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黑盰底豆油-(2017年第十屆)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關鍵字》:

黑盰底豆油-(2017年第十屆)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關鍵字》:

俆永進 無限 160x95x2cm 2017 空間裝置

阿卜極 愛台灣 空間裝置 2017

黃一鳴 希望 280x242cm 輸出280x242cm 2017

郭惠雅 天黑黑150x210cm 2017

施春茂 一道光 282x139cm 髮夾彎 285x110cm 2017

於同生 左-古 右-谷歌 122x122cm 2017

阿卜極 愛台灣 268x142cm 2017

圖文/陳奇相

時間-:8月5日-11月19日
地點- :高美館

2017年第十屆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關鍵字》,是何創時基金會所策畫的傳統與實驗書藝雙年展,從1999年起深感台灣時代更迭變遷,強調當代書藝與傳統不可偏廢,鼓勵當前書藝家或書法家們勇於嘗試創新所闢,如今已進入二十個年頭。雖努力不懈的推動,提出:新的題材、表現方式、裝裱形式、新的藝術風格,呈現當代性。參展36位書藝家不缺名家及新秀,參予者們都孰能生巧地寫一手好書法,深厚的傳承,在五分平手的傳統與實驗中,意圖勘探台灣當前的現代價值及意義,實驗性作品顯含蓄地挑戰傳統框架,創造與時俱進,傳統者們繼續以舊有形式或概念承先啟後,實驗性書藝家們嘗試以新的形式語彙、觀念、態度來闡述新時代。

傳統書藝自有其價值及意義,更是所有承先啟後的原動力,傳統的碑及帖之楷書隸書草書之範疇內運轉:如陳宏勉「大篆四屏閒快活」、陳一郎「苦-若不各須七言聯行書」、林進忠「李白江上吟」、林俊臣「李叔同送別」、郭惠雅-草書「天黑黑」、陳明德「遁世1/鄧石如《碧山書屋》長聯」等等。創作才是每個時代的藝術價值,世界的偉大是創造力所形成,無可否認傳統自有其價值及意義。實驗性作品自有其時代屬性與精神,在文化底蘊中孕育新生。

傳統書藝繼續在碑與帖之書法線條屬性裡造化,實驗性書藝解構傳統形式與意符,筆墨線條形體與構圖並非現代書藝的唯一價值,結構與解構文字或是超越文字也是邁向解放的途徑之一,多元形式或形態,意象及心象甚至於抽象的符號與造型語彙闢創必然性。傳統書藝繼續強化古文本精隨,實驗性創作者腳踏實地,新題材成為必然,新素材之可能性,空間的新概念皆是勘探的表現,新風格因應而生。

實驗性書藝以當代形式語彙成形,創作主題上呼應時事,是理所當然。當代流行語彙寫入作品,這裡牽涉到「文本」,時事與流行語彙是現世人的生活,也是書藝家們對其所處的社會之敏銳度及覺知,文本映照著每個創作者的心境及意識,這是現代書藝的時代精神性,要不然就缺乏新意,黑肝底豆油根本就無法示現其時代價值與意義。

現代書藝一定是白紙寫黑字嗎?看看黃一鳴的作品「希望」就一目了然,色彩書法呢?如黃宗義的「94狂」。墨分五色那淡書法卻罕見?書法或書藝必須用傳統毛筆書寫嗎? 除黑墨汁外,油墨或是黑木炭呢?或是藉由影印、印刷、或噴墨輸出,黃一鳴的噴墨輸出是杰佳一現代書藝列子。

甚至於當今多媒體的素材或是在這新科技下結合數位藝術,這都可提共當今書藝的勘探媒介或表現方式之可能性,新素材媒介成為新的藝術風格之可能性,其中是否也暗喻著時代精神與當代性?在解放傳統素材媒介時,書藝應有更多可能性,書藝是否都是平面的嗎?展覽形式必須要有脫離牆面的勇氣,挑戰空間的嘗試及探討,讓空間的表現性更多元,或許是彰顯書藝的時代性之必然性,此展中有三件含蓄空間裝置作品(是否是成功作品,那又另當別論):黃一鳴懸掛的作品「希望」、俆永進將書法裝在透明壓克力盒堆積成雙口井之「無限」、阿卜極具在地性的「愛台灣」空間裝置。

眾多實驗性個性化與主觀化是必然地,在即興、感性與表現,解構與建構中,李蕭錕別有苗頭-圖案畫的「論語學而篇節句」、施春茂的氣動書寫「髮夾彎」、於同生的解構「古」與「谷歌」、李郁周接近於抽象結構的「楚篆精字」、江柏萱線性抽象結構的「我的關鍵字」、黃智陽的塗鴉書寫「南」、蕭一凡氣勢如虹的行草「質特文-碑學古集」等等。「與其師古人,不如師造化,與其師造化,不如師心田」,解放傳統以實驗精神,勇於勘探及嘗試才是書藝未來的願景。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