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張仲良-遨遊在繪畫及攝影天地間:

張仲良-遨遊在繪畫及攝影天地間:

「窗,明鏡、透視」 編號 12, 窗前煙   攝影,  2009, 110x82cm web

「窗,明鏡、透視」 編號 12, 窗前煙 110x82cm 後製相片 2009

「窗,明鏡、透視」編號 3,生日快樂,2010,  125x92cm (Image 105x72cm)

「窗,明鏡、透視」編號 3 -生日快樂 105x72cm 後製相片 2010

「窗,明鏡、透視」 編號 19,慵懶的早晨    攝影, 2010, 100x80cm

「窗,明鏡、透視」 編號 19-慵懶的早晨 100x80cm 後製相片 2010

19, Rontond La crois      -3, 2012, 120x120cm (10x)

十字窗-3 120x120cm 後製相片 2012

20, Rontond La crois      -4, 2012, 120x120cm (10x)

十字窗-4 120x120cm 後製相片 2012

5-la peinture chinois 開門見山 100x100cm 2011

「見山不是山系列」-開門見山 100x100cm 後製相片 2011

12-la peinture chinois 一覽眾山小 2011

「見山不是山系列」-一覽眾山小 100x100cm 後製相片 2011

「窗,明鏡、透視」 Taipei , 2014 (240x100cm) (web )

「窗,明鏡、透視」- Taipei 240x100cm 後製相片 2014

無題 (巴黎的房間淡色),油畫 100cmx100cm  2006

無題 (巴黎的房間淡色) 100cmx100cm 油畫 2006

P1370553

張仲良台北工作室-摺皺間發現類山水畫的皺法 2015 作者拍攝

P1370548

張仲良於台北工作室 2015-04訪談拍攝

「如果你無法在日常生活中找到你的神,那麼,你將無法在任何地方找到祂。」

坎伯-生活美學(註1)

文/陳奇相

前言:

當今數位化時代攝影成為日常生活遣性及記錄或表達的工具,人手一機,隨處打卡,無所不拍,按快門成為生活的快感,在這影像患難的時代裡,後現代之後當代藝術新趨勢下攝影漸成為顯學,取代傳統繪畫故事性的描繪,影像成為繪畫文本。名學者Susan Sontoag面對當前攝影如此寫道:「攝影開始提共世界的副本時,那人類風景也開始接受一種使人眩暈空前改變節奏」。接著「經由攝影的間接性,世界變為更解放,這並沒有聯繫在她們間,而歷史、過去及現在都全部成為一種軼事性及多樣性。相機霧化了現實,迷障似的自由操控。這種普及化的觀念它否認那些相互依賴的元素,連續性的。並授與每個當下一種神奇的徵象……」。「Mallarme認為十九世紀最嚴密的美學,宣稱在宇宙的全部存在以一本書為結語,如今所有存在只為取得一張相片」。(註2)

繪畫及攝影的關係:

藝術是人類內在自我的凝視觀照及對世界的領會映現。早期文藝復興透過理性科學方法求真模仿現實形象的追求,繪畫影象成為指標性寫真記實,隱含著攝影概念。繪畫及攝影一直存有其親密的關係,大衛著名的拿破崙加冕禮圖畫就宛如巨幅報導攝影般,十九世紀寫實主義大師庫爾貝的作品更接近攝影,相片沒取代畫但卻成為畫家的參照。二十世紀七o年代照相寫實或超級寫實畫得比相片還逼真,藉相片影像還魂。畫藝並沒有因1838年攝影術的誕生而陣亡,攝影的發明改變人們對現實的看法,也改變藝術家對現實的觀察與描繪,反而激發藝術家們的想像力與視野,從客體的描繪進入主觀意識的現代主義的表現。

