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3/2015

台灣的春天水噹噹:

P1370345

今年的黃花風鈴木開得燦爛無比 -水噹噹

P1370346

台灣的春天水噹噹-魅力無窮

P1370352

春天讓人心花朵朵開

P1370356

黃花風鈴木繽紛燦爛如黃金閃閃發光

P1370357

春天是天女散發的時刻-水噹噹

P1370358

今年嘉義市軍輝橋河堤上及河堤公園旁真是美好讓人暈遜

P1370367

嘉義中埔鄉靠河堤公園邊水噹噹的行人樹-真迷人

圖文/陳奇相

愛花是天性-愛美是本性

台灣人對自然植物花草及美感不是無動於衷的,每當繽紛燦爛的花季時,都一窩蜂的尋花探勝,沉浸在美的懷抱裡,春神起舞的邀宴,水噹噹享受一場自然的身心靈饗宴。今年恩賜沒雨水黃花風鈴才得以燦爛許久,往常總在一陣春雨後就落盡,對美只能讚嘆,臣服在美感中-不亦樂乎。這是嘉義市靠八掌溪軍輝橋河堤邊及對岸河堤公園與中埔行道間。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高雄畫家訪談與無願讀書會演講:

P1370587

高雄畫家蘇旺生工作室

P1370568

高雄畫家蘇旺生左營高級眷村工作室

P1370766-3

高雄變美了-藝文正在興盛中 拭目以待

P1370767

高雄中央公園-羊羊得意

圖文/陳奇相

繼續跟隨著藝術寫作計畫走(寫台灣藝術家專覽),隔天下午與畫家蘇旺伸高雄有約,乘自強號至新左營站,蘇旺伸前來接我,去他左營高級眷村工作室。是棟獨立日式房子,在市區的邊緣地帶靠近海軍營區,青蔥翠綠優美環境,沒甚麼車子且眾多空房子顯得格外靜謐,這兒曾是海軍將領們的舒適宿舍。我與蘇旺伸並不很孰,這兩年來參與顏頂生的泰郁美學堂尾牙或活動,見過幾次,並未深談過,未參觀過其任何展覽,對他作品當然陌生。在這情況下如何訪談呢?採取被動及現場就地參觀作品及畫冊方式,隨著氣氛靈感及敏銳觀察隨著感覺情境流轉。我會從最基本的:畫家是誰,理解其生平及成為藝術家的淵源,創作的幾個階段,創作的路線及特色風格等等,其餘地可參考其他文字及圖檔資料提共更多訊息及堂奧。

喝杯茶,參觀畫室,資料性的拍了幾張畫家及環境照,就進入訪談情境,多給藝術家時間娓娓道來表達其所思所想所為,細心地傾聽觀照,並從畫作中與資料裡深入其境。善於言談的藝術家可以很充分的表達其藝術立場及觀點,不擅於言談的藝術家則給予提示引導,訪談都在祥和氣圍下,隨著感性及本能性的言說和話題流轉深入,傾聽來自藝術內心深處感人肺腑的故事。每次訪談都讓我深入在地學習的機會及體驗台灣文化能量及意識,了解在地藝術家的創作及生活。

每年返台都受邀至高雄無願讀書會與一群愛好藝文人士們分享,安排連續兩星期五早上,所以我都趁下高雄演講機會每次都提前下去,順便訪問一位高雄在地的藝術家,作為下幾期台南鹽分地帶文學台灣藝術家專欄的寫作準備。今年這兩次分享特別與讀書會分享正港耶高雄在地藝術家:台灣藝壇的南島騎士-李俊賢及台灣土地容顏的探秘者-陳聖頌,他們幾乎都孰悉認識的藝術家。從深處無怨尤之最「台味」的畫家李俊賢談起,我嬤用濃厚感情耶台語敘說台灣人的藝術,讓課堂更加騷動更加有感覺甚至更加動容,正視台灣人的意識、精神及氣慨,牽動台灣人的神經與土地靈魂。

