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吳季璁-新媒體影像詩學:

吳季璁-新媒體影像詩學:

001 「雨景」 2002 單頻道錄影 約13分鐘

敞開影像探討的「雨景」(2002) 單頻道錄影 約13分鐘

002 「鐵絲網  II」系列2003  鐵絲網-投影 空間裝置

「鐵絲網-II」系列 2003 鐵絲網-投影 空間裝置

003  水晶城市002 — 漂浮  2009  空間裝置 LED燈  軌道 馬達 透明塑膠盒

水晶城市 002 — 漂浮 2009 空間裝置 LED燈 軌道 馬達 透明塑膠盒

004 水晶城市007  2015 空間裝置 LED燈  軌道 馬達 透明塑膠盒

水晶城市 007 2015 空間裝置 LED燈 軌道 馬達 透明塑膠盒

edge-of-light-03-845x564

「極光邊境」廢墟環境空間 裝置(2014) ,創作地點在北市台鐵柴電工廠

005 水晶城市001-漫遊     2009  空間裝置 LED燈  軌道 馬達 透明塑膠盒

水晶城市001-漫遊 2009 空間裝置 LED燈 軌道 馬達 透明塑膠盒

006   小品之二 蘭 2009 單頻道錄影

小品之二 蘭 2009 單頻道錄影

008 「煙林圖」 001   2012 單頻道錄影

「煙林圖」 001 2012 單頻道錄影

011 「皴法習作」系列- 51  88X159cm  2015 氰版, 宣紙

「皴法習作」系列- 51 88X159cm 2015 氰版 宣紙

012 灰塵  2006  攝影機 投影機 三腳架 空間裝置

灰塵 2006 攝影機 投影機 三腳架 空間裝置

013  布紋習作001    2014   畫布 壓克力 色粉

布紋習作001 2014 畫布 壓克力 色粉

文/陳奇相
圖/藝術家提供

「全部所有藝術都是實驗性的,要不然,並非是藝術」

美國電影及錄像評論家Gene Youngblood(註1)

前言:

在經過現代主義與前衛的解放再解放後,現代或前衛藝術早就脫離傳統並更新美學範疇,藝術創作更為激進多元。現代主義不斷擴展藝術的範疇,對新時代之新素材的實驗勘探,一而再地更新造型藝術語彙與感知。前衛藝術不只顛覆傳統甚至質疑藝術,不斷開發新媒介素材與實驗,挑戰人們覺受與感知,本著前衛的精神「全部所有藝術都是實驗性的,要不然,並非是藝術」,義無反顧地勘探時代性的觀念、形式、空間與意識。

後現代打破現代主義進化論獨斷醬缸,從壓抑及禁欲中解放出來,恢復一種直覺與感性,人文精神傳統,綜合歷史影像,注重手藝,內容重於形式的思考行為意識下,展現其折衷多元面貌。後現代並不是對現代的一種分解成功之形式,而是源自現代意念腐化的文化情節,不再像現代主義的弒父情操精神,自我解放,讓藝術創作變得多彩繽紛。後現代之後到當今全球化網際網路新媒體時代裡,無論在地或全球的文化傳統及影像都成為人類共同資產形勢下,全方位攤開所有參照,加上當今數位影像革命所帶來的全幅創作視野,新媒體素材的誇界融合敞開當今新世代的創作。

新媒體影像詩人-吳季璁:

吳季璁(1981年出生於台北)是台灣新媒體藝術之星,擅長於攝影、錄像、裝置、繪畫與舞台設計,致力影像本質探究,以其迷離光影虛實飄渺的幻景著名。對新媒體情有獨鍾,研究材料學,勘探實驗新媒介、開發新方法、過程與概念,他認為「新媒介不只是創作元素更是一種語彙」(註2)。在傳統書畫的背景下,山水意像成為其創作潛藏性的軸線,在觀念性的理性批判影像架構裡,經常回過頭來處理東西方繪畫傳統的東西,誇界融合東方傳統水墨及西方風景畫的形式、空間及觀念,闢創新世代視覺造型語彙,更新時代感知,並與傳統繪畫藝術對話。

吳季璁是位過動兒,無法之法吳媽就引導他進入畫中,四、五歲就開始畫畫與寫書法,且看到甚麼就畫,畫讓他專注讓他享受自已,吳媽很快就發現這小孩只有在繪畫時方能靜下來,鼓勵他畫畫,他九、十歲時正式學畫,開始接觸素描、水彩及水墨繪畫訓練,小小的他就如此沉迷「畫」。學藝過程一帆風順從新埔國中美術班,而後保送附中美術班,因獨立招生提早入學北藝,之後推甄進南藝建築所,讀兩年多覺得真是浪費生命就把學校退了。

