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6/2019

巴黎萊依勒 羅斯玫瑰園(Parc de Roseraie de L Hay – Les-Roses):

萊依勒 羅斯玫瑰園-宮殿式玫瑰花廊

萊依勒 羅斯玫瑰園-宮殿式玫瑰花廊一景

萊依勒 羅斯玫瑰園-宮殿式玫瑰花廊一景

左右兩邊眾多系列蔓藤玫瑰和薔薇形成幾條五彩繽紛的花拱門

薔薇形成幾條繽紛燦爛的花拱門

薔薇形成幾條繽紛燦爛的花拱門

橫交錯的絢麗玫瑰、薔薇花徑暢流的貫穿

到處點綴 古意盎然的小雕像,詩情畫意, 引人入勝。

每當玫瑰花盛開季節時,百花怒放,一片繁花似海的畫面,令人為之嚮往

大灌木叢玫瑰成為玫瑰園特殊造型

薔薇泛指所有的薔薇原生種。玫瑰則是薔薇科眾多原生的一種。薔薇:花朵較小,花瓣向外,露出花芯。玫瑰:花朵較大,花瓣層層向內包,看不到花芯,會結出紅果實。

野生玫瑰、大灌木叢玫瑰、日本田野薔薇和具有茶味的玫瑰等等

圖文/陳奇相

花都有兩座千嬌百媚的著名玫瑰園,以花木繁茂的巴葛蒂爾公園的玫瑰園最著盛名,萊依勒 羅斯的玫瑰園為次, 但對於鐘愛嬌艷的玫瑰花使者而言,各有其特色及氣氛。那麼!光從富於詩意的「Roses」地名,就馬上讓人喚起絢麗迷人的玫瑰。 還記得嗎
?在台灣流行的名謠中,有一首玫瑰 玫瑰 我愛妳的名曲,就是從迷惑人的玫瑰園中吸取靈感之傑作, 作曲家可能是位鐘愛玫瑰花的使者,才能如此詩情畫意、盡情完美的表達玫瑰花的心聲。

這座馥郁芬芳,花都歷史最為悠久的一座玫瑰園,她是由鐘愛玫瑰花的使者朱莉格拉夫羅(Jules Gravereau)(他是巴黎市內著名「Bon Marche」百貨公司的創始人)
,於十九世紀末(1894年)法國黃金歲月時所創。至今已有百年之歷史,在這蔥翠的的大公園之一隅,共典藏來自世界各個角落之絢麗玫瑰(近有_三千五百多種),人們可以欣賞整個玫瑰家族之發展,從古至今,從野生的至栽種的,從東方至西方各式各樣的品種玫瑰, 共有一萬五千多棵翠綠的玫瑰。而著名的芭葛蒂爾玫瑰園,就從這兒吸取靈感,且並從這兒移植玫瑰栽種於園中。

玫瑰園或是伊甸園呢?

在這花木繁茂,寬廣的法國傳統園林裡,井然有序,一整片都是千嬌百媚之絢麗玫瑰,於上下高低富于節奏變化的形式裡。 行行列列,井然有序,眾多系列蔓藤玫瑰和 薔薇形成幾條五彩繽紛的花拱門、花廊、花牆,其巧思的造型,耐人尋味。 那縱橫交錯的絢麗玫瑰、薔薇花徑暢流的貫穿,而串聯花團錦簇的花棚、自然劇場,到處點綴 古意盎然的小雕像,詩情畫意, 引人入勝。每當玫瑰花盛開季節時,百花怒放,一片繁花似海的畫面,令人為之嚮往;同時沐浴於馥郁芬芳的玫瑰花香中, 陶醉於大自然的懷抱裡,如此醉人的景致,令人分不清究竟置身何處,是玫瑰園亦或是伊甸園呢?

整座五彩繽紛的玫瑰園,以水光幻影的八角形水鏡噴泉為核心,在謹嚴對稱的扇形布置下。圍繞在水鏡邊的是裝飾性的迷你形薔薇。 左邊是絢麗的現代玫瑰(五十年代至今的玫瑰),在諾曼地平房邊;首先是尊貴夫人玫瑰,法國玫瑰圍繞在愛的聖堂間, 其餘則是歐洲現代玫瑰。右邊是絢麗的古代玫瑰(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的玫瑰);東方(中國、日本、印度等等)玫瑰、薔薇, 再來馬爾麥森之帝后精品玫瑰,及十八世紀 玫瑰等等。 花團錦簇的系列花棚後牆上,攀滿特別典藏的玫瑰和薔薇; 野生玫瑰、大灌木叢玫瑰、日本田野薔薇和具有茶味的玫瑰等等。盎然生機,引人入勝。

玫瑰園前,是一座蔥蘢茂密的英國園林,在自然造化中,眾多高大挺拔的松樹,開闊的大草坪,蜿蜒的林蔭小徑, 貫穿花叢、玫瑰花圃、林園,在這種流暢性的大空間裡,成為花都休閒、遣興的地點。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Douglas Gordon -「我的慾望解剖」個展:

「所有昨天的聚會」 2019 52個銀中間只一個是金的

「混響(reverb)」空間裝置 2019 煤油路燈、繩子、氣球

「混響(reverb)」空間裝置 窗外一景 2019 煤油路燈、繩子、氣球

一罐紅色水,上面插著一黑烏鴉頭之筆 2019 空間裝置 物體

「因為因為因為因為因為」2019 白霓虹燈管

「看起來沒有手-保羅和帕斯卡爾(look no hands -paul and Pascal )」
2019 衣物

「沉默,流放,謊言(silence,exile,deceit)」2013-19 錄像裝置 4分2秒

「固體牛奶(solid milk ) 」 2019 video -still 12min 24s

「偷來的水果(stolen fruit) 」 2019 aluminium 55.6x175x59.6cm

17 水彩畫 2019 每天畫一張如靜坐般

「d」 2019 羊毛毯 220x180cm

展場一景

圖文/陳奇相

「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滿足則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搖擺。」