當今數位化革新下人類生活進入空前絕後的影像新紀元,人類的視覺領域及想像力也都無限的擴展著,科技文明完全改變人們觀看事物的視界,喚起人們新的覺知及意識。加上近年來影象後製技術(如photoshop的合成技巧)的發達及興盛,當今藝術帶來新契機,數位化時代後製影像製作提共藝術創作更多元多樣化的可能性。從現代主義或前衛藝術的解放以來,一而再地顛覆傳統美學,(上世紀七o年代)相片影像的多元性使用與詮釋,改變影象的觀感,相片從繪畫中翻身獨立出來,成為藝術直接傳遞思想與觀念的媒介。

繪畫是慎思孰慮下知性與感性的質材與影像表現,攝影則是如實呈現瞬間攫取感知之鏡像,繪畫創作出自於靈感,攝影來自於發現,支配攝影經常是辨認它的主題,畫是材質的組織建構,主題並非是必要的。「如果說創制圖像的最初意圖就是為了在客觀事物的實體消失後還能在圖像中看到它的形象。那麼『攝影』的『鏡像』魅力往往來自於其成像結果和現實景物間的緊密關係,以及它和真實生活的聯想。將照片視為主體內心情感的具體畫展現,永恆與短暫的對立在現代世界中消失了,最後圖像取代真正的存在著」。(註3) 當下攝影成為創作媒介,加上後製影像,相片化身為畫或觀念的承載物,並成為一種趨勢。

張仲良的繪畫及攝影築構出他整體藝術創作架構,於既(非)是攝影也(非)是繪畫曖昧關係間,他將攝影作為一種新媒介看待,於繪畫及攝影相互交錯間勘探,體現不同材質的差異性、意識及美學觀。相片是繪畫的替代品或是繪畫性的延伸呢?相片成為繪畫的參照或是幽靈呢?深入兩種影象的屬性-繪畫性、時間性、空間性,強調布局及結構,關注於場域情境,空間則是舞台,如何營造出氣氛,繪畫與攝影都如同電影,敘述一種故事性。藝術家寫道:「當我工作時,我經常提問:甚麼主題或客體能夠表現繪畫性?能否有一種能夠真正表達的呢?繪畫及攝影共同點是甚麼?一番審慎,我找到的則是摺皴形式,那是明瞭繪畫與攝影之關係,築構出我兩大創作。」(註4)

悠游在繪畫及攝影天地間-張仲良:

張仲良(b1979年出生於高雄)是台灣旅居法國巴黎新生代的藝術家,創作悠游於繪畫及攝影天地間,倘徉於時空經緯的旅者(註5) ,在後現代之後的藝術情境裡,擅長挪用、轉換影像(如西洋名畫或中國山水畫)作為敘述及故事的編撰。從小對繪畫就有濃厚的興趣,國中喜歡閱讀海報設計書籍,國中高中都志願參與學校的海報製作。興趣成為高中聯考的取向,決定報考藝術系,準備術科進入林布蘭畫室習藝,畫起炭筆,開始探觸繪畫是甚麼,繪畫史又是怎樣的等,兩年才如願以償進入北藝大。大學期間印象最深刻地是陳世明老師隨地取材之抽象素描,讓他真正認識甚麼是素描及抽象藝術,對於一位習藝少年很具啟迪性。主修油畫旁修攝影,深受陳世明老師創作態度與圖像解讀影響:布局、形式、結構、精神性與佛禪的生命態度等等。就學期間沉浸家裡(立緒出版社)出版的哲學、精神、美學等書籍中,成為他往後創作的根基。

大三選修攝影進入攝影的天地,選修名攝影家阮義忠的攝影課,從最基本攝影技術、暗房、觀念、觀看態度,及其人道主義之人文性報導攝影,體悟攝影獨特的力道及強度是繪畫所無法取代的。大三大四的攝影經典與理論,理解攝影是空間及時間性的問題,體驗攝影的本質及難度,攝影如雕刻,它雕刻時間及空間之情境。受阮義忠老師報導攝影的影響,在學期間追求時間及空間性的人文性報導攝影。

