術品」觀念,將西方現代主義推至極至,既然藝術家所作所為都成為神奇的藝術,那麼藝術家最內在深處所的排泄物豈不是比任何東西更藝術呢?實現<藝術家的排泄物>糞便罐頭,每罐各裝30公克,系列共90罐,在罐頭標籤上標示藝術家製造、重量、日期、編號及藝術家簽名,和數量化的消費物品沒有兩樣,將這最糟蹋的物質化腐朽為神奇,成為難以想像的尊貴藝術物體,並在卓越的「藝術品牌」下,物以稀為貴的以黃金價格出售,顯然企圖是對藝術家及藝術機制的嘲諷,就像法蘭克福派哲學家阿多諾(Adorno)在「至少的道德,多樣生活思考」一文上寫道:「藝術是神奇的,使擺脫真正存在的謊言」。

那麼!對於曼佐尼的手指印蛋、氣體雕刻、藝術家的排泄物及瓶罐中裝血的計畫,都牽涉到藝術家固有的軀體,在重言式的特徵表現裡,義大利藝評家塞蘭聲明寫道:「他的那些無色畫全部就像便糞罐頭、蛋或藝術家吹的氣球般,都同等的放棄符號面對全部所有的創作。全部產品都直接投射未知的,這反映藝術在它們最主要的及構成的:精神與軀體、空的與實的、心理與物理,在他那最基本的面貌都一樣是一種現實那些元素的變質及腐化」,藝術家的軀體就成為一種藝術品,如此創作邏輯發展出<神奇台座>作品,台座上一雙鞋印,隱喻不現在場的軀體,並標示創作者姓名及主題,如同一種視覺感知及語言學的辯證。同時<活的雕刻>作品,直接像杜象般將現成物佔為已有,這兒曼佐尼直接在活生生模特兒身上簽名,成為空前的活雕刻藝術,曼佐尼在「自由體積」一文中最後寫到:「沒有甚麼好說地,它只有存在,只有活生生的存有活著」。

繼<神奇台座>後另一別開生面的<世界台座:向Galilée致敬>作品,在一塊謹嚴幾何的鐵台座上,大字銘刻上「世界台座」之主題,小字標示創作者及日期,建立在觀念藝術根源上,藝評家塞蘭寫道:「世界台座超越並觸擊到土地表面的界線,而全部這是動物的、植物的及礦物的都明確地轉換成為藝術品」。綜觀曼佐尼的探討並非是一種抽象的藝術-這引導他在現實排除及引向一種神秘和宗教的面向展現,歸屬於「解放這些離奇的事實,無用的行為…擺脫全部這些它是增添的。並在人們最難接受的題材上,及重新獲取接觸,在盡可能的人性方式裡,和他那些固有獨特的原創性上」。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鬱金香花園—荷蘭「昆克諾夫」花園 (Jardin de Keukenhof):

五顏六色的鬱金香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賞花客

昆克若諾夫花園裡展示荷蘭所有鱗莖花草植物

五彩繽紛的花園一片又一片的花海及配上水光幻影的湖泊-美極了

荷蘭昆克若諾夫花園分為室內及室外都相當迷人

室內鬱金香花園照樣讓人眼花撩亂

荷蘭昆克若諾夫花園是座人間的天堂

繽紛的色彩到處宛若一幅幅的幾何抽象畫

梵谷及蒙德里安永遠的故鄉-荷蘭是鬱金香的王國

詩情畫意的花園是一座賞心悅目的英國園林

荷蘭昆克若諾夫花園是過去荷蘭皇家的守獵森林

五顏六色的色彩讓人眼花撩亂-是賞花散心的好地方

圖與文/陳奇相

前言 :

