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太平-台灣攝影造像的頑童:

002 異境-14 1991-93

異境系列-14 40x60cm 1991-93

003 異境-16 1991-93

異境系列-16 40x60cm 1991-93

007 歲月的彩繪-13  1997

歲月的彩繪系列-13 50×50 cm 1997

009 歲月的彩繪-24  1997

歲月的彩繪系列-24 50×50 cm 1997

010 歲月的彩繪-30 1997

歲月的彩繪系列-30 50×50 cm 1997

P1820124

「雲彩系列」-巨大鯖魚 40x60cm 黑白相紙 2012

P1820126

「雲彩系列」-巨龍 40x60cm 黑白相紙 2012

019 緣起性空 75-112 2009

「大地的膜拜系列」 緣起性空 75x112cm 2009

017 大嘴鳥 75-112 2009

「大地的膜拜系列」大嘴鳥 75x112cm-2009

022 淨界 NO.7 如如不動  75 x 75 cm  2009

「大地的膜拜系列」 淨界 NO.7 如如不動 75×75 cm 2009

SONY DSC

山巒意象系列 30x40cm 2010

a` PARIS 2011-006 30x40cm 黑白相紙$35.000

PARIS系列 2011-006 30x40cm 黑白相紙 2011

a` PARIS 2011-013 30x40cm 黑白相紙$35.000

PARIS系列 2011-013 30x40cm 黑白相紙 2011

「藝術不在於表現可視者,反之,它乃在於創造可視者」

克利

文 /陳奇相

前言:

台灣攝影藝術分為兩部分:其一、攝影沙龍的路線(如台灣的攝影協會-玩相機的協會),針對(少女、裸女及花朵等)客體的拍攝,以世俗美為標竿,膚淺的意涵,唯美的表象,賣弄技術與鏡頭,滿足個人按快門的快感,罕具任何藝術本質的探討,娛樂性高於藝術性,喜歡品頭論足機械性的相機及鏡頭。其二、藝術上的探討,勘探攝影的可能性,相機只是一種傳遞表現工具,主觀、感性、自發及本能,追求內在深層形式語彙,強化造型、觀念、意識,其影像具強烈表現性。林太平的攝影則屬後項這探討範疇,當然,他是罕見少數幾位於當今數位化時代後製影像製作裡,堅持古法煉製,傳統的勢微,更顯傳統的可貴處,繼續本著謙虛態度勘探這傳統相片影像之可能性之一位傑出的攝影造像藝術家。

攝影造像頑童-林太平:

攝影造像頑童-林太平(1945年出生)是位謎樣的人物,身形瘦小,兩撇鬍子掛嘴邊,自稱是林(伯)太(上皇)平(身),很異類,台南一號 〝怪咖〞,風評兩極,可謂;愛之者親,厭之者〝幹〞。他說:「無所謂,我只做我自己」(註1),又自嘲是來自太平間的人,八字很重,膽大包天,百無禁忌,所以甚麼都不怕。喜歡搞笑又批判,瀟灑自在,幽默風趣,異想天開,口無遮攔,言語猛烈且犀利,個子六呎不到,說起話來嗓門卻特別宏亮(朋友的孩子佑佑給予大聲公的稱號),他詼言諧語中有其真相,值得人省思。其人個性爽朗率真不假,直性子(所以很多人對他都很感冒),義重情誼,不拘形式,敏銳,感性,直覺,主觀意識強烈。談起他最愛的攝影則口沫橫飛,興高采烈三天三夜無完無了,批評相片則手不留情,一針見血,有其真知灼見之處。

以異教徒姿態自居的太平,對藝術有種獨特的態度,點子特別多,創造力旺盛,近七十歲,還不斷地自我挑戰,一生創新求異。人家稱他「大師」,他會頂嘴〝大失(師)所望〞,與眾不同的「背骨」,喜歡挑骨頭,伙人哭笑不得,但做事卻特別估摸頂真,一點都不了草。對攝影他不賣弄技藝,喜歡摸索讚研,那種相機都逃不出他的視野,對傳統相機及鏡頭頂瓜爛熟,倒背如流,如他所言:「喝沖洗藥水長大的啦 !不論黑白或彩色都難不了他」(註2)。數位化的革新,顛覆傳統相片,他認為傳統攝影雖已式微,卻未減其可貴,太平意識到手工巧思的珍貴,是當下數位化下傳統銀鹽相紙的最後一位沖洗達人。這位直腸子八字鬍的「相公(工)」,對攝影和沖洗獨具實驗性,頑童如他 ,眾人耳熟的成語中「失敗為成功之母」他卻硬將改為「失敗為成功之情人」(註3),他解釋說:只能持耐心與毅力的愛上她,愛上她,才有機會嘗到成功的果實,百折不撓堅持到底的精神,他最得意的「相紙畫」是個傑出例子。藝術家很驕傲地說:「他沒有任何老師,所有的人事物都是老師」(註4),可見他的人生態度及創作精神。

