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0/2013

巴黎牆上塗鴉現場:

P1250166

巴黎牆上塗鴉現場

P1250169

牆上塗鴉藝術家正在創作的情境

P1250170

嗨 – 巴黎年輕牆上塗鴉藝術家畫像

圖/文-陳奇相

生活在巴黎散步成為日常慣例,有時間沒時間都會找時間外出走走散散步,如果忙就在居家附近散步走走,最常及喜歡的路線,當然是巴黎密特郎國家圖書館至Bercy公園,在繞道十三區冷藏庫藝術村及新大學城。每次都會很好奇的到冷藏庫藝術村繞一下,我經常會在這有塗鴉牆面之自由天地流連,或許周邊的牆面塗鴉又更新了,新的及異樣的絕對逃不了我的眼睛,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

自由天地的牆上塗鴉,如今是可遇不可求,在都更下更邊緣化,自由天地被壓縮成為美觀潔白的城牆,似乎也少了一份都會的靈感及氣動,整齊的美感很順眼及迷人,但塗鴉自由的美感給予都會人驚鴻一鱉的心動。文明的都會需要一點兒野生的能量及活力,要不然都會美感會讓人窒息,難怪近年來巴黎十三區多了不少邀請世界塗鴉藝術家繪製的大壁畫,也改造了都會的平凡視野。

巴黎牆上塗鴉要特別去找,邊緣地帶經常還有劫牆的可能,但近來巴黎都更下,越來越難,在有些建築工程內還有機遇,可遇不可求下,要巧遇到牆上塗鴉現場似乎更難得。沒想到,暑假期間全家人至巴黎北邊野餐後,就沿著聖瑪丹運河散步,邊走邊聊,賞心悅目的運河畔景致真是迷人,來到一個三角灘街口,剛好一片面對運河的大牆面,巧遇一對年輕塗鴉藝術家明目張膽的劫牆,正在拼命的快速創作,在舊牆塗鴉上更新,畫面幾乎完成,有人在採訪及拍照,充滿能量的塗鴉,看到女藝術家戴眼鏡文質彬彬自已的自畫像,波辣的狗及舞動的彩繪線條,奔放出年輕人的活力及意象。親臨巴黎牆上塗鴉的現場,有點興奮,並拿著相機記錄下,這可遇不可求的境遇,劫牆已經過刺激了,劫相也不列外,親臨現場的感覺真是不凡,親眼看到塗鴉藝術家的現場表演,心滿意足,不亦樂乎,散步不只經常有不期而遇的發生更是一席身心的活動。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Penone凡爾賽宮大展:

001  Giuseppe Penone Versailles

Penone凡爾賽宮大展招牌看板

015 Giuseppe Penone entre ecarce et encorce 2003 bronze chene  Versailles

頂天立地的〈在皮及更進一步之間〉2003 青銅及橡樹

016  Giuseppe Penone entre ecarce et encorce 2003 bronze chene  et espace de lumiere 2008 bronze

兩件宏偉壯觀的〈在皮及更進一步之間〉(2003)

020  Giuseppe Penone entre ecarce et encorce 2003 bronze chene  et espace de lumiere 2008 bronze

,沿著地平線緩慢的伸展〈在皮及更進一步之間〉2003 青銅

022  Giuseppe Penone anatomiers 2011 marbre de carrare

由六塊巨大白大理石所構成〈解剖〉系列局部 2011

024  Giuseppe Penone anatomiers 2011 marbre de carrare

由六塊巨大白大理石所構成〈解剖〉系列 2011

033  Giuseppe Penone  sceau 2012 marbre de carrare

白大理石板平鋪在地面上之〈印章〉2012

036  Giuseppe Penone  triple 2011 bronze et pierres

充滿生機活力的三重奏娥娜枝幹美姿的 〈三重〉 2011 青銅及石塊

039  Giuseppe Penone  les feuilles des racines 2011 bronze vegetal et terre

生機盎然長滿植物花草〈葉的根基〉2011 青銅及植物花草

043  Giuseppe Penone idees de pierre 2003 bronze pierres de fleuve

異想天開的〈石頭的概念〉2003 青銅及石頭

044  Giuseppe Penone idees de pierre 2003 bronze pierres de fleuve

異想天開的〈石頭的概念〉局部 2003 青銅及石頭

048   Giuseppe Penone  idees de pierre-orme  2008 bronze pierres de fleuve

〈石頭的概念-榆樹〉2008 青銅及石頭

051   Giuseppe Penone  idees de pierre -cerisier 2011bronze pierres de fleuve

〈石頭的概念-櫻桃樹〉2011 青銅及石頭

052  Giuseppe Penone 後 idees de pierre-1303 kg de lumiere  2010   bronze pierres de fleuve

充滿意識及能量的〈石頭的概念-1030公斤的光線〉2011青銅及石頭

053  Giuseppe Penone equilibre-chene 2010 bronze

〈平衡-橡樹〉2011 青銅

054   Giuseppe Penone   elevation 2011 bronze et abres

四棵樹形構方陣容的〈升高〉2011 青銅及四棵樹

展出時間:6月11日至10月31日

展出地點:巴黎凡爾賽宮及花園

圖與文/陳奇相

基斯帕‧潘諾納(Giuseppe Penone 1947出生)是義大利貧窮藝術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也是此運動中最為年輕的一位。探討自然與人類之親密關係,透過一種行為意識的創作,於自傳式及擬人化的植物形式裡,經由偶然性呈現出因果關係,質疑藝術品的章程及人類和他所處的環境互相影響之作用問題,辯證在自然與文化間。他於托利諾藝術學院畢業後,就積極參與的參與塞蘭所推動的貧窮藝術活動。小時侯在義大利托利諾附近的鄉野中渡過美好的童年,對鄉間的孩子從事貧窮藝術並不意外,他自然而然地出自本能的選擇鄉野自然美學探討,很早就肯定他的藝術創造在自然與人文之間。