張仲良2006年至藝都巴黎深造,開始與影像對話探究攝影美學,並深入會說故事的繪畫,同時展開其影像的探討,從人文性報導攝影開始一直至今。2007年進入法國盧昂藝術學院,尋找新創作,繪畫性的「牆面系列及調色盤系列」(2008-09年)及「摺曲系列」。2009年開始以後製影像技藝,突破創作上的瓶頸,從解構到建構,經由拼圖、剪貼,開闊全景視野,寓景抒情的「窗 明鏡 透視系列」,盧昂美院三年級開始反觀自省思維東方美學探索山水情境「見山不是山系列」(2011年),以當代性的攝影彰顯東方人文意識,充滿後現代徵象將水墨畫化為相片影象,跨界融合繪畫及攝影的疆域。進而挪用中國水墨畫再造,以油畫呼應東方人文精神,勘探當代山水畫之可能性之「現代山水畫系列」(2012年迄今) 。

攝影及繪畫就成為張仲良創作的兩扇翅膀,讓他自由奔馳於時空經緯間,兩者各有其屬性,攝影集影像後製是獨立的創作領域,它能夠是他繪畫性的參照,但絕無法取代繪畫,交互間替的拓展其想像與視野,抒發其感性及編撰其獨樹一幟的繪畫或攝影風格。張仲良無論繪畫或攝影藝術探討,都充滿敘述性、軼事性、戲劇性、文學性與展演性,悠游於虛構及現實、空間及時間、想像及情感、意識及表現、東方及西方、現代及後現之間,試圖窺探時空當下某種存在的意義及堂奧。

劇場般會說故事的繪畫:

張仲良劇場般會說故事的繪畫從北藝大時期開始,看很多電影與戲劇,深受西方敘述性繪畫影響,尤其是法國畫家Balthus、美國畫家Edward Hopper、英國畫家Lucian Freud。「如何組構一種敘述性?如何出色表述故事,如何透過個人具體經驗創造敘述性繪畫,如何將抽象概念及詩意感情以唯一敘述性形象傳遞。且能夠在一幅畫,一張影象裡表現所有的故事」(註6)。劇場般「愛不是那麼簡單系列」(2004年),創作靈感來自於電影及廣告,融合攝影及電影情境的繪畫,巧思造化地布局經由特殊場域的安排及構圖,呈現畫面張力並捕捉某種戲劇性氛圍,充滿電影般的場景,表現男女間恩愛情仇的曖昧情境及氣圍,「no.1沒有人在偷情」描繪兩男一女尷尬地場面,桌下躲扒著一位焦慮年輕人,倒楣不知所措地望著觀眾似乎說「糟糕了,這下完蛋了」,女人坐立不安座在桌面上,轉身望向後方入房一手開門一手插在口袋的男人,畫面剛好切掉頭部,疑惑地搜尋房況,戲劇性懸疑地氛氛,形構一種格外驚魂的場景與張力。

「no.2誰在房裡」陳述寢室一位性感清涼的少女坐在床頭上,曖昧撩人姿態,旁邊躺著一隻象徵偷情的貓,門前站著一位男人望向觀眾,疑惑地上那雙男拖鞋,似乎想著「裡面有鬼喔」。「no.3愉悅的晚餐」在餐桌上兩男一女喝酒閒聊的情境,表達人群間女孩深感孤寂的場景,是我們經常在日常生活間的感悟。在此讓人聯想到塞尚玩紙牌的構圖,不同尋常地眾多物體挪用世界名畫之局部,視覺焦點的黃色桌布及瓶子來自維梅爾,右邊男人的手姿來自馬內草地上的野餐,後面窗戶城面背景來自Hopper。這些混合的借助挪用就如繪畫的片段,意味著向大師致敬或者一種揶諷的距離呢。