每次高雄演講完後都受邀與學員們共進午餐,這批貴夫人們不只愛好藝文更賭好美食,高雄大小餐廳名菜,那裏有好吃地絕對逃不出她們手掌,吃香喝辣無所不能,但她們好學精神可嘉。每次演講完有幸與她們分享美食,似乎有加菜的感覺,不亦樂乎當然人生到處都是學習的道場,在講桌前我是老師,映映自在的沉迷在我的主題裡,在餐桌上成為這群好學的貴婦們的貴客,人少時還可以閒話家常聊聊天,人多時像菜市場般的熱鬧,我沉靜地觀察及學習,深感幸福地沉浸美食中,享受人間的美好,感恩人間的機緣,讓我有更多更深層的見習及體驗。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台北與陳老師春約及藝術家春酒:

11061989_10155335973770088_3649067540882039583_n

台北與陳老師春約-與恩師陳世明齊聚一堂,美玲、 劉彥宏、郭淑莉、柯應平 、曹育維、吳宜芳、林慧貞、彭安安、林賢俊和許文智師兄弟們合照於紫藤廬。張仲良拍

P1370564 與陸覺民 柯錫杰夫婦及蔡文雄

采尼畫廊春酒晚會-很榮幸地與名攝影家柯錫杰夫婦會面 左為陸潔民 右為畫家蔡文雄等人合影留念

圖文/陳奇相

每年冬去春來,大地甦醒時,公園樹梢上充滿生機,黃花楓林木繽紛燦爛的撒在河堤岸邊,春光外洩光彩奪目,自然高歌抒所懷,顯得時光運動隨著花草也急速起來,又是我這候鳥即將歸巢時。日子的腳步感覺上過得特別快,南奔北跑的日子一轉眼就不知不覺地溜過去了。

上個星期特別充實,一星期三個演講分享讓我忙著團團轉,很有計畫性地,從北至南況了一圈又回到原點。每年返巴黎前的功課,都訪問三到四位藝術家帶回去寫作(繼續幫台南鹽分地帶文學寫專覽介紹台灣藝術家,如今已進入第五年),星期一北上,訪問年輕藝術家張仲良,訪談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洗耳恭聽,每次訪談藝術家都是我一次再一次的深入理解學習,不只成為我寫作的第一手資料,並見證藝術家的創作空間與其藝術及生命的見解,讓我有機會窺探藝術家的真性。

隔天充實中的充實,一大早去了國北師演講,蕭美玲師妹研究生的課,邀請我前往與學生分享去年(2014)巴黎東京宮當代藝術整年度的展覽,從「氣候的狀態」瑞士藝術家Thomas Hirschhorn「永恆火焰」空間裝置開始,展覽成為一個多元論談的平台,闡述全球化下的政經及文化及社會種種議題。直至剛剛下檔的「Inside」專題聯展,展現當前多元視野的當代情境。有系統地介紹各個展覽的核心及論述及特色,可以想像一般學生都霧煞煞一團霧水,很明顯地,這並非他們所關心地,巴黎離台北太遠了,至少遠來的和尚敲了一鐘起開一道光,是否能啟開學生好奇的心呢?

下課後與美玲赴約「陳世明粉絲團」和恩師陳世明老師餐會,一同至台北古意盎然的紫藤廬,充滿藝文氣息的日本式古房子,我們被安置在一間獨立空間,席塌塌米地而坐,與和藹可親的陳老師圍成一圈,從第一屆至十八屆十幾位北藝大師兄弟齊聚一堂,宛若一家人般,繼續與老師分享藝術的看法,老師指出當下藝術的困境,並依依解析在座藝術家學生的觀點大家洗耳聆聽,靈性一向都是我們共同探討的生命議題,業後能有老師不厭其煩的提示及教誨,真是感激不盡。

