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遙望天際-憶陳宗琛:

遙望天際-憶陳宗琛:

DSCF8041

2007年初次與仆茲邂逅在他的老屋簷裡-所看到的作品

DSCF8033

草書局部 仆茲 2007年

DSCF8032

草書局部 仆茲 2007年

DSCF8031

草書局部 仆茲 2007年

DSCF8039

仆茲-陳宗琛簽名 2007年

DSCF8046 林太平 陳宗穼 -普茲

哥倆好 仆茲-陳宗琛與林太平 合影 2007

「我們都在陰溝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詩人奧斯卡•王爾德

沒有一天不是平凡的,但每一天也都是特別的,還繼續再呼吸,還能自如的生活及創作,表示每一天也都是美好的。存在每天都是平凡中的特別,「特」是「別」開而生面的,世事無常裡,保握當下,身為人或作為藝術家,思想-意識-行動是必然,無論如何,存在都是生命的恩典,都是上蒼的禮物,珍惜所有的發生,掌握所有的可能性,盡情去體驗,存在沒甚麼遺憾,如是如樣且自在如是的作自已。

在這歲末年終的星期,感恩上蒼的恩賜,不為生活奔波,不為人情世故,卻南征北討,平淡中卻很特別。短短的一星期就在充實如樣下行動,並落實自我存在的恩典。星期一猶如平常晨間到公園做氣功,如今成為生活儀式。下午南下台南,參加明一大早藝友陳宗琛兄的告別式,上星期從臉書上得知,藝界奇才-當代狂草書藝家仆茲-陳宗琛的驟逝訊息。深感存在的無常,又能如何,生命的存在已是奧秘,無常讓生命更更深而不可測,每個當下顯得更甚珍惜。因參與朋友的告別式召喚,方有機會迫切再與台南好友人們相聚,在這告別式的前夕與太平及攝影朋友夫婦相聚在黃博士(楷能)家共進晚餐,餐中閒聊當然環繞在我們的好友陳宗琛的軼事上,婉惜著存在的藝緣情誼,也舉杯遙望,那顆劃過星空的流星,繽紛燦爛下,消失於浩瀚宇宙中,安息吧朋友。

認識 仆茲-陳宗琛是我多年前在台南活動時,由好友林太平之引介,來去巴黎及台灣的我,數次登門造訪藝友仆茲,相聚總是在屋簷下舉杯敬月光。朋友相聚總是高談闊論藝術及人生,大家對酒似乎也不那麼狂,小酌言歡,宗琛兄也很少引領我們參觀他的作品。當然會誤闖他創作的空間,也深深體驗到他的努力精進,偶而窺見他擺在工作室桌面的作品,驚嘆著其絕對及速度。宗琛喜歡的是「速度」,從他鍾愛開快車,對速度情有獨鍾,飆車似的行徑,被載過的人都身有同感,而且大家都褲底濕濕的,讓人難以忘懷,如今想起還是心有餘悸。這就像他的書道,不狂將不會草,狂草追求的不只是開車的速度,而是開飛機的神速,神來之筆,到底是藉助誰的身體寫出來的呢?你可否能告訴我們。當然,我經常說,好作品是天成流露,出自人手似乎將是侷限,超乎尋常才是你的天啟。你追求速度,顯然,你的生命在時間中加速行進,油門一開,加速前進前進,就這樣飛入雲霄,進入浩翰宇宙,讓人們望塵莫及。

初見面入門這位遠來放羊(洋)藝評家就被陳尚藝友劈得我無法招架更體無完膚,隨著藝術家真性情的隨興所至,批到最後就成為藝深的藝友,我想友情及愛情都沒甚邏輯。仆茲獨鍾住在大樹下及老屋簷裡,不知為甚麼?每換一次老屋,藝道之成長是可觀的,越偏離都會越狂妄自在,狂必然是草謂之「狂草」,草是天書(需要註解),不是給讀的(當然有能力閱讀的人絕對有),一般是給看、觀、傾聽及冥想。他的草書流暢自如、雄偉氣勢、壯闊非凡、妙姿飛舞,前無古人後無來人之傲視氣勢,無人可媲美。

隔天一大早至安南區偏離都會邊陲的陳宅靈堂,在靜肅安詳氣氛中,我與零星的藝術界朋友們向藝友陳宗琛由衷的致以最高敬意,簡短誦經祝福下,與藝友形式上的告別。其實,好朋友是一輩子的,你永遠存活在我們的記憶裡(當我們談到你或看到你的大作就與我們同在),這是存在的奧秘,朋友安息吧。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