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當代藝術講座系列 – 3 巴黎大皇「紀念碑大展」:

當代藝術講座系列 – 3 巴黎大皇「紀念碑大展」:

001-0074_vaisseau_du_soleil_2007

2007 Anselm Kiefer「流星」 現場場景

0009-sternenfall-2007

2007 Anselm Kiefer「流星」 現場場景

003

2008 Richard Serra「散步」現場場景

004

2008 Richard Serra「散步」現場場景

006

2010 Christian Boltanski -「任何人」 現場場景

007-3

2010 Christian Boltanski -「任何人」 現場場景 圖片來自於大皇宮「任何人」展覽官網

dscf0347

2011 Anish Kapoor – 「巨獸」 現場場景 圖片來自於大皇宮「任何人」展覽官網

dscf0364

2011 Anish Kapoor – 「巨獸」 現場場景

014

2012 Daniel Buren -「偏心輪」 現場場景

013

2012 Daniel Buren -「偏心輪」 現場場景

016-la-coupole

2014 -Ilya et Emilia Kabakov -「離奇城市」 現場場景

017-le-centre-de-l-energie-cosmique

2014 -Ilya et Emilia Kabakov -「離奇城市」 現場場景

p1510419

2016 Huang Yong Ping-「帝國」 現場場景

p1510435

2016 Huang Yong Ping-「帝國」 現場場景

圖文/陳奇相

《 當代藝術講座系列 – 3 》

主講: 陳奇相

主題:巴黎大皇宮當代藝術「紀念碑大展」賞析解讀:

時間: 2016.12.23 周五 7:00 – 9:00pm

策劃: Pema Lamo

前言:
巴黎大皇宮當代藝術「紀念碑大展」,此展覽從2007開始舉辦,2012之後改為兩年舉辦一次,由法國文化部國家博物館聯會邀请一位享譽世界的藝術家進行藝術創作。每一次的藝術裝置都是對藝術家及空間的一大挑戰,充滿驚異的想像空間和視覺符碼,敬請期待。

介紹巴黎大皇宮當代藝術「紀念碑大展」:2007.德國藝術家 Anselm Kiefer -「流星」、2008. 美國藝術家Richard Serra -「散步」、法國藝術家2010. Christian Boltanski -「任何人」、2011. 英籍印度藝術家Anish Kapoor -「巨獸」、2012 . 法國藝術家Daniel Buren -「偏心輪」、2014. 蘇俄藝術家 Ilya et Emilia Kabakov -「離奇城市」與2016.法籍中國藝術家Huang Yong Ping -「帝國」。從上面藝術家的國籍看來,巧妙的是聯合國五大理事國,不知是否是巧合還是意外,整個全球藝術也像聯合國般的權勢運作嗎?這是法國一向睿智權衡文化政策嗎?玩得太漂亮了,很藝外不外。這幾個藝術家都享譽全球,在當代藝術中佔有其位子及影響力,其中以中國藝術家最為年輕,這是全球化邊緣成為核心的最好例子。看看這幾位藝術家,兩位法國資深藝術家外,Anselm Kiefer與Huang Yong Ping都奠基生活與創作在巴黎,可想而知巴黎迷惑人的都會也是當代藝術創作的魅力之都,從巴黎大皇宮當代藝術「紀念碑大展」,可窺見法國人引以為傲的影響力。

內容摘錄:

2007 Anselm Kiefer「流星」:
A Klefer 1945年出生,是德國新表現主義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所有的創作都環繞在日耳曼民族過去的歷史情感與文學浪漫情懷,在歷史的重量下探討如何在犯過歷史性的罪過後重新組合其國家之特性殘骸。早期研究法律及拉丁語言同時喜愛藝術。1969年在Karsruhe藝術學院習藝,1970年進入德國最具影響力的波依斯工作室裡研究現代藝術。是當今德國藝壇上最擅長利用多媒體素材的一位。他的藝術奠立在日耳曼的文學遺產和歷史情節上,專以日耳曼各式各樣深度空間的田野景觀或象徵歷史性建築物的場景及神秘空間,作品要求恢復一種和傳統謹嚴之關係裡,展現對過去歷史的深思與反省,壯觀悲慟,充滿感性及視覺震撼與悲壯詩歌的效益。

2008 Richard Serra「散步」:
今年是美國著名極簡雕刻家理查‧塞拉(Richard Serra)上場,在這巴黎玻璃宮藝術櫥窗的大皇宮接受龐大空間挑戰。理查‧塞拉的作品一向不只挑戰不同尋常的空間,並挑戰觀眾的視野及藝術範疇,經常引起議論。他的雕刻都是無限制的,挑戰那規模宏偉的空間(不管是室內及戶外),40年來都以確立空間(in situ)的方式建構作品,雕刻的體積都是非凡龐大,且都是經由一種宏偉重大建設工程建構的程序的結果,強化這些別開生面的鋼鐵板之重量與重力及平衡上,整體建構都在一種非比尋常地的張力下,形構宏偉壯觀及戲劇性場景,展現出一種難以想像的空間,並顯現一種物理的及精神的體積。

