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1/2015

陳奇相-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

2015 東門-2014-1月-陳奇相-DM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陳奇相2015個展 台南市東門美術館 邀請卡

2015 東門-藝術家2014-1月-陳奇相- - 複製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陳奇相2015個展 台南市東門美術館 邀請卡

真象無所相

原相不似象

所象如原相

真虛似奇相

撰文/陳奇相

展出地點:台南東門畫廊
展出時間:元月15日至2月1日

前言:

我喜歡乘著雲朵旅行,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窺探我的境相世界,光影展示境況,左右對稱(或對話)形式示現整體,日常物體與植物花草間捕捉存在意識,留白呈空間,形而下的為軀體,形而上的為靈魂,「境」為場域,「相」為情境。在我的天空裡天馬行空釋放我無限想像力,藉「相」禮讚生命,揭示真相,隨緣發現存在的神奇,可遇不可求地生命境遇,隨境況捕捉心象,境遇及境況化為意境。透過畫布精靈勘探那未知及不可知的堂奧,探觸宇宙奧妙。如是,生命是敝開性的及開創性的,於所有存在鏡映可能性下, 我發現天空其實就在鏡子裡。

「境」及「相」藝術創作核心:

近十幾年來乘著雲朵在鏡子裡找尋自我的一片天空,窺探存在的堂奧。從原初的「觀心覽境」系列至當今的「奇相-無相」系列,誠如榮格所說:「人,有著從『物質表現』回歸到內心完整的『真實本質』的,那份渴望」,如是,生命就是覓尋出那存在的真相。創作的核心一直都環繞著「境」及「相」之鏡像效應,的確,真相無相,真相無所不相,虛實幻滅都是存在的真實,「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一切相,當體即空,它無有自性,無自性,相即非相(註1),在覺知下,真實將無所遁形,美將無所不在。

「境」即「鏡」,「鏡」似「境」,心鏡如心境,「境」是內外自我對話的園地,「境」:境遇、境況、境域、意境,生命的任何境遇,並非偶然隨機,境遇影響人的命運並造化人的意識。生命就處在境況中經驗自已,心境隨著境況流轉,一切唯心造,境況也不列外,每個當下都是心的映照,示現虛實的境地。所有藝術創作都是種境遇、境況、境域,形塑一片自我的天空。「相」:形象(形貌)也,宇宙森羅萬象,虛實無所不相,如是,在奇相-無相新系列中藝術家調皮幽默寫道:「奇相非相,奇相無相, 奇相虛相,奇相真相,奇相無所不相,真相虛相非相或無相都叫奇相」。

畫-存在的煉金術:

創作是一種發生,從內在感覺發酵開始,意識流趟創作來自於個人內在的需要,與當下的覺知領會,哲學家尼采說:「藝術創作是為了不讓『真相』夭折」,就必須以行動彰顯當下的感情及觀點,將覺知化為形象及文字是必須地,要不然藝術家將很難具體與人分享個人的體驗及見解,創作成為生命能量的出口,創作為我存在的煉金術。

流變成為生命的真實:

在這劇烈急速變革的時代裡,隨著網際網路不斷擴展,衝擊人們的視野,數位化下追求速度及隨時更新,改變人們的感知及生活情境,意識流趟,激發人們的想像力,生命無常「變」為存在的事實。在這數位革命的年代,看事物的角度,決定了對事物的認識,大量的資訊及影像讓我重新學習觀看存在的狀境況,所有內在深層意識都來自表象。從去年開始創作上有新的發展,轉變只是形式上的,本質性不變,也無法可變,變是要更接近真實,更貼切當下的意識,沒有別的意圖,當下的真實比起價值或價格更迷人。繼續擴展鏡相意識,撥雲見日,尋找屬於我的一片天空。繼續深入個人獨特類比性雙胞胎鏡像雙聯畫作領域美學探究。

感覺形象「奇相-無相」新系列:

