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Niele Toroni -「路過」個展:

Niele Toroni -「路過」個展:

052  Niele Toroni  empreintes des pinceau n-50 a intervalles reguliers de 30cm acrylique bleue sur toile 200x200cm 2016

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 藍色 200x200cm 2016 壓克力/畫布

053  Niele Toroni  empreintes des pinceau n-50 a intervalles reguliers de 30cm acrylique jaune sur toile 200x200cm 2016

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 黃色 200x200cm 2016 壓克力/畫布

054  Niele Toroni  empreintes des pinceau n-50 a intervalles reguliers de 30cm acrylique rouge  sur toile 200x200cm 2016

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 紅色 200x200cm 2016 壓克力/畫布

055  Niele Toroni  empreintes des pinceau n-50 a intervalles reguliers de 30cm acrylique bleue sur toile 200x200cm 2016

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 藍色 局部 200x200cm 2016 壓克力/畫布

057  Niele Toroni  intervention murale painture acrylique noir 2016

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 2016 壓克力/牆面

058  Niele Toroni  intervention murale painture acrylique noir 2016

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 2016 壓克力/牆面

圖文/陳奇相

地點-巴黎 Marian Goodman畫廊
時間-3月5日-4月16日

尼耶爾 托羅尼(Niele Toroni)(1937年出生)是法國BMPT團體裡和布罕一樣都是最具國際性的藝術家之一,也是此運動中最激進及最神奇的一位,在西方現代主義純化縮減過程形式中,以他的作品最為精簡及低限,美國藝評家布羅克寫道:「托羅尼在縮減主義裡,如果和史提拉比較的話,他額外的超出一級」(註1)。那甚麼是繪畫?繪畫該是怎麼模樣?這托羅尼似乎一清二楚,繪畫就是拿著畫筆沾顏色畫在支架(例如圖畫紙或畫布)上,這種畫行為過傳統了吧!確實。那麼!繪畫豈不就尋求一種個人獨特的語彙,風格面貌就成為藝術家的身份認証?托羅尼首次出現這種激進類型的作品是在1965年,當時並非是一種形式的革新,因為早在60年初阿曼(Arman)就以同質現成物堆積,或沃霍爾同樣以影像複製等等。

1966年托羅尼才確立其終身創作的章程,宛若當時系統化的觀念藝術,也就是說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例如黑色、深藍色),30公分的間距間各公式化的畫一筆,如此反覆的在整個畫面上。美國極限藝術家賈德有一天說:「理想性的形式將不是有機的,更不是幾何的」那麼!人們能夠說托羅尼找到理想化的形式(註2),盡管全部都是謹嚴的縮減在這50號畫筆中,托羅尼之工作從來就不刻板,今後形象繼續身份化,空間量化,環境空間成為每次工作最為主要的組織元素。托羅尼對於借助如此解釋:「借助並非是影像或觀念,一種借助的幻覺。然而令人滿意的是現實的借助一支50號的畫筆」(註3),似乎證明馬蒂斯的一句著名的格言:「我並不畫女人,而我畫一幅畫」(註4)這豈不是說托羅尼的借助也是一幅畫。

從此以來托羅尼就不再改變,並更加強化的肯定這種形式,成為他最具徵兆性的語彙及藝術身份,托羅尼對這種工作聲明說:「對於我並沒有涉及到使變成神話的一種工作,它將是『理想性的作品』在反覆的外貌形象裡;並沒有涉及到機械性的反覆是為了反覆的愉悅。它涉及到批評工作的一種方法時常是有效的及必需地;看得見的工作在這裡及現在提出一些問題(她成為問題,並形成問題)」(註5)。這種獨特的形式就成為最為中性及客體的繪畫,她可以經由多樣化的色彩(每次他只選擇一種)畫在各式各樣的支架上:畫紙、畫布、木板、三夾板、塑膠片、玻璃、落地窗、甚至於牆面或地面,並依空間展覽空間建構形式。畫成為一種藝術行為,工具形成符號,經由藝術家謹嚴的經營,在這種沒有甚麼可看性的,就是要給人們看的裡。那些借助及形式佈置沒有任何的參照只有她們本身,作品也沒有任何表現立及意義,在她謹嚴中只將是「繪畫」。全部可能性的肯定就像匿名的活動,在反覆機械性的影像裡,托羅尼對他的作品解釋:「這工作是托羅尼所作,那麼!這工作能夠由任何人來執行,他應用系統性的(30公分之間距),一隻50號的畫筆在白色(畫紙、塑膠、牆面或畫布上…等等)底上」(註6)

綜合的辯證法經由托羅尼主觀行為及客觀性的符號,能夠描繪就像狀態有時是唯一的及特別的東西,或一種同樣東西無限的多樣化、有機的特性和機械性的客體,都展現個人和公眾的匿名。1985年托羅尼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ARC個展,命題為「瞄一眼」藝評家黑納 丹尼佐寫道:「作品必需出現,既使她出現,顯示出這個它是死亡的及這個它是活生生的,她發揮其固有的消失。是唯一批評的觀點,這在美學裡並不過份,(…)作品的出現發揮其消失。是她(…)批評的面向。她並不屬於任何美學標準」(註7)

註1:25 ans d Art en France 1960-1985 巴黎Larousse出版社 1986年出版 P157。
註2:Benjamin Buchloh著 Essais HistoriquesII Art Contemporain 法國巴黎Art édition 1992年出版 P.89。
註3:同上P.86。
註4:「成問題的70年代藝術」,Bordeaux當代藝術美術館2003年出版 P111。
註5:Benjamin Buchloh著 Essais HistoriquesII Art Contemporain 法國巴黎Art édition 1992年出版 P.82。
註6:同上P.87。
註7:「法國藝術的形勢」Artstudio N5,1987年夏季刊P130。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