每次與陳老師之約都是無盡的歡喜,一值至傍晚時分,我與蓮蓮及賢俊先離開,赴蓮蓮之邀「采尼春酒晚會」(在大直),花燈初上細雨綿綿的台北市,顯得更迷人。先至畫廊及雨仔(許雨人)及其他藝術家會面,跟隨大家一起至富麗堂皇的大餐廳,才知道是采尼畫廊年度盛大的晚會(二十幾桌),藝術家、收藏家、藝術學者及企業家雲集,其中一大票人都國際扶輪社的社員,感受當下畫廊經營方式及雄心企圖。前面幾桌都是知名藝術家(名攝影家柯錫杰及雕刻家李光裕等)及藝術學者(王哲雄等),見證畫廊老闆交流廣闊經營人際關係別有一手。我們這桌己乎都是孰悉的藝術家朋友(蘇國慶、曾傭寧、施工忠昊、林賢俊及許雨人及蓮蓮等等),以酒言歡的春酒,在爵士樂及遣性節目下,讓我見識台北畫壇及人間的歡樂。本想八點左右準備回朝返回嘉義,卻在春酒的歡興氣圍下忘了時間,深夜人靜,夜宿藝術家曾傭寧關渡的家,並與他挑燈閒聊台灣藝術至凌晨,晚安。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過日子:

P1370805

一張影像勝過千言萬語

P1370804

無題-充滿想像空間 盡在不言中

P1370806

具象抽象非具象都如是 有感覺最好

P1370807

詩意無所不在 心在一切在

圖文/陳奇相

生活在充實的日子裡,日子過得特別快,一轉眼冬去春來,一霎間又是一星期,日子是怎樣過的呢?時間的腳步在每個當下中意識及無意識中移動,快慢似乎只是一種身心的感應,踏實無愧我心地認真過日子就是充實,過日子就是生活,過生活就是生命,真實面對每個當下就是踏實,於時間性及無時性間體驗見證存在,無時無刻與天地對話。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石晉華-走筆的人:

4a44c196db0b8

走鉛筆的人 1996-迄今 走筆過程記錄照片

XL20081029005494_14964

走鉛筆的人 1996-迄今 走筆過程記錄照片

「從事藝術最大的幸福是-可以認識到偉大的靈魂。」(註1)

前言:

藝術是甚麼?藝術是如何之可能?以何種條件與方式呈現?生活與藝術的關係為何?生命在藝術中扮演甚麼角色及意義?藝術如何造化生命,見證存有?藝術與軀體、生命、精神等的關係。畫是生命的煉金術與存在的刻度及意識,畫對石晉華是軀體的指涉,身體行為考驗耐力及意志力,體悟其存有的歷練修持,見證「生命是道途,身體是道場」。對他:「整個人生就是一個持續發現啟示與寓言真義的過程」(註2),他追求不只藝術的本質更深入生命的課題,追根究柢存在的意義,如陳世明說:「藝術是生命的終極意義,是生命靈氣的呼喚」(註3)。石晉華認為:「最好的藝術家通常都是很勇敢的人,都是真心的人」(註4)。確實缺乏謙卑與誠實,就不會有任何新的事物發生,對具宗教情操地他而言對生命真誠的回應是走筆-行動。藝術作為靈魂或精神的出口,超越存在之可能,成為生命解脫之道。

走筆的人-石晉華:

石晉華(b1964)是台灣藝壇上最獨幟一格的走筆人及生命的藝術家,以其充滿指涉性的走筆系列獨秀,在謙誠宗教情操裡,觀念在先 ,行動在後,藉由藝術行為轉化及昇華生命。他跨界融合觀念、行為、態度、及表演,人們稱他為觀念行為藝術家。他經常譬喻自已是走鋼索的人,到底身體是靈魂的廟堂?還是監獄呢?當然甚麼都可拋,唯有身體拋不了。很早就必須面對生命嚴苛的考驗,他的創作與其先天性糖尿病有相當密切關係,更與測量和紀錄密不可分,迫使他真摯面對嚴苛生命安危情境,17歲始便注射胰島素,日復一日不厭其煩地測試與記錄血糖,身心的煎熬,強迫藝術家嚴肅以待其生命狀態,生活充滿挫折,在掙扎痛苦往往激發人們突破其困境並超越自我。以致於軀體自然而然的成為他的藝術工具,作品就化為軀體,藉由走筆及測量考驗其存有,到底是走筆人還是走鋼索的人呢?