在這1968年國際風起雲湧的政經形勢裡,年輕的潘諾納卻安詳寧靜的面自然對首件別開生面創作出〈除了這一點之外,它繼續成長〉相片作品,宛若當時正在成形的地景藝術般,潘諾納對這作品如此形容說:「我將一隻釘子釘在一棵小灌木樹幹上,由一個鐵絲網覆蓋住,樹將攀附鐵絲網成長。或我在一棵樹幹上以鐵釘釘出我的人影形象,那麼等樹長高後,樹同等增強我的行為記憶」(註117)。或直接將鐵翻製的手型雕刻插入一棵年輕樹幹裡,經由時間的成長樹將留下插入物體之直線痕跡,真實的回應植物美學之人類的參預,時間就如同作品的工具歸屬自己的就像主要的一種傳統。「樹」成為潘諾納創作的核心。

1968年(剛滿22歲)借助自然符號的轉換展現,其引人注目的主題上〈1小時內看到它在第22年的生命〉作品,這兒不只確立在樹的年齡也確定藝術家本人的年齡,宛若自傳式的隱喻形式。在此他從一方型樑柱中,依樹輪的歲月雕出樹枝的枝節,直到找到這棵樹二十二歲的樹輪,完美的呈現具體可見的時間跡像。時間成為潘諾納探討的核心
,直到90年代的〈時間結構〉系列作品中,都明顯地掌握「時間」。他的創作一直都環繞在「樹木」題材上,詩人保羅 瓦拉里(Paul Valery)寫道:「植物的沉默,樹木它本身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那麼全部它固有的成長著
,它留下那些水果從樹上掉下來,那些枯樹在一陣強風裡倒塌」。

他尋求時間的記憶及辯證,如1969年〈8公尺的樹〉、〈平行11公尺的樹〉、1973年〈5公尺的樹〉、1980年〈7公尺的樹〉及〈12公尺的樹〉作品,都從一枝方型原木柱中,雕刻出一棵樹的樹幹,重新予以自然生命,宛若自然的再生及複製,在時間及空間、物質及形式、想像及隱喻、自然及人文之間,充滿詩意。法蘭克福派哲學家阿多諾(
Adorno)認為「藝術作品的過程特徵,沒有什麼其他的,只有『時間』」。那時間性就成為貧窮藝術組成的一部分
,作品不再孤立。進而啟開接近其它的,進入存在的起伏及它們的偶然性中。參照自然現象一般性之世界,從一種自然主義裡獲取其效益,一種回溯源頭,這正是貧窮藝術家們的探討。

潘諾納於1978年創造其最徵兆性及最引人矚目的〈氣息〉系列(共6件)裡,展現各式各樣與人等身高的陶雕作品上,在這些自然造化的陶雕上藝術家以自己的身體否定方式呈在塑土中壓印(凹入)成形,人們可以仔看辨識到凹形裡的形象:穿衣物的雙腿、軀體,至上面的下巴、甚至張開的嘴吧。這系列都借助藝術家本人敏銳及感性的身體印記痕跡,活生生的藝術形式,顛覆傳統雕刻藝術的作法,雕刻成為藝術家自傳式的記憶,詩意的在自然與人文、物質與形式、寓意與想像、時間與空間裡。

80年代,潘諾恩展現與自然的一種對話內容,接近圖像的探討,也接近古典主義,和一些比較富於戲劇性的。別出心裁的〈樹皮拓印圖畫〉是從1974年起開始,探討樹的視覺表象「樹皮」,藝術家寫道:「皮是限制、邊界、分離的現實、是極端的點能夠加,減,劃分,增多,廢除這它所環繞我們的,極端的點能夠環繞並有形的廣泛擴展,一種內容及一種敘述。變動允許人類的克制和「皮」之很多東西成為不同的瞬間及繼續,經由接觸,理解,發現,掌握能力,反感……同等行動都是一種印象繼續「皮」在那些東西或它本身上」,就這樣的拓印樹皮之痕跡在畫布上,獨立展現就成為圖畫,或1982年在〈植物的痕跡〉作品,圖畫配合翻成銅的樹枝物體裝置,或1983-1985年〈植物行為過程〉,將樹皮拓印圖畫懸掛在樹幹上周邊環繞花盆等等安置成形展現,在圖畫-雕刻-物體的章程裡。作家吉勒 德勒茲(Gilles Deleuze)在感覺的邏輯一書中指出:「爭服表面即是生活最大的效益,在感覺及非感覺中,那比較深刻地即是表皮」。