「奇相-無相」新系列屬感覺形象,不具有再現性、說明性與敘述性的特徵卻能觸動觀者的神經系統。「奇相-無相」系列之奇相來自於我的名相,故以虛名成相,但此相非彼相,故,存在無相,存在無所不相,假以之名,行其所相。這系列從2013年開始穿梭鏡面情境,深入鏡中遨遊,勘探創作新處女地。靈感來自於Anish Kapoor的結晶鏡面物體-雕刻,試圖從鏡中窺探存在的堂奧,戲劇性地在鏡面多重的鏡映,攫取時間及空間的形象意識。同年完成兩聯宛若毛玻璃鏡面自畫像,是經由多面規則的鏡映
,匯集多重碎片晶體成形的畫像,綜合具象與意象,如夢如幻的戲劇性畫面,充滿視覺性及想像空間,映照當下幻化情境及存在意識。細膩複雜形式,需專心一致繪製,摸索創作投入很多時間及精神。確實,時間是必然,半年只畫了四幅。畫室練功時間是敝開性及創造性的,它通往無時性,其中不只要細心、專心、耐心,還要一心,沉浸時空進入冥想狀態的創作,時間成為存在煉金術必然的元素。

繼續「奇相-無相」系列擴展鏡面意識,潛進四周人、事、物環境的光影多重鏡映幻化裡,經由八角形及方形晶體構造鏡面從大到小的漸層,炫目光影景物四面八方折射映照,造構真假虛實之相,如「奇相-無相」系列1-2-3-4:介於具象及意象人物,以一種自我境遇情境出現,「奇相-無相」系列命名來自於此,系列9-10:則賦予活力展現時空中行動的人物境況。系列5-6-7-8:兩聯作接近心靈底抽象,解構中組合形式,賦予色彩一種感性意義,炫目耀眼的色彩成為光線。於具象及抽象,建構及解構,感性及表現,時間及空間,詩意及想像,節奏及結構,虛實及留白對比間,簡單幾何形象重覆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形成一種飛舞躍動的視覺動力,持續時間性,並延拓空間,光影幻出幻現的境域,「可見之物,實為非物」的空相、無相之圖像,「所有的形象都是內在的顯現」,象徵人類心理底層抽象的心靈意象。(註2)

「奇相-無相」新系列充滿活力,形象是種感覺,色彩是種論證,在積極進取形式、節奏、色彩及光線下,表達一種樂觀的感覺,呈現一種同時性的精神狀態及可視世界多樣的結構。闡述生命無常和當下瘋狂劇烈急速變革世界的境遇,追求時尚潮流的時代,在瘋狂消費社會裡,價值失落,淹沒於物質,經常因疏離而無感迷失,為何而忙,為何而生呢?意圖在鏡子尋找屬於我的天空-人類存在的意義及本質。蘇俄藝術家Ilya及Emilia Kabakov說:「世界全部都是如此的急速幻變,讓人們忘記生活本身的感受。」或「偉大進步、科學、與人類高尚的景象,它帶引人們來到災難的邊緣」(註3),體現時下的境遇,觸及當下生活的神經,呈現映照時代的陣痛及震盪。

展覽主題-來自存在如是,存在如樣 -點描陳奇相「如是如樣」個展 李敏勇之詩句

註1:來自淨空法師的講道。

註2:陳奇相墨漬圖像的符號學美學 撰文者:姜麗華 2014-10。

註3:參照Ilya與 Emilia Kabakov-離奇城市2014紀念碑大展簡介。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李俊陽:妙工呼嚕嚕-「原味」耶:

P1290838

妙工俊陽於台中居家門前 陳奇相拍 2014-03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_050(攝影 吳欣穎)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攝影 吳欣穎) 藝術家提供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_051(攝影 吳欣穎)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攝影 吳欣穎) 藝術家提供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_062(攝影 吳欣穎)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攝影 吳欣穎) 藝術家提供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_   2010   038(攝影 吳欣穎)  2010

妙工呼嚕嚕李俊陽個展 2010 (攝影 吳欣穎) 藝術家提供

妙工俊陽  七彩迷魂轎   1997 翻拍自藝術家資料 圖片

七彩迷魂轎 1997 翻拍自藝術家資料 圖片 藝術家允許

妙工俊陽  七彩迷魂轎  局部  1997  翻拍自藝術家資料 圖片

七彩迷魂轎局部 1997 翻拍自藝術家資料 圖片 藝術家允許

妙工俊陽  客廳 -  戲偶舞人生-布袋戲木偶雕像 2014-03

妙工俊陽 客廳 – 戲偶舞人生-布袋戲木偶雕像 2014-03

畫在客廳地面上的牆上塗鴉 2014-03拍照

畫在客廳地面上的牆上塗鴉 2014-03拍照

素描-鉛筆畫   藝海沉浮卍卐玩  2009  

藝海沉浮卍卐玩 素描-鉛筆畫 2009  

素描-鉛筆畫  妙工開天眼  2009

妙工開天眼 素描-鉛筆畫 2009

素描-鉛筆畫  我是一個迷魂人  2009

我是一個迷魂人 素描-鉛筆畫 2009

被世界遺忘的人

已被顏色薰醉了

在偏見的色素中

塗鴉紅塵冷暖夢(註1)