荷蘭是世界最大的花卉市場國度,也是歐洲最大的農場(蔬菜及乳酪王國),更是著名鬱金香的產地國,偉大藝術家林布蘭特、梵谷及蒙德里安的故居。詩情畫意的田園景致(眾多的運河、風車、牧場、花田及溫室…等等)美不勝收,每年春暖花開時五顏六色的昆克諾夫花園,吸引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的賞花客,親臨參觀宛若進入人間樂土般,美不勝收,讓人永難忘懷。並於1992年起荷蘭花農們,特別在阿伊(Haye)創立另一個盛大的「Floriad」花展,開創出一個更大的花產品櫥窗展示中心(共有70公頃),成為荷蘭另一愛好園藝及花草植物的觀光據點,都將讓人流連忘返。詩情畫意的昆克諾夫花園,是聞名全球的「鬱金香」花園,是世界鱗莖花草植物最齊集的地點,可說是一座獨一無二的園林。每當春意蕩漾大地甦醒過來時花枝招展、五彩繽紛燦爛無比,美的讓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沐浴在春風裡讓人如癡如醉,那如果說地上天堂存在的話,這兒似乎就是。

花園軼事:

詩情畫意的花園是過去荷蘭皇室的狩獵森林,十五世紀初時公爵夫人傑克琳特 巴于耶荷(Jacqueline de Baviére)於此建立其居住壯麗的城堡,作為狩獵、耕耘及休閒空間,並栽種蔬果及香草,以便供城堡食用,那昆克諾夫花園之名稱就來自於此Keuken字就是「廚房」的意識,而hof字則是「花園」。固名思義也就是「菜園」之意思,當然城堡附屬的花園不只能實質供給食用,並具有逍遙千遣興的功能。當然今天花園旁的城堡建於十七世紀。

當今昆克諾夫花園是由德國風景學家周雪斯(Zocher)於1830年所規劃建構,在詩情畫意的英國風景園林風範裡,水光幻影的湖泊、蜿蜒林蔭小徑、青蔥翠綠的草坪、現代雕刻、噴泉、小瀑布、河流小溪、繽紛花圃、風車、涼亭、別館(花農展覽館)、迷宮、兒童樂園,及一條壯觀的百年老樹林蔭道等等,四周環繞光彩奪目的鬱金香花田野中,更是迷惑人。

那是從二次世界大戰後(1949年),十幾位鱗莖花草植物的進出口商及大花農們決定創立一個荷蘭花農產品展示的公園(也就是花展)。他們就選擇每年的春天在昆克諾夫花園裡展示所有鱗莖花草植物,第一年就有區域性四十幾個花農企業參與這計劃,直至今天每年有百多位花農企業參與一年一度五彩繽紛的鬱金香展示盛會。這些花農都是昆克諾夫花園每年春天「鱗莖花草植物」的榮譽提供者們,他們保證所有品質,並展示他們最好的及最為漂亮的產品。每年共有七百萬株鱗莖花朵,五顏六色,最讓人難以想像,美不勝收,是歐洲(或可能全世界)春天最妖豔、壯麗及最漂亮的地方。那昆克諾夫花園就成為荷蘭鱗莖花草植物展出櫥窗,特別是嬌艷的鬱金香,新品種不斷的研究開發,每年都呈現在繽紛的花園裡,與愛花使者們分享他們的成果。

人間天堂-花園:

五彩繽紛的花園入口就是一片又一片的花海及一座水光幻影的湖泊,在這鳥語花香的世界裡,十幾隻白天鵝逍遙自在其中,小橋流水,賞心悅目宛若人間仙境,如果陶淵明的桃花源存在的話,這意境可能就是。淡泊寧靜,這兒是過去十五世紀城堡遺址,舊城牆隱藏在花草嗾叢裡,環繞湖泊畔一整片又一整片之花枝招展五顏六色的花圃,都在種幾何形式裡,尤其是圓形及橢圓形的變奏曲,以各式各樣的鬱金香為主體,除外有水仙、貝母、風信子及麝香蘭,燦爛無比的鮮艷色彩(紅色、粉紅色、黃色、白色及深藍色等等),如同感性的抽象畫,更像是蒙德里安的調色盤。讓人如癡如醉,花叢中點綴著現代雕刻,詩情畫意,都讓人目不暇給,這兒栽種的是古代鬱金香品種,所以人們還可以難得的看到系列嬌小豔麗的野生鬱金香,相當迷惑人。