1982年較詩意的〈葉子的氣息〉作品,一片巨大的樹葉(青銅翻製),由六根樹枝穿越支撐形成一種不同凡響的形式,在人類及宇宙、自然及文化、時間及空間、素材及結構、地點及精神、精神及軀體、人類及環境之間。1983、1985年〈植物大舉動〉系列裝置作品,由系列紅花盆的青蔥翠綠小灌木組成,在每棵小灌木上纏繞著樹皮翻製的人物(站著、躺著、蹲著、運動著)形象雕刻,潘諾恩的這些植物形式,是擬人化的變形、隱喻都是他最基本的探討
,重新發掘義大利人之根源,不定形之素材達到那樣順從於她內在固有邏輯,物體成為符號,而在自然裡全部都參與它之存在,就像語言在詩之功能般,違反及對立範例(Paradigme)及意群(Syntagme)之間,成為感性軀體之姿態,那行為及軀體能夠顛倒成為詩,記載於表象,痕跡,他點出眼珠,迷惑人的展現,樂觀的體積,生動有機體姿態,運動,行為及情況都使成形,使改觀。強而有力的表現人類與自然間之關係,所產生的雕刻,那雕刻家之行動在樹木垂直姿態周圍,雕刻家之行動,同樣那巧妙方法融入樹木之生命力量中。

1986年〈垂直的土地〉裝置作品中,參照布朗庫西垂直或平行的節奏建構,有機性的自然,或無限延伸律動節奏,都由那些紅色陶花盆所安置成形的作品。藝評家丹尼爾‧斯蒂夫(Daniel Souutif)於1986年對潘諾納的作品論述:「他的作品處在自然生活及藝術原本類似之視覺跡象展現,一樣可說是重新將人類納入世界裡。潘諾納展現形式的手法,有時是美學的-康德寫道:「『自然是美好的,當它有藝術的外貌……』藝術的一種自然性,它喚醒一種失去的身分時時常是感人的。那麼!他無限的意願是提供它必要的返回」。

90年代重返時間的建構如1991至1992年「時間的結構」系列,依植樹藤蔓形式,以紅陶土條,一條又一條的重疊建構成小型通天塔,強調行動、空間及時間,在物質與形式、象徵與隱喻中:「藝術作品的過程特徵,沒有什麼其他的,只有『時間』」。在亞理斯多德的物理中,理論化的空間及數量法之運動就像地點般,允許人們領會感覺及認知,這種空間之觀念是直接聯繫在它實在主義者的形而上上,處於地點的狀態是這些軀體的一種屬性,那是在這種世界裡人類對這種形勢之意識,一樣地參與它的存在

2000年潘諾恩溫故知新繼續拓展樹木的範疇,深入自然宇宙能量及意識。這次凡爾賽宮特展, 宮內三件作品:〈
樹-門-雪松〉(2012)是一件藉由粗曠雪松所雕,中空樹幹雕出生機盎然的樹,煥然新生的自然意識。兩件溫故知新的〈影子的氣息〉,一件雕刻(1998),由樹葉擬人化銅雕,身體印記形式來自於最徵兆性及最引人矚目的〈氣息〉(1978)。一件空間裝置(2013) ,過去他以風乾的月桂葉作為素材媒介,當下這件以茶葉,整面茶葉牆,牆面各一樹葉及樹枝擬人造化雕刻,整個空間散發著一股茶濃厚的清香味,在物質與形式,視覺及嗅覺,想像及意識,空間及時間中。

凡爾賽宮特展以戶外花園作為主體,呈現「樹」多元形式之樣態及自然情境,都屬紀念碑形式的作品:安置在兩座長方八角形水盆,廣闊高平台上,兩件宏偉壯觀的〈在皮及更進一步之間〉(2003) ,一件頂天立地的作品,由兩大片圓柱體橡樹皮,環繞著一顆青蔥茂密的橡樹,垂直體由兩條樹枝細幹穿透,造化出自然無比的雄姿與能量。一棵平行分成八等份從大到小中空的樹幹,沿著地平線緩慢的伸展,人們從大樹幹口望去,樹皮一層又一層的重疊,中空宛若天眼般,樹幹上繁複的枝幹,併發自然宏偉力量。

在最富戲劇性的拉鐸娜噴泉前一大〈解剖〉系列(2011),由六塊巨大白大理石所構成,每座上面刻著自然植物樣態,自然性之粗細樹枝及幹,充滿人體五臟六腑及微血管聯想,在具象及抽象,現實及想像,寓意及指涉間。〈印章〉(2012)一片刻滿植物花草自然形態的白大理石板平鋪在地面上,上面由一圓滾桶般的滾過,留下一小部分尚未滾過的痕跡,示意著印章的行跡。

俯視宏偉壯麗的主軸大草坪上,兩件引人注目的「樹」作品:〈三重〉及〈葉的根基〉(2011),別開生面的〈三重〉是一棵坦露根基巨大的樹,充滿生機活力的三重奏娥娜枝幹美姿,樹端分枝上挾著一顆巨大的石頭,宛若神秘花果般,草坪上一顆巨大石頭壓跨著一枝幹,非比尋常的建構,形構一股神祕的色彩,喻示自然無比的能量及意識
。靠壯麗的阿波羅噴泉邊,〈葉的根基〉則是一件充滿視覺能量的倒立樹,樹根基宛若花盆,裡面生機盎然長滿植物花草,示現自然生命的無限可能及宇宙能量意識。

