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莫迪里安尼、韋瓦第與弗朗索瓦茲 密特朗:

莫迪里安尼、韋瓦第與弗朗索瓦茲 密特朗:

090 Modigliani 1918 La belle droguiste 100x65 Collection particuliere Paris

莫迪里安尼 漂亮的雜貨店小姐 1918 100x65cm 巴黎私人收藏

091 Modigliani 1919 Femme a l evetail 100x65 Musee d 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

莫迪里安尼 持風扇的女人 100x65cm 1919 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典藏

Antonio-Vivaldi

巴洛克音樂家-韋瓦第(Antonio Lucio Vivaldi 畫像 圖片來自於網路

Maitrise-Notre-Dame-de-Paris-Concert

聖母院-韋瓦第聖樂會 圖片來自於巴黎聖母院聖歌音樂網路

P1620601

苗埔劇院-我與弗朗索瓦茲 密特朗明信片廣告單 翻拍自苗埔劇院廣告單

圖文/陳奇相

莫迪里安尼是位世界名畫家、韋瓦第(Antonio Lucio Vivaldi)是世界著名的巴洛克作曲家,而密特朗則是法國第五共和的一位總統,這三位從各方面來說都沒有甚麼連帶關係,卻是我這星期的巴黎生活經驗裡的三個關鍵字,敘述我巴黎的日常生活。

電影圖書館-莫迪里安尼:
法國電影圖書館就在貝西公園邊,離我家不遠經常去散步曬太陽,偶而看精典電影及看展覽或是聽講座,目前電影圖書館正舉辨法國五十年代最具代表性的的名導Jacques Becke回顧展。Jacques Becke(1906-1960)是藝術電影風格的作家,他橫跨於兩次世界大戰中,曾是法國名導Jean Renoir的助手。其影片都不同尋常地帶有濃厚個人傳記,在1947他於法國銀幕雜誌上寫道「人們只能在銀幕上出色的敘述具有個人的故事」(註),他的電影雖是古典代但已經是很現代了,精簡有力的視覺,劇場形式場域,擅長於營造光影氣氛、掌握心理情境,尤其透過姿態或無關緊要的情況徵象,他考慮的是從心理狀態再現時間,獨創一種戲劇性眼光的電影風格。

在這次Jacques Becke的回顧展中我選擇名畫家莫迪里安尼傳奇的生平的「蒙巴納斯19或混亂的創造者」,這部影片靈感來自於莫迪里安尼為創作與生活的傳記,黑白電影呈現影像的真實,以戰後巴黎蒙巴納斯為背景,Becke以獨特的手法描繪這位波希米亞藝術家,瀰漫著憂傷與優雅,為了創作、為了生活、為了讓自已別開生面的藝術受到肯定努力以赴的困惑與不安,一生幾乎在潦倒及貧困中,英年早逝雖短短只有三十五歲,但藝術生命卻光彩奪目,以摯熱的生命全力以赴地追求藝術,他如此形容說:「我只要一個短促熱烈的生命!」,為現代藝術綻放永恆的光芒。

聖母院-韋瓦第音樂會:
洋溢的春天每年我都有機會到巴黎聖母院聆聽一場聖樂會,到聖母院這特殊的空間場景聽音樂會是一大享受,於這哥德式的空間裡聲響效應不同而凡響,每次都隨著音樂旋律進入心靈意識。每年都是巴黎室內交響樂團與巴黎聖母院合唱團共同演出,引人注目的巴黎聖母院合唱團,每個禮拜及祭典都由他們奉獻聖歌是個很專業的唱團,從小六至高中都有,看到如此小朋友棒著樂譜幾乎看不到面孔,卻令人驚嘆有如此宏亮迷人的歌喉,很榮幸每次到聖母院洗耳聆聽音樂,都是一場生命的饗宴。幾年前巴黎聖母院的聖樂音樂會都搭著古典及現代音樂,今年著名地巴黎室內交響樂團在Andrea Maecon盛情指揮下專門奉獻給眾所孰悉的「韋瓦第」巴洛克聖樂,在交響樂團、合唱團及男女高音的旋律節奏與優美歌聲中齊奏,有Magnificat、Nisi Dominus 、Gloria等三大樂章,。

韋瓦第(1678-1741)最著名的「四季」優美的音樂當今成為家戶人曉的名曲,老少咸宜,宛若莫札特的音樂般的迷人,成為永恆音樂。沒想到這位威尼斯的紅髮神父當時聞名整個歐洲後,卻消聲匿跡,直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韋瓦第的作品才被重新發掘,很難以想像,我想好作品是沒時間性的卻永遠都會撼動人的。

苗埔劇院-弗朗索瓦茲 密特朗:
在巴黎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美術館及畫廊或展覽藝術參訪活動上,雖然藝都大小劇場不少,卻很少光顧,偶而有機會去看劇場,這周六受邀去歌劇院邊的苗圃小劇場看一劇幽默風趣地「我及弗朗索瓦茲 密特朗」,據法國新聞媒體藝文版的評論還不錯例如「一場幽默的小傑作」、「幻想的作品」、「讓人棒腹大笑」、「滑稽可笑」,如是就來享受這幽默的片刻。

「我及弗朗索瓦茲 密特朗」劇是Olivier Broche一人的獨腳戲,從1983年開始,主角稱Herve一位市井小民寫信給總統密特郎,總統秘書的回了一封行政信,「您的意見將被考慮」,他狂妄的想像一種友誼的開始,如此就與愛麗宮總統府間的書信往來。敘述與其女朋友分開或其假期等,最後失業,滑稽可笑所回的信己乎都千篇一律,妄想地對著掛在牆面的總統畫像自言自語,一種想像弔詭他與世界領袖接近。

密特朗總統下任後,他繼續與愛麗宮總統府同樣方法寫信給總統席哈克,接著總統沙克奇,到最後總統歐龍等人,信件來往,答覆還是那句「您的意見將被考慮」,可見官方公文的八股,但以滿足這位主角Herve的妄想症。在這過程間,觀眾們在客廳牆面上看到密特朗總統畫像完美無缺工整的懸掛著,席哈克的畫像比密特朗矮小了一號也完美在牆面上,接著談到沙克奇時當他拉開牆面布簾發現畫像矮了一大截更小(觀眾棒腹大笑),那到當任總統歐龍時畫像還不錯,但怎樣調整都是歪斜的(可見當任總統的處竟),很明顯的告訴觀眾們,這四任的總統在法國人心目中每況愈下的形象及影響力。幽默風趣中帶有尖銳的批判性,我想只能透過藝術的形式才有可能,在棒腹大笑下闡述法國的政治的現實與個人存在的虛妄無奈。

註-法國電影圖書館 2017春天節目表p63-64。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