循序漸進的散步至森林中,在山毛舉林蔭徑區域(在林蔭大道盡頭是皇后貝阿緹斯(Beatrix)別館,專典藏異國情調的蘭花),林蔭間小灌木嗾叢系列花枝招展的杜鵑花,林間系列西洋櫻花樹繁花似海,樹下則是五顏六色的鬱金香,在青蔥翠綠的草坪上行行列列井然有序的構成長方形繽紛花圃,宛如梵谷彩繪的鮮艷世界,讓人眼花撩亂,直到荷蘭鄉野間的典型風車(這兒可以眺望四周的鬱金香田園風光)間,是主題性園林。馥郁芬芳的香草園:在五顏六色的鬱金香嗾叢間感性的綜合各式各樣的香草,別開生面,引人入勝
。大方的單色園:一片又一片幾何形式的紅色、粉紅色(鬱金香),黃色(西洋水仙或鬱金香),深藍色(風信子)單一色調,就像提供沉思默想的單色圖畫。由小黃楊建構成的文藝復興園:在謹嚴完美的形式中五彩繽紛的綜合花草植物,並組構成彩繪鬱金香圖案。岩石花園:較感性由眾多小岩石組構而成,小溪流水,點綴著詩意的鬱金香、水先、貝母或風信子嗾叢。現代園:五顏六色綜合形式的花圃,點綴著強而有力的現代雕刻。最後來到一座讓人甚感意外的音樂園,環繞著美輪美奐彩繪的花圃及水池及小噴泉,排著眾多舒適的椅子,邀請人們休息片刻,還有自動播送的輕音樂讓人消解疲憊,真是難以想像。

隨著蜿蜒花徑來到一間壯麗的威廉 亞歷山大(Willem Alexander)王子大溫室,是座現代化玻璃建築群所構成的大展覽館,一年四季在此都有荷蘭花農們的產品展示會,是荷蘭花農重要的展示櫥窗之一。整座大溫室花枝招展宛若豔麗花海般,一整片又一整片的,一嗾叢又一嗾叢,在此人們可以看到全世界所有最漂亮,最迷惑人,最罕見的鬱金香(例如幾何黑色的鬱金香)、水仙、燕尾、孤挺花百合或繡球花等等,琳瑯滿目,美不勝收,沐浴於光彩奪目五顏六色的花海中真叫人難以想像,真是快醉了。

走出別館,如癡如醉的又掉入現代改良品種的鬱金香花海裡,眼花撩亂,在這幾何形式繽紛花圃裡,中央一座現代建築物是花園餐廳及鬱金資料香展覽室,前面系列西洋櫻花林蔭小徑,玫瑰花綠廊,小樹叢,並點綴不少現代雕刻。左側邊一座傳統式等人高的大迷宮,旁邊是富於詩意的小山丘,這兒居高臨下,是眺望四周鬱金香田園風光的地點,右側邊一大座圓形大噴泉,餐廳旁一片又一片由鬱金香及風信子佈置成拼磁磚般的圖案,光彩奪目,宛若彩繪地毯。旁邊是別緻的涼亭及戶外西洋棋,在五彩繽紛放射性的圖形花圃中,都讓人流連忘返。

鬱金香的故事:

一提到嬌艷的鬱金香,人們馬上連想到荷蘭,她是當今全球鬱金香最大的生產國及出口國,更是歐洲花卉的集中地。鬱金香被荷蘭認養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它的原產地是中亞的伊朗、土耳其、土克斯坦(Turkestan)或海拔3500公尺高的高加索(Caucase)及喜瑪拉雅山上人們可以看到野生的鬱金香。早在土耳其帝國的素丹(Sultan)統治時代,及奧斯曼(Ottomane)王朝時就已經對這花朵的贊賞。土耳其鬱金香是種花草,尖型的嬌艷花瓣,形式大方高傲,這花朵的對土耳其帝國的象徵性就如同法國皇室「燕尾」的標誌。