從學徒至藝術家:

太平是台灣攝影界無師自通的鬼才,有關攝影及沖洗相片的技藝從學徒一路追根究底努力學習所造化出。太平─高雄茄定海邊人,七歲失去父親,孤苦伶仃的母親失去經濟依靠,為撫養五位子女,投靠他台北的阿舅,母親幫傭維持生計,由外祖母及阿舅共同撫育長大。他很小就體悟生命的苦短,生命坎坷,造化出他獨特的生命態度及泰然人生觀。小學畢業1959年(14歲)就去當台北東光攝影器材行,當相片沖洗及攝影學徒,歷經六年出師。這期間他盡情的嚐試把玩著相機,從此終身愛上他最鍾愛的〝情人(相機)〞,他回憶說:「曾有次將幻燈機鏡頭裝在機身上,變成顯微鏡頭,拍螞蟻,發現存在的神奇與相機的堂奧」。(註5)

太平1965年進入爵士草創期攝影沖洗黑白相片(彩色相片之開始),24歲當兵,服完兵役(26歲)成為沖洗部經理。1974年成立永真沖印公司,歷經四年之後,經營不善回鍋爵士當經理,1980年榮獲「時報新聞攝影獎第二名」。1984-85年間受台南美慕里攝影公司的邀請南下台南,舉家南下定居府城,在這期間認識台灣賢拜畫家藍蔭鼎,請益藍老師有關藝術風格,並影響其創作的態度。1989年榮獲「台北新聞攝影獎突發新聞類-特優獎」,他的得獎證明其敏銳的觀察力及攝影技藝的熟成。九十年初開始摸索,並積極進入攝影創作1993年同時南北兩首個展於北美館「異境」,與台南市高高畫廊的「意境、藝境、異境」,如是,異軍突起全心全力投入攝影藝術創作。

「有志者事竟成」,從學徒至藝術家的途徑,於太平而言,只能以一步一腳印來形容,除了踏實勤奮地耕耘,加上其個人敏銳度和聰穎睿智之勘探研究結果,真實不虛。他經過黑白沖洗的鼎盛期,也看到其沒落,彩色相片的興起,至當今數位化的時代,見證傳統相片的勢微及當下傳藝的可貴(是數位相機及輸出所無法取代的)。1991年(45歲) 「異境」系列起,深入勘探攝影藝術的奧妙,太平用心感受每年都精益求精拍攝新的主題,不斷突破,樂此不疲

太平的攝影創作優勢,在於他的非學院,對相機的滾瓜爛熟、鏡頭及高超沖洗技術,敏銳、直覺及靈活,想像力特別豐富,與非凡的攝影創作視野。林太平的創作喜新厭舊,以沒有風格的風格,解構風格,藉此繼續蛻變勘探攝影藝術的可能性,傳統相片是否已進入死胡同,還是傳統攝影家已江郎才盡,太平不信邪,喜歡〝摸黑〞(在暗房)前進(摸索),眼界決定視界,心有多寬,視界就有多廣,許自貴寫道:「有人觀看一粒砂而悟一宇宙,有人看了整個世界,心中卻無法容下一粒砂」(註6) 。林太平的作品正告訴我們觀看世界的另一種方法,示現「人生何處不風景」的多元面貌。眼界勝過機界(相機),不可能處有其可能,步入虎口焉得虎子的探險冒犯創作精神,獨創他引以為傲相紙畫,在顯影造像及自由書寫繪畫間,是高難度暗房技藝及敏銳感性共奏結果。

攝影達人及沖洗「相公」:

瀟灑的太平,相機是他最親密的〝愛妻〞,他自娛:「我的幸福是左擁右抱三妻六妾(世界各品牌子的相機)) 」(註7),而影像是他最鍾愛的情人(他沖洗過無以計數的黑白及彩色相片),暗房宛若其洞房,沉醉在花燭明月下,是他談情說愛的場域,顯像造影煉丹的地方。但幾乎所有的藝術家或是攝影達人都會碰到的問題,也就是拍是一回事,沖洗相片又另一回事,當今數位化的時代裡,也不列外,誰也無所掌握相片洗出來或輸出的結果及品質,對色相及彩度滿意與否都是一大問題,是攝影家及業餘愛好者的重大考驗。

