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6/2017

Marinella Senatoreu-解放社會的藝術展演:

P1630174 Marinella Senatore -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 2017-06

義大利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邀請觀眾參與的舞蹈展演 龐畢度中心-現場

P1630175 Marinella Senatore -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 2017-06

義大利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邀請觀眾參與的舞蹈展演 龐畢度中心-現場

P1630175-3 Marinella Senatore -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 2017-06

義大利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邀請觀眾參與的舞蹈展演 龐畢度中心-現場

圖文/陳奇相

當今的現代舞蹈受名舞蹈家Pina Bausch的啟示,經由名編舞者Jerome Bel及軀體舞者Xavier Le Roy的積極解放後,舞蹈從過去的遺興娛樂,成為一種思考的工具,舞蹈在當今跨界溶合過去的偶發藝術及軀體表演藝術,加入當今的參與美學,不斷擴展造型藝術範疇,創造其更多的可能性,例如結合劇場、舞蹈及造型藝術的Tino Sehgal,或是李明維的藝術展演都是當下傑佳藝術創作案列,就不用質疑-他們所作的到底是藝術還是舞蹈。

義大利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1977年出生)是當前跨界融合參予式的新世代藝術家之一,她具有雙層的藝術養成教育-古典音樂與電影藝術,還開發多元的創作:展演、錄像、裝置、雕刻、聲音、相片及繪畫等等,融合貫通出非傳統性參與性舞蹈,介於個體及集體之肢體語彙、行為態度及展演,發展出一種非比尋常的過程,經由她的統籌策劃建構,邀請觀眾們參與其計畫,並召集所有社區,讓他們書寫劇情接著借助更清晰地電影技術演出,最後凸顯出其強而有力的群眾創作,並著手進行一場口述故事、文化及社會結構的對話。

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一直思考的教育過程,在解放及編舞,如是於2013年創立「敘事舞蹈學校(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說故事的觀念如同經驗能夠協助編舞的開發,借助一種水平的學習,驅使個人及一個積極公民的發展,經由非正規教育。這學校提供一種替代的藝術教育,鼓勵每個人分享他所懂的。這舞蹈學校利用舞蹈作為共同語言團聚和頌揚鄉土與愛好者們。邀請觀眾參與新的知性交流類型的舞蹈展演經驗。透過她個人的展演探討都會問題、及解放社會種種議題藝術,公平地經由藝術:舞蹈、繪畫、剪貼、裝置、錄像、相片及聲音,讓社會更民主化。

註-資訊來自龐畢度中心第一屆「Move」藝術展簡介Marinella Senatoreu訪談。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李明維-窺見生命本地風光「我們的迷宫 」 :

P1630217-8 Lee Mingwei -our labyrinth 2017 Jean-Gabriel Manolis 2017-06

李明維-「我們的迷宫 」展演 儀式性的出場 2017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18-2 Lee Mingwei -our labyrinth 2017 Jean-Gabriel Manolis 2017-06

等候入場儀式性 2017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22 Lee Mingwei -our labyrinth 2017 Jean-Gabriel Manolis 2017-06

進退舞者交班時接掃把互相行禮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2017-06

P1630229 Lee Mingwei -our labyrinth 2017 Jean-Gabriel Manolis 2017-06

一筆一畫進行式的發展成形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30 Lee Mingwei -our labyrinth 2017 Jean-Gabriel Manolis 2017-06

豐富形象隨著肢體動作幻變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69

行雲流水的意象隨著時空運轉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70

行雲流水的意象隨著時空運轉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71

陰陽頓錯緩慢姿體動作書寫「米」之心象風光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72

陰陽頓錯緩慢姿體動作書寫「米」之心象風光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256

米畫- 活生生的自然生物型態圖像

P1630335

戲劇性的圍著米堆-終場 法國舞者Jean-Gabriel Manolis

P1630341

場景-禪意十足的完成一趟圓滿地身心之旅

圖文/陳奇相

地點:巴黎龐畢度文化中心
時間:6月2日至6月26日

前言:
李明維(1964年出生)是台灣當下最受矚目的國際行動觀念藝術家之一,作品如生活,創作如呼吸般的自由自在,難能可貴地其作品充滿人性化具有敏銳、細膩、感性、內省、東方哲思。他出生於台灣,14歲時離家背井赴美國加州求學,1997年耶魯大學藝術研究所雕塑創作碩士學位,後旅居紐約,今轉移陣地定居藝都巴黎。以其內省式的參與關係美學著名(經由參與作品才完成),透過陌生人間的互動私密與交流對話,省思當下人際關係與社會脈絡的互動,人與人、人與自已、環境及世界間的關係與聯結,建構人類存在意識,勘探信賴、親密、自我意識等議題。