鬱金香是十六世紀時經由奧地利帝王費迪南(Ferdinand)一世的外交 官引進歐洲的,當外交官吉斯蘭 特 彼斯博克(Ghislain de Busbecq)負責至土耳其 談判和平時,在土耳其花園裡發現鬱金香,並帶回鱗莖蔥頭。那麼!據說鬱金香首次在歐洲土地上開花是在1559年於奧地利的奧斯堡(Augsbourg)。然後由維也納皇室園長植物學家查爾 特 勒克呂斯(Charles de Lécluse)離開職位時,順便把它帶到荷蘭,就這樣種在他的花園裡。

不久,在荷蘭迅速的引起一種愛好「鬱金香」的風潮,並且越演越烈,查爾 特 勒克呂斯為了嚇阻越來越多的愛好者們,就抬高花價,沒想到一天晚上,一位愛花小偷進入花園竊取他最漂亮的鬱金香及鱗莖蔥頭,產品外流。小偷成功的繁殖成品,而販賣給其他鐘愛花者們,鬱金香就這樣慢慢的傳播出去,並經由病毒病(Virose)多彩種類之發現,引發一種迷戀,不久成為荷蘭貴族及中產階級人士們搶購物,更為花園裡的精品,而達到一種如癡如醉的熱潮,有錢的愛好者們更不惜以高價典藏稀奇「鸚鵡」形式的鬱金香
,有些商人們開始投機於操作這花朵,幾顆蔥頭就價值連城,瘋狂到極點,出售者及購買者們都不知誰在操縱市場。這種投機取巧直到1637年的一天才戲劇性的結束,有一位投機的批發商把大量的鱗莖蔥頭投入市場,就像股市崩盤似的,隔天所有錢人都因之破產,結束荷蘭鬱金香花朵瘋狂的故事。

荷蘭就成為世界鱗莖花草植物研究開發中心,早期栽培的土耳其鬱金香經過開發改良成為圓形花瓣,然後則是嬌艷的六個花瓣。這種五彩繽紛的花朵馬上引起鄰國的青睞,傳播到整個歐洲。如今荷蘭栽培鱗莖花草植物最著名的是里斯(Lisse),以它為核心,特別是從阿蓮(Haarlem)到勒棟(Leiden)之間,總共有十六萬公頃的鬱金香田園,成為世界首要鬱金香產品國。(註一)

(附註 :鬱金香花園—荷蘭「昆克諾夫」花園每年開放時間是3月21日至5月18日,每天參觀人數有15000人左右,可以想像這天堂般的美景,多麼的吸引人。)

www.keukenhof.nt

註一 :參考Le Guide des Maitres Jardiniers P 120-121
巴黎Bordas出版社1993年出版 Dany Lentin著作。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梁美萍-存在的關係物語:

茶包畫「他方-向卡夫卡致敬」-125x150cm 1991-92年 是美萍在巴黎美院畢業的代表作

「香港此時此地-咫尺天涯」(1995-96年) 物體-聲音-空間裝置

火車往哪裡去 假髮及相片空間裝置 1998年

壯觀的場景「記憶未來」 一萬隻 童髮鞋 物體空間裝置 1998-2002年

壯觀的另一場景「記憶未來」 一萬隻 童髮鞋 物體空間裝置 1998-2002年

蟻磚「 腳下,是地」240mmx115mmx53mm 2008年

蟻磚「腳下,是地」局部 240mmx115mmx53mm 2008年

鏡船 -尋找失綿羊 7呎x3.5呎x3呎 2005-07 年

藝術是神奇的,使擺脫真正存在的謊言」

阿多諾(Adorno)

文 /陳奇相

前言:

存在是種關係,天地人的關係,物質及精神的關係,人與我的關係,事與物的關係,虛及實的關係,生與死的關係,關係中的關係……等等,存在牽涉到關係條件,並在關係中造化生命情境及意識,存在成為關係物語,藝術則成為關係美學。藝術家美萍說:「我是個講事物之間的「關係」的創作人。我試圖用自己的作品去讀解一種「不確定性」,及這種「不確定性」所引發的徵候」。(註1)

