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Bertrand Lavier新作個展:

Bertrand Lavier新作個展:

nobili no-3 2018 180x139cm acrylic paint on canvas

Arex 2019 74,5x20x18 cm acrylic sur extineteur

Arard 2019 99,5x148x180 cm acrylic sur piano

John Deere 2019 31.5x44x39cm acrylic sur charrue

Vezelay 2018 140×240 cm acrylic sur panneau de signalisation routiere

rouge framboise par tollens et Valentin 2019 170×140 cm acrylic sur toile

bleu,jaune,vert 2019 215×43.5 cm neons vert roug et bleu

bleu,jaune,vert 2019 215×43.5 cm neons vert roug et bleu

圖文/陳奇相

時間:4月18日-5月25日
地點:Kamel Mennour畫廊

Bertrand Lavier(1949年出生)是是當今杜象最主要的傳承人之一,以挪用、轉化及組合建構展現,操縱駕馭各種物體語言符號之可能性,其最具代表性的是重疊組構兩種物體:如保險櫃上一台電冰箱或是一台冷凍櫃上鮮紅的嘴唇沙發。或是他最具代表性的是將梵谷感性狂飆的筆觸化為已有,在挪用全部的物體(鐵櫃、鋼琴、桌椅、電冰箱、鋁梯子、消防栓、交通標誌、書本、甚至鏡子)都依物質色彩,塗上一層同質性厚實的感性粗獷筆觸顏色,也就是通過繪畫模擬對象本身,使之近似於模型與其表現物之間,這延伸杜象說明畫家的看法:「實際上是一種現成的,當他通過一種被稱為顏色的製造物體進行塗裝時」的觀念。(註1)

「畫」怎麼畫呢?為什麼畫?畫甚麼?畫在那種支架上呢?牆面、木板、畫布、紙本、石頭、物體等等,那依樣畫葫蘆模擬現實還是直接表現呢?畫是種技藝、行為、態度或是觀念呢?種種皆可,都有藝術家在嘗試勘探。那麼,B.Lavier則選擇直接畫在物體上,且依物體的顏色(以梵谷的筆觸)彩妝 (也就是替物體穿上同一套衣服),這模擬現實嗎?還是現實本身呢?現成物畫(或穿)上彩妝時,是物體的再現嗎?物體的章程被改變下,是藝術還是現成物呢?

Bertrand Lavier在這新作品發表裡,深化「彩妝物體」的潛藏意識,讓物體更玄更妙,喚醒沉睡中的物體,奔放出物體想像空間,招回色彩活力,成為色面或幾何抽象。「Arard三腳鋼琴」,普魯士藍為主調,紫色鍵紅盤,在繽紛色彩裡聽到鋼琴輕巧音樂節奏,普奏出抒情藍樂章。有體積立面色抽象之覆盆子紅「John Deer犁」與翠綠支架,與「Arex消防栓」的綠、淺藍管線及土黃色銓。風景如畫的「Vezelay都會交通標誌」褐、藍即綠都是三顏色鳴奏曲,在現實及想像,具象抽象及意象間。藍色的「Artengo乒乓球」劃分幾何對稱線條成為幾何抽象,由「多龍tollens及瓦隆丹Valenti覆盆子紅」組構出充滿溫馨及溫度色面抽象,有機符號化的「Nobility碳鋅電池」充滿抒情的意象。

一組尖銳思辨的:綠、紅、藍霓虹燈系列,藝術家偏偏將綠色霓虹命題為「藍色」,而藍色命為「綠色」,反常甚至矛盾的觀念上創造一種新干擾,名題與實際間距離間有多麼弔詭,該相信文字還是相信你所看到的呢?1935年心理學家John Ridley Stroop解釋說:「在物理上,閱讀是在大腦的枕骨 – 頂葉區完成的,而名稱和顏色的事實利用額葉,它遵循一個時間的反應,仍然被霓虹燈的視覺衝擊所強調」。(註2)

Bertrand Lavier以法式的細膩思維敏銳的在觀念主導下成就其藝術。藝術似乎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麼難,他是如此的巧妙與靈活,推演其物體及色彩的境域,不斷開拓人們的視覺領域及想像空間,讓現實生活充滿朝氣與活力,因為生活與藝術不只是一體兩面,而且是所有思想的介面,生活造就了藝術,藝術豐富了存有,可不是嗎?藝術家聲明:「他最重要和最基本的原則之一就是他不想成為任何審美的囚徒」。(註3)

註1-3 來自Kamel Mennour畫廊Bertrand Lavier新作個展新聞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