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佐尼(Piero Manzoni 1933-1963):

無色畫(Achromes)系列之一 物體-繪畫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無色畫(Achromes)系列之一 物體-繪畫 1961-62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線條 Linea m.10.1 1959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糞便罐頭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糞便罐頭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世界台座:向Galilée致敬 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活的雕刻 1962

圖與文/陳奇相

曼佐尼(Piero Manzoni 1933-1963)是義大利最虛無最前衛的藝術家,西方藝術史裡最否定性及最激進的一位,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推向最極端的深淵,終結非形式主義的藝術,肯定那些物質能量之價值,不再是種描繪,而是直接表達,很快的就引導繪畫在這些固有的範疇之外,如無限延伸的線條、活的雕刻、藝術家排泄物罐頭、世界的台座等等。

曼佐尼於1957年與克萊茵在米蘭阿波里納畫廊決定性會面,及在比里物質形式作品下,確立他激進的創作意識,並聲明說:「藝術並不是一種真正的創作,…及我們所關注的並不止一致性風格,因為我們所關心地只能是一種繼續的探討」。同年開始激進的肯定在他最別開生面的<無色畫>(Achromes)系列裡探討,無色作品終結義大利的非形式藝術及圖畫的結束。曼佐尼將繪畫零度化,解構形式及色彩,維持分佈的能量。影像喪失形式及活力功能和表現力,展現就當作為物理過程的寓意,並肯定在視覺的軀體上:空間-繪畫表面及繪畫-物體章程。曼佐尼寫道:「(…)在整體空間裡,形式、色彩、體積都沒有任何感覺,客觀上是一種會合的區域,我在那裡找到一種原創性」

1959年9月起一條無限延伸的<線條>系列,機械性的行為下,沒有特別的技法,任何人都可以畫的,甚至於連瞎子都能夠畫。這系列組成一種神秘性的原創類型,他將線條圖畫捲軸起來,存放在首先是紙圓筒,而後在銅圓筒子裡,並在筒面上,予以標籤標示線條長度、作者及製造日期,這兒指出全部形式或風格的探討維持開發一種沉思默想的物體,今後對曼佐尼而言是無用的。這成為一種知性語言文字辯證的藝術,取代了實質的線條圖畫終結影像。來到杜象的繪畫的不可能性觀念上,藝術不再是觀看的問題,喪失在物現的實體中,分別擺脫全部寓意,揭發藝術如同絕對的自我,他給予存在於一種重言式的展現,為糞便罐頭的先例,成為觀念藝術的先驅者。

1960年7月12日在米蘭阿吉宓特(Azimut)畫廊展出<樂觀藝術之消費,經由觀眾吃光光的藝術>作品,當場在畫廊裡煮蛋,如此簡單的行動中將蛋神聖化為藝術品,並請觀眾吃,並創造<蛋殼上印手指印>的系列作品,蛋成為藝術的軀體都裝在木盒子中,宛若卓越的禮物般,豈不是化腐朽為神奇呢!同年實現<氣體雕刻>,藝術家吹紅氣球,並將其固定在雕刻座台上。

1961年曼佐尼擴展杜象的「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藝術品」觀念,將西方現代主義推至極至,既然藝術家所作所為都成為神奇的藝術,那麼藝術家最內在深處所的排泄物豈不是比任何東西更藝術呢?實現<藝術家的排泄物>糞便罐頭,每罐各裝30公克,系列共90罐,在罐頭標籤上標示藝術家製造、重量、日期、編號及藝術家簽名,和數量化的消費物品沒有兩樣,將這最糟蹋的物質化腐朽為神奇,成為難以想像的尊貴藝術物體,並在卓越的「藝術品牌」下,物以稀為貴的以黃金價格出售,顯然企圖是對藝術家及藝術機制的嘲諷,就像法蘭克福派哲學家阿多諾(Adorno)在「至少的道德,多樣生活思考」一文上寫道:「藝術是神奇的,使擺脫真正存在的謊言」。

那麼!對於曼佐尼的手指印蛋、氣體雕刻、藝術家的排泄物及瓶罐中裝血的計畫,都牽涉到藝術家固有的軀體,在重言式的特徵表現裡,義大利藝評家塞蘭聲明寫道:「他的那些無色畫全部就像便糞罐頭、蛋或藝術家吹的氣球般,都同等的放棄符號面對全部所有的創作。全部產品都直接投射未知的,這反映藝術在它們最主要的及構成的:精神與軀體、空的與實的、心理與物理,在他那最基本的面貌都一樣是一種現實那些元素的變質及腐化」,藝術家的軀體就成為一種藝術品,如此創作邏輯發展出<神奇台座>作品,台座上一雙鞋印,隱喻不現在場的軀體,並標示創作者姓名及主題,如同一種視覺感知及語言學的辯證。同時<活的雕刻>作品,直接像杜象般將現成物佔為已有,這兒曼佐尼直接在活生生模特兒身上簽名,成為空前的活雕刻藝術,曼佐尼在「自由體積」一文中最後寫到:「沒有甚麼好說地,它只有存在,只有活生生的存有活著」。

繼<神奇台座>後另一別開生面的<世界台座:向Galilée致敬>作品,在一塊謹嚴幾何的鐵台座上,大字銘刻上「世界台座」之主題,小字標示創作者及日期,建立在觀念藝術根源上,藝評家塞蘭寫道:「世界台座超越並觸擊到土地表面的界線,而全部這是動物的、植物的及礦物的都明確地轉換成為藝術品」。綜觀曼佐尼的探討並非是一種抽象的藝術-這引導他在現實排除及引向一種神秘和宗教的面向展現,歸屬於「解放這些離奇的事實,無用的行為…擺脫全部這些它是增添的。並在人們最難接受的題材上,及重新獲取接觸,在盡可能的人性方式裡,和他那些固有獨特的原創性上」。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