美萍內在深層意識的藝術探討是女性並超越女性主義的探討範疇,他融合跨界多元形式,從日常生活的感知來檢視日常生活本身,正如藝術家L.Bourgeois所認為:「藝術並不只是藝術,生活本身就是藝術的主題」。她從個人的存在省思起到當下全球化的現象勘探,於廣泛的感覺中,導向人類經驗神秘之面向。其多元性的創作包括混合媒介、錄像、多媒體裝置及特定地境計劃等。觸及生活面的多樣性探究,包容萬象從個人、家庭、集體、社會、政治、文化、宗教、物質、精神、意識、在地及全球等等。法蘭克福派哲學家阿多諾 (Adorno)在〈至少的道德,多樣生活思考〉一文中寫道:「藝術是神奇的,使擺脫真正存在的謊言」(註2)。法國詩人艾呂特(Paul Eluard) 說:「藝術家並不只是一種反映,而是現實的預測」(註3)。

藝術創作理念:
美萍不只是為具有前瞻性的藝術家,更是一位阿里巴巴的收藏家(為創作而收藏),專注於創作意識之物件及觀念,擅長駕馭日常物體,並從中創造其不同凡響的意義,藝術家說:「我對真實的執著,出於人生實在性的追求。沒有真實,人生就失去了依托和參照,我深信我的創作歷程亦如是」(註4) 。明顯地,每個人創造了對外在世界的反應,那反應是基於實際的理由,人們的反應就是他的實相(註5)。如是,每個人都在創作裡你經驗他自已,並超越他自已。

她藝術創作上擅於異化日常現象和物件,從現實中進行不尋常的干擾,亦較著重與觀眾有互動的創作,因此創作不會應用某一慣性特定的媒介(media),反而更著重「事件的持續進行中」的特性。她最近的作品
,並不著重揭示或反映甚麼,而是通過「關係」製造事件,通過事件進行閱讀。她也警惕作品中出現某種支配性,因為這會產生某種秩序化的符號,因而,她認為作品的曖昧性是創作中很重要的部份,因而有一種難以被歸類的藝術舉動。同時,她亦重視作品被閱讀時的時空脈絡(context),和當時當地產生互文性(inter-contextuality)的關係,尤其與社區文化的聯系。在作品中,她一直希望在堅持能夠不斷地提問,而且保持有能力去提出問題(註6)。作家及電影家Oscar Wilde說:「世界真正的秘密是看得到的及經由看不到的」。

文化情境的「茶包」(1991-92年):

茶包畫「他方-向卡夫卡致敬」是美萍在巴黎美院畢業的代表作,它來自於大三時兩位朋友在相繼的意外身亡所引發的作品,深感生命的脆弱與無常,不只帶給她巨大的衝擊,還改變她對作品的一貫看法。這期間閉關思索存在意義,從喝茶中細心品味,藉茶包滲透出的顏色變化,從中領悟自然物語本身與掌握物料的技巧,體會在創作中如何把生命態度融入作品內,啟開她的關係物語的藝術探討。

茶是東方文化徵象的媒介物質,茶包則帶有跨文化意涵,選擇茶包無意識地間接指涉香港的後殖民文化情境,茶包媒介物試圖藉它鄉意識來呈現根源性的文化身分。茶包畫-物體具有樸素無華地質感的力度及張力,是種活性的物質,因所有茶包針縫時都是濕潤,茶的自然色澤仍然進行相互暈染及直至乾透,強而有力的視覺的效果及觸感,茶漬則飄忽出一股物質的清香嗅覺,呈現時間的記憶並記載藝術家當時的心境狀態。

美萍以兩萬浸泡過的茶包,製造兩幅茶包畫-物體,並親手製造兩個又粗又大的木框。她將茶包泡開後,趁著濕潤時,一包一包的以女性細膩及耐性的手工穿針引(黑)線緊密縫製而成,每次百包茶包經過太陽曬過,等候茶包乾凅後依浸染層次呈現深淺不一的色澤,從淺棕色到深黑褐色澤變化,耐人尋味的自然色澤層次韻律呈現一股陳舊苦澀、憂鬱及感傷,在感知物語下,物體-軀體,不加掩飾的死亡身影,展現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感,示現女性細膩強韌的意志力及決心。