具藝術家叛逆性格的他,升學沒考過任何聯考,但他對所受的美術啟蒙教育卻很絕望,從國中到高中接受的美術教育都偏重技藝,根本談不上藝術,尤其那錯誤的藝術觀念,不知埋葬了多少人才,他坦白講:「我無法忍受將來自己的小孩在臺灣受教育,尤其是上些莫名其妙的美術課,畢竟畢生第一個嗆的老師就是國小三年級的美術老師,養成了一輩子的嗜好,一路嗆到研究所,現在還是繼續嗆些裝神弄鬼的……」(註3)。

吳季璁進入北藝大(1999-2004) 漸漸對畫失去興趣,經常覺得受其美術教育觀念牽制,無法發揮與突破,惆悵著創作。有一陣子到倪再沁老師(台灣藝術的思想者,他真知卓見的一句話:「西洋美術台灣製造」,意圖扭轉及落實在地藝術思潮) 那當助手,藝術思想的啟蒙,倪老師啟開他水墨畫的視野及想像,之後認真畫了一陣子水墨畫。他在藝術家養成教育的轉角處,接觸袁廣鳴老師(台灣重要的媒體藝術創作者)錄像藝術課程,受他的鼓舞,全心全力投入新媒體,認真觀察、勤於拍攝,追根究底的理解,意圖找出創作的方法與可能性。影像實驗勘探中首件「雨景」錄像處女作誕生(大二的作品),啟開他新媒體錄像創作途徑。

吳季璁具現代藝術叛逆的個性與探索精神,敏銳又早熟,在學生時代就展現其才華,進入新媒體藝術的勘探,理出錄像藝術創作之可能性,隔年從錄像方法延拓出動態光影投影「鐵絲網」系列(2003),這系列榮獲2003年台北獎首獎,不只肯定其創作更啟開他新媒體藝術創作之大門。

造境-更新意象物語與感知:

創作脫離不了素材,素材就是傳遞思想的媒介,每種現代或傳統素材都具其屬性徵象,媒介經由藝術家操縱轉化成為獨特語彙,指涉、隱喻其意符,經由裝置建構情境及空間。在這科技年代吳季璁的創作是從新媒體(攝影機照相及錄影及投影機)出發,從錄像「雨景」至「小品冊頁」系列等, 經由物體投影「鐵絲網」系列到機械動力論之「水晶城市」系列,勘探科層化時代的「影像」本質。同時往返手工藝的顯影造像-無相機攝影的「皴法習作」系列,與拆解傳統西畫素材的意象物語-「布紋習作」系列。他的創作建立在新媒體勘探,研究方法,處理錄像、裝置及影像,創立架構於觀念性的思考及實驗上,重新釐定現實所見及錄像幻景真相之疆界,建構時間及空間的體積,敞開新的感知及提供觀看經驗。

他的創作都來自於早年的書畫背景,創作兩條核心軸線:媒體藝術透過影像探討,發展脈絡,探究其觀念性與方法論,傾向於內在性的思想架構。另一勘探素材媒介及身體性。拆解-媒介的物語、語境、意象、空間及情境,造境-科技年代的影像詩學。「皴法習作」系列拆解水墨繪畫的傳統,「布紋習作」系列拆解西方油畫傳統元素及面向,就如同他在鐵絲網系列投影時拆解投影機之成像原理單純架構,到以速度拆解影像一樣。

敞開影像探討的「雨景」(2002):

詭異的「雨景」(單頻道錄影)是吳季璁大二學生時代的作品,他以攝影機記錄窗外淡水河上關渡橋的雨景,乍看平淡如紀錄片,但前景雨滴卻幻魅粒粒飛舞卻怪怪的,前後景處於不同時間感斷裂成兩個世界,詭異幻景情境,藝術家一再強調「這是一個純然攝影機眼中看見的風景」(註4)。在這數位化的時代裡現實經由攝影快門所產生的真實,以顛覆人們眼見為憑,影象以超乎我們的想像,敞開人們的感知,也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理解與看待真實的態度。那如何觀看影像同時,復甦我們對於影像技術、對於橫亙在我們及對象物之間的媒體之警覺?將是一件重要任務(註5)。

吳季璁從「雨景」起透過影像技術觀看及理解現實世界之間的關係,開始勘探科層化時代的「影像」本質是甚麼?影像如何轉化人們的想像,現實真相及鏡頭前幻景間的距離,理性批判現實所見,一直都是吳季璁在創作上探討的主要軸心。美國作家艾茵 蘭德寫道:「只有最無知愚昧的人才會相信眼見為真的說法。你所看見的正是首先需要被懷疑的」(註6)

造景山水-「鐵絲網」投影系列 (2003-2009):