「巴黎房間系列」(2006年) 充滿音樂旋律,是畫家獨自一人在有窗戶房間之居家生活情境寫照,閱讀人物不同的布局:站著面向窗戶、側坐在桌前或坐著面對觀眾,環繞在室內物體(衣物、窗簾、桌巾、抱枕)的摺皺形式間,畫面由大小色面組構出一種音樂性節奏,在形式、色彩、空間的謹嚴結構裡如同一幅抽象繪畫。仲良比照音樂,認為一首曲是由眾多樂器不同音符所組成,音符如那些物體及繽紛的色塊,樂器吻合不同素材。了解全部藝術都是一種轉換,就像一種接收的感覺,圖案化的形式及色面化的色彩,迥響新藝術的美感及徵像。

與影像對話-報導攝影(2007年-):

從2007年起仲良將巴黎當作報導攝影的空間舞台,每天每個角落都上演一場又一場比戲劇更戲劇性的人間戲碼,充滿好奇地展開其影像的探討,靈感來自巴黎報導攝影大師Cartier-Bresson的瞬間拍照技術。他所拍的影像都與繪畫維持相互間的對話,確定人物的布局與環境關係:如「如巴黎地鐵內外」描述地鐵內外兩位人物的布局,看似沒關係的關係,隱含一股社會張力,卻組成一種戲劇性影像。另一場景,前景人影閃入車廂,遠景一位匆忙趕車的女人,凝聚整個地鐵霎那間的時空、都會鏡面的虛實幻滅街景或電話亭後模糊光影的人物等等。敏銳的觀察,瞬間的凝聚,捕捉某種特殊氛圍,雕出時空情境,成為一張張感人會說故事的報導相片。

抽象繪畫「牆面及調色盤攝影系列」(2007-09年) :

在參觀過攝影家畫家William Eggleston的展覽後,衝擊仲良的創作,從攝影報導至攝影表現,他拍了很多巴黎的牆面,從攝影找出繪畫性:在現代及陳舊斑剝牆面找出繪畫性的形式及色彩結構,形構成謹嚴抽象幾何繪畫。另系列則從畫家調色盤上掘取局部,將感覺化為抒情抽象繪畫,這是他所有創作中最純粹及最抽象的系列,繪畫性攝影系列,模糊攝影及繪畫界限及定義,相片影像化身為繪畫。

攝影的繪畫「摺皺攝影系列」(2007-2010年) :

這系列 靈感來自於「巴黎房間」畫系列裡的褶皺衣物,分兩系列,獨拍攝那些柔軟的窗廉、大浴巾、衣物、被單在桌上椅子上等等,與女人躺在棉被及抱枕間褶皺系列,純然形式及色彩的組合構成探討,豐富幻變的褶皺,既具象又抽象,光影如同繪畫。褶皺是種中性的形式攤開同時是外在及內在的,隱定及不隱定的形式:能夠像山川、水,同時是物質又是存在精神徵象。

寓景抒情的「窗 明鏡 透視攝影系列」 (2009年-) :

窗是畫的概念,框起來的畫,窗是室內與室外、內境與境外、私密與公開間之閾界(Liminalspace)
,是人們遙望風光寓景抒情的地方,寄語冥想作息的空間,視裡物外、畫外境內,各有其情境、氣氛與場域。窗前明月光的境域,充滿神奇及詩意,浪漫主義詩人波特萊爾寫道:「沒有什麼東西比起一個被燭光照亮的窗櫺來的更深邃、更神秘、更豐富、更陰鬱、更耀眼。我們在陽光底下所見的事物,總是比起那些在窗後的種種,顯的更加黯淡無趣。在這個幽暗亦或燦爛的窗眼裡,活出生命、夢想生命、承受生命…。」(註7)

2009年後進入新的創作視野-影像後製,將生活環境紀錄的相片集景,從解構到建構經由拼圖、剪貼及重疊重組,開拓一種別開生面的情境、場域及全景視野,首張「紅色的窗簾」的「窗 明鏡 透視系列」誕生。這系列延拓空間與時間,光影的錯置、環境的位移及形式結構演練,營造出一種虛實耐人尋味的神秘氣氛,是繪畫性的、數位性的及現代性的。窗之系列在影像的堆疊及錯落下分為四大主題:內視、外探、明鏡‧鄉間、明鏡‧巴黎。