撰文/陳奇相

前言:

生活比起藝術還藝術,明顯地,沒有生活那有藝術,藝術豐富生命,生命卻造化藝術。拜訪李俊陽的人,都會呼嚕嚕被這都會遺珠的土角厝與屋內外彩繪的空間迷惑住,屋外綠蔭下雜草叢生,盎然生機,牆面一隻慈祥的妙工虎對著訪客釋出善意,門口一對春聯,門牌邊懸掛著南無觀音畫像迎接客人,給人宛若進入世外桃花源的溫馨感覺。阿里巴巴的客廳,正面佛光桌上琳瑯滿目陳列妙工收藏的傳統布袋戲偶,混合落難神明小佛像與無敵鐵金剛,前有一台大電視及小電腦。圍繞著有框沒框圖畫、懷舊相片、布袋戲木偶頭雕、個人收集的小玩偶、公仔、著色紙圖像、吉他、二胡及古琴、面具及有的沒的等等,詩意大門彩繪著既不像獅也不像虎的圖像。妙工劃出兩坪方尺的小空間當藝術練功房,是他冥想、玩音樂、招待客人及創作的空間。地面上畫滿他喜歡的卡漫,還有A片美眉瀨心美日夜陪伴,讓他心滿意足。屋內到處瀰漫藝術氣圍,廚房、浴室及儲藏室都別有洞天,混合著生活及藝術,媲美美術館,讓人目不暇給,宛若妙工俊陽個人藝術館。

呼嚕嚕耶「原味」地-妙工俊陽:

李俊陽(1967‧生於台東) 又稱「妙工俊陽」是位迷樣、傳奇、邊緣的邊緣人物,多才多藝,喜歡玩,喜歡探索及挖掘自我,不在乎藝術家與否,興趣廣泛,創作不受限,是台灣藝壇土生土長奇葩及異教徒,他自稱「妙工」(妙工也是「廟公」的諧音),「因為這樣就可以說自己不是藝術家了,我只是一個工人嘛,至少是個奇妙的工人。」(註2) 。他頑童般瘋狂的玩,認為藝術是玩出來的,遊戲中有一種自由的活度,啟開創造力及想像空間。他創作裡忠於內心的感覺,找尋生命深處的桃花源,品嘗在地呼嚕嚕「原味」耶滋味。他創作態度成為存在的價值,勘探自已心靈底蘊,藝術家說:「他在探索內心世界的意象,感覺是對生命本質與存在的困惑與迷亂,追尋生命歸原的足跡」(註3) 。 俊陽都甚麼都玩,樣樣精通認真且多元地玩-作畫、玩音樂(吉他、二胡及演唱名歌)、雕布袋戲木偶(作布袋戲衫)、作童玩、星座命相、吟詩作對、寫書法、編故事、演布袋戲、廟宇彩繪、展演等等多采多姿耶生命,在生活即藝術,藝術即生活之存在意識下,堪稱總體性藝術家,遊走於造型藝術、民間工藝及音樂間,結合傳統美學、原生的及設計的,顛覆傳統與跨越現代主義,在衝突處開發其創作可能性。

妙工的藝術創作源泉來自生活,不執著形式及風格,多元面向的藝術面貌,隨(心)境遇巧思造化:塗鴉、漫畫、彩繪、水墨、篆刻、書法、壓克力、素描、現成物、拼裝組合建構物體及空間裝置。創作源於日常生活,來自藝術家心靈底的直覺、本能、感性、自發、表現,示現一種獨特神奇的力量及意識,策展人阮慶岳說:「妙工俊陽是藝術家裡面很少見的帶 有強烈直覺能量的人,他的作品往往跟宗教、超自然力量連結,能召喚一些我們已經喪失的東西」(註4)。他別開生面的藝術具濃厚的在地性情感、品味、意識及震盪,綜觀其藝術徵象:在素人、民俗、傳統、現代、原始、原生、物質、精神及心靈間,闢創其獨特的風貌。

