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3/2019

意圖呈現台灣偉大風景畫的典範- 蘇國慶「消失的風景/時間/記憶」個展:

台灣土地銀行-館前藝文走廊-
蘇國慶「消失的風景/時間/記憶」個展:邀請卡

餘暉 112x290cm (二拚) 2018-19 油畫/畫布

浮雲 73x90cm 2019 油畫/畫布

春暖 73x90cm 2019 油畫/畫布

孤獨千年 130x97cm 2018-19 油畫/畫布

畫家蘇國慶於工作室 2018-12-09日拍於新北市-永和

圖文/陳奇相

「展示的作品基調是充滿感傷與哀愁的靈魂詠嘆,色彩雖然明亮艷麗,但在高彩度的背後,自然的災難、命運的無常、人生的漂泊、死亡的陰影,全是真實的反應。我以風景代言事物存在的荒繆,見證過程的艱辛,展覽的意義或許就是這般企圖淡化或抹平的行為。」

蘇國慶

展出時間: 3月13日至4月3日
展出地點:台灣土地銀行-館前藝文走廊

在這對風景畫寓意漠視的年代裡,對於鍾情風景畫的畫家蘇國慶無疑有一種深層苦悶感及孤獨感。在當今甚麼都可以的時代裡,以風景表現有何不可?當今如何畫風景畫,畫甚麼樣的風景呢?如何表現風景,現代或當代特色行風景面貌該如何之可能呢?是一大考驗,國慶似乎將風景作為生命的救贖,風景自然而然成為他生命的本地風光?

風景是國慶觸景生情之內心關照的主觀表達,他以文學的手法畫他心目中之人生的風景或心景,且隨著生活參照與觀察一直在幻變中,他一直在追尋生命的那把鑰匙想解開存在的密碼,他的風景畫是生命追尋的紀錄,是紀錄那消失。綜觀他的風景畫分為三:都會風景-具象、自然風景-意象、內心風景-心象,德國象徵主義畫家C‧ David Friedrich說:「風景即畫家的心境」,蘇國慶認為這有兩層面,一是「畫家用心眼在看世界」,另一說法則是「畫家用風景表達他的心象世界」。

他的風景絕不是伊甸園,具有強烈「孤寂美感」,而是畫家個人生命的隱喻?畫家寫道:「我作為一個畫家從事風景寫生在自然風景中啟開對話,從現場將場景搬到畫室在畫面,客觀和主觀不斷融合衍生,最終形成新的生命,一件繪畫作品,我很高興可以擺脫生命的束縛,可以永生,不會因風景時間和記憶的消失而毀滅,奈何這只是一種妄念。弔詭的是我們清楚卻無視毀壞的威脅仍然坦然面對,繪畫想表達以上的階段過程,想釐清自然的迷障恢復風景的清明樸實,於是我透過一件件的作品反覆細數在風景消失前種種的記憶」。

無可質疑地,風景觸擊到畫家內在深層意識,是存在的場域與情境,面對當下風景的冥想,與當下感情與經驗是不可分的,風景成為畫家自我內心的剖析,抒發的是對人間的感觸與體悟,在可見的與非可見的,指涉及隱喻中,闡述畫家壯闊生命裡美麗波濤洶湧風光,畫家說:「我用風景繪畫來傳遞內心底層的人類共同情感」,他雄心壯志探討,意圖呈現台灣偉大風景畫的典範。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遙望天際 -向我心目中的南島騎士李俊賢致敬:

李俊賢 戳 II 2000 2008-2015 225x222cm 影像輸出 油彩 拚貼 畫布 拍攝於台灣雙年展-野根莖 2019-01

南島騎士李俊賢 2012-03-29於仁武工作室訪問時所拍 遙望天際-由衷祝福

圖文/陳奇相

南島騎士李俊賢是台灣藝壇上最有種與氣魄的硬漢,親身以行動實踐落實在地的藝術家之一,台到深處無怨尤之最「台」的一位,他作品頌哥午辣,豪邁又豐饒,動容又入骨,繪出阮台灣人心聲,有情有義,有血有淚,充滿台灣情感、意識、精神及氣慨,牽動台灣人的神經與土地靈魂,在強烈文化信仰下,見證在地精神,叫出阿母的名-台灣。唯一純道地的「台」滋味:酸、鹼、苦、澀擱辣,吃起來伙人嬤感動,心涼俾逗開,午葛頌,強葛武力表現出在地的震盪和神經。二十世紀大文學家勞倫斯寫道:「每個大陸都有其自己偉大的地方精神,每個民族也有其地方特性,那就是家,那就是故鄉。在這大地上,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活力,不同的震盪,不同的化學氣味,不同的星星,不同的特性,你要稱呼它甚麼都可以,但地方精神是一種偉大的實在」。

遙望天際 -在此僅以此文深深地合一向南島騎士致以最高敬意,感激你對這塊土地無怨無悔的耕耘及付出,你的勇猛開拓精神將化為這塊土地的能量,感召新生代。

「李俊賢 -台灣藝壇的南島騎士」一文,發表在台南鹽分地帶文學雙月刊,陳奇相台灣藝術家專欄上,2012-04。並發表在我的部落格上。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