沿著展覽指示牌,左轉進入凡爾賽宮蔥翠的北園,繞過戲劇性的龍塞拉特噴泉,穿越林蔭徑間,來到星狀小樹林,在封閉的林間,七大座互相呼應及對照的「樹」群2003-2012年間作品,都活生生的從地面上長出來的,五件樹上爬著石頭,最早的一件〈石頭的概念〉(2003),異想天開-樹上長石頭,石頭成為神秘之果、想像空間、視覺焦點
、不可無言喻的見解及謎題。從〈石頭的概念-榆樹〉(2008) 一塊石頭,經由〈石頭的概念-櫻桃樹〉(2011)四塊爬在上一塊在地上,到〈石頭的概念-1030公斤的光線〉(2011),樹上五塊節奏性的石頭。石頭概念也被轉化成重量與光線,意識成為作品的引導,題目開啟新的思想及見解。其中〈均衡〉(2011) 雖然還是有一顆石頭,但石頭的概念已經被改變 ,它成為平衡的意念及角色。就如同〈平衡-橡樹〉(2011)一顆垂直樹上以一平行樹幹作為平衡的角色及功能。最不尋常的〈升高〉(2011),由四棵樹形構方陣容,中間架構一棵粗造的樹幹,樹幹將隨著樹之成長時間,慢慢的被提升,時間架構作品的主體意識,潘諾納似乎又回到他所專的時間結構。

藝術家潘諾納對凡爾賽宮花園作品如此說:「星狀小樹林似乎就像房間般,封閉的空間,人們發現一種出其不意的效應。然而安置在大主軸上的雕刻都互相有所距離。在小樹林較集中、作品則相互直接對照。我們可以把這七件作品看作如同面對樹的思考,它的成長、運動、平衡。每棵樹固定的在它存在的瞬間的結構裡,其形式發展吻合其必然的活力。在一棵樹中,沒有一枝一葉是不用多餘的,這乾或死的,無用的成為森林的記憶。對於我,這將成為完美的樹之雕刻,穩定的物質及形式,它回應一種必然性。每件雕刻必定是如此的建構。樹,在這種感覺裡,是種例子」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巴黎晨間凡仙森林湖畔美景:

P1250865

如詩如畫的巴黎晨間凡仙森林湖畔美景

P1250864

美景是可遇不可求

P1250866

「美」啟開人們的神智及點燃生命之火花

P1250867

「美」總在不言中

P1250868

「美」安撫人心

P1250870

「美」是天地間的禮物

P1250871

「美」是我的心境還是境遇

圖與文/陳奇相

生氣蓬勃的凡仙森林(Bois de Vincennes)是花都裡最大的綠洲(近一千公傾),是東巴黎邊最大的戶外遣興空間,廣闊的森林裡,樹木繁茂多樣,幾乎所有法國的樹種都可以在此找到,如同一座植物園。清蔥翠綠的開放空間中有一座小的凡仙動物園、城堡、園藝學院、賽馬場、喬治爾農場、著名的百花園、三座人工胡、兩家餐廳、一座西藏佛寺…等等。除此之外,更是花都臨時遊樂場與馬戲團演出的場地,可說適應有盡有的戶外活動樂園。

凡仙森林是我周末平常與朋友們做氣功及逍遙遣興地地方,尤其近年來巴黎外圍環城輕軌電車的通車,更是便利,只要十幾分鐘就可到森林公園遣興散步。自然美景隨著季節各有其姿色,巴黎庭院四季的美感對我並不陌生,尤其我自認為是位花癡,所以巴黎所有公園或花園我都是我家的後花園,隨處可到隨處可遣興。寫了一本花都探花及西方園林藝術,所以對花花草草特別敏銳,對美特有感受。

凡仙森林的晨間,因為作氣功的關係,並不陌生,所以經常有機會欣賞到別殊的美景。今年暑假末期,我們在森林湖畔邊舉辦兩星期氣功研習營,特邀請台灣陳老師來巴黎教我們氣功,欣賞湖畔邊的自然美景就成為我每天最大的享受,美景是存在的境遇,看一眼「美景」,就讓人心滿意足,「美」總在不言中。留下影像與否又是另一回事,美景是留不住的,欣賞到應是幸福的,珍惜著當下,因不隨身帶相機。在這氣功研習結束的當天,一大早人煙稀少的時刻,凡仙湖畔在瀰濃的霧氣下,水面上雲飄飄的漂浮著水氣,美得讓人無語形容,一份喜悅圓滿的心境,撼動我的存在。此時此刻,剛好隨身帶著相機,趁著這美好的當下,捕捉到心儀間的美景,留下這幾張令人神怡的湖泊或畔之「美」,「美」是可遇不可求,「美」啟開人們的神智及點燃生命之火花。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陳箐繡-色、香、味-謂之「道」:

001 微酸性傳動 2002

微酸性傳動 2002 春捲皮空間裝置

002 穿越理性 2002

穿越理性 2002 毛線及麵粉空間裝置

003 宰肉割肉記 2003

宰肉割肉記 2003 豬肉及竹櫃與竹椅空間裝置

004  舞動空集合 2004

舞動空集合 2004 春捲皮及辣椒粉空間裝置

005 味道   辣椒粉末、綜合媒材 2008

味道 2008 辣椒粉末、綜合媒材空間裝置

006  味道   辣椒粉末、綜合媒材 2008

味道 2008 辣椒粉末、綜合媒材空間裝置

007 大地風采2009

大地風采 2009 泥土及辣椒粉和咖哩粉香料空間裝置

008 台灣土地韻律  2009

台灣土地韻律 2009 泥土及白膠畫布

SONY DSC

聞見山中的靈韻 2011 綜合媒材空間裝置

010  辣椒紅 立體圖畫  2013

辣椒紅 立體圖畫 2013

011  陳清繡 2013 陳奇相拍

陳箐繡於嘉義泰郁美學堂作品前 2013

「人,有著從『物質表現』回歸到內心完整的『真實本質』的,那份渴望」

榮格

文 /陳奇相

前言:

2002年我來到嘉義大學視覺藝術系所客座,很快地就認識一位教當代藝術理論及藝術創作的老師,她創作特殊人們所說的裝置藝術家的同事,她的名字叫陳箐繡,教學認真,是位資深藝術教育學者及策展人,深研當代藝術理論,對創作充滿熱情、能量及專業,她對藝術創作的學生特別的苛護及提拔,客座期間經常熱絡討論當代藝術,並曾合作策畫系內師生聯展命題為「東南西北」,她偏重嗅覺感官的毛線與麵粉的空間裝置,那異質美感不只引起我重大的好奇,並深刻烙印我心坎,這段客座奠下我們間的藝緣情誼。每次返台都受箐繡老師之邀,至嘉義大學與藝術系學生分享歐洲當代藝術思潮。2008年國立嘉義大學校慶活動,陳箐繡老師策畫「Icy-hot弔詭的愉悅」當代藝術大展,我也受邀展出。陳箐繡自從1997年從美國印第安那大學(藝術教育博士)學成歸國後,便以裝置藝術創作方式,活躍於台灣當代藝術界,積極參與南部藝術及藝術教育,對嘉義地區的當代藝術發展不遺餘力,對青年學子們具有其影響力。

箐繡的創作是另類及獨創的,素材媒介出乎尋常,作品獨特與女性化,純屬女性柔性書寫,是台灣藝壇上唯一深入探究嗅覺感官藝術的一位。她的創作環繞在女性敏銳的、纖細的、詩意的及身體的直觀與直覺營造,不論創作觀念或是素材都別出新裁,透過物質徵象、指涉、隱喻、暗喻,抒發情感及物質能量。書寫的媒介,映照女性主義柔性力量及意識,其探討渴望回歸內心本質。從早期的發酵麵團及春捲皮、毛線及白麵粉,到潑辣嗆人鼻子的鮮豔紅辣椒粉,最近加入了不同尋常的咖哩粉、黃豆粉、綠茶粉和茶仔粉與泥土,箐繡是位大廚師嗎?在搞甚麼秀色可餐的名堂,還是在煉甚麼仙丹呢?當然都不是,她將這些色香味視覺的物質巧思造化營造其感知世界,超乎傳統的美感,形構視覺、觸覺與嗅覺整體感官之共震共鳴。尤其那種強烈嗆鼻的紅辣椒粉或異國情調的咖哩粉,驚醒觀眾敏感的味覺與嗅覺,並撼動體內感官盛情,打噴嚏直至淚水汪汪(好感動喔!)。這種秀色可餐的造型藝術,在視覺及嗅覺,感官及能量,自然及人文,物理及心理,物質及精神間,直接挑戰人們的感知及意識。

田尾來的藝術家:

陳箐繡(1965年出生彰化田尾)創作背景特殊,童年自在活潑鄉間生活喜愛玩耍,對畫有興趣,卻讀清大外文系,畢業後遠赴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深造藝術教育,開始深入涉獵西方現代藝術理論,並開始接觸藝術,成為她創作藝術的養成教育,創作意識從美國時萌芽。因非傳統藝術學院出身,創作不受拘束顯得更加活潑。這種非傳統的物質能量探討與空間的敏感度,來自於藝術家童年鄉野生活的觀察及體驗,她說:「或許是因為我生長在鄉下,小時後習慣在草原裡玩耍,田園中釣青蛙,油菜田裡玩躲迷藏,水流裡摸蛤蠣,在洞穴中玩辦家家酒,在屋頂上看落日…。我習慣在不同空間中經營不同的遊戲,更習慣穿梭在不同的空間轉換裡,不管是甲空間或乙空間或丙空間或丁空間或
…,我體驗著。這些經驗讓我養成一種嗜好,我喜歡讓自己的身體浸潤在空間中,直接與空間接觸,就像空間不是空的,是充實的。而事實上,任何空間確實不是「真空」,雖然我的視覺有限,不過我的觸覺和嗅覺可以知覺空間的真實存在。於是,我的創作開始對這看不到卻感知得到的空間成分產生興趣,也開始了我一系列的創作探索。」(註1)

在地化的台灣裝置藝術:

台灣當代藝術一向都隨著西風起舞? 台灣自解嚴後,社會及環境更自由開放,藝術創作更為多元及多樣。八十年代西方藝術進入所謂的後現代,解放前衛思潮的束縛,返回傳統及歷史神話,手藝的繪畫當道。那如果說八十年代返回繪畫,九十年代則奉獻物體,隨著時勢多元面向的創作型態下,裝置成為上世紀末之時尚及趨勢表現方式。還記得台灣前一陣子流行著裝置藝術,似乎不裝置就跟不上時潮,曾幾何時裝置在地化後成為裝置藝術,西方思潮的反射鏡或谷底迴響?裝置解放台灣創作藝術型態,也帶來各種可能性。藝術創作都在一個大環境裡,裝置是多元創作型態之一,針對空間,勘探空間情境及場域之各種可能性,陳箐繡的創作就在這大思潮中造化,也是少數繼續堅持以裝置作為創作路線的藝術家之一。

後現代之後,在主體文化意識的展現下,尋根探源返回各自的文化及歷史傳統中,解構現代主義的獨斷及專制。隨之全球化藝術的崛起,百家爭鳴或爭奇鬥艷的時代,於通俗化、表徵化、普及化、一致化、網路化、庸俗化下,在地成為差異性的價值,差異就成為後現代「全球化」最為重要的一種資產及身份,更是一種源源不絕藝術創造力。台灣眾多藝術家深化在地意識,陳箐繡藉由日常生活中的媒介(如《宰肉割肉記》以台灣傳統竹編櫃為台座,在《
味道(2008年)》中的鮮紅辣椒粉,《大地風采(2009年)》中,大量採用台灣各地泥土及香料)。及傳藝(如《幽會法則(2000年)》作品-蚊帳的聯想。《穿越理性》(2002年)及《五月的風酸酸、軟軟、暖暖》(2003年)如同民間曬麵線的場景等等,經由在地的感情、覺知、震盪及氣味,意圖探究在地的主體性,傳遞土地意識,展現地方精神偉大的實在。

空間的無限可能:

裝置藝術牽涉到空間,空間成為裝置的精神場域,空間是中性的宛若是舞台,空間是作品的場域,如同舞者的平台
,空間隨著作品起舞飛揚,「沒有好壞空間之別,只有成孰或不成孰的藝術家,如何喚起空間的能量及意識呢?那就看藝術家的敏銳度及感知力之經驗駕馭,場域精神自然呈現」。確實空間是條件式的,裝置是確立空間並隨著空間量身造化。箐繡明顯地指出:「我的創作本身是一種某場域靈氣的再現,正如戲劇企圖再現人生種種經驗。既然是一種空間靈氣或氛圍的再現,強調的是空間本質的問題。」(註2)

空間在藝術家的造化裡,所有的可能性都在此,空間都是有限的,在有限中窺探無限,在有形中觸摸無形,在可見中呈現不可見的感知,在物質空間中喚醒沉睡的精神,抒展藝術家的意識及觀念。箐繡對空間特別敏感,她寫道:「對於我來說,任何一個特定空間都是由非常多可見與不可見的成分所組成的。雖然我們習慣依賴視覺觀看空間中可見之物,但是我的創作卻傾向探索空間中不可見之質的存有問題。所以,我試圖利用有形的媒介去誘發空間中無形的成分的參與互動,以便交織出該場域特殊的空間動態氛圍;希望藉由空間作品與觀賞者感知角度所形成的相遇
、經歷、對話、體驗的多變動力來感受場域之能量的自由流動,以及場域內隱性與柔性的潛在張力與威力。」(註
3)

素材的容顏及能量:

箐繡創作素材媒介都出乎尋常,來自於日常一般生活的環境,舉手可得的材質,如麵團、麵粉、春捲皮、毛線、辣椒粉、咖哩粉、黃豆粉、綠茶粉、茶仔粉、檜木屑及台灣各地的泥土等等,定型及不定型的形式屬性,大都釋放自然氣味,帶有濃厚的文化指涉及隱喻性,會合生活及藝術,呈現出一種實質生活與存在的寓意,正如藝術家L
. Bourgeois說:「藝術並不只是藝術,生活本身就是藝術的主題」。她使用材質本身充滿女性感性性格:敏銳、典雅、溫馨、柔情、優雅、潑辣、性感及色慾之陰柔力量,傳遞藝術家濃厚感情及覺知,映照思想,指涉在地性的質感、能量、意識及精神。約翰 卡吉(John Cage)認為:「同樣是普通的都繼續是一種潛在的美學」。

箐繡化腐朽為神奇,使用的複合媒材都是有機性的活性物質,倚靠有機媒材自然釋放的氣味,嗅發身體強烈感官,隨著時間及空間濕氣之自然生態的演化(發酵與發霉),在這神秘經驗的面紗裡,充滿神奇與想像,爆發物質能量,闡述自然存在的律動現象,隱喻生命的消長:發酵麵團揭示直覺性的感知及意象,春捲皮驅策感性本能,毛線成為穿梭理性建築空間結構意識之導體,艷麗紅辣椒粉具爆發性,既溫馨、柔情、感官又潑辣。檜木屑喚醒在地山林的神木精靈及意識感官,台灣泥土找回被忽視或遺忘周圍環境的實質存在與美麗,闡述物質的自然能量及張力,於實質精神下,重新找到影像及現實、空間及環境、物質及形式之對話。

