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張恩慈-藝術是覺醒的力量「老大哥正在看著你」個展:

張恩慈-藝術是覺醒的力量「老大哥正在看著你」個展:

高雄弔詭畫廊 張恩慈「老大哥正在看著你」個展

「老大哥正在看著你」個展展出場景

the wall-2 133x166x5cm 2017 長毛絨布 彩色繡線 麂皮布

the wall-4 127x158x5cm 2017 布料 紗布 羊毛 彩色繡線

ASIAWEEK 1981 140X210X5CM 2017 棉布 彩色羊毛線

the wall-5 126X155X5cm 2016 布料 填充棉花 彩色繡線

the last words-4 170X240x5cm 2017 羊毛毯 刺繡於麂皮布上

the last words-2 133X166x5cm 2016 彩色繡線 刺於麂皮布上

the last words-1 166X133x5cm 2016 彩色繡線 刺於麂皮布上

150 53 128 60X81X5 cm ,2016 絨布、羊毛、彩色繡線與蕾絲

圖文/陳奇相

地點:高雄弔詭畫廊
時間:2017年12月23日至2018年2月11日

「藝術不只是戰鬥利器 還能安撫在地生靈意識」

張恩慈是台灣新生代受注目的藝術家之一,是2008年高雄獎的得主,從個人女性身分社會認同探討跨到對自我台灣人身分認同,她在地意識從太陽花學運開始覺醒,體會腳踏在自已泥土上的感受力,及社會的感染力,勘探在地不堪回首的極權統治歷史,正視自已存在意識與生命處境,召喚咱台灣人集體記憶,意圖療癒台灣人的軀體。

張恩慈的創作如榮格所言:「人,有著從『物質表現』回歸到內心完整的『真實本質』的,那份渴望」,建立在探討矛盾/社會建構的表象上,作品充滿女性的溫馨及柔情,擅長以柔軟迎向暴力與殘酷,以輕盈語調示現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於美麗與哀愁中,相當敏銳地運用柔美的軟性素材媒介,如畫布、花布、絨布、棉布、麂皮布及胚布,與彩色繡線、棉花、羊毛等等,採取傳統女工細膩的針縫及刺繡技藝獨創表現,且以女性細心溫柔細述著撼動咱台灣人親身感人故事,與人間悲憫苦難的景況。

張恩慈巴黎駐村回國後準備了近兩年的個展,強壯的步伐帶來與台灣土地親密聯接全新系列,靈感來自於著作與歷史議題文本的闡釋,是藝術家重新思考創作的開始,這全新的思想孰成於2015年張恩慈巴黎駐村時隔空省思自已身分,系統化的理解身為台灣人的歷史與土地意識後,反思凝視當下的切身的歷史與社會議題終於發酵,駐村後返台,一種強烈歸屬感及創作爆發力,意識到藝術是在地覺醒的力量,且參與解放社會的工具,「藝術不只是戰鬥利器, 還能安撫在地生靈意識」,開始進入觸動台灣神經與拯救自已靈魂的主題勘探。

這次的個展主題「老大哥正在看著你」,繼續延伸擴展她十多年來美麗與暴力的關注,採取一種直言不誨的凝視膽顫心驚國家暴力,渴望深入台灣身不由已過往悲憤的歷史,探索國家機器透過嚴峻監控機制掌控統治下的個人關係,壓制與扭曲下的生命意志。個展主題來自於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中隨處可見的話語,闡述極權統治下社會處在天衣無縫監控的高壓情境,細述台灣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之戒嚴令下,長久囚錮寶島變成孤島專橫統治極權時代的生靈塗炭,藝術家寫道:「我們知道的太少了,當察覺了詭異的事件,卻發現它被包裝隱藏在典雅的表象下 ; 太難發現了,如此的美麗與平靜的畫面,卻是歷史中黑暗的盤根錯節」(註-1 ) ,藉由創作闡述台灣集體去政治化的政治化過程之必然性。

張恩慈這次「老大正在看你」個展以嶄新的方式觀看在地的歷史與過去質疑與提問,共三大撼動人的系列:「小女孩(little girls)」、「最後的話/遺書(the last word)」
、「紀念碑般的形式/隱形的牆(the wall)」,於敘述性、文學性、指涉性或隱喻性中相互交織串聯展開來。

天真無邪的「小女孩(little girls) 」系列:
小女孩系列來自於白雪公主形象的延伸演譯,置入新的敘述脈絡,關於這個既衝突又矛盾的美麗與暴力,企圖拓展不同的詮釋空間。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暗喻著人們的無知,或不敢面對甚至無法直視的尖銳沉重真相,日常平淡生活場景中,大人有意一手遮天,屏開讓小女孩無視極權壓迫下各種矛盾荒謬事件,指出在那監控噤聲時代的歷史情境。

