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Loris Greaud 「I」個展:

Loris Greaud 「I」個展:

注意看-電動旋轉梯上站著一位表演者-正準備一躍而下

地面上的黑色充氣的大氣墊

展出地點:巴黎龐畢度中心
展出時間:6月中旬至7月中旬

圖與文/陳奇相

Loris Gréaud(1979年出生)是法國當前最具代表性及最激進的藝術家,是當今藝壇上橫誇多元科系的藝術家:如音樂、設計、廣告、建築、雕刻物體、建築、劇場、物質、繪畫、錄影、電影、展演、影音、身體、技術、科學、物理、環境及時空,在現實及想像、夢幻及虛構中,非比尋常的戲劇性、象徵性、隱喻性,觸及到觀眾的所有感官覺知: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及幻覺,喚醒內心深處的感知。在當前藝術的多元性探討裡,藝術家將現實場景重新創造轉換成為藝術就如同當下的虛構,並成為這些符號產物的轉換站,在那裡媒介接連著系統化的觀念。藝術家如同電影裡的導演或交響樂團的指揮,他的展覽都是一場繁複的工程,在那裡創作其經驗論機器,導演其觀念及交換看法,接著經由其觀念及產品器材佈置展出非凡場景,實現其最後決定的計畫。Loris Gréaud的創作使用一種變質的記載在他所有作品裡,移轉所有變質形式的記載,詮釋在他那些不同的規則中,如此一個具有吸引力的波成為光線,一個喧嘩成為雕刻,一個聲音成為物體等等,橫越多元學科的當代藝術實踐與時尚論述。

這次在龐畢度特展中以「I」命題,這裡Gréaud建構兩件黑色紀念碑形式的作品,地面上一塊黑色氣泡墊,旁一座高近百米高的電動旋轉梯。「I」指出垂直的塔,映照一致的數學想像與電流強度的徵象。這是一個雙重的展覽,同時在羅浮宮金字塔下展出「遮著面紗的雕刻」。在龐畢度中心裡看到平淡無奇的一座不斷旋轉運動的樓梯與一塊氣墊,觀眾作何感想,藝術在那,藝術無所不在,藝術就在眼前,到龐畢度參觀,不就是來「看」的嗎?那就張著眼睛看吧,有沒有苗頭,那又是另一回事。眾人好奇圍在欄杆邊,定時的一位又一位身穿黑衣的表演者,站上旋轉緩慢優雅的爬上五樓高的樓梯頂端,依地面上宛若裁判紅白旗示意,而在重力加速度一雀躍而下,瞬間,噗通一聲,跌進氣泡墊中,如此反覆的戲劇性的展演,觀眾都感驚奇意外,如此誇領域複數的結合藝術創作,超出人們的感知與想像,有時真不知所措,反正,參與了,看到即感覺到,已經成為一種新的藝術經驗及體悟。就如藝術家Kendell Geers說:「我嘗試的創作別開生面的場所,在那裡觀眾必須同意的負責面對展現的藝術作品。當然人們有自由選擇離場或繼續參觀下去的權力,假如他們決定深入我的作品,他們將成為積極活躍的觀眾……,無可避免地危險經常環繞在我的作品中。」

垂直的塔(或高樓大廈)是現代主義烏托邦的徵象:軀體的掉落,描繪出一座雕刻承擔地心引力考驗的主題,動的機器頌揚運動,跳躍跌落的人建構這動態雕刻給予人類眼紅的一種虛榮的行徑,它標示出時間節奏的規律性。Gréaud的電動旋轉梯是戲劇性,但絕不屬於任何遣興娛樂園世界,它純粹是讓觀眾沉思默想並質疑地物體。這個展覽牽涉到雕刻、物體、行為、態度、行動、展演及劇場,視覺的、心理的、物理的、感官性的、指涉性的,在物體及雕刻,物理及心理,現實及想像間。如藝術家在「時態-空間的斷層」單元上如此寫道「同樣這個氣泡有其時效性,這氣泡最好在有期效消費。算命家們為你算命,反向的敘述你過去種種的一切。這建立在的如何以至少的闡明更多的,世故的機器表現朗誦,稀罕的語言在場景及人物裡,並在清晰的條痕及隙逢中。氣泡本身並不帶來既存的舞台布景形式,然而創立一種新的抽象從這已經既有的精細組合開始」。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