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JR-Clichy-Montfermeil城鎮年代肖像群:

JR-Clichy-Montfermeil城鎮年代肖像群:

P1610575

JR於東京宮特展記者會的神情

P1610481-5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史詩般宏偉巨大紀念碑形式的Clichy-Montfermeil年代壁畫 高4米長48米

P1610513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整幅畫人擠人的街頭就像電影般的情節

P1610514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圍繞球星的年輕學子們

P1610516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煙幕彈中的人群

P1610517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街頭玩手機的群眾們

P1610519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人群中耍腳踏車的年輕人

P1610519-2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疲於奔命的消防隊員

P1610519-8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搶百貨公司的情景

P1610519-9 JR chroniques de Clichy -Montfermeil 48x4metres 2017 plus 700 habitants

街頭暴動的情景

圖文/陳奇相

地點:巴黎東京宮
時間:4月2日至4月13日

JR(1983年出生於巴黎郊區) 生活及工作於巴黎及紐約,是當今街頭藝術與法國藝術家中最具影響力與最具全球視野的一位,活躍於全球各大都會,從巴黎、紐約、倫敦、聖保羅、伊斯坦丁堡、經由巴西及肯亞的貧民區到等等,以其市井小民大型黑白輸出匿名肖像著名。2011年他獲取世界著名的TED大獎,2014年啟開他「Inside Out」參與式相片計畫,他2013年在巴黎東京宮,2014在倫敦的時間廣場,2015年巴黎的萬神殿展出(有關這幾個展覽請參照我的部落格)。

JR出生與成長於Clichy-Montfermeil種族混合的郊區,很早就走上街頭藝術,表達郊區次文化及社會張力,於2001年他於巴黎地鐵上拾到一台相機,生命意外的風景就這樣造成他走上以黑白相片創作的途徑,開始以相機記錄他晚間地鐵行走及巴黎屋頂行動的周邊人事物,然後將這市井小民黑白肖像相片突擊在巴黎的街頭牆面,闢創出他深邃紀念碑的黑白相片工作,經常都張貼在公共空間揭露他們的容顏及證明這些隱形世界小人物沉默的存在。2014年啟開他具代表性的一代肖像計畫,同年他拍攝家鄉Bosquets居民的大幅肖像,並把它張貼在這區域牆面上,這些畫像在郊區造反起義的背景下,藝術家回憶說:「是第一次我意識到影像的衝擊力,我決定控制相片的擴散,只用作藝術計畫的傳播」。(註1)

JR獨一無二的專門黑白肖像參與社會,藉由藝術行動引發關注討論,尤其是當今資本主義的貧富不均、下階層的生活狀態、被遺落的都會郊區與族群等等社會問題,意圖改造社會,讓族群更和諧融洽。在面對自已的家鄉的社會形勢及情境時 JR說:「十幾年來我經常與導演朋友Ladj Ly經常回到Clichy-Montfermeil,每次返鄉環境都已全然改變,一切生活總是如此激奮。我的工作牽涉到建築:建築能統一如同包圍。這壁畫是樹立Clichy-Montfermeil的一幅肖象,組合不同年代的畫像,人們烏托邦的看到這城鎮的沉悶破舊不堪、苦難與加劇的社會張力沸騰已到了極點。這是從2005年兩位年輕人Zyed及Bouna身亡後,所引發法國歷史從沒有如此劇烈的暴動。意圖從水泥詩歌恢復那些正在努力的一幅肖像。」(註2)

JR這幅都會郊區史詩般宏偉巨大紀念碑形式的Clichy-Montfermeil年代壁畫,靈感來自於墨西哥壁畫家Diego Rivera,這計畫從2016年底開始,黑白相片高4米長48米,畫中共有市井小民700多位,不分族群、社會階級、老中青各年輩分、職業及婦女等社會每一份子都參與其中,JR以Rivera史詩般的編導式組合建構成形,史詩般的演出社會的各種事件及生活情境與社會場域,整幅畫人擠人的街頭就像電影般的情節如:宛若示威遊行的混亂人群、暴動、搶百貨公司的情景、煙幕彈中的人群、圍繞球星的年輕學子們、街頭玩手機的群眾、偷車的情境、疲於奔命的消防隊員及街頭祈禱的穆斯林等等,包容萬象整個社會幾乎都在壁畫中。

JR這「Clichy-Montfermeil的年代」壁畫只在巴黎東京宮展出兩星期,之後將至美國紐約Orbe也展出兩個星期,最後將回家安置在Clichy-Montfermeil城鎮裡。

註1及2:資料來自於東京宮JR-Clichy-Montfermeil的年代新聞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