「小女孩(little girls)系列—1—2」(2016),兩件作品都呈現小女孩無憂無慮的嬉戲(騎木馬、玩耍、手牽手奔跳、躲迷藏)場景:1、一群小朋友在一棵吊有掛燈(監視器?)的樹前忘我的玩耍情境,其中是位一頭黑髮背向觀眾,與多位臉上裹著一團棉花的弔詭景況。2、前景兩位小女孩坐拒馬前矛盾荒謬躲在布罩中玩捉迷藏,背景則是躺臥在地上受傷活死亡的人與軍人。「小女孩(little girls)系列—5」(2017),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於兩顆鳳梨手榴彈邊,慵懶悠閒的棕梠沙灘上玩耍,在靜默到不知死活的情境下,指涉日常生活裡繽紛華麗中隨處隱藏不為人知的慘酷暴力。

沉重的「最後的話/遺書(the last word)」系列:
這撼動人心感人肺腑的遺書系列,靈感來自於2011年所公佈解密的177封白色恐怖受難者們所寫給家屬的遺書信中文本。從受刑人們面對死亡前與家屬間的聯繫之沉重感人肺腑之言,所書寫的最後沉重如山書信,張恩慈以敏銳眼光審視那有關人類處境無可迴避的傷痕,與人性中始終要對抗卻又好像徒勞的陰暗(註-2)。

憾動人心及具感染力的最後的話或遺書系列-1及2(2016) :語句精美的書寫(刺繡)在布料上「一個人總有一天要死的,請您們不要過分傷心吧」,「事至今日也無言再提,千言萬語請您不用傷心,要歡歡喜喜才是,該為犧牲的孩兒而驕傲」,這兩幅是從解密的177封白色恐怖受難者們所寫給家屬的遺書信中文本有感而發的創作,話語示現高傲的靈魂,點燃生命之靈光,生有時死有時的從容就義,安撫存在家屬的生靈。死亡成為靈魂的昇華,成仁而取義喚起台灣人的覺醒意識。

劇精神性「最後的話或遺書系列-3」(2017),無語無聲的迴響,影像及語言不見了,單色畫面(純淺褐色胚布上),鬆散的縫線,以及在畫面上不經意散亂的脫落之蛛絲馬跡細線條,遺書的場景,充滿想像空間的抽象線索,窒息的空氣,凝固的時間,無言以對的無限心思與感傷,靈魂呼喚的書信超乎文字的承載,揭示一股無語問蒼天的巨大張力,懸疑寫遺書的人那裡去了呢?

震撼中的空白「最後的話或遺書系列-4 大小兩件為一組」(2017),小品-相當抽象垂直線條的信件遺書,因信件會被檢查,寫信的人無法完全的表達情感思想,而簡略或隱喻/遮蓋/內心想表達的內容,她用塗抹/抽象化的形式表現。大氣的作品,在白羊毛毯上懸掛的被挖空的信紙,代表著是情感內容的不可承受之重,已經無法用文字形容,所以藝術家將白色信紙的內容都挖空,作為這個情境的轉化呈現,藝術家說:「要花多少力氣去理解震撼中的空白?」(註-3)

三樓令人窒息的一道牆「150 53 128」(2017),以天真的小女「孩」及長高寬尺寸來暗喻一場慘無人賭白色恐怖的故事,細敘一位新竹政治受難者施儒珍(1916年-1970年)的真實事件(90年代口述歷史時所挖掘出來的案例),為躲避極權的監控迫害與追緝,在其弟的幫忙下,自囚於自家柴房一道矮牆縫間(長150x高128x寬53公分) (既無法躺與伸腳)過渡悲慘的一生。

精神的核心「紀念碑般的形式/隱形的那道牆(the wall)」系列:
典雅的畫面,像紀念碑般的形式/隱形的那道牆這系列是此展中的核心精神所在。語重心長高潮迭起的話語,喚起人們的覺知與意識,挑起人們對於這個世界多一點的警覺。極權的統治權力與全面天羅地網監控機制下,可見的牆是圍堵、禁閉與牢獄之災,但那道無所不在隱形的牆則是在人與人間不信任和扭曲的人性下所造成的孤獨,冷漠、無助、疏離、不安及恐懼,於罔顧人命的時代裡,命運的災難隨時都可能會發生在每個人的身上。