疏離的寫照「香港此時此地-咫尺天涯」(1995-96年):

自從茶包作品後,美萍深入探討物語關係,開始大量及多元收集所有可能性的素材媒介,從平面的相片到物體的信箱及影音的錄像與聲音。「香港此時此地-咫尺天涯」是件物體及聲音互動空間裝置,是香港回歸前夕個人及集體至家到國最具社會性寫照。作品中的各形各樣大大小小與新舊不一信箱,都是她在香港繁華都會及窮鄉僻壤離島四處搜集來的(甚至於迫不及待偷來的)。百個樣態信箱牽連著電線,箱中暗藏著其所處的環境聲音及生活訪談,包含著各種語言,不同人事物的對話及訴求。她安置感應器,觀眾接近光線受阻時,便自動播放出來特定的聲音(人聲、車聲、吵雜聲、外勞、新移民、尼姑等人的言說與呢喃),把觀眾還原信箱的現場場景,體現各環境的情境,呈現香港都會區域、族群、環境、人種之眾生相的社會學寫照,反映周遭城市心理狀態及都會意識。

信箱是社會中界的個體面貌,也隱喻都會的生活型態及意識。水泥森林都會存在的異化、冷漠、疏離。都會窄化個體存在,顯現生命的脆弱及孤獨無助,人群中的孤單,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之心理狀態及生活情境,反映當前開發中國家繁華都會存在的寫照。香港日漸消失的家庭和地區結構,時空距離的疏離,都會群居中的冷漠、疏離、困惑、孤獨無助及不安,擴展成家與國的情感纏疊,與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尤其在經過百年英國殖民後即將回歸祖國情懷,中—港╱國—城的政治現實處境,關鄉何處之特區,既愛又恨下祖國近在身旁,卻咫尺天涯的香港此時此地的游離不安狀態。

2001年美萍搬到熱鬧的旺角,收集這區21個信箱,就這樣構成她「香港此時此地-咫尺天涯」(2001-08年) 之旺角版,回歸祖國後個人及家庭 (集體),中—港╱國—城是否更圓融或還是越離越遠咫尺天涯呢?

生命堂奧的「記憶未來」(1998-2002年):

毛髮的素材一直都吸引美萍的關注及好奇,早在1995年就開始收集並使用毛髮作為素材媒介,毛髮隱喻個人軀體及意識,接著1998年在「火車往哪裡去」作品中,再次使用假頭髮作為裝置媒介。紀念碑形式的「記憶未來」是她最具代表性及戲劇性的作品,此作是她在美國加州藝術學院研究所時深入人類意識所探討的,連續四年的創作一直至2002方真正完成。美萍是來到美國念書時方收集全世界不同種族不同區域的頭髮,從身旁友人開始,經由大學的理髮廳、市區的垃圾場集散所及網際網路上徵求。不管男女老少共有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百個種族的頭髮,藝術家親自將這些頭髮手捏編成一萬隻兒童尺寸的髮鞋(每隻各2吋至4吋小)。依場域大小空間決定數量及排列組合呈現,經常都面對展場入口,迎接觀眾。鞋象徵驅體、行動、前進、保護、開創及存在意識,輕巧的髮鞋形成戲劇性與迷惑人的「髮語」場景,聚合時宛若悲憫壯烈的人類紀念碑,攤開布置時,如同千人在場行走的壯觀意象,髮鞋充滿生命寓意及徵象,舉重若輕,「記憶未來」髮語也透露出當今科技官僚體制下的人類何去何從。