石晉華是個台灣藝壇上獨領風騷的觀念行為藝術家之一,投入身體性的藝術表現,以睿智理性辯證的觀念作為創作主導,行為驅策其行動,態度成為藝術生命的姿態,沉浸在行佛念經的情境中,映照非凡的精神體積。觀念意味指出這些作品偏愛組成特有的表達力,陳述的、描繪的、軼事的或視覺的,它展現一種思想核心在那些規則、符號和語言上。

藝術因子緣起與造化:

每個人都是藝術家,都具有潛在無限可能地創造力及本能,每顆藝術因子都埋在心靈深處,機緣下自然開花結果。石晉華的藝途是峰迴路轉,小時候就喜愛藝術,處在台灣當時社會價值下,承受青少年時苦悶升學壓力。高一期末從一場車禍開始,昏睡疲倦,暑假整整暴瘦二十多公斤體體重,檢驗出是低型糖尿病,宛若生命中的核爆,必靠注射胰島素控制血糖,每天嚴苛的面對生存的挑戰,希望沒了,日子過得不快樂。

石晉華高中活在無助及無奈隨時致命威脅與嚴苛情境挫折下,形構他徬徨、孤僻、自卑、不安、焦慮、恐懼、苦悶的封閉性格,深深地影響他的人生。以自身的情境思考,高中畢業後確定自已的前景,他投考美術系是受二哥的影響。進入南島藝術家李俊賢老師的《河邊畫室》習畫練藝,李成為石晉華的啟蒙老師。第一次聯考名落深山,隔年考上輔大應用美術,開始反覆思考藝術創作,下定決心作個藝術家。休學,準備重考美術系,開始畫油畫,激發出其才能,榮獲雄獅美術新人獎,鼓舞並肯定他的才華,給予他一股無比的能量。終於頂著雄獅新人獎的桂冠進入師大美術系。

石晉華滿懷信心進入夢寐以求師大美術系,很快就對固步自封的藝術教育失望,從破碎的夢中覺悟到學習靠自已,學生間的互相激盪碰撞,激發創造力及思考力,獨立覓尋屬於自已的道途,這時期的創作環繞個人的苦悶、孤獨及封閉的自我。師大期間,坦承佈公自已的身體狀況,信任世界敞開心胸迎接光線
,讓他有更多的能量學習及創作。那影響石晉華最深的是大二大三期間複合媒材課之留日的兼任老師盧明德,尤其是想作品的創作計畫書,思考文字及草圖之表達,啟開他「觀念藝術」大門,觀察、覺知、探索及發現方能拯救靈魂,也是創作之道,英國文豪王爾德說:「唯有知覺能夠治療靈魂,而唯有靈魂能醫治覺知」。如是,藝術的對象不代表本質,態度及條件決定「藝術」。師大期間的解惑、省思、考驗及領悟,因創作來自於構想及面對面的發現及成形,肯定當下,走出生命陰影,坦承面對,一步一腳印的打開心結。

1992年前半期間在美東紐約及美西舊金山的駐村,啟開石晉華的藝術視野及新的創作意識,如觀念行為的「舊金山健行日記」紀錄作品(1993年)。從美東至西岸後,開始尋覓探索生命意義及價值,宗教無法解決他生命課題,轉向中國古老的老莊哲學,如齊物論的天地一體,得到喘息與放鬆,不久接觸佛教。駐村後選擇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藝術研究所繼續深造,因大姊家就在此之便。南加州是美西觀念藝術的大本營,自由開放多元化:同性戀、新女性主義、有色人種、殖民及藝術權力,藝術注重思辨及批判,認為當代藝術是社會戰鬥利器。從文學、電影及錄像談觀念及詩,或影像是想像等概念。石晉華就在這觀念性地思辨邏輯下紮根,建構其對個人身體獨特地創作方法,闢創其觀念行為,啟開他最獨創性地「走筆系列」。