感官及意識的共鳴:

箐繡創作以質取量,每次展出都具探討性,讓人耳目一新,將觀眾帶入未知的狀態及情境,創作深思孰慮,理性與感性並進,在感官及意識間,作品為理論依據,理論落實於作品。陳箐繡真正踏入創作,是1999年參與嘉義新藝展,首件處女作《與太陽對話》,靈感來自於南方炎熱的太陽感知,啟開在地性的素材媒介-新港及北港地帶所產的花生,直接隨意將花生及殼黏在傳統竹編檯上之物體裝置,開啟在地意識探討。

「發酵麵糰」:

箐繡2000年起開始以氣味舞春風的發酵麵糰探究嗅覺感官的氣味,從《能量場域的張力》個展開始,深入使用日常生活中孰悉的素材-發酵麵團,人們還以為箐繡要將做麵包、燒餅、包水餃請大家,沒想到,她將麵團覆蓋在大小不一之一根根鐵絲網柱上,地面撒上麵粉之裝置,戲劇性形構一座充滿氣味的原始森林氣圍。展場空間自然瀰漫麵粉團發酵氣味,並隨著時間化學律動節奏-發霉並散發一股嗆鼻的酸味,活菌元素最後隨自然乾裂、剝落及崩毀,藉由階段性不同的氣味與景象變化,闡述能量更換場域張力現象,隱喻生命存在的消長,有機媒材自然釋放的氣味混合成視覺、嗅覺及味覺的鳴奏曲,啟開嗅覺感官與意識。《能量場域的張力》完全脫離傳統視覺美感經驗,進入一哲學思考場域,嚴肅地正視「能量轉換與腐朽」的存在意義,藝術家說:「探究能量場域實際上是一種瞭解生命現象和自然互動關係的內在認知行徑。」(註4)

《從0到無限(2002年)》以反陽剛強性的《能量場域的張力》線柱體,陰性化將溫暖柔軟的麵粉團建構成薄牆面性隔間,形構穿越連結的廊道結構。這活菌麵粉團活生生的誘發空間中無形的成分(濕氣)的參與互動,隨著時間容顏,活化物質慢慢的膨脹到乾枯,緩緩散發流動氣味,彷彿活性生命體,無形微弱的呼吸著,形而上的闡述那股看不見的存在物質能量,箐繡說:「這件作品也就是藉由麵粉團之發酵現象來探討自然界隱性能量的無限潛力、張力和破壞力。」(註5)

「春捲皮」:

快來,箐繡老師請大家吃春捲,用眼睛「吃飪餅」的味道嘗過嗎?她創作是出乎想像,春捲皮成為創作素材。春捲皮是台灣閩南人清明節時特有的食材,濃厚指涉文化及在地意識,麵皮既薄、細、透光及富彈性。。2002年《微酸性傳動)》她將一張一張春捲皮串連起來,張燈結綵般從屋頂樑柱上像藤蔓順延攀下,垂到地面上,形構岩層情境場域,「麵皮」成為誘發空間中不可見的酸性物質的媒介,吸收淡淡陰濕空氣間的溼氣,釋放更多微酸性能量,散發一股微酸氣味,慢慢時間發酵發霉、乾化而脆裂,呈現自然能量及時間容顏與意識。同年《從接觸…開始…蔓延》裡,魔幻般將春捲皮如白手巾般,有序的在棉布上編織成為掛燈,懸掛空中,下面盛裝著紅色水透明塑膠盆,充滿視覺想像。掛燈棉布與水一接觸,慢慢的吸收水分,往上蔓延擴展到活性麵皮,因潮濕隨著時間發霉斑跡點點,質變成黑色而腐爛掉,展演出一場戲劇性的酸氣味鳴奏曲及自然存在現象能量。在可見及不可見,視覺及嗅覺,感官及意識,隱喻及想像間共鳴。

「毛線及麵粉」:

箐繡經過麵團及春捲皮本能及感性造化後,以女性化的毛線作為理性建築空間結構之導體,並藉由麵粉柔性力量穿透強勢與機械化空間,傳遞女性的細緻、敏銳、耐心、柔情、能量及意識:《穿越理性(2002年)》及《五月的風酸酸、軟軟、暖暖(2003年)》是依空間確立裝置的作品,以一條條棉線懸掛架構成垂直、平行、交叉與穿越之銀幕
,最後在一片片毛海毛線上抒情的撒上輕飄飄的麵粉,強化空間的柔軟浪漫的氛圍,塑化全新的感覺與風貌,於質感及情感,物質及能量,抒情及想像,柔情及意識間,召回空間本質。

「豬肉」:

意識覺醒的人,就無可避免地進入在地政治及歷史震盪,身為台灣人進入民國是另一悲哀慘痛的記憶,二二八歷史事件深層銘刻在台灣人的心靈印記裡。箐繡於2003年以兩塊印有國民桶車輪牌之標記(藍色),上面書寫著品質保證,與台灣上等肉-任君宰割(綠色)之「豬肉」,陳列在灑有鹽巴的竹編櫃座台上,命題為《宰肉割肉記》,隱喻台灣二二八歷史事件,示現專制與強權下「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追悼下,記取歷史的教訓,作為深刻的反省與借鏡,喚醒台灣人的在地意識。