髮鞋的靈感來自於人類共同本質性的勘探,頭髮是非常個人身分的物質,世界各地頭髮因人種色澤有別,但其共同的現象就是老化後都呈灰至白髮,人雖因種族及文化之差異性但本質上是無二。「記憶未來」主題牽涉到時間與空間,凝結過去現在未來於當下,在已知、未知及不可知裡,曖昧的「不確定性」的徵候
。記憶屬於過去,未來尚未來到,頭髮是人存在的徵象物,基因成為個人存在的符碼記憶。未來遙不可及
,未來在不明狀態,未知的不確定性,生命於是神祕不可知的世界中運行,記憶未來示意著存在的堂奧,遠比存在更為廣泛的意識。消失的軀體及永恆的在場,蘊含著一種形而上的非凡體積,超驗性並建構無時性的記憶未來,在過去的許若是理解未來之可能性下,存在一體具有悲天憫人之同體大悲情懷意識。

現實的隱喻「蟻磚- 腳下,是地」( 2008年 ) :

美萍很瘋狂,甚麼都收集,無奇不有連螞蟻(中國武漢請人收集的)也不放過,甚至不為人知的愛滋血液都收集。螞蟻成為素材及媒介,出現在美萍千禧年時的「亡蟻錄」的現場裝置作品中,她將活生生的螞蟻直接放入投影機投影片中,精采演出螞蟻在封閉酷熱空間裡,焦慮不安四處竄逃奔跑場景,直到螞蟻一隻隻相繼的死去之戲劇性實況戲碼。闡述千禧年時世界末日論言說,暗喻全球非法移民潮的現況,尤其中國非法移民在法國境內封閉貨櫃箱車中死亡的事件處境,螞蟻成為現實的隱喻。

「腳下,是地」再一次上演螞蟻,是一塊塊撩人心懷的神奇黑色「蟻磚」,兩種尺寸共有四塊,兩塊是依香港磚之尺寸200mmx100mmx60mm,兩塊是中國標準粘土磚的尺寸為240×115×53mm,據說有兩塊台灣磚,卻沒壓縮成功。美萍說:「是為一個有關公共房屋的展覽創作的作品。都是有關人存在的一些想法或直覺感悟。原本想弄幾百塊這樣的蟻磚,再砌一面牆出來的」(註7)。確實以螞蟻來隱喻形容當今地狹人稠的大都會的居住生活環境是切題的,添海埔地的香港都會更甚,恰如其分地示現充滿壓迫感擁擠窒息的水泥牆森林都會寫照。

「腳下,是地」作品強調身體感知,直指出當今都會生存條件核心,在地狹人稠的香港都會裡(像全球眾多大都會),居住空間及存在環境條件因都會化而繼續惡化,水泥森林都會垂直立面發展下,高樓大廈化的生活空間要腳踏土地似乎難上加難。「腳下,是地」其次是對生活於大都會人群及個人或個人附屬群體間之關係及條件的闡述,飽和都會群居社會之壓迫感及個人存在的壓力。除了,居住空間及環境條件外,加上當今社會的貧富不均,更難以想像。除非建構螞蟻社會組織結構,但在一塊磚塊上「同一世界,同一夢想」可能嗎?這豈不就是烏托邦,因為香港本身的發展已超乎烏托邦。從藝術的觀點,引發出一種生物的及物理的,心理的及生理的,社會的及人類的,結構的及組織的之間,直指政治都會學的核心。這作品雖小但卻提出一種宏觀的都會空間條件,及人類存在的困境與視野,可見美萍創作的膽識及對問題的深度。

心象意識的「鏡船-尋找失眠羊」(2005-07年):

美萍積極進取具有銳利的眼光及非比尋常的想像力,2005-07年間於香港西貢沿海出現一艘幾乎鏡船-隱形船,整條船用塑較鏡裡外全裹,鏡裡鏡外隱身在其所處的環境裡,鏡面境域之鏡面觀照,形構心象意識,藉實闡述空的界境。映照反照的鏡船似幻似真,存在都成為實相,在實虛幻滅間,建構失眠羊,不知能在那意識層次裡能尋找到「失眠羊」,船雖隱身卻在那,而羊,到底,在何處?似乎探尋個人生命的本質是甚,擴展至香港特區或是當前人類存在的何去何從。