「鐵絲網I-II」系列(2003)投影裝置是錄像投影的延伸,這裡投的不是影片,是微不足道的一小片鐵絲網,透過投影幻化出抒情飄渺類大山大水的抽象與朦朧意境,「運用某種媒介物,達到對尋常經驗(甚至是細微的經驗)的不尋常挖掘過程」(註7) 。探究影像觀看及轉換,日常生活的感知問題,透過鏡頭的前後焦距來回移動,細膩的光影變化,空間的推演影像,寄予吳季璁的情感及意識,藝術家在創作自述中寫道:「不過十多公分見方的小鐵絲網(實際被投影出的範圍更小),和透過投影器所呈現出的影像,成為強烈的對比,…媒體的發展,不斷轉變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和看待真實的態度
,像投影器轉換了鐵絲網的影像,賦予一個可以投射精神的新的空間」(註8)

這系列拆解外殼的投影機投影,讓人一清二楚影像產生的過程,暗喻某種象徵。「鐵絲網I」機具(現成品拆解)呈長方形架構,固定的鐵絲網,焦距前後移動投影。「鐵絲網II」創作的重心逐漸由影像轉移到機具,圓轉輪機具(有意建構的造型)固定焦距,原地循環輪轉的鐵絲網造成不同焦距效果投影。這系列除了詩情山水寫意情境外,格外引人注目地機具特殊造型是現代雕刻範本,有意凸顯、雕塑、裝置、影像及空間的探討。

「鐵絲網III」(2007)是深化與使用工具的特性擴展,以全視野的空間加入速度和聲音,強化身體的感知及意識的探討。將自體旋轉投影機置展場正中央,投影在360度環形空間的牆面,緩慢旋轉,投影宛若深夜中的燈塔光線掃過黑暗般,一段段揭露山水光景,隨著旋轉不斷加速,機具聲響越大,至極速時閃爍搖幌模糊的光景,最終變成整片平靜的光線,影像在環場牆面上展開。一段時間後後速度漸慢,如是,週而復始。藝術家意圖藉由速度拆解影像,製造光影語境、意象、空間及情境,提出科技年代究竟視影像為何物?人們到底看到甚麼?虛實幻滅的聲光情境裡身體覺知到甚麼?

新時代空間-「水晶城市」系列(2009-2016):

吳季璁對光影的好奇驅策下2009年對新的燈光媒介的勘探,玩起LED燈(具有銳利及純粹光之質感特色,其光譜如彩虹,主要的光都是藍子波段,光的質感有數位的感覺),「水晶城市」系列新作的出現,機械論借助馬達及軌道之運轉動力,透過光點角度及強度光線造影,針對網際網路、緞子程式、媒體、訊息所築構出的新時代空間概念,「水晶城市」是藝術家對那不可視世界的命題,結晶體具有內在規律,外形呈多面體幾何學,邏輯性自動的組構衍生出來,更無盡的蔓延擴張,這系列處理新媒體視覺語彙與當代性及空間性的探討,暗喻都會化難以迴避的現實,環境空間及人類生存條件等等。

「水晶城市001-漫遊」(2009) 、「水晶城市003-航行」(2010) 、「水晶城市004」(2013)環境空間裝置:在地面上推積高底不一透明塑膠盒(如高樓大廈都會),光源置於中央軌道上,隨著行走光線來回緩慢移塑膠盒光影投在周圍白牆面上伸縮幻變,形成錯綜複雜虛幻城市意象,展現環境空間全景視界。「水晶城市特別版-荒原」(2013) 環境空間裝置,混合透明塑膠盒物及廢棄物,闡述都會生活難以迴避的環境現實與存在意識省思 。

「水晶城市002-漂浮」(2009) 、「水晶城市006」(2013)、「水晶城市007」(2015)牆面裝置:透明膠盒裝置在牆面上,前兩作光源架在攝影架上,光線前後緩慢移動牆面塑膠盒隨著光影伸縮幻化。後作光源架構在半圓形的機架,左右緩慢伸展造影。光影成透視狀態伸縮變化,詩情畫意,輕飄飄的漂浮在牆面上,如海市蜃樓情境,環境空間的概念,創造出一種全新視野,呈現迷離虛擬網路世界,對照幻變黑白光影或多或少對應著傳統水墨。

「極光邊境」廢墟環境空間 裝置(2014) : 是台北鐵道文化節委託吳季璁與藝術家陳淑強聯手製作,創作地點在北市台鐵柴電工廠。繼續水晶城市的創作理念,以廠房內散置的設備、儀器、 鐵架、工具、和各式物品作一番佈置,前方安裝光源隨著軌道台車緩慢移動,光影別開生面在背景布幕上映照出一場時光歲月場域及情境劇作,關於鐵路、都會、山與海、本地及異鄉、展演出一段交織著情感及意識之旅。