李明維的創作從生命自我觀照與生活參照開始,面對外婆的死亡藉由觀察與體會「水仙的一百天」(1995)之綻放到枯萎來闡述宇宙生命的圓滿,於是敲開他藝術之路,他的創作都由藝術家個人的存在體驗及生活經驗記憶中蘊育而生,其豐富的創作以計畫成形,經由物體於時間與空間之互動裝置建構,時常都是開放性的場景,建立在日常生活互動,依不同觀眾參與主動參與功能進行,展覽結果不設限就在其中發展轉化,引人注目地例如行坐臥晚餐計畫(1997)、睡寢計畫(2000)、補裳計畫(2009)、客廳計畫、魚雁計畫(1998)、女媧計畫(2005)、如沙的格爾尼卡(2006)、織物的回憶(2006)、移動的花園(2009)、聲之綻(2013)。總之李明維與他的關係:參與的藝術 – 透過觀照、對話、贈與、書寫與飲食串起與世界的連結」。

藝術家李明維說「我的創作並不是為了要在大美術館展覽而作,它的自然性就好像呼吸一樣,這是我生活態度的一部分,當它受到別人的認同,還邀我去展覽時,就好像火上澆油一樣,促使我更進一步探索,我覺得這就是很幸運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沒有這些陌生的參與者,我的作品是無法完成的。」(註1-)。

窺見生命本地風光:

李明維「我們的迷宫(our labyrinth) 」創於2015年於台北市立現代美術館的展演作品 ,這件充滿儀式性的作品靈感來自於藝術家至緬甸旅行時,觀察到佛教信徒們每天風雨無阻靜默地清掃到廟宇間的道路,完全沉浸一種謙誠靜心儀式裡,淨化的不只是途徑同時也自已的心靈,於東方內省之生命哲思及情境下。展覽主題「迷宫」充滿生命的隱喻意涵,對人類存在的生老病死之困惑及生活中的種種困境,活著就必須睿智地解惑迷津勇往探尋出生命之道。至於藝術家選擇「米」不只是素材或物質,更是種文化,且是一種非凡獨特的精神性,藝術家說:「米對台灣原住民是特別的。「米」的精神時常被認為是完全女性化如同一個母親的身影,稻米聯繫天及地,凡人和神。在「我們的迷宫」,米粒一步步引導舞者,一次次回顧深層節奏的關係,壯麗的我們與肥沃大地分享」(註2-)。

李明維這次巴黎的展演「我們的迷宫」共邀請11位舞者參與展演出,舞者是藝術家親自在巴黎舞界中所精挑細選的,一位日本人、韓國人、多數法國舞者與兩位來自台灣,年輕世代的專業或業餘舞者(還有是舞蹈學校學生),於多元文化,多種軀體舞蹈型態,看到每個舞者背後固有的文化及肢體語彙,其共通性及差異性下,展開一場文化驚艷藝術展演與交流。巴黎「我們的迷宫」展演,觀眾並沒有直接的參與機會,只能親臨現場觀賞並細細品嘗舞蹈的奧秘及感知美感經驗。重要地交流是每位舞者在其固有的文化及極富詩意的軀體語彙下能互相觀摩與學習。

李明維在這展演中,與舞者們間取得一種完全默契信賴合作,藝術家只給予一些基本觀點,其餘由每位舞者隨著身體及意識當下即興發揮,從整堆稻米中緩慢地一筆一畫的掃畫出行雲流水的起伏幻變線條形象,境由心生,所以每位舞者或每次的展演,揮毫書寫出千變萬化的的形象每個舞者都會各有千秋,抒情寫意:具象、抽象、意象、心象等,富於詩意無論自然或超自然形象都是舞者當下存在的真實。