內視:畫家靜觀自已生活空間的情境寫照,環繞其畫作與詩文,站或立(背向觀眾)閱讀或冥想,闡述每個日常生活當下的場景,「我與昨天巧遇系列」尋找失去的光陰,如那個人特別的日子「生日快樂」,畫中有畫的「窗內與畫外」,挑燈夜讀的「夜與詩」。外探:畫家存在的鏡像,外探都是內在的映射,視野並非眼界,窗戶不在是框架,窗是遙視天際的視野,看是種情境,隨著時空的位移延拓,鏡裡境外的「凝視」,從遙望天際的「著花裙的女子」,到境外之境不在現場的「消失」竟是同一境。

明鏡‧鄉間:窗明几淨如明鏡,明鏡如心境,鄉間村里皆在窗內窗外,框不住境外的建築成為透視及結構「光‧法國盧昂主教堂」,溢出畫家的情感及意識「慵懶的早晨‧法國諾曼地」。宏偉壯麗的白朗峰,綿延全景視野到底是誰在窗前凝視呢?明鏡‧巴黎:一張張巴黎窗外建築景物的位移併置堆砌成夢幻光影巴黎,節奏性的時空延拓成全景視野,啊!巴黎,框不住的景,境裡境外都有我「開與關」「巴黎‧憂鬱」,開天窗,意味著封閉不了的心「天井」。紀念碑的「十字窗系列」:縱向延拓的窗為內外介面及主體,交錯著橫向的都會風光,藉由十字形精神象徵性的構圖,窗是通往天堂的門道及跨越生死的隱喻,召喚一種形而上的意涵。

當代山水語境的「見山不是山攝影系列」 (2011 年-) :

寄情山水當代性的攝影「見山不是山系列」主題來自中國禪宗語境,其繪畫性試圖彰顯東方人的情境及意識,充滿後現代的徵象。挪用中國傳統山水畫及透過對紙張摺皺的觀看,虛無飄渺的雲霧,層層迭宕的山峰,化為相片影象,再以數位後製建構,於水墨畫的飄渺暈染中弔詭加上現代人物,同張重複的合成或不同型態的建構, 筆觸是心靈能量抒發情感, 解構繪畫及攝影的疆域,在攝影及繪畫,現實及想像,看得到的及看不到的,古典的及現代的間,在當代語境裡重新思考後現代後水墨美學與情懷。

再造東方情境「現代山水畫系列」(2012年-) :

現代山水畫來自於摺皺系列的擴展,畫家從衣物的摺皺間發現類山水畫的皺法,窺探當代山水語境之可能性。並受中國清朝名畫家龔賢點之堆積,幾何性的結構及現代性的影響,「現代山水畫系列」本能、感性不受拘束地闢創自由書寫皴法,以油畫及壓克力,線性及節奏性的特質,沒樹與林只有綿延層層迭宕的群山峰,強調巧思造化之布局形式與色彩。返回在地性的屬性及文化底蘊,再造東方水墨畫意境,藝術家說:「如果你無法在日常生活中找到你的神,那麼,你將無法在任何地方找到祂」。

註1:坎伯生活美學 Diane K.Osbon編 朱侃如譯 立緒出版社 民國86年出版。

註2:張仲良碩士法文論文本 p4-5。

註3:窗 明鏡 透視畫冊 造訪在摺曲流動的曖昧時空-張仲良別樣的「非畫」「非影」王雅倫撰文。

註4:張仲良碩士法文論文本 p3。

註5:窗 明鏡 透視畫冊 孫維瑄一文標題。

註6:張仲良碩士法文論文本 p11。

註7:十字窗2012, 10月份巴黎外國文化節作為展出作品闡述。

於諸羅山桃城 2015-04-05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