「春捲皮及辣椒粉」:

春捲皮與辣椒粉擁抱共舞,不知是甚麼滋味或感覺?箐繡於別開生面的《舞動空集合(2004年)》裡,她將風乾春捲皮很有組織地一張張地鋪在水泥地面上,戲劇性宛若一片潔白不定型的白色睡蓮,並不斷從倉庫的屋樑上飄落灑下紅辣椒粉,隨著空氣的緩慢攪動而飛舞,挑逗著空間,並釋放一股感官氣味的能量,掉落在安詳溫柔如白蓮葉上形成休止符,時間及空間下展場氣味舞春風,詩情畫意地形構物質與感官的圓舞曲。《特調聖賢話料理,掌握你的心靈 (2008年)》隨意感性,以一片片(麵皮)白葉宛若漂浮在紅色辣椒粉上,詩情畫意,抒情又抽象,充滿想像空間
。漸漸地辣椒的味道越來越濃《人之初(2008年)》,在一片長方形紅辣椒粉上,以白麵皮排列出「人之初」三個字
,在形式及色彩,語言及意義,感知及感官間。塑造一個視覺、觸覺與嗅覺共震的感知空間,精簡、純粹、輕巧地浮蕩在那自然與人文交融的美妙世界。

「辣椒粉」:

在《人之初》之後,箐繡直接挑戰人們的感官,以強烈嗆鼻艷麗鮮紅辣椒粉,作為「氣味之道」的探討:形而上的《味道(2008年)》作品,精簡有力,依空間格局建構,以辣椒粉成形-長方形與圓形兩件,鮮紅粉末直接布置在地面上,長方形書寫著「味道」兩字,重言式的在牆面噴上「味道」兩字。圓形則交叉書寫著「味道」四字,在觀念性的文字指涉,與意胲言簡的幾何形式下,藉由充滿隱喻女性性格之辛辣味物質,幻化成潑辣氣味狂想曲,直接刺激觀眾軀體感官,盛情地連環的打噴嚏直至淚水汪汪,呈現自然界隱性能量與張力,引發身心靈的強烈共震。2013年她將艷麗鮮紅辣椒粉,直接盛裝在玻璃框內形構成立面畫-《辣椒紅》三件連作,詩意畫意,充滿自然山水的意像,純粹、溫馨及優雅,宛若淑女般的氣質,也舒緩物質的性格,交融自然與人文。

台灣泥土與香料:

箐繡藝術是針對自已及在地環境的本身關照,土地孕育著在地實質存活與人文,土地的韻律及泥土的芬芳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美。她早在2001年《台灣土地的韻律》就對身所處的土地關懷。2002年策展「風水、土地新探勘」主題展。最近《大地風采(2009年)》個展中,她針對當下網際網路虛擬幻真的世界,卻疏忽或遺忘所處的周圍環境實質存在與美麗之省思。她採用大量台灣各地不同泥土及辣椒粉和咖哩粉香料作為媒介,直接平鋪在地面上,紅、黃、白及綠等之幾何形式,溫馨、抒情及浪漫,宛若艷麗彩繪地毯。《台灣土地的韻律-泥土畫》系列直接混和泥土及白膠畫作,在觸覺及感知下,充滿感性及本能,呈現在地的活力、震盪、氣味、美感及精神。藉此,觀賞者將體會大地之母的豐碩彩衣與能量,以及女性在人類飲食文化中所雕琢的藝術品味與質感。(註6)

色、香、味-謂之「道」:

箐繡的創作一直偏重嗅覺感官的,環繞著色、香、味,倚靠自然有機媒材釋放的氣味,從早期的麵粉團發酵氣味與發霉的酸味,到現在嗆人鼻子之辣椒粉末的辛辣味等,藉由這些日常生活自然媒介,在展場中散發不同的強度的氣味旋律,瀰漫整個空間,刺激身體感官,引發各式各樣的物理及心理反應,形構視覺、觸覺與嗅覺整體感官之共震共鳴。色身是物質,純屬視覺形象,可見之媒介物,香是氣味,充滿色彩意像,看不見的形式,隱形懸浮空間嗅覺之物,味是種味覺感知及形式與色彩之冥想,是無形感官之物,構成感知情境,味是身心靈之閾界(Liminal space),孔子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藝術引導意識成為道的途徑,藝術家綜觀近十幾年來的探討:「於是我很好奇氣味間是否各自依循著某種自然運作的軌跡?而在千萬種氣味間是否共同憑藉著某種系統行徑?當我們說著「味道」時,是否正意味著氣味之間有一種「道」牽繫著彼此呢?而我這系列作品就在於探求這「氣味之道」。(註7)

註1:沿著邊界慢跑與微酸性傳動創作理念2002年。

註2:能量場域的張力創作理念 2000年。

註3:沿著邊界慢跑與微酸性傳動創作理念2002年。

註4:能量場域的張力創作理念 2000年。

註5:從0到無限 2002年。

註6:陳箐繡裝置個展─大地風采 新聞稿2009年。

註7:味道創作自述 2008年。

2013-10-01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