儀式性的「我們的迷宫」是沒有任何音樂及聲音的伴隨展演(在這龐畢度中心樓下,是出入口處人群交會的地方相當嘈雜,樓下之義大利藝術家游牧的敘事舞蹈音樂滿天飛,舞者專注走入內在-動中靜地行禪,觀者也不列外,且要全然投入其中,於吵雜聲中發現充滿節奏性的一片廣裘汪洋大海),整個展演僅然有序,素色的舞者腰部圍著藍色,以竹掃把為「筆」在開放性場域隨著時間的發展,儀式性的出場、進退舞者交班時接掃把互相行禮、緩慢進場、本能與感性的拈手一筆揮毫導引、進入行動靜心、一筆一畫進行式的發展成形、豐富形象隨著肢體動作幻變、行雲流水的意象隨著時空運轉、陰陽頓錯緩慢姿體動作書寫「米」之心象風光,然後,內聚收形、繼續順其所然往內推壘、縮筆成堆、舞者從箱盒中取出白色摺紙圈、戲劇性的圍著米堆、行禮鞠躬的緩慢退場,禪意十足的完成一趟圓滿地身心之旅。每場舞都自成一個時空,隨著能量流意識之不可思議的身體,把觀眾帶往高潮,進入沉思默想的心靈意識裡悠遊,從中感受一股深層的美感經驗,見證寂靜的力道,窺見生命本地風光。

註1-2012/11/10 聯合報藝文版。
註2-來自龐畢度中心第一屆「Move」藝術展簡介李明維訪談。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龐畢度中心第一屆「Move」藝術展:

P1630267

台灣藝術家李明維「我們的迷宫(our labyrinth)」現場展演

P1630217-1 Lee Mingwei -our labyrinth 2017

台灣藝術家李明維「我們的迷宫(our labyrinth)」現場展演

P1630175-2 Marinella Senatore -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 2017-06

義大利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游牧的「敘事舞蹈學校(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現場展演

P1630202 Youssef Nabil l saved my belly dancer 2015 film HD coutur son 12 m

「舞蹈錄像」 Youssef Nabil l saved my belly dancer 2015 film HD coutur son 12 m

P1630188-4 Alil Yalter la femme sans tete ou la danse du ventre 1974 video noir et blanc son 24m47se

「舞蹈錄像」Alil Yalter 沒頭女人的肚皮舞 1974 黑白錄像 聲音 24m47se

圖文/陳奇相

龐畢度中心第一屆「Move」藝術展,整合思考當下多元跨界融合於當代舞蹈、表演與動態影像之間的議題,探究當今社會的藝術創作專題和公眾的參與是主要的,是首屆「Move」的專題。邀請觀眾們發現當今所流行參與互動創作,於作品不同關係間的勘探實驗。

邀請兩位當下專注參與互動的藝術家,現場展演:台灣藝術家李明維「我們的迷宫(our labyrinth)」,寂靜儀式性(沒有任何音樂與聲音)藉由舞者以掃把經由緩慢姿體動作書寫「米」之心象風光,邀請觀眾進入沉思默想的心靈意識悠遊。義大利藝術家Marinella Senatoreu游牧的「敘事舞蹈學校(the school of narrative dance)」邀請觀眾一種新的知性交流類型的舞蹈展演經驗。

此活動中也包含龐畢度中心從1982年所創的「舞蹈錄像」,作為核心,今年的大主題是業餘愛好者,同時啟開其他觀點重新審視這些重要編舞家如Magy Marin、Lucinda Childs、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

最後「臀部不撒謊(hips don’t lie)」結合藝術家與編舞家的錄像藝術展,解構觀賞的一種實踐於中東肚皮舞多重幻想的核心,藉此機會對照沉重的習俗與異國情調之重新閱讀。有Zoulikna Bouabdellah、 Alil Yalter、Kader Attia、Youssef Nabil 等等作品。

資訊來自於龐畢度中心第一屆「Move」藝術展簡介。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六月隨筆-巴黎的「三高」:

P1640347

反常的人們-連太陽都瘋狂,確實台語講「人阿沒照道理,天的沒天理」

P1640348

6月21日是音樂節那天晚上七點時,氣溫還37度

P1640353

在巴黎的三高下-熱到脫衣服 頭上晤冰塊

圖文/陳奇相

六月份巴黎有三高:法國國會大選創歷史紀錄第二輪選舉棄權率高達58%、跌破大男人主義的眼鏡女性國議員佔40%、最後是今年六月21日(音樂節)前後巴黎氣溫高達38度。這是天意嗎?誰曉得,現實如是,無可厚非的只能面對與承擔,當然一切都不是一天所造成的。

這屆的法國總統大選幾乎由大眾傳媒主導,國會大選也不列外,因傳統左右派都觸礁,群龍無首,大小政黨或無當無派該都出籠所以競選人特別多,讓人眼花撩亂,阿狗阿貓根本都不認識。過往比較顯得相當平靜,幾乎都死氣沉沉,沒有甚麼政論發表或傳單,只知道幾個政黨明星政客附屬在其競選海報上,要不然根本不知這些新生代屬那黨派。

2017第二輪總統投票時法國人「含淚的投票」下棄權率就達25.38%,空白選票與廢票也創紀錄,占所有登記選民的11.5%, 創1969年總統大選以來新高,可想而知,在左右交替下的政權局面以幻滅,但對非左非右的總統之能力質疑及與未來的堪慮。在這含淚的選舉下,第一輪法國國會選舉棄權率超半51%,證明半數的選民對未來失去了信,可見民主政治並非是完美無缺地。第二輪國會選舉眾多選民並不再是含淚投票了,如是就創下空前絕後的棄權率高達58%,終究水落石出,總統所屬的聯合(LREM/MDM)取得絕對半數的席位,,但超半的棄權率也證明根本對新總統的不信任或是對未來完全失去希望所致。政府在國會中有絕對優勢,但體制外的這些聲音建構一股無形反對力量是不可忽視地。

在當今大男人主義示微的時代裡,女性掌理國家政策當總統或總理也習以為常,女人是人類未來的希望,但願如此。在法國新國會議員中女性占40%(上屆政府為27%),是當今社會的形勢所必然的產物,可喜地也創下法國國議會歷來的新高。

還記得法國去年水患為災,今天法國眾多區域開始缺水,農作物也受到影響,明顯地近年來全球氣候異情,測不準的氣候也越來越平常,確實台語講「人阿沒照道理,天的沒天理」,氣候是人類集體意識的映現嗎?五月份晴時多雲卻沒有偶陣(春)雨的氣候(早晚陰冷,氣溫還停留在冬末,保溫衣物還不輕易冬藏)就像法國選總統般,顯得格外不隱定。

六月巴黎天氣終於放晴,陽光終於含笑露臉與大家見面,風和日麗的美好時光迎接夏天的來到,戶外公園不少人懶散的沐浴在陽光裡。沒想到18日起連續至今一股猛烈的熱浪襲擊法國,巴黎晴空僻壤日頭赤炎炎,氣溫衝破表38-39度,陽光特別兇猛,感覺一出門就會被烤焦似的,酷熱到不行的天氣稍微動一下就汗流浹背,那天去躲入電影院避暑後,經過盧森堡公園樹陰下都是避暑的人,我就乾脆在大樹下作起甜蜜的午覺。這幾天巴黎氣溫比台灣還更炎熱,據法國氣象局報告,這是近百年來最酷熱的日子,創下自上上世紀1872年(印象派時代)以來巴黎氣溫的歷史新高紀錄。6月21日是音樂節那天晚上七點時,氣溫還37度,近午夜時還30度,很難想像,讓人們無法進入夢鄉,直到今天還是日頭赤炎炎,這幾天就為自已放暑假,等這股熱浪過後再回來畫作,因壓克力一下子就乾掉,很難駕馭其所然。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Tino Sehgal -藝術作品在那,是我們:

001

Felix Gonzalez-Torres 的大珠鍊簾進入

P1560642

主展廳前Daniel Buren裝飾性的天花板

P1560644

入空無一物的主展廳-一位八到十歲的小朋友跑到我面前來,說「我是作品」並提問我「什麼是進步《progresse》」 啟開對話

P1560645

接著一位中學生年齡女孩前來接手,繼續針對《進步》主題閒聊

P1560647

中途一位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接棒,深談人類的進步或進化,對話中激發一些思緒火發,他拒絕我拍-趁他背後拍張再說