這位玩相機的人,對相機瞭如手掌,收藏所有機種的相機及鏡頭,鬼斧神工還會製造相機和鏡頭,喝沖洗藥水、暗房摸黑長大的人,爐火純青的沖洗技術,比誰都更專業,洗相片是一流中的頂流,熟能生巧不論黑白或彩色,甚至不用相機就能攝像造影,相紙畫是他最得意的暗房獨創。攝影頑童-太平,任何有關相機或影像沖洗技術及伎倆騙不了他,駕輕就熟,輕而易舉,是位罕見道地的攝影達人與沖洗「相公」之全然(自拍、自洗及自沖,全能整握作相片品質及品味)攝影藝術家。

在意象及抽象間的「異境系列」:

太平自當學徒以來就不間斷地拍照,至今幾乎手不離相機,一直持續的勘探攝影,都未曾發表,經常有其銳利的另類觀點,如台北新聞攝影獎突發新聞類-特優獎是個證明。因沖洗相片長期觀察台灣攝影藝術的進展,不滿台灣攝影沙龍的八股及世俗化的美感,他真正投入創作是1990年正值心智孰成及旺盛時,太平毅然決然的起義革命進入攝影創作。明顯地,眼界決定視野,心境決定意象,開始(勘探)拍攝一滴水,那麼一滴水是什麼形式或樣態呢?誰也無法想像與無法可知,畫家克利說:「藝術不在於表現可視者,反之,它乃在於創造可視者」(註8)。

一滴水之意象,在太平非凡的想像力的鏡頭下,呈現五十種(形式、色彩、構圖)多元樣貌,令人讚嘆,革新的影像在意象及抽象、意境及異境、想像及感知、形式及光線間,示現心靈意識的靈視藝境。1993年同時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異境」,及台南高高畫廊「意境、藝境、異境」雙個展,讓攝影界另眼相待,他希望這次的展出具有教育性,啟發及提升國內的攝影藝術。如是,每年都異想天開以一主題繼續勘探攝影的宏觀視野,並不斷突破,展現林尚獨特的藝術美學,1994年台南市文化中心「心繪」,1996年台南市鄉城學苑「拈花惹草」個展。

在想像及感知間的「歲月彩繪系列」:

太平在想像及感知間的歲月彩繪系列(1997) ,方型彩色相片又是另一代表作,都是從牆面攫取局部特寫,以其銳利與敏銳的鷹眼,另類的眼光,直覺性的捕捉隨著光陰自然演化之都會牆上徵象表情,藝術家認為這是上帝最佳傑作。在森羅萬象中,尋尋覓覓,可遇不可求地發現那不可視的意象,Jonathan Swift寫道:「藝術的使命是看那看不到的」(註9)。這系列宛若自然天成的影像繪畫,如:圖形化的「歲月彩繪-1」,抽象化的「歲月彩繪-14」,意象化的「歲月彩繪-13」呈現一對熱戀的情侶,象形化的「歲月彩繪-30」勾勒出一具男人陰俓。天真活潑影像具表現性,在意象、具象及抽象、時間及空間、偶然及巧合、想像及意會間,紀載著時空跡象與創作者的當下意識。

上帝的使命-「雲彩系列」:

太平對選擇拍攝的主題,在主觀的意識下,都超乎我們的想像,選擇那無巧不成書的物象課題,並告訴人們其實靈感與驚奇就在你週遭,從既熟悉又陌生的一滴水、牆面、燈繪到雲彩,都無一概定型的形式樣態,瞬間即逝具有時空性,隨緣及隨遇覓尋及偶然巧遇間發現存在的神奇。相由心生,境由意造,順隨著創作者的心境意識流趟,在充滿綺想的空間裡,偶然及巧合捕捉當下情境意象,創造超乎可視物象的意境,勘探那內在靈視之未知及不可知的堂奧。

雲彩是隨著時間及氣候幻變萬化,瞬間即逝難以捉摸及不可測之隨意性,宛若上帝的使命-「雲彩黑白系列」是可遇不可求的景象,藝術家認為:「這系列不只靠運氣也靠上帝」(註10),是太平三十多年來斷斷續續所拍。戲劇性的「雲彩系列」象形化、抽象化、意象化,煞那間攫取雲的張力及時空意象,如:法國巴黎沃爾廣場(place des Vosges)領空上所拍到的聖誕老人頭象,泰國佛教國度裡釋迦摩尼佛雕像身上捕捉到一雙展翼翅膀。台灣南部領空上攫取到一條眼睛(太陽)光彩奪目之巨大鯖魚,台南近郊高速公路邊一條風起雲湧翻騰神出活現之巨龍等等,凝固時空並化瞬間成為永恆,示現藝術家當下的意識風景。

謙卑的「大地的膜拜系列」 (2009):