師大讓石晉華認清真相,獨立自主另闢蹊徑。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藝術研究所,打開他創作活源,創作來自於構想及面對面的發現,於每日的發現中成形。觀念藝術的概念成形於師大,如畢業展的「骨頭出售」,物件並非意義及價值所在,而是其態度及條件。真正落實觀念行為創作則從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藝術研究所如「走筆系列」及「走鉛筆的人」。

石晉華早在入師大前就展現其才氣,榮獲年輕藝術家所羨慕地雄獅美術新人獎,魚躍藝壇。1992年首個展於北美館「所費不貲」闢創上世紀90年代時尚的互動關係美學。隔年參予「台灣90’s新觀念族群
」聯展,1994年美西加州駐村,1996年台北雙年展–台灣藝術主體性」。2002年「CO2台灣前衛文件展–柯賜海個展」,2003-04年美國紐約MoMA P.S.1當代藝術中心駐村,2007年獨領風騷獲得台灣所有重要藝術首獎:「台北美術獎」、「高雄美術獎」及第十屆李仲生基金會視覺藝術獎,成為台灣藝壇最有前景的新星。2010年再次參加「台北雙年展–台北的X棵樹」,隔年以《當代藝術煉金術三部曲—石晉華個展》入圍第九屆台新藝術「年度視覺藝術獎」,奠定其獨特藝術風貌及地位。

生命的轉捩點-從基督教到佛教:

石晉華出生於傳統基督教家庭,謙誠的基督教徒,從年少嚴苛面對身體,殘酷的人生裡,真摯體驗存在的虛實幻滅與無常,提問生命究竟為何?覺知藝術無法解決生命之課題下,他說:「藝術家只能拯救自已,無法拯救世界」及「藝術家為拯救自已靈魂的人」,進一步說「因藝術救不了藝術家,生命的意義及價值不在藝術」(註5)。平常他喜愛閱讀藝術家及文人的傳記及故事,從中與古人做朋友,看到存在的力量及鼓舞的榜樣,舊金山駐村期間是藝術家生命的轉捩點,從那時起真正尋覓生命的意義及價值,啟開解脫之道。

於學佛的姊姊家與佛結緣,接觸經書及佛教雜誌,開始用心學佛,沉浸佛家思想,皈依藏傳白教,禮佛、靜坐及誦經念佛,從老莊哲學的天地一體,到佛教的同體大悲,一心學佛,昇華存在意識。佛教完全針對個人修心養性,明心見性,覺知地凝視回歸諸已生命修持、觀照及驗證、堅韌及豁達。佛教的慈悲及智慧啟示,臣服於存在,解放藝術家生命內在的焦慮及困頓,安撫其靈魂,蛻變了石晉華的存有,無怨無悔在願力及念力下,完全改觀其生命。藝術是生命的課題,成為明心見性的映現,他認為:「人生的意義是從夢中甦醒過來」。(註6)

指涉生命無常的「走筆系列」(1994-):

具佛教情操與心性寫照的「走筆」系列是石晉華最具徵象性的傑作,是1994年秋天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藝術研究所時所闢創,以筆擬人化隱喻老病死的軀體情境狀態。走筆來自於身體的思考,最核心的動能來自生命深層的暴衝力,呈現肢體性語彙,遊走於時空境域中,窺見本性。走筆考驗藝術家的體力、耐力及意志力,從早期自我生命的強制性本能開始,治療、抒發、安定內在衝突(苦悶、不安、焦慮及壓抑),並陪伴他度過人生最沮喪的一段時光,慢慢地收斂心性,轉化及昇華存在意識。畫成為其靜心冥想、修持,實踐身心的道途。走筆是身體多維的中介,人與世界、人與我 、生命及藝術、軀體及靈魂的關係。恩斯特‧卡西勒(Ernst Cassirer)認為「藝術作品就是人性和內在生命的直觀,形象的感性形式的顯現,在對藝術作品純形式的審美直觀中,人可以看到自己,也可以看到整個世界」。