P1560651

轉個空間一位退休的婦人迎接,他為我講了一個深思孰慮的故事,來結束這一場藝術對話

P1560655

入地下大展廳,一群人對角線的來回空間散步或舞步,到底是甚麼回事

P1560659

終究發現是一場無止盡流動的人群-意旨日常生活街頭的情境

P1560661

這是藝術家Philippe Parreno及Pirre Huyghe們的日本卡漫人物作品

P1560662

當錄像閉幕後,燈光一亮,一位活生生女孩在人們面前比手畫腳,並與面前一位小朋友觀眾對話

P1560662-3

下地下室二樓,迎這光線走入一條走道,在入口處卻被走弄,終究進入

P1560663

嗡嗡的聲音,到底是誰在哼唱呢?仔細觀察,是面對牆壁的四個人,包含入口處那一位

P1560667

東京宮我孰悉的空間,怎麼牆角落在落水呢?必有玄機,可想而知,藝術無所不在

P1560669

喔個黑漆媽黑的空間裡,有群人蹲在牆前驚叫喚醒我的注意,前往察看牆面黑色斑斑,牆面及地面都是黑蒼蠅,哈哈,這非藝術不可,這是我開閃光燈所拍

圖文/陳奇相

「藝術並不存在,藝術是你們」

Benjamin Péret

地點:巴黎東京宮
時間:9月7日至12月31日

這個戲劇性的展覽是2016年巴黎秋季嘉年華會的活動大戲碼,結合劇場、舞蹈及造型藝術的環境空間裝置,主展場裡卻空無一物,讓人一頭霧水,罕見的潔白牆面,望眼而去一群人來回在這「空」間中悠遊散步,罕見地還有專人伴隨你散步聊天並向你提問,一雙雙一對對互相交談宛若劇場般的偶發表演情境,沒任何東西或物體可攔劫人們的視線,到底是在賣什麼膏藥,當然在當代藝術展裡已經見怪不怪,不怪就不太藝術了,既然是來參觀的就這樣撩下去。很有條理了之組織展覽,並要請眾多當前誇領域各路英雄好漢的藝術家們參展,觀眾們被動地並引導參與這場遊戲,這是當下流行的參予式的展覽,觀眾是作品的主要元素,沒有觀眾作品就不存在,既來之就深入看個究竟。那藝術作品在那呢?是我們本身嗎?

Tino Sehgal(1976出生英國,現旅居柏林)是歐洲新生代最令人矚目展演藝術家之一,依時空形勢建構其作品,重新創立作品及觀眾間的會合,是當今引領風騷的互動美學最佳的案例,他的藝術展演就像一場儀式,透露藝術非物質化的看法,挑戰人們的感知。更甚的他傳遞作品從沒書寫草稿原本,並沒有任何買賣的行為(他以口頭方式在代書前傳遞訂製計畫),從不簽合約書,展覽從不出畫冊也從不拍照存檔(註1),他一直處在生活當下,展覽從不留下任何痕跡就像流水般似的永不回頭。

他曾參與幾乎所有重要的雙年展與大展,2005年以最年輕的一位藝術家代表德國參威尼斯雙年展,兩年後在首次在美國芝加哥當代藝術美術館與Kiss展演,之後個人巡迴歐洲各大都會,並於2013年參予義大利威尼斯雙年展(獲大獎)及德國文件展等。Sehgal很年輕就投入現代舞蹈,跟隨名編舞者Jerome Bel及他的麻吉名軀體舞者兄弟Xavier Le Roy,身受名舞蹈家Pina Bausch 之啟示,他們深信認為舞蹈並非遣興娛樂,而是種極自由解放如同一種思考的工具。如是他尋求更多的可能性從舞蹈跨入融合造型藝術,他以一種別開生面的構思創立其造型藝術,他唯一的基本元素是人,如同其他素材,藉由各種形勢建構其思維並塑造感性,藝術家說:「我所感興趣地是這素材的耐力,及每個人的主觀意識。我探討創立那種形勢,在那裡個體及集體能會合」,策展人Rebecca Lamarche-Vade接著說:「對照他的那些作品請求觀眾一種不可思議的能量,因為經由 與他人會合顯現一種極豐盛固定的物質 」(註2)。