「紀念碑般的形式/隱形的那道牆-– 1」(2017),典雅純樸到有點莊嚴的棕色畫面上,橫跨(縫著)長短九條平行布條線宛如九片銳利武術刀片劃過生命存在空間,充滿想像力,暗喻思想本身的犀利,布條上面書寫(繡著)小說《1984》中語重心長的英文句子「自由就是奴役 無知就是力量,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思想罪不會帶來死亡,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註-4),強而有力而震撼人心的語句,人在自由意志下,思想成為存在的意識,思想是戰鬥的利器,強烈的意志力能征服再高的山,那麼,也唯有思想無孔不入能穿透那道隱形的銅牆鐵壁,自由翱翔在宇宙星空中,為了嚴密的監視牽制思想所以思想罪不會帶來死亡,而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敘述著牆的背後,是這些巨大而殘酷卻又被遺忘或掩蓋的沈重歷史記憶。

「紀念碑般的形式/隱形的那道牆—2—3」(2017),這兩件作品簡潔有力比較抽象性的符號徵象,釉黑色長毛絨布料為底,以白計黑的對照形式呈現,深墜夜裡白五指尖山如墓碑的形象,左上方懸掛著一顆閃閃發光的孤星。另一幅五顆大小閃閃發光的星星分布畫面,其中一些微弱的光暈伴隨著,宛若跨越那道隱形牆後,星星指涉自由翱翔在宇宙星空中的英靈,也暗喻思想是黑夜中的明燈,指引人類未來明亮的願景,照耀其所摯愛的故土。宛若星星知我心的境況,藝術家藉此對死亡或這個時代致以最高敬意,表達她對母親所應許的這塊土地的摯愛。

「紀念碑般的形式/隱形的那道牆-5」(2016),大嘴鳥與 熱帶雨林中的花草植物,既柔美又詩意的典雅畫面,透過嚴肅中的連線遊戲手銬與手姿態符號,隱藏著政治受難者被判死後比出2-1的手勢(戒嚴時期被判2-1條款是唯一死刑),示現不屈不饒精神之姿態,義無反顧提問政治受難者在被判死刑比出視死如歸手勢之高傲神情,擁抱靈魂高歌就義,如台灣烈士陳智雄:「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註-5)。

以文字及話語作為真實歷史線索的開展,如命題「ASIAWEEK 1981」(2017)是白底上以溫柔彩色羊毛線書繡出《自殺意外或謀殺》強而有力的指涉,來自於當年陳文成事件亞洲週刊的標題及疑問句,藝術家以柔軟甜美迎向暴力與殘酷,闡述心驚膽顫高壓統治下逮捕或殺害無辜的情境,國家暴力摧殘台灣人才的印記,銘刻在台灣人存在意識中,不容被遺忘。

「印花布」台灣傳統家庭中平常或日常的花布,於花花綠綠的表象中隱藏著高壓統治天羅地網監控(情治系統及士兵),下面還書寫著《保密防諜 人人有責》,指涉極權監控系統無所不在,暗示事件隨時可能發生之情境,隔牆有耳之噤聲時代讓人無法遁形,甚至聞之喪膽的《匪諜》之指控,心驚膽顫讓人脫身乏術而死路一條。藝術家寫道:「我用著柔美的軟性材料,輕輕地,似乎就是你我日常的一景,試圖敘述著沈重的記憶」。(註6)

當我們的世界在這樣的恐怖的控制下,人們看起來還是過著很日常的生活,就像作品中的一塊花布,帶來歡樂與榮耀氣息的粉紅色旗幟,或是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在慵懶悠閒的棕梠沙灘上玩耍,但在這些日常的背後彷彿有一道一道隱形的牆,牆的背後,是這些巨大而殘忍卻又被遺忘或掩蓋的過去。(註7)

或許創作一直會是一種在「此間 (interstices)」之中動態的過程,一種同時不斷逃離自我封閉與它者凝視的狀態。而那些跟自身成長土地相關的歷史和情感,則編織出創作者從彼地、它方回返時,在自我的重塑和開展中,橫向連結與縱向根深的「脈絡」。(註8)

後記:
台灣民主化已愈30幾年,老大哥時代已依,但威權幽靈似乎一直如影相隨,一朝被蛇咬,一輩子都害怕,上輩遮住我們的眼,我們卻封住下一代的口。站起來吧,只有透過藝術創作才有所可能,藝術是覺醒的力量。法蘭克福派哲學家阿多諾在「至少的道德,多樣生活思考」一文上寫道:「藝術是神奇的,使擺脫真正存在的謊言」。

註-1:張恩慈「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個展創作自述。
註-2:來自於12月21日的張恩慈臉書揚景哲之貼文
註-3:張恩慈「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個展創作自述。
註-4:The wall – 1:原文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
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Thoughtcrime does not entail death, thoughtcrime
IS death .張恩慈「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個展創作自述。
註-5:來自Pun Tiunn的臉書-不容遺忘的台灣烈士 2018-02-12。
註-6:張恩慈「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個展創作自述。
註-7:張恩慈「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個展創作自述。
註-8:Hsiang –Pin Wu 臉書2017-11-10。

2018-02-13於諸羅山-風山雲水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