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2018年法國杜象獎入圍展:

2018年法國杜象獎入圍展:

2018年法國杜象獎入圍展

Thu-Van Tran 前-不客氣 (sois le bienvenu )2018 後-灰色的顏色 2018

Thu-Van Tran 不客氣 (sois le bienvenu )局部 2018 海藻粉 顏色

Thu-Van Tran 如果沒有任何東西從這裡出來 2018 film 16mm.8.07

Clement Cogitore 法國惡魔視頻裝置 2018 15m

Clement Cogitore 法國惡魔視頻裝置 2018 15m

Clement Cogitore 法國惡魔視頻裝置 2018
15m

Clement Cogitore 法國惡魔視頻裝置 2018 15m

Mohamed Bourouissa 阿爾及利亞沒有時間遺憾 2018 視頻安裝13m37s 與 O Mats合作

Mohamed Bourouissa 阿爾及利亞沒有時間遺憾2018 視頻安裝13m37s 與 O Mats合作

Marie Voignier tinselwood 2017-18 HD影片 82m

Marie Voignier tinselwood 2017-18 HD影片 82m

Marie Voignier tinselwood 2017-18 HD影片 82m

圖文/陳奇相

地點:巴黎龐畢度中心南畫廊
時間:10月10日至12月30日

近年法國杜象獎入圍創作展都在全球化的表徵下,每位藝術家揖注於其在地文化歷史情境,獨創其別開生面的內涵「新意」,這不難覺察這些東西,成為每個藝術家獨創價值及意義。無可質疑杜象獎是法國當下新生代藝術創作指標,反映當前全球化藝潮之氣象,為全球化市場注入新血。十八年來的法國藝壇觀察,從兩年前入圍新秀首次在龐畢度中心登場亮相展出,確定杜象獎的影響力,所以杜象獎入圍藝術家很快就成為體制和市場的新活力,每屆杜象獎得主皆成為體制及市場的寵兒,與英國泰納獎互別苗頭,互相抗衡及同具影響力。近年來杜象獎擺明的是全球化的立場,每屆入圍或得主不一定是法國藝術家,甚至於如去年入圍展中,獨缺法國藝術家之現象。當然入圍藝術家們創作都在巴黎或法國境內,可見巴黎國際藝壇是當今新生代兵家必爭之地。

今年入圍有兩位法國藝術家Clement Cogitore 及Marie Voignier,罕見一位來自東南亞新生代越籍藝術家Thu-Van Tran與北非阿爾及利亞藝術家Mohamed Bourouissa,他們或多或少已經取得巴黎藝壇的認肯。他們的創作建構在空間裝置上,表達共同的關注。如何在媒體飽和的時候重新思考敘述,或者世界本身似乎已達到了一種隱形?如何建構其記憶的時空關系,生活和互補的關係,將不會停留在這些證詞,文件,檔案上?藝術家經由他們明確藝術形式:繪畫、雕刻、錄像、影片、建築及設計,被視為闡述或批判其所處的社會、政治、歷史及全球化的關鍵工具。

越南藝術家Thu-Van Tran(1979年出生)的創作交錯在多元面向的探討:繪畫、雕刻、影片、裝置, 專注於素材及語彙上,建立在自已深切的移民經驗探討全球化的挫折。展出五件曖昧的作品,延伸2012年的勘探: 「灰色的顏色」(紀念碑的壁畫) (2018)在牆面上以彩虹除草劑的六種顏色通過層次巧妙重疊,應用不同的順序和不同透明度,一層有一層疊加將無可避免地產生灰色。並在灰色壁畫角落放映「如果沒有任何東西從這裡出來」16哩米影片,影片拍攝於亞洲及法國一座鑄造廠,在四次呼吸中揭示故事:首先-爆裂在崩潰和破碎中,從它的殼中解放出來; 誕生及訴說,經過時間和沈默的考驗,第二個想法-女人們不知疲倦地堅持戰鬥,第三幕-最後享受,日本火山只含它的質量,最後和原始的行徑; 撞擊材料並混淆,孩子從火花和顏色出現。「拖出的塵埃」(畫作) (2018)如火山爆發翻騰雲湧的一團灰燼,上面施洩著令人眼花繚亂的半音階(彩虹)。兩件闡述並轉移60年代越戰期間美軍所施放劇毒的彩虹除草劑持續地污染土壤徵象之災難。

地上引人注目的一件海藻粉所翻製白色雕刻「不客氣和火花」(2018),在身體的尺度上與觀眾見面,質疑空間分享的可能性。將一座《歡迎》兩字招牌解構成支離破粹大小碎片化石雕刻,通過可塑性材料和變形,抽空文字內涵,讓人們無法辨識,質疑全球化下人們的熱情好客背後的意義,成為藝術和創造的地方。藝術家操作語言的振盪,並表明歷史的關鍵流動性,中肯地寫道:「記憶是我們的媒介,而我們生活在這個問題上」。

法國藝術家Clement Cogitore (1983年出生) 的創作建立在影片的媒介上,在攝影和動態圖像之間移動,於電影院的分銷渠道和博物館裝置之間,儀式性的意義和加冕表現形成了整體。「法國惡魔視頻裝置」(2018)作品完全由先前存在的圖像(來自於大量網際網路之社群網站圖檔及商業廣告、大眾傳媒及政治影片)製成,她的影像都非常 (刻板化、商業化、娛樂化、戲劇化) 完美,由一位女性柔和的聲音敘述,通過匿名場景和刻板印象,表達當今全球化的信念及社區現象。藝術家以一種視覺強度和一種與夢幻般相關的故事感來對照和回應,成為一種新的勘探領域。

阿爾及利亞藝術家Mohamed Bourouissa (1978年出生)每個藝術計畫建立在非藝術場域的議定合作,在這視頻裝置「阿爾及利亞沒有時間遺憾」(2018) 就與 藝術家O Mats合作,於一座白色木材既心理的與軀體結構,這設計喚起如同恶魔狩猎在老药房。中間安置一座六立面旋轉電視銀幕,播放由一位曾是此精神醫院Fanony醫師治療受益患者Bourlem Mohamed訪談導引。闡述法國殖民時Blida-Joinville首座精神病院,創建於1937年。直到1950年由精神醫師與哲學家 Frantz Fanony革命性的改革引入接近園藝及劇場新療法,採取一種勞動療法和社會化形式,藝術家藉此韌性的概念質疑這段歷史,並追溯了瘋狂的觀念,過去殖民統治的實踐和種族主義理論。

法國藝術家Marie Voignier(1974年出生) 擅長於統合影像紀錄(傳達、轉化與重構)及闡述,其類人類學的創作與複雜歷史聯繫,混合著各種歷史與後殖民真相。她每個藝術計畫都按照單一方法隨著主題感覺構建。「tinselwood」 (2017-18) 一部長達82分鐘如報導HD影片,回應了2010年發起的搜索,她跟踪喀麥隆森林中的一個密碼,在非洲大陸被遺忘原始森林裡其居民記錄的虛構動物的踪跡上。經過多年來於原始熱帶林的追尋勘探,直到有一天與原住民(Salapoumbe)的際遇,深入訪談報導系列,意圖了解這被抹去的神秘密碼故事,她才恍然大悟對該地區殖民歷史的無知,藝術家說:「我的探究並不屬民族誌。但我意圖將這種觀察歷史化」。

註:參照2018年法國杜象獎入圍展展訊及現場解讀文案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