2010 Christian Boltanski -「任何人」:
Christian Boltanski在大皇宮紀念碑「任何人」大展中,就建立在個人一連串記憶及臆造建構開始,從個人脆弱微不足道的記憶,經由家族的、族群的來到人類集體的非同凡可地共同記憶,從歷史的到虛構的記憶,從祭壇式的到非比尋常的紀念碑,從檔案中臆造及建構,直到成為人類與歷史的見證,將那些消失的軀體化為靈魂的再現,拒絕所有被時間及人類有意或無意的遺忘及死亡。

2011 Anish Kapoor – 「巨獸」:
Kapoor的作品很迷惑人,具有一種神秘的能量,特別耐看。精簡與有機的形式,神奇的色彩,反照的鏡面,非比尋常的比例,不同尋常的體積,建築性的幾何學,多元的素材媒介,形構出一種精微奧妙的物理現象,靈性、空與詩意,充滿想像空間,都很吸睛,感應力強,喚起內在不同尋常的精神與意識。

他眾多作品指引人們的感知及體驗,如何建構可靠性的形體,如何在我們脆弱的意識理解中對照一種巨大的物體,如何浸入一種深層陰暗的顏色裡,從中找到獨創性的感覺,經由一種內在深層意識的啟示,重新喚回人們的覺知及精神迥響。色彩,比例,這些物體物質的內涵,引導人們從精準造型的方法到一種人們認為的語彙。藝術家解釋:「一件雕刻如是的帶著身體,與物質方式觀看,我們就這樣確立一種關係於主體、形式、非形式、原初形式等等,他最深層的感覺一樣是…生理學的」

2012 Daniel Buren -「偏心輪」:
Daniel Buren是當今法國藝壇上最具國際性的藝術家及理論家之一,以其極簡的8點7公分的垂直線條著名,他稱為「視覺工具」,這種視覺工具的功能就像測量的工具,揭露那些特徵性及地點的體積,語彙就成為他個人藝術建構的身分及風格。明顯地,他又是當代「in situ」確立位置(就是依空間量身創造作品),肯定作品在地點的效應,改變轉換地點,並與空間對話的大師。他從沒有過工作室,在自由自主下揭露地點的意義,提供一種地點及作品的新視象,藝術家認為:「繪畫的環境(……)似乎比繪畫本身重要與豐富」,重要的是在地點上作、看及體驗,因為布罕的作品脫離不了位置,離開其確立的地方作品就不存在。

2014 -Ilya et Emilia Kabakov -「離奇城市」:
Ilya Kabakov (1933年出生)及Emilia Kabakov (1945年出生)是當今藝壇上最著名的夫妻當藝術家,Emilia雙重藝術教育,音樂及西班牙文學,1989年起與其先生一起共同創作。離奇城市是充滿神奇及烏托邦,針對人類進步主義無止境的進化追求之思考(人類不斷的進化追求-到底往何處去),藝術家說:「世界全部都是如此的急速幻變,讓人們忘記生活本身的感受」。離奇城市參照文藝復興及浪漫主義加上現代科學,綜合建構而成,充滿想像空間及形而上。離奇城市帶引人們進入夢寐及現實, 藉此,Kabakov質疑人類的條件及「偉大進步、科學、與人類高尚的景象,它帶引人們來到災難的邊緣」。

2016 Huang Yong Ping-「帝國」:
Huang Young Ping(1954年出生於廈門)1989年前來巴黎參加「大地魔術師」大展,巧逢中國天安門事件,就有家歸不得放逐定居巴黎,曾是法國義大利威尼斯雙年展主館的代表藝術家。是中國廈門激進達達前衛藝術團體的靈魂人物,其發展也成為這一代的核心藝術家,他們堅持前衛的拓荒精神,勇往直前,本著「達達是禪、禪是達達」的態度,在禪的荒繆下建構其可能。

今年「紀念碑」大展命題為「帝國」,empire字義:帝國、統治權、支配權、權威、威望等等,示意著人間的統治及支配,誰支配誰,誰取得權或錢,才能威,威方能支配,甚至統治,歷史是威權帝國的產物。天馬行空的「帝國」展是一個宏偉壯觀與戲劇性的空間裝置大展,一進入展場,就碰上堆積如山的貨櫃牆,還好沒灰頭灰臉,繞個彎轉個山頭,進入虛無飄渺的神奇境地。天馬行空的展覽堆滿一堆堆高底不一貨櫃箱,貨櫃箱不只是形式及色彩物質,更是全球化物物流通運載交流,與資產的經濟符號徵象,貨櫃箱標示著世界各種語言喻示著全球化的當下經濟及文化交流情境。

活動報名資訊》:
活動地點:貮月咖啡館 青田接13-1號
活動方式:請預先報名. 付費課程,開放名額 20位
策劃:Pema Lamo
行政贊助-靜慮畫廊: 報名請聯繫nina@jingluart.com
報名來信-請註明「當代藝術講座」報名
並請「註明您的聯絡電話及報名人數」
收到報名資料後我們會與您確認匯款方式.
如預約報名額滿,順延下一場優先報名.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