藝術的原初及境遇:

俊陽家族都從事大眾化美術的電影看板畫師,其父親就是位傑出的電影看板畫師,兄弟深受父親的影響,畫是家族基因。他從小就賭好上塗鴉,畫成為他們最原初的存在能量,兄弟都成為看板畫師。俊揚七歲父親病逝,舉家從台東遷居至花蓮光復,國中畢業去學修機車,沉迷於畫,發現不適,至花蓮當看板學徒,十七歲跟大哥到台中四叔學畫看板,很有天分一年半載就出師,那時候,台中六、七家戲院的電影看板都是他們畫的,妙工臉書上回憶過往:「每天,每天,每天,工作場所全是甲苯的氣味,濃到最後,我和哥哥都聞不出來了…,晚上回來,我就很想『做自己』,畫畫,刻刻,和做愛,然後異常亢奮」 (註5)。年輕的妙工於求知好奇心之驅策下,因緣聚會白天畫看板夜讀大明工商美工科,吸收新知、充實自已、開放視野,勘探各種素材質介,瘋狂的畫,意識人生的可貴及啟開可能性,盼望擺脫畫師,能進階作創作。

存在隨著境遇,俊陽當兵時巧逢布袋戲偶,對台灣民間藝術的興致,並開始雕起木偶頭像及小神像,成為他生命中的另一癖好。退伍後開始深入民藝,進入探索及理解,白天畫招牌,晚上刻木偶頭像或嘗試創作。北上求發展,在台北繁華的都會裡,啟開新的可能性,輾轉劇場佈景設計,對工藝、設計、藝術、文化的進一步認知,尋找新藝術動能。

隨著時代的進步,畫板業好景不常在,九〇年代初電腦科技及網際網路數位化新時代來臨,畫師這行漸漸被大型電腦輸出圖畫所取代而沒落,藝術家說:「他就這樣失業了,偏偏那時,他剛剛結婚生子,為了張羅生活,他幫小劇場做美術,又幫海麗唱片畫舞台布景……,創作慾卻怎麼也壓不下去,晚上回家就躲進自己房裡瘋狂作畫。藝術創作為他創造出一個封閉的世界,使他模糊了妻子反覆的 抱怨」(註6)。是在這人生的境遇裡,俊陽1993年開始真正投入畫畫,釋懷其感情及壓抑。兩年後才意識到甚麼是藝術,打開心靈意識,創作自然流露,畫了大量素描及水彩畫,並在台中理想國狀況藝術空間首次個展《逝去情境與新生命的來臨》,展開其藝術之旅。

俊陽1997年離婚釋放自已情懷成為自由人,開始瘋狂的玩藝術,甚麼都玩,所有經過其巧思的手都成為藝術,創作從生活進入拾撿廢棄物拼裝組構,生活即藝術的三輪車不只成為運載、創作基地、更成為總體藝術,在台中X世代畫廊個展展出其最具代表性的《七彩迷魂轎(三輪車)》。隔年台中台灣省立美術館(現在的國立台灣 美術館)開幕,方激起他的強烈創作念頭,立志作為藝術家,全心全力的投入創作。2000年進駐台中20號倉庫,跨領域「紫微星象命學」接觸「人」,擴展其生命意識,並個展於20號倉庫《絕地逢生:黑色筆祭》。2003年獲得「亞洲文化協會赴美研習計畫」,至美國舊金山赫德蘭藝術中心駐村, 2004年投入彩繪廟宇成為(廟公)妙工。解嚴前俊陽就開始玩樂器,民歌時期也曾走唱過(口琴及吉他),經驗了自已,2005年開始學胡琴,從此音樂就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精神糧食。2008年創作低潮時開始篆刻及臨帖,試圖找回創作,本能之驅使下畫了一系列全開素描, 2010年參與高雄橋頭白屋的台灣壁畫隊 (他與南島畫家李俊賢是台灣壁畫隊的創始人) ,捍衛在地美學價值及實踐在地意識。綜觀其創作,融入生活,解放藝術,超越禁忌。

藝術創作的原動力:

妙工俊陽的創作源泉及靈感來自於台灣源源不絕的正港民間及邊緣美學底蘊,與來自心靈內在草根性能量,根源在地文化意識,出自種存在本能、感性和衝動的原動力,試圖開發別開生面地原生藝術風貌。一開始,他就深入在地精神,堅持走自已的路,畫「自己的畫」,也就是勘探本土意識「台味」的畫,強烈隱含台灣主體性,意圖建構自己偉大的地方精神及品味,創建土生土長的台灣新繪畫風貌,藝術家說:「他在地的創作來自於土地,是自然而然形成地,不假外求」,又說:「他是為自己的心靈而奮鬥,內心究竟要畫什麼,那才重要」(註6)。背骨的妙工創作不局限於風格,不執著形式專注於其內在的感覺,悠遊自在隨境所遇,他拒絕快速成名的管道和短線操作的藝術經營模式,他說:「人都有成功經驗,並受到成功的框架及呆滯」 (註7) ,明顯地,他追求的是擴展這塊土地源源脈絡充滿生命力的故事,藉此闡述其存在價值,並招回這塊土地的靈氣與震盪。

交互作用的藝術勘探:

妙工俊陽的藝術靈感來自於民間的經典傳奇及故事,思想上受到佛經及道教的影響,圖像中隱藏許多台灣文化及邊緣文化底蘊的視覺符號,在土地的語言及民間的思考,個人及集體意識裡,其多元性的藝術充滿故事性、軼事性、文學性、表現性及在地性的寓意。創作動力隨手可得,來自於無意識的驅策,一切自然發生自然成長, 注重手的自由書寫活度及個人的內在深處感覺,創作互相交替隨著境遇順勢發展。繪畫始終如一為他創作的主軸,深入民間傳統底蘊,在塗鴉及自由形象間,獨創出個人神秘詭異的意象。表現性的布袋戲木偶雕像入傳統找出一條傳統的活路,巧思造化的童玩考驗藝術家創造力。從單一的探討到跨領域的勘探,打開心靈及想像空間,創作動能隨機性下獨創其寓意,他習慣將過去創作的東西交互作用來作裝置,也常將生命的境遇轉化為創作的動力, 將繪畫、木偶雕像、童玩、收藏的小玩具、物體結合成為戲劇性的空間裝置,如最具代表性的七彩迷魂轎。

總體藝術-七彩迷魂轎:

呼嚕嚕台中有一輛三輪車跑得快上面坐的布是老太太,而是七彩迷魂轎主人「廟公-俊陽」,當藝術家騎坐三輪車就變成充滿想像空間的《七彩迷魂轎》,你說奇怪不奇怪,這是「藝術」神奇的所在。藝術家解釋「七彩」意謂著多采多姿的變換人生,「迷魂」代表著沉弱與恍惚的狀態,「轎」則象徵著一車載滿懷舊情操的移動基地(註8) ,是他社會的經驗,存在生活記憶的所在線索,形構總體的藝術。三輪車是過去時代民間流動便利交通運輸工具,東奔西跑在窮鄉僻壤各個角落叫賣之流動攤販,傳統菜市場也經常可見的菜攤。三輪車充滿台灣中下階層社會的隱喻,習以為常及平易近人的感覺。我對俊陽在藝術創作上最大的印象是這件《七彩迷魂轎》,直至今天持續在我心海底發酵,我認為是九〇年代末台灣當代藝術中最「原味」與最具在地情懷及最徵象性的大作之一。

妙工俊陽創作上最具徵象性的《七彩迷魂轎》(1997)靈感來自於其家旁建國市場,有一天看到賣菜攤販騎著拼裝三輪車使他莫名感動。也喚起他的童年記憶:小時候隨著畫電影看板的父親,坐在畫滿電影看板的車子,穿梭在街頭的情景(註9)。於是他也買了一台拼裝三輪車,起初只是作為運輸工具,漸漸地美化塑膠布車棚一點一滴的彩繪裝飾,形構五彩繽紛的圖案及影像,鐵架上滿滿地懸掛其布袋戲木偶、小雕像、竹節人、小玩意、圖畫、相片及有的沒的死骨頭(物體),搖身一變成妙工的創作基地及流動性的展場,俊陽騎坐著這輛充滿生命力的車,穿梭台中的大街小巷,與人建立新的互動關係,走出畫室及藝術體制的象牙塔,進入社會場域,他說:「那時候,覺得我的東西擺在美術館畫廊很奇怪,那輛三輪車叫七彩迷魂轎。藝術可以像賣菜在街上走來走去,不一定要在美術館」(註10) 。