「鏡船-尋找失眠羊」是一件互動公共藝術裝置-物體,一艘的行動鏡船,邀請觀眾獨自上船體驗當下漂流於大海上的覺知感受,每趟約15分鐘。與之遙對另一艘載35位觀眾的大船一起出海,為鏡船安全或漂流太遠,大小船間擊一條五百呎的繩索。大船觀眾則可觀看鏡船海上浮沉漂流的日夜迷離的戲劇性場景。鏡船上漂浮在無邊無際的天海境空之間,鏡船隱身成為茫茫大海,鏡船上的觀眾可以藉由設計好的無線電,透過擴音器向大船觀眾陳述他的處鏡及感想。這個精心設計的互動模式,闡述虛實幻滅之鏡裡鏡外的世界,在生命的神奇及堂奧裡,探尋存在的失眠羊(本質的暗喻)。

後記-身份認同作為歸屬:

美萍相當敏銳與直覺,對世界充滿好奇,對新藝術的勘探熱情無比,具有銳利的眼光及對事物的清晰剖析力與洞悉力,以後現代之身份認同作為一種歸屬感,並於全球化在地意識下。以文化為記憶、物件、情境、語境,回顧與前瞻間作為創作的依歸,她說:「我的作品是有關『依歸』。探問『內在』的缺乏-空間之家」(註8)。她的作品有女性獨特的質地,直覺、感性、細膩、真摯、耐性、包容、人性、專注及入微的觀察力。是女性並超越女性主義的探討範疇,在人的存在意識上。她的藝術都帶著細膩的思維結構與濛濃的詩意,豐富感情、冷冽、犀利、與透測之理性的批判力。經由存在的關係物語,於個人及集體,物質及精神,媒介及意識,具象及抽象,時間及空間,物語及觀念,心理及物理,哲學及宗教,人類學及社會學,已知-未知及不可知的神奇體積下,探討存在的意識及本質。

註1:梁美萍創作自述。
註2:Piero Manzoni畫冊,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1991年出版,P.15-16。
註3:現實就像藝術Antoni Tapies 著巴黎Daniel Lelong 畫廊1972年出版P184。
註4:自主的族群-十位香港新 一代女性視覺工作者文潔華著 香港中華書局 p37。
註5:放下對立,遇見喜樂的內在世界 Richard Rohr著 王淑玫譯 2013年啟示出版。
註6:梁美萍創作理念自述。
註7:梁美萍寫給我的E-mail 2008。
註8:自主的族群-十位香港新 一代女性視覺工作者文潔華著 香港中華書局 p46。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巴黎牆上塗鴉-瘋子才不灑謊:

當今虛偽的社會裡-瘋子才不灑謊

簡單幾筆勾勒出年輕人的心境

嘿,別小看我,存在就是所有的希望及可能

人間有小白兔都會不孤獨

有人困在日常生活中,卻還有人仰望天空

要在巴黎牆上塗鴉找到有格局及有個性的影像越來越難,邊緣地帶已經變成水泥森林,都會角落被光明畫,到處都是治安的錄影機所監視,加上警方的強締處份有關,窒息下的都會次文化幾乎消失蹤跡,塗鴉客空間活動被緊迫壓縮,巴黎牆上塗鴉不只明顯的示微,還奄奄一息的殘存在邊緣的邊緣地帶,偶而會被巧遇之。

不論在那裡如果碰到瘋狂的人或不順眼的人,他可能連出口的機會都沒,大部分人們都以敬而遠之。瘋子向人說話的機會似乎不多,聽他話的人更少,瘋子說了話,誰會採信他呢?所以經常看到的是瘋子自言自語,自得其樂,要讓瘋子灑謊,那似乎很難想像吧。但當今消費社會能言善道的人不少,一表人才只為了推銷自已及產品,自有其目的,撒謊與否,誰曉得,採信度則依社會經驗及個人的睿智判別之。那政客拍胸坦言蓋得天花亂墜,嘴角全潑,津津有味,迷惑群眾,大家卻被騙得團團轉,卻被讚稱其是說話藝術。這社會到底怎麼了,我們創造我們的實相及集體意識,那應該問的是,我們到底怎麼了,繼續在這不辯是非混沌不明的意識中,製造我們的共業嗎?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