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旅行 Voyage > 倫敦我來了:

倫敦我來了:

從泰晤士河左岸遙望壯麗的現代建築-輪敦金融大廈

倫敦橫跨泰晤士河上最著名的塔橋

倫敦最古老的名勝古蹟-倫敦塔城堡

在塔橋邊的倫敦市政府建築物

從英國國會大鵬鐘下遠眺倫敦眼

圖與文/陳奇相

倫敦我來了,一有機會就來倫敦吸收一下別樣的空氣,倫敦成為我兩岸三地(台灣、巴黎及倫敦)的活動空間之一,倫敦是另一時尚之都,全球經融及藝術的另一重鎮,自有其迷惑人的地方。倫敦與巴黎都會各有千秋,倫敦新舊建築物並存,其都會計畫是大膽且開放的,明顯地,巴黎都會顯得有點守舊,但並不是那麼舊,因為這是一種文化觀點,文化差異是顯然地,就像吐司麵包及棍子麵包,或吃英國軟三明治或法國硬三明治一樣,形式及口感都不一樣耶。

詹森博士在200年前就說過「一個人如果厭惡倫敦他就厭惡人生,因為倫敦有人生能賦予的一切」。當然,巴黎又是另一回事,藝術家的溫柔鄉,思想家的溫床,浪漫之都,享樂主義的天堂,名作家海明威寫道:「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所以深感幸運能遊走在這兩大都會。那最能安撫我的地方,當然,是我的生命的原鄉-台灣,那裡還是有人生能賦予的一切,看個人如何去吸收轉化,創意照樣是無限。至於故鄉-台灣,是我生命中的饗宴,隨時隨地喚醒我的覺知及意識,不論我身在何處,台灣都與我同在,生命的原鄉是根深蒂固無法蒂除的,並非是人生的全部但卻是生命的絕對。

春天我來到倫敦,在充滿能量及活力,洋溢的自然的妝扮下,美景如是,確實我們看到我們想看的,就像艾克哈特大師(Meister Eckhaedt)貼切指出:「我們回視神的眼眸,正是先看著我們的眼睛」,如是,映照的是我當下心境吧。旅行就是離開家,放下工作,及孰悉的東西,解放自已的時空,讓人更自在優雅,不受時間及空間的限制,隨興所至下運作。遣興散步早就已成為我的生活儀式,倫敦我來了,是為了細心品味這都會獨特的的人事物,在每個永恆的現在下,享受這時空場域的情境。倫敦我來了,慕名而來,朝聖而來,為品嘗多種三明治而來,總是為好奇而來為認識英倫文明而來,因為倫敦有人生能賦予的一切,可不是嗎?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