七彩迷魂轎是俊陽生活的平台、創作的基地及行動展演的舞台,如妙工個人美術館的縮影,更是台灣罕見的總體藝術例子及互動美學典範。轎混合生活空間、展演空間、藝術空間、社會空間及公共空間。喜歡玩瘋狂的玩,無所顧慮,玩得很盡興,還記得青年戲劇導演阿才結婚時,戲劇性地以七彩迷魂轎當禮車,後面跟著六輛賓士車,浩浩蕩蕩在台中市遊來遊去的盛況,幽默風趣充滿民間社會的寓意。呈現台灣最原味的情感、精神、氣圍及個人與社會集體意識,生命經驗比副產品重要。生命是一場遊戲,勘探所有存在的可能及體驗當下的每個情境,在生活及記憶、私人及公共、原生及現代、行動及展現、情境及場域、藝術及非藝術間,顛覆傳統及藝術體制。

妙工俊陽另一姊妹作《七彩迷魂轎-兒時粉紅帳》(2000年) 儀式性及戲劇性,以物體裝置及行動展演方式呈現,車上高低有序懸掛其所雕布袋戲頭像,每個粗樸頭像各有其個性及徵象,下身穿著白紗,並隱約透著黃色光。車前示意一道粉紅蚊帳構造的投光光廊,廊中一只骨董櫃,隱喻充滿淒美哀怨。開幕當天藝術家感性半裸穿著白色道袍,拿著權杖,在作品周圍「起童」召魂天地,自我心靈洗滌、解放,喚醒存在意識,釋放台灣人的共同情感,示現在地的活力及震盪。

勘探心靈深處的原象:

妙工俊陽在無意識驅策下探秘心靈深處的原像,創作出寓意保留一種更大的活度,奔馳其無限想像力,藝術家說:「我歸注於那是創作回到或進入一種野性狀態的生命樣貌」(註10),自然而然地釋放所有能量及創造力,闢創妙工式的在地語言之自由形象。畫是種直覺、本能、感性,畫更是心靈的觸角及存在的神經陣痛。他從不以特定的方式創作,互相交替隨心所欲,畫也不例外:素描、水墨、彩繪、壓克力、書法及筆冊文件,隨境遇探索,多樣形態打從心裏呈現對生命本質與存在的困惑與迷亂,追尋生命歸原的足跡,獨特展現神奇的力量及意識。

妙工俊陽2004-2005年參展 Co4台灣前衛文件展-「藝術轉移」,他以《兄弟姊妹大明星-縱橫四海漂浪隨演靈通三界幻影作陣》及《七彩迷魂妙-你我是數萬名精蟲奔向子工的第一名》為題,他現場展演以畫電影看板師的精勘技藝,將其身旁藝術家及策展人好友全部以大頭照的方式入畫,兩張巨大畫面前呈現他最具徵象性的七彩迷魂轎(上面載著一尊七爺神像),在遊戲中擴展藝術的意識。

2006-2009年隨性水墨及書法系列,深入傳統跨出現代的姿態抒發其感性,與2008妙工呼嚕嚕鉛筆白描系列,都在俏皮及戲謔塗鴉間,混合各式各樣卡漫、民俗圖騰、布袋戲木偶像、竹節人及現代人的生活意識符號等等,展轉素材屬性,拙奇的筆觸勾勒怪誕意象,呈現別開生面的新自由形象。2009 年台北關渡美術館《綠野仙蹤關渡首部曲-漂流木裝置藝術》聯展中,紀念碑形式「祢-地靈、人傑-親愛的土地公 我們的地球」橫跨兩牆面的空間裝置,在色面化象形化的神佛廟宇及人物的神秘詭異間幻化,呼嚕嚕的情境下,闡述天地人的幻蒼海浪花鬚滾紅塵意境。

妙工的創作順勢而為,畫在隨手可得的任何物體上,如桌椅、手提電腦、鞋子、筆桿、竹節人等。大部分的畫作都是紙本及冊頁,極少在畫布上,2010年參加橋頭台灣壁畫隊後才開始以壓克力/畫布,釋放在地濃厚情感。2010速寫冊頁系列,以感性自由書寫的方式呈現,圖文並茂,示現當下的情境及意識
。他的作品是幽默、風趣、詭譎、俏皮,柔性細膩而優雅,圖案化被喻為「軟絲」,在意象及心象、本能及感性、表現及抒情、意識及潛意識、文學及軼事、情境及場域、物質及精神間,觸及當下的神經意識。

