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2018巴黎白晝夜-看展是吃到飽的:

2018巴黎白晝夜-看展是吃到飽的:

Felicie d Estienne d Orves 音樂-Franck Vigroux 「SUN 」 聲音及光線裝置

Julien Berthier e與Tatane 兩人合作的「遊戲規則」

Serial Yogger & Nicole-Marty 拉筋做瑜珈

Serial Yogger & Nicole-Marty 拉筋做瑜珈

以橋作為藝術及人文與社會交流的橋樑 Thanks for Nothing le pont des echangs ideally this text will maky you levitate Laure Provest 2018

Eric Michel 與 Akari-Lisa Ishil之「platonium」 聲音及光線裝置

Fabien Leaustic 的「geysa」引現活火山的壯觀情境

打開聲音及光線的「Termenss wardenclyffe 」,戲劇性的雷光閃現之燈光秀風光

引人注目的瘋狂地數位 – 多學科的「冬季的奇遇與對話,晦澀與明亮之平台」

一個關於水資源問題的瘋狂數位工作過程:水潛在的影像

Athem與Cruz-Diez工作室和巴黎藝術團隊製作視頻

藉由影像闡述時間及歷史與人文

Florian Viel的「城市叢林」

圖文/陳奇相

一年一度的白晝夜,像往常一樣,比聖誕節或新年更喜氣洋洋整個都會都熱鬧滾滾,不輸給任何嘉年華會,這場共襄盛舉的藝術活動,宛若全民運動般,整個巴黎到處都是人潮,不管是挫熱鬧也好,藉機出去享受一下藝術場域情境的閒情逸致氣息,看看晝夜下美麗的巴黎夜景,感染一下巴黎人的藝文能量,都值得。

今年巴黎白晝夜已經進入十七年,每年都由不同風格的策展人(今年是Gaël Charbau)策畫,每年都在巴黎各個不同區域展出,更新賭注閃耀首都的標誌性地方,今年共分為四大星座區,從市中心的聖路易島開始(也是首次在這島上舉行白晝夜),經由市政府及市場區,Invalides軍事博物館經過塞納河最漂亮的亞歷山大橋,大小皇宮及香榭里拉大道,北邊的整個 Villette公園,從科博館到音樂城(巴黎交響樂廳),南邊的dorée門延伸至凡仙森林及動物園近郊。讓人跌破眼鏡,白晝夜的藝術活動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如動物園)地方,讓藝術感染力無所不在(落實於生活),甚至於在環城輕軌站上。

今年展出的作品相當多元複合性,繪畫、雕刻、物體、錄像、相片、數位(虛擬實境)、聲音、燈光、展演、舞蹈、閱讀、遊戲、運動、街頭藝術、機械人與各式各樣音樂會(個人或樂團,尤其是巴黎交響樂廳,三大交響樂團六小時的接力演出)等等,此除,白晝夜提供藝術家重新審視的運動,美食,藝術活動以及向所有人開放的各種活動。此活動眾多環境空間裝置,偏重於互動及活動類型,戲劇性及娛樂性。

因白晝夜分四大星座區,一個晚上光跑都跑不完,而且每個室內的展覽都大排長龍方能看展(很浪費時間),只能策略性的光顧兩大區域,我選擇先參觀Invalides軍事博物館區,以速戰速決的方式,出快車捷運口,身敏眼快參觀甚麼還不清楚,就排進一列看展隊伍,很快進入擠滿人潮的燈光秀中,在意外驚奇下,迎來是新生代藝術家Felicie d Estienne d Orves以強光投影在穿洞的圓盤上,隨著Franck Vigroux的音樂節奏緩緩往前滑行的光線,很戲劇性。出來整個Invalides廣場草坪與馬路上都是好奇地觀眾,迷惑人的燈光下,一群又一群人的圍觀,進行式的展演,新生代藝術家 Julien Berthiere與Tatane 兩人合作的「遊戲規則」,闡述足球賽規則如生活般,三位足球明星的紙片人像,小朋友踢足球的現場。在隔岸草坪上另一場足球賽,隨小球員跑步節奏的聲音,又是一場遊戲性的互動展演。本想進去參觀軍事博物館內的展覽,看到大排長龍的隊伍(至少五十公尺長),腳都軟了。繼續往大皇宮路線前進,草坪上眾多成群年輕人席地而坐悠哉地喝啤酒或吃東西聊天,在人群中享受美好的白晝夜。真妙還有一群人正在拉筋做瑜珈,前面台上Serial Yogger及 Nicole-Marty老師引領著,這是藝術嗎?確實生活的藝術。法國的臉書也出現在此,人們可躺在椅子上遙望以數位虛擬實境方式展出的巴黎星空,平常巴黎人太忙了,都忘了華燈初上後的星空。巴黎最漂亮的亞歷山大橋上,來往擁擠人潮,五大座土黃色中空方形,展出五個有名的非政府組織機構(如著名的貧窮協會)與文化協會,理想性地,以橋作為藝術及人文與社會交流的橋樑。往前想進入大皇宮看展,卻排錯隊伍,花了近半個小時方知方向錯誤,快跑。

乘坐地鐵直赴巴黎北部Villette,來到這寬闊戶外的公園,還是人群,但不擁擠舒服多了。在工業城正門口前享受一件輕鬆自在的音樂燈光秀,是藝術家Eric Michel 與 Akari-Lisa Ishil之「platonium」,是種多媒體作品讓人們沉浸在色彩和聲音的和諧之中。轉個角落,在工業城後面新生代藝術家Fabien Leaustic 的「geysa」,是今年白晝夜所看過最精采最令人難以忘懷的作品,一池暗紅色泥漿水,定時從噴出高二十米高的噴泉,充滿想像空間,引現活火山的壯觀情境,在工程和造型藝術的邊界。在工業城後面的鏡面圓球上,打開聲音及光線的「Termenss wardenclyffe 」,戲劇性的雷光閃現之燈光秀風光。跨過運河,來到對岸,引人注目的瘋狂地數位 – 多學科的「冬季的奇遇與對話,晦澀與明亮之平台」,一個關於水資源問題的瘋狂數位工作過程:水潛在的影像。來到音樂城的第一交響樂廳前,系列影像牆不段的更替,是Athem與Cruz-Diez工作室和巴黎藝術團隊製作視頻 ,藉由影像闡述時間及歷史與人文。旁邊是第二交響樂廳,看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就此打道回府,結束今年的白晝夜巡禮,心滿意足地,乘著便捷的環乘輕軌返家,沒想到在輕軌站上又巧遇Florian Viel的「城市叢林」,作為晚安-巴黎的禮物。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