石晉華的「走筆」靈感來自陪伴多年(哥哥贈送的)書寫日記的那枝筆開始,在白色信紙上本能性的塗鴉走筆,直到筆水耗盡為止,誕生了首張「生命中最後的一張畫」走筆作品,並擬人化的感觸書寫一首回向這支筆與藝術家共同記憶的詩。在這無意識中建構創作經驗,繼之以全新的原子筆及炭筆實驗勘探
,於混亂的心下塗鴉,在單張或多張紙上將筆耗盡,降伏心的不安及恐懼,就這樣體驗:「一枝筆可以隱喻一期的生命(一生)或一次的主體(我),筆觸的痕跡猶如一生的作為,而卸解磨滅的鉛筆則是肉體的宿命」(註7)。走筆-意在筆先,以意帶境,筆隨著心識起舞,喻示存在的無常,畫成為血肉之軀,能量之出口,行動中擁抱自已靈魂,紀載時空情境及生命意識,藝術家說「從事藝術最大的幸福是-可以認識到偉大的靈魂。」(註8)

「走筆系列」都是依筆的遊走天地方向成形,綿延不斷的線條築構其世界:垂直線、平行線、峰迴路轉的曲線、或自轉的圓,都重複再重複走筆直到將筆耗盡,充滿生命力的能量,呈具象、意象、抽象等多元樣態,經常黏貼上徵象性的鉛筆屑、斷裂筆心等,具陰陽頓挫的美學符號,筆觸是心的痕跡,生命存在的印記,在本能與感性、意識及情感、張力及能量裡。「走筆系列」是藝術家對人生徒勞,無常的喂嘆,自我救贖,在念力及願力下,探尋真理、智慧及慈悲的行徑。走筆系列經常都是兩件一組「走筆圖
」及「走筆文件」(攝影和文字收集當下的情境記錄成為文件)展現,完整地指涉人生的起伏潮落之生命情境與狀態,其背後卻隱藏著一股無形的精神力道。

走筆宛若藝術家每天的行佛誦經行徑演練,走筆成為靜心諦觀儀式,一遍又一遍洗滌藝術家的心靈,淨化意識,穿越時空境域。具佛教觀「走筆系列」從1994年至今已二十年頭,無疑是石晉華生命歷程的最佳紀錄與寫照。筆成為生命,畫化為軀體,藝術家寫道:「生命,就像給你一枝鉛筆去寫去畫,而過程就是老、病、死。不論如何,這筆終究是要磨滅的。」因此,一枝筆所象徵的是一世一生,所走過的路徑即使相似,也各自不同,但終點卻又都一樣,又回到輪迴的原點-就像人的生命一般。(註9)

「地藏菩薩畫像計畫系列」是2011年終石晉華的父親過世後,他開始誦唸《地藏經》回向給父親,目標是誦念1720部,每念一部《地藏經》,就以鉛筆畫一遍地藏菩薩。鉛筆磨盡,削出新筆心,並把鉛筆屑黏貼紙上。如此重複過程進行,宛若每日行佛誦經儀式。直到108遍就完成一回畫像,呈現同尺寸同地藏菩薩畫像,以此列推,約四或五年完成此計畫,直至今天重複誦念千遍地藏經。此系列具濃厚宗教情操及精神體積,謙誠態度勝於畫像,行為卻記錄藝術家每天生活情境及時空狀態。

靜心諦觀生命的「走鉛筆的人」(1996-):