他編導式的展演,在那裡,觀眾都屬於動人的部分,藉此思考全部的提問:舞蹈、藝術物體及觀眾們。這次整個東京宮空間都獻給這位年輕藝術家,入展門口就有莫名其妙的人迎接你(還以為惡作劇),主展場空無一物,觀眾無法自主參觀(有人會到你面前迎接你),並被提問且循著這主題互動的交談,經由人生的四個層次的對話塑造出觀眾的主觀情感及覺知,這是我三十幾年來首見的展覽型態,人們從沒見過的類型展覽 ,在那裏藝術作品-是我們」之特展。

這個別開生面的展覽是由Tino Sehgal本人主導與策展,共邀請來自全球各路英雄好漢的藝術家們(各種跨領域新類型)參與其展覽,名單上幾乎都是當前頂紅的藝術家有:With、Fredrique Ait-Touati、Daniel Buren、James Coleman、Markus Gabriel 、Felix Gonzalez-Torres、Pirre Huyghe、Kaori Kinoshita et Alain Della Negra、Isabel Lewis、Celime Minard、Philippe Parreno、Mathieu Potte-Bonneville、Apichatpon Weerasethakul。

從入展覽門口人們從Felix Gonzalez-Torres的大珠鍊簾進入,啟開活生生的戲劇性展演,有時還有演員們以搞笑的形式前來迎接觀眾,拉開展覽序幕,經過紅黃藍圓圈燈光天花板(Daniel Buren的作品) 的劇場廊道。來廊道盡端進入空無一物的主展廳,只看到一群人漫步於空間中渡來渡去的私密交談,啟開一趟尤里西斯之旅。當我在猶疑參觀甚麼時,一位八到十歲的小男孩跑到我面前來,跟我招呼自並我介紹一番說「我就是作品」,喔!讓我傻眼怎麼了,並丟給我一個問題「什麼是《progres》」,這字意味著:前進、進步、發展,進步是形容日漸擴充,日進向前的樣子,發展則是向前展揚。如是他陪我啟開散步交談對話。與小朋友談「進步的概念」我直覺地回答是「向前」,但這裡指的是人類的發展或是文明的進步,很難從小朋友的與談中得到明確的指引,在模糊概念的探尋中。接著一位中學生年齡女孩前來接手,繼續閒聊《進步》,向前不是盲目地,必要時停聽看甚至迴轉,以免直接撞牆步入死胡同。進步是人類為改善生活中所發展出的種種現實,與多元科學發展所帶來的結果。

還在對話的思緒中一位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前來接棒,深談人類的「進步」,空前絕後的人類來到日新月異科層技術與大自然疏離的時代裡,物質雖改善人類的存在條件,便利日常生活,貪婪的人類盲目的生產無節制地消費,環境的惡化,自然資源的浪費,腐化的人心,卻瓦解人類的心智,在盲目進步主義下摧毀人類所有美好的未來。

與中年對話中激發一些思緒火發,還在腦袋裡翻滾中,轉入另一空間一位退休的婦人前來迎接,看看當今的歷史情境,隨著科技及生活時空幻變,她為我講了一個深思孰慮的故事,來結束這一場藝術對話,就是一位國王與三位兒子為繼承王位的悲殘故事,王位繼承理所當然大兒子,但老么卻使陰謀,剷除兩位大哥,登居王位,掌握大權,統御王國,但生命的無常,最後也因意外身亡。這具有啟示性的故事意旨是告訴人們,如果把進步當成工具時,誰掌控工具就握有實際權力就能翻雲覆雨,權力就可支配與統治人們,既可造福人類也可將人類帶到懸崖,要看個人良知。如擁有一國國家錢幣發行權-誰當總統都是他的傀儡,當今世界幾乎都被世界寡頭金融大鰐所支配,誰掌握大眾傳媒就能操縱群眾,誰擁有最先進或致命的武器就能以各種理由侵犯別人的主權,誰掌控氣候就能隨心所欲地讓人死活,誰擁有更多股票內幕信息就能大勞一筆,或是當下大眾都被電視或手機所支配,成為低頭族或鼻子連在銀幕上而不之知,或為消費而消費的終究成為物奴等等,蘇俄藝術家Kabakov及Emilia Kabakov說:「世界全部都是如此的急速幻變,讓人們忘記生活本身的感受」或「偉大進步、科學、與人類高尚的景象,它帶引人們來到災難的邊緣」。