妙工的展覽都不墨守成規,對空間有高度敏銳度,習慣將過去創作的東西拿來作裝置元素,常把生活周遭相片、物體、與畫全部放進展覽 中,如2010年高雄高苑科技大學藝文中心《妙工呼嚕嚕》個展,素描、相片與物體混合懸掛成為立面裝置,或個人典藏的小玩具、公仔、布袋戲木偶、童玩、有的沒的全部納入展場,他認為「藝術家的生活也可被展覽」(註11) ,在拓展藝術概念的方法裡,示意生活比起藝術還藝術。

戲偶舞人生-布袋戲木偶雕像:

俊陽生命如戲偶舞人生,當兵時就栽進木偶雕不能自拔,畫到船頭處時,他會轉彎回頭擁抱其所好-刻台灣民間傳奇故事人物(廖添丁傳奇、西螺七崁、林投姐、周成過台灣),探索造型與角色的特質,並可以發掘人性角色的奧秘,從中體會生命的意義。當他深入台灣布袋戲偶時,發現它其實一點都「不台」,激勵他尋根「台味」布袋戲偶像。如是,1999年他在宜蘭戲劇館第一次「正台布袋戲偶像」個展,重新詮釋古典布袋戲在台灣的可能性。他說:「我想從古典的布袋戲中,找 回傳統的刻工,因此在廖添丁布袋戲中創造角色,包括自己裁縫作布袋戲服,從傳統路中找到許多現代的變化」(註12) 。戲夢人生中,尋回呼嚕嚕台灣充滿生命力的原味,布袋戲木偶雕像成為個人及社會的隱喻。

註1:李俊陽台中畫室訪問錄-俊陽寫給我的他父親寫的詩句 2014-03 。

註2:682期壹週刊「非常人語」撰文:王錦華20140617。

註3:新台灣新聞週刊第324期 江冠明 2002/06/10。

註4:682期壹週刊「非常人語」撰文:王錦華20140617。

註5:妙工俊揚臉書 2013。

註6: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324期 江冠明 2002/06/10。

註7:李俊陽台中畫室訪問錄 2014-03 。

註8:台灣裝置藝術1991-2001 李俊陽單元 姚瑞中著。

註9:台灣裝置藝術1991-2001李俊陽單元 姚瑞中著。

註10:藝術觀點雜誌2008秋季號 ”後歷史藝術專輯:自由-術 作者/蔡宛璇

註11:李俊陽台中畫室訪問錄 2014-03 。

註12: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324期 江冠明 2002/06/10。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這一陣子:

evikeller-towards-the-light_MG_4544

Evi Keller matiere -lumiere Towards the light – silent 2014 transformations video

evikeller-towards-the-light_MG_4711

Evi Keller matiere -lumiere Towards the light – silent 2014 transformations video

evikeller-towards-the-light_MG_4805

Evi Keller matiere -lumiere Towards the light – silent 2014 transformations video

evikeller-towards-the-light_MG_4831

Evi Keller matiere -lumiere Towards the light – silent 2014 transformations video

圖與文/陳奇相

秋高氣爽時像候鳥般的返回心所愛耶故鄉-台灣,這一陣子明顯地發現我蛻變了,就像我當下的創作般,我【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個展新聞稿上寫道:「變是要更接近真實,更貼切當下的意識,沒有別的意圖,當下的真實比起價值或價格更迷人」流變成為生命的真實。境隨心轉,人事物也隨著境遷,不再惹塵埃向外攀緣不再迎合取悅別人,台灣人情味很重,但人情世故卻最難纏,經常會有意無意間受情感的綁架,顧慮關係及利害,難分難捨壓跨人的心,讓人身心疲憊。不親之親,隨緣就好,如無法自在卻反而累了自已的心。

這一陣子對外擴展似乎沒什麼感覺,隨著生命意識流,慢慢從關係中解脫,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看淡人事物,承擔自已的生命意識,認真地擁抱自已,活出精彩的生命來。肯定地勇敢地做自已,生命短暫何必浪費光陰,在上蒼的恩賜下,依直覺自在地做好自已,認真生活,生命無他,一切存在的酸甜苦辣只能自已面對、品嘗及體驗,承擔自已的責任,活出自已的能量,沒有任何後悔及遺憾。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