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2017法國杜象獎入圍當代藝術展:

2017法國杜象獎入圍當代藝術展:

Maya Kalash Bajevic 在植物下的沙灘 2017 installation

Maya Kalash Bajevic 在植物下的沙灘 2017 installation

Maya Kalash Bajevic 在植物下的沙灘 2017 installation 小綠洲

Vittorio Santoro today i haven t done anything to avold .the inevitable 2017 installation

Vittorio Santoro today i haven t done anything to avold .the inevitable 2017 installation

Vittorio Santoro today i haven t done anything to avold .the inevitable局部 2017 installation

Charlotte Moth the wolf.the lady with a shell. Martin and the couple 2017 installation

Charlotte Moth the wolf.the lady with a shell. Martin and the couple 局部 2017 installation

Joana Hadjithomas & Khalil Joreige palimpsestes 2017 installation

Joana Hadjithomas & Khalil Joreige palimpsestes 局部 2017 installation

Joana Hadjithomas & Khalil Joreige palimpsestes 局部 2017 installation

圖文/陳奇相

地點-龐畢度中心南畫廊:
時間-2017年9月27日-2018年元月8日:

年底,法國當代藝術的盛事的來臨,一年一度的法國杜象獎入圍展開展了,每年入選四位新生代藝術家,去年其中還有兩位法國或國際藝壇上出人頭地的藝術家(如Kader Attia及 Barthelemy Toguo,創作都遊走於巴黎與柏林,Kader Attia為去年杜象獎的得主),今年這四位(組)藝術家對我而言相對陌生,且四位都非法國原籍藝術家:Maja Bajevic出生於波斯尼亞(前南斯拉夫)、Joana Hadjthomas與Khalil Joreige來自於黎巴嫩、Charlotte Moth來自於英國、Vittorio Santoro出生於瑞士,但其共同的創作地點-則都在橫跨巴黎,可見巴黎國際藝壇是當今新生代兵家必爭之地。這幾年來法國杜象獎偏重於跨領域的觀念形式及物體空間建構裝置,平面繪畫已經缺席好一陣子,物即必反幾時起死回生沒人知道。

從每年從杜象獎展現的作品或多或少可了解法國或當前藝術趨勢及時勢潮流,新生代本著冒險開拓的精神,繼續勇往直前,意圖掌握他們對所處時代及環境的敏銳度及感性,印證當下的覺知及社會意識。今年入選藝術家傾向反映在形像上, 檔案的詩性和物體隱藏的家譜或語彙。他們對語言的複雜性和意義的解密感興趣,並質疑後現代社會特有信息的透明度 。

Maja Bajevic(1967年出生) :在這後真相的時代裡,回到被遺忘的烏托邦,她將展場劃分原野大小兩綠洲,大綠洲上藉由燈光、聲音及體支架裝置成一台充滿節奏性閃爍燈光及聲音宛若單身漢信號傳訊機器,陳舊機器上攀滿著植物花草,指涉正如現代資訊患難信息的陷阱一般。代碼信息反映了藝術家圍繞被遺忘的烏托邦創造的複數檔案:如知識分子Slavoj Zizek 、Jacques Lacan或是Alain Badiou被召喚來代替今天在我們體制中心的後真理的無意識。於小綠洲上一台監視器播放視頻片斷或廣告口號和科幻小說爭豔競奇,藝術家在這裡運作,重新征服後現代社會常常被誤導的感覺。或者官方真理解放示現的天馬行空小說如夢般地展現自己。

Vittorio Santoro(1962年出生) :以現場雕塑縮寫的空間裝置,建構就像個獨特場景劇場,其連續的層面作為它表象或事故,闡述他對當下世界別開生面的觀點。以導演式的展演示現:在地面上鋪一幅視覺困惑的圖形的銅版畫,一塊充滿張力細長木板懸掛空間中,後面牆面懸掛格言旗幟,喚起語言與世界之間脆弱的聯繫,通過分散在巴黎公共建築物或私人外牆上懸掛的九面其他旗幟作為承諾的行為,並打開博物館的空間到城市的思考。通過這些身心的途徑,藝術家使藝術成為不斷運動和變革的工具。

Charlotte Moth(1978年出生) :彰顯那隱藏的公共性雕刻,借助挪用環繞巴黎市四件倉儲中終年未見且堆滿灰塵紀念碑雕刻創造一種空間的混亂,她選擇一種洗淨的方式,繼續探討雕刻在建築及影像裡。四件雕刻在空間裡就像素材媒介,牆面懸掛一個黃銅碟,將離奇光線折射映照在雕刻,轉換成某種神奇的場景,這種批判和詩意的流離失所的場景使得重構歷史成為可能。

Joana Hadjthomas與Khalil Joreige(兩位都1969年出生) :挖掘地質系譜,這裡,他們展現系列地質鑽探柱透露出巴黎、貝魯特及雅典地下之自然和粗獷歷史結果的作品,在他們個人的想像到處存在。地質鑽探柱呈現自然的變遷及人類存在的條件:時間中斷、災難、再生和失調,地質題問人類世界,時代標誌著人類行動持續影響環境的開始 ,這些沉積物揭示了建築和破壞的不斷循環的方式隱跡紙本混合了行動。藝術家的詩意重構質疑一個不規則的歷史的可能性敘述和表現,通過過探索現在。

(註-全文參照或翻譯展覽新聞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