明顯地,藝術家成為導演,在這空無一物中,有意地經過這四位年齡層的陪伴與主題性的對話安排下,讓人參透從 青少年-中年到老年指涉每個生命進階對事物的領悟及感知,空無一物卻是一場生命之尤里西斯之旅,在這資訊化、資本化、消費化、機械化、科層化及物化的極現代社會場景下,深刻體會現代主義進步概念無限的風光,值得省思現代進步主義何去何從,從使用現代工具最後卻被工具所綁架支控而不自知的茫然。

主展館雖空無一物,但觀眾們卻進入一趟尤里西斯之旅,在那裡,觀眾體驗他個人主觀性錯綜複雜的經驗,且在那種散步與主題的交談形勢下銘刻他所對照的內外情境。入地下大展廳,空無一物,摟空的柱樑,摸摸頭藝術品在那,空間中有一群小朋友圍繞著老師在畫畫、一些零星遊走的觀眾、樓梯間坐著聊天的人們等,明顯地看到一群人(男女老少)有組織的在建築空間對角線散(舞)步不停地來回運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展演,進入空間場域地都屬於站眼的一部份嗎?終究發現如平常繁榮都會街道煕煕攘攘或出入地鐵口上下班一波又一波無止盡流動的人群,呈現一股活生生的能量在空間中運轉,揭示日常生活街頭的集體意識與情境。

地下室一樓除主展場外,另一空間,展示Sehgal麻吉的藝術家Philippe Parreno及Pirre Huyghe們的日本卡漫人物錄像作品。當錄像閉幕後,燈光一亮,那位錄像的人物,化身出一位活生生女孩在人們面前比手畫腳,並與面前一位小朋友觀眾對話。他們的作品都以走出傳統藝術的框架,進入生活場域與情境中與觀眾互動。

下地下室二樓,迎著光線走入一條走道,在入口處一個人(展演者)堵在門口,有意無意的與觀眾互動(故意阻擋觀眾)玩起捉迷藏遊戲,增添幾分情趣。終究放人們進入,輕飄飄嗡嗡嗡的聲音縈繞著場域,到底是誰在哼唱呢?分不出展演者或觀眾,稍清醒時,仔細觀察,聲音是來自那四位面對牆壁的人,包含在入口捉弄觀眾的那位。每個空間是走一趟尤里西斯之旅,進入個場域中,親身品味自身的感知及對照當下的情境。

東京宮我孰悉的空間,怎麼沿著牆角落在落水呢?必有玄機,在那駐足關注,看到導覽帶一批人到下面參觀,可想而知,藝術無所不在,接近生活,或是生活本身就是藝術,看每個人如何去面對自已當下的情境及意識。一片黑漆媽黑的空間裡伸手不見五指,一群人蹲在牆面前幹甚麼,喚醒我的注意,前往察看黑色斑斑鋪滿牆面,牆面及地面都是黑蒼蠅,哈哈,這非藝術不可,於是我開閃光燈拍下當下所見的,藝術似乎總在不知所云下見證當下。最後在牆角落一漆黑傾斜空間裡,安置一件錄像作品,只聽到碰碰碰的聲音及一閃一閃的光線,只能在這一秒及一秒間窺見到是兩個拳擊手對打的影像。內容是拳擊賽,或是是碰碰碰的聲音,還是一閃一閃的光線呢?這就是藝術所闡述的全部吧。終於我明白了,藝術無所不在,不在乎是藝術,生活即是藝術。

註1-art media agency-19 octobre 2016 p 61 Tino Sehgal. Artiste de l ephemere。
註2-Le monde 2015-10-11 culture-Tino Sehgal. createur d echappees 。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