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一場客套、老套、無套至保險套的-展覽開幕:

一場客套、老套、無套至保險套的-展覽開幕:

Toph「無題」個展在嘉義地檢署開幕場景 圖片來自Sunny Fan 臉書

我受邀分享Toph的畫展 圖片來自Sunny Fan 臉書

圖文/陳奇相

Toph「無題」個展終於在嘉義地檢署開幕,讓我親眼見證到一場官場現形記,客套、老套、無套至保險套的-嘉義地檢署「無題」個展開幕盛會,匯集社會名流及何等榮耀的長官們、議員們(都身穿藍衣繡著大名,恐沒人認識他們)、獅子會、青商會、基金會董事長、地方權貴們等等貴賓分等級的列位入座,畫會會長、畫家們及藝術愛好者之民眾們奠後,與一堆莫名之名堂共襄盛舉。主持人以唱名或點名形式介紹,具有階級分化意識,媚俗長官與社會權貴,了了長,到處都是國際大師、世界名畫家、老師、莫名堂的名人樣樣都有等等。

長官或社會權貴上台致詞搬出十八班武藝,夭壽老套客套無套至保險套,說得比唱的好,妙言如珠,美容養顏的好話一堆,嘴角全潑。畫展或藝術展幾時成為長官及權貴估名釣譽的秀場或交誼廳?浪費眾人的時間。在藝術展或畫展開幕中,藝術及藝術家才是主角可不是嗎?想想,在藝術或藝術工作者眼中,該顛覆的是體制及社會規範,那來「長官」呢?狗屁一場,莫名長官是被獻媚出來的,其實,開幕儀式中藝術家最大,沒想到,畫家上台致詞,意猶未盡,因時間(三分鐘)就打住,藝術展覽是主辦單位的施捨嗎!感嘆藝術被遭榻?藝術家的角色是甚麼?被擺爛了嗎?

藝術成為官場粉妝打扮的儀容,社會的修辭學,逢場作戲,虛張聲勢的媚俗行徑,大都都忘了我是誰。開幕結束後,階層長官及議員們與各董事長族群會聚互相寒暄取暖,交換名片慰藉閒聊。很清楚,藝術展覽開幕是各族群的聯誼會。細心觀察這官場,沒有人真正靠近畫作品嚐,甚至連瞄一眼都太浪費了。在這藝術交流場域中,獨缺的卻是藝術,深感官僚體制的傲慢(獻媚及想像權力之交易下)。畫作在牆面掉眼淚眼睜睜的看著這一群衣冠楚楚的藝術盲夫們,行藝術之名,粉飾自已的身份。讓人懷疑展覽開幕的意義?嗚呼哀哉,讓我見證一場官場現形記。

附記-兩個插曲:
首先,開幕後,會場熱鬧滾滾,喧嘩聲宛若菜市場情境下,我受邀分享Toph的畫展,拿起麥克風做導覽,除了來棒我場的氣功班朋友外,則是一群貴婦業餘畫家們,她們明智-藝術確實能讓人們養顏美容,提昇個人的敏銳及感知。我賣力的配合演出,奉獻我對藝術的熱情,認真的為藝術服務。另一插曲,也證明藝術的無用論,開幕茶會,備有茶水及點心,盛放在另一端,開幕後,主辦單位宣布,請大家可盡情享用點心及茶水,沒想到,所備的多樣點心只剩下點心盤,觀眾驚嘆,糕點那裏去了呢?大家互相觀望,無解還是無解。終於有路人甲證人說,被一群到地檢署出庭的民眾,給吃光光了,證明,顧八度(肚子)勝過於顧菩祖,成為畫展博君一笑的插曲。這也是地檢署辦展覽會推管藝術人文活動別開生面的故事,藝術離我們有多遠,藝術成為現實生活的烏托邦。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