走筆是身體思考擴展成身心靈行動,「走筆系列」是肢體,「走鉛筆的人」則是軀體。
石晉華「走鉛筆的人」來自於1995年以人體為極限行為「跳蹲走筆」實驗表演之延伸,也就是在窄牆面前反覆跳蹲至高點走筆一畫,直到雙腳抽筋麻痺的行為表現,身體成為創作及測試空間的工具。紀念碑大作「走鉛筆的人」1996年迄今(2015年)共計二十年頭,共演練出六七十次,作品從全白經由一次又一次的走筆,從疏至密直至全黑,揭示精神及力量,這作品困於沒有施做場地,始終沒法完成。

「走鉛筆的人」是件石晉華充滿意志力的苦行懺悔行為展現,藝術家在一巨大白紙銀幕前,握(拿)鉛筆無怨無悔的往返遊走(似乎生命是無盡的輪轉),站或蹲著水平走筆,無止無盡劃出一條又一條的平行線條,細細麻麻佈滿空間。與此同時頌念著華嚴懺悔偈:「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止貪嗔癡,從身語意所生,一切我生皆懺悔」作為開始,邊走筆邊持咒語及心經,或誦唸諸佛菩薩的名號(註10)。一直不斷反複這削鉛筆、走線、誦經的行為過程中,每次行動約歷時兩小時十五分鐘,意圖安撫自我的身體及拯救自已的靈魂,昇華生命並在創作裡經驗自已。「走筆系列」與「走鉛筆的人」都蘊含著深層隱喻:一枝枝的筆,代表著一生生的輪迴。如果說「舊金山健行日記」的紀錄作品沒有主題,只有動詞,不需要形容詞。那麼,「走筆」則是主題及動詞,沒有文學性的文學性。「走鉛筆的人」是石晉華禮佛誦經心識修持儀式,喚起人類深層的意識,與其說是一種內在精神的東西,它遠超越物質形式及美感的真實性。如是「願消三障諸煩腦 願得智慧真明了 普願災障悉消障 世世常行菩薩道」。(註11)

聖山朝聖「岡山波齊峰轉山走筆系列」(2008-):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聖山,生命就是一趟朝聖之旅,往那遙不可及的高峰奮進,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因為存在是所有的可能。石晉華心中有一座屬於自已的靈山-岡山波齊峰(高6.638米),宏偉壯麗位於西藏西部,峰頂終年雪白,地勢威厲極具心靈及視覺的震攝力。是聖靈所在之地,藏傳佛教五體投地大禮拜的繞行聖山,篤信佛教的信徒堅信以順時鐘的方向繞山,能夠滌盡前世今生的罪孽,累積無限的功德。

「岡山波齊峰轉山走筆系列」是石晉華2008年以意念冥想試著爬那座他身體到不了的高峰,山為徵象
,代表自輪迴生命中超越的一個目標,一枝筆峰迴路轉,喻示性繞山,筆成生命之道途,紙就成為心靈朝聖的道場。在念力、願力、耐力、執著之念茲在茲下,俯瞰所有人生經驗,見證生命這一趟神聖之旅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意圖超越生命中那遙不可及的神聖高峰,窺見存在非同小可的堂奧。藝術家寫道
:「在夢裡,確實有一座山,我確實存在。但如果我沒有盡力做這件不可能的事,爬上那座山,我就不可能從夢中醒來」。輪迴沒有意義,生命唯一的意義就是從輪迴的夢中醒來。(註12)

註1:來自石晉華訪談2015-02-02 高雄。
註2:CH6 生命的寓言 結語- p379
註3:來自陳世明老師生命與藝術的書信 。
註4:來自石晉華訪談2015-02-02 高雄。
註5:來自石晉華訪談2015-02-02 高雄。
註6:來自石晉華訪談2015-02-02 高雄。
註7:浮生未歇-石晉華個展新文稿 小畫廊2014。
註8:來自石晉華訪談2015-02-02 高雄。
註9:走筆-創作自述 獻給一支整整一生都與我為伴的筆。
註10:CH1-走鉛筆的人p120。
註11: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
註12:CH6 生命的寓言 – p357

2015-02嘉義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