藝術家的視象取決於眼界,那相機鏡頭也決定相片的視野(如表準、長鏡、廣角、顯微、雷眼等)。太平擅長於使用鏡頭,不取巧不故弄玄虛,獨創其意境與情境,在宏觀及微觀間闢創視角及場域。「大地的膜拜系列」來自自然界裡的小花小草,特以微距鏡頭捕捉那超乎視界的想像,尋找上帝賜予的非凡影像,在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地的宏觀視野及內觀環宇間,窺探自然的奧秘。

面對自然人必須謙卑,大千世界之宏偉及微妙之處,需懷著感恩之心方能有所發現,尤其人身邊微不足道的小花小草,必須靠近她方能發現其神奇奧妙。這系列都在顯微鏡頭下的視野,微觀世界裡,無巧不成書,彰顯存在的境地。需貼近對象屏息靜觀,對這位鐵齒背骨的攝影家太平難得如此謙卑經常趴跪屈膝,宛若祈禱情境般拍攝故稱「大地的膜拜」(註11)。這系列都攫取於草、葉、花苞、花柱、花冠 及花蕊之局部特寫,簡潔強而有力,艷麗迷人色彩,在意象、具象及抽象,想像及意會間,於象徵、指涉及隱喻下,如曖昧粉紅色宛若性感男人龜頭的「緣起性空」、詩意的「禪定」、如手套的「掌握」、葉形造像「大嘴鳥」,有如鬍鬚幽默風趣的花蕊「外星人」,系列暗喻生命情境之花苞、花柱、花冠命題為「淨界-7 如如不動」或「淨界-15五蘊皆空」,散發一股非同凡響的魅力,形構出藝術形而上的真實,彰顯他個人獨特的情境及意識,示現人生何處不風景。

異想天開「相紙畫系列」:

太平從攝影到非攝影,走出相機與鏡頭的侷限,獨創相紙畫,多年暗房的煉金術實驗及勘探之結果。相紙畫系列是太平最得意的傑作,這系列是他一生攝影藝術創作最高的旅程碑,爐火純青的相片沖洗技藝造像,不經鏡頭暗房煉金術的相紙畫,是攝影嗎?自由書寫的造像顯影之相紙畫,顛覆相片的機械化、規格化及複製體制,純手工書寫繪製,標榜著無法複製之單一性原創,相紙畫具有好像畫、書法、水墨、水彩及版畫之特質屬性,你認為它是什麼都可以,突破傳統攝影的定義,也顛覆了攝影。

太平從「大地的膜拜系列」後專心一意的實驗相紙畫,勘探暗房曝光顯影之各種可能性,發揮存在潛在的意識及非比尋常地創造力,百折不撓一次又一次勘探,鐵齒地堅持到底,不斷克服突破,相紙畫從彩色到黑白,他淋漓盡致發揮從沒顏色到有顏色(從彩色相紙開始,到黑白相紙),甚至於是金色,挑戰那不可能,試圖找出藝術的真相。2011年於台南德鴻畫廊「宇宙心相」向宇宙發聲相紙畫個展。

老頑童異想天開世界-相紙畫,恢復一種直覺與感性,在一種直覺、本能,隨興、隨意、隨緣與隨遇的暗房條件下自由創造,呈現一種樸實赤子之心,輕快、活潑的自由卡漫塗鴉形象,天真、詼諧、幽默、嘲諷及誇張的形式影像,如2010年彩色相紙的勘探:天馬行空之主觀性人物畫系列、藉由自然流動性線條建構的(象形化)異象系列,或詩意之山巒意象系列。

2011年充滿年輕氣息地黑白相紙:最引人注目的巴黎系列(是太平遨遊花都三個月回來敏銳的觀察及覺知),相當直接與幽默表現花都的浪漫情境,如「巴黎-006」描繪一條狗舉腳小便?狗回頭得意的看著牠的小弟弟,下面寫著巴黎,「巴黎-009」誇張卡漫的巴黎豔俗貴婦,「巴黎-10」財大氣粗的錯男人出口閉口都是《錢》,「巴黎-11」充滿浪漫情懷的男人-《幸福寫在臉上》,最吸晴地「巴黎-13」兩白齒地黑色聖母媽祖,浪漫主義詩人波特萊爾說:「美-都是異樣的」(註12),獨創出一種感覺,在異想天開充滿軼事性及敘述性裡,展現其非凡無比地想像力。

註1: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2: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3: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4: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5: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6:大地的膜拜-林太平攝影個展新聞稿 許自貴 國美館 2009年6月。

註7: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8: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克利作品解讀卡。

註9:引語-問題論壇 Ben Vautier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中心1991年11月出版。

註10:林太平訪問錄 2014-02-01。

註11:「大地的膜拜」命題來自許自貴,林太平攝影個展新聞稿 國美館 2009年。

註12:引語-問題論壇 Ben Vautier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中心1991年11月出版。

2014-04-02於嘉義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