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藝術呼嚕嚕:

藝術呼嚕嚕:

P1360211

沒有價格的藝術還是藝術嗎?

P1350132

為藝術的淪陷掉眼淚值得嗎?

012 Olafur Elisasson dew viwer 138x56.5cm 2014 212 partially silvred crystal spheres

Olafur Elisasson dew viwer 138×56.5cm 2014 212 partially silvred crystal spheres

圖與文/陳奇相

上世紀的現代及前衛藝術都在解構形勢下建構藝術的可能性,在反體制中建立新的體制,在質疑藝術裡摸索奮進,突破社會的制約與藝術的疆界並拓展其範疇,質疑成為創作的核心,探討成為行動創作能量,呈現映照時代的陣痛及震盪。

後現代及後現代之後的新世紀藝術,已經不再有具象、抽象、觀念、前衛或後衛之爭了,太陽底下,沒有甚麼新鮮事,也沒有甚麼不可以,在翻新、復古、抄襲、挪用裡,體制成為市場的依據及保證。多元文化和商業掛帥下, 以市場為主宰的藝術,直接在資本主義深口袋裡造反,無可救贖地拜金逐利風氣,藝術淪陷於媚俗與炒短線的市場機制,裹足不前及躊躇猶豫,到底是市場窄化了藝術創作,或藝術創作者的投機呢?藝術價格高於藝術價值的年代裡,一切向「錢」看,藝術拍賣場炒(吵)死人或大抄黃昏藝術家,藝術博覽會大量消費名家,畫廊消耗年輕藝術家,消費及消耗得都很爽,唯利是圖,各方都打著如意算盤。藝術成為空殼子及籌碼,無可厚非,市場要的絕對不是價值而是價格,套句鄧小平的名言「黑貓白貓只要能抓老鼠的都是好貓」。曾幾何時,藝術炒作也淪陷在金融體制中,作為投資或投機心知肚明,披著藝術之大衣成為高級或超級消費品,成為名牌及股票,於虛實幻滅間呼嚕嚕。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