與中國傳統繪畫對話的「小品冊頁」系列(2009):

同年與水晶城市系列對照優雅的「小品冊頁」錄像系列誕生,是吳季璁機械動力論的翻轉,編導式的製造過程,沒有任何影像後製,直接將拍攝對象置在水中,緩慢的升起直到露出水面,拍攝鏡頭就從一片白霧(水)中模糊漸層顯影,直到穿越濛濃煙霧顯像,飄渺雲霧意境來自水的漸層效果。這系列是藝術家對書畫情有獨鍾的緬懷,具有某種無以名狀的情感及記憶,將繪畫的線形結構以錄像入畫。題材來自傳統水墨畫的四君子:梅、蘭、竹、菊,注重線條墨色質感,迷離煙霧、光影及留白空間,湮蘊墨境具濃厚東方傳統水墨畫情境及意象,更新水墨的感知,顛覆傳統的形式及概念。

小品系列的概念及手法延伸「煙林圖」 (2012),伴隨著鏡頭緩慢深遠之律動,在渾沌與飛揚之中,處理繪畫性的系列,空靈的留白,詩意之樹林剪影,呈現浮光幻影的自然意象景致,煙嵐縹緲流動幻變的樹林空間情境。這系列靈感來自柯洛(法國十九世紀巴比松畫派)詩情畫意風景繪畫想像,溶入水墨山水韻味,試圖再造新山水畫之可能。

顯影造像-「皴法習作」系列(2011-2015):

當今數位化革新的時代裡,攝影造像以顛覆相機及造影傳統,顯影造像與暗房曝光早就不再是秘密,質疑「攝影」是什麼?人們可直接透過數位化電腦程式繪製造像、掃描、醫學上的斷層掃描、核磁共振(MRI)功能成像技術、超音波圖、正子造影掃描或克裏安照相技術(Kirlian Photography)等,加上後製影像技術(如photoshop軟體) 的發達及興盛,3D立體攝影與全像技術之開發,為當今藝術帶來新契機。

但吳季聰一反當今數位化影像的立場,建構其顯影造像「皴法習作」系列(2011) ,藐視現代攝影形式(照相機制及後製程序),找出傳統古老攝影術的活源,以類似無相機攝影( Photogram)的顯像造相手法勘探當代影像。運用氰版攝影法( Cyanotype )他將藍色感光材料直接噴在宣紙上,然後揉成團,鋪在陽光下曝曬感光,時間性(約三十分鐘)的顯影造像之後水洗定影,隨機皴摺構造就成自然無限遐想的山巒峭壁,在繪畫及攝影、觀念及行為、具象及抽象,現實及想像間,重新詮釋傳統山水皴法概念。

意象物語-「布紋習作」系列(2014-) :

山水意像成為吳季璁創作潛藏性的軸線,皴法是山水畫的軀體構造,「布紋習作」系列是「皴法習作」的實驗延拓結果,回過頭來處理繪畫的問題,繼續深入材質跟傳統及技術間的關係、實驗及表現其可能性,隨著方法論的過程發展,深化建構其概念。這系列恢復傳統西畫素材媒介(畫布及油畫、壓克力及色粉),隨機偶然之畫布皴褶疊造化出布紋,黑白單色系調,表內框及無內框自然形態,有機形式在渾沌與飛揚之中另闢自然山岩石壁圖象蹊徑,介於繪畫性的浮雕及物體間,別開生面傳遞一種抽象性及表現性的山水意符。這系列真正的探討核心是勘探材料學及研究方法,在當代藝術的概念化下,拆解傳統素材及解放媒介既有概念,回過來對素材媒介之表現,更新繪畫的感知,闢創新視覺造型語彙。皴紋-布紋靈感來自於古希臘雕像的衣摺皴紋,及中國山水的皴法之結合,融合東西藝術的傳統,在繪畫及浮雕與空間之間,意圖與古典、現代、當代進行一場美感經驗對話。

註1:新媒介藝術 Michael Rush 著 p 7導論 藝術系列 英國倫敦 Thames &Hudson 1999出版 翻法文版Christian –Martin Diebold 2000出版。

註2:台北工作室訪談 2016-01-15。

註-3:吳季璁 臉書2016-08-09貼文。

註4:幻景及其破綻論吳季璁的影像作品文│游崴(Yu, Wei現代美術no124 2006 p14)

註5:同上。

註-6:貨幣戰爭 2 -金權天下 宋鴻兵著 遠流出版社2009年 p342。

註7:揭起感知的布幕 談吳季璁的創作 文 / 鄭慧華 現代美術 no124 2004-04。

註8:來自於吳季璁個人創作網站-創作自述。

2016-08 於巴黎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