史本華

時間:6月7日7月20日
地點:Kamel Mennour畫廊

Douglas Gordon (1966出生於蘇格蘭)是當今英國最具代表性的當代藝術家之一,以其錄像藝術著名,是英國每年一度的泰納獎唯一錄像藝術家(1996),他的多元性實踐包括錄像、電影、雕刻、相片、文本、繪畫與空間裝置等等。藝術家審視人類存在條件狀況的基礎,如記憶和時間的流逝,真理,生與死,善與惡。「毫無疑問,他是當今拒絕個人風格最有力的概念藝術家之一。 他致力於挪用轉換的圖像,並在不同的背景下進行展演出」,從這個角度來看,展覽成為藝術家表達的基本要素。(註1)

慾望是生命的能量及意志,在意識及無意識裡驅駛人類存在的一股無比力道,在人性的貪婪下,慾望之火難以駕馭,宛若野火燎原-如幻如夢在虛實幻滅中,但慾望滿足人們的狂妄與無知。如哲人史本華寫到「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滿足則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搖擺。」,這個展挪用及轉換很多電視或電影影集裡的場景及物體,需要藝術家的註解後,方能更深入其境,在指涉及隱喻、觀念及文學
、敘述及抒情間剖析其慾望。

慾望的解剖(the anatomy of my desire)是藝術家在經過三十多年創作後,從去年開始自我省思存在的疑惑,慾望成為他創作的核心,他想知道他的慾望是什麼,一種無意識的能量,堅不可摧,支持著存在,藝術家說:「我想明白,我試著看看慾望是多元的還是總是重複同樣的事情」。(註2)

個展從Douglas Gordon個人永難忘懷的記憶開始,他六歲時與妹妹意外看到一部法國〈亞爾伯 拉姆西斯(Albert Lamorisse)紅色氣球〉(1956) 電視影集,闡述這位六歲小朋友去上學掉入一個連繫反射鏡氣球上,這個神奇的氣球並不停地帶孩子接受新的冒險。此展在兩個空間展出,大展場是遊戲場域,小展場則是通過清晰、精確和殘酷的迷霧。如是大展場如劇場般,展覽從牆面上「所有昨天的聚會」(2019)小紅氣球結作品起開序幕,52個銀中間只一個是金的,闡述聚會人數?並暗喻著眾多慾望幻滅中只有一個是有價值的?但從他的創作歷程來說,曾在2007一個骷顱頭上銘刻四十個星型命題為「四十(forty)」,如是-尋找出蜘絲馬跡,恍然發現這是藝術家52歲的生日,這種年度時間加密提醒了人類的虛榮心。

前面一組白霓虹書寫著「自私(nom(bri) du monde)」(2019),闡述所有的慾望都以自我為核心。在窗前柱腳面鏡間一罐紅色水,上面插著一黑烏鴉頭之筆,夢幻般超現實的情境,藝術家向其高中老師夫婦致敬,因透過他們的引導開啟他的視野及天窗。下樓梯,進入戲劇性的「混響」(2019)電影場景,返回藝術家的童年影集記憶再現,在透明玻璃屋下一座煤油路燈(柱上擊著一條繩子),充滿想像的繩子,指涉斷了線的氣球,人們在玻璃上若隱若現的看到一顆紅氣球影子,氣球是慾望的純粹隱喻-難以捉摸、難以預測和挑釁人們的想望。

另間展場則是通過清晰、精確和殘酷的迷霧,試圖解析慾望的原型,一進入就被白霓虹燈管書寫著「因為因為因為因為因為」(2019)五次因為,當我們嘗試去勘探慾望時,都會狡辯找理由從因為因為甚麼開頭,這句來自綠野仙踪影集的一句質疑的話,那是「因為什麼?」這才是問題所在。「偷來的水果(stolen fruit)」(2019) 一枝與藝術家等身高,斷掉在地上的樹酯樹枝,有些果實及奇怪如鷹爪。慾望不再結出碩果,如是,慾望有其記憶、邏輯、神秘與沒有為甚麼,沒有任何可解釋的。確實偷來的水果最好吃或是吃不到的最甜,『貪婪』這才是人性慾望的原型,慾望充滿了永恆的奧秘,它的探索需要一種特殊的倫理。

牆面上「看起來沒有手-保羅和帕斯卡爾(look no hands -paul and Pascal)」(2019),兩件(一大一小)同質同樣剪裁灰色外套懸吊一起,小件是保羅(六歲)的,大件成年人帕斯卡爾(四十歲)的。仔細看既沒鈕扣沒口袋,那我們的手呢?這兩件衣服來自於《巴黎最後的探戈》影集中的兩位人物。也闡述小朋友會長大,成年人會癡念童年,即使性慾的組織方式不同,但人類的慾望沒有年齡之別。

兩件傑出錄像作品「固體牛奶(solid milk)」(2019),這是Douglas Gordon最獨特的錄像風格,也就是左手拿錄影機,機靈地拍右手緊握著一塊固體奶油的行為表演動作。固體奶油經過手的緊握搓捏下,情慾感性十足,漸漸地轉化奶油的能量流出潤滑汁液,在情色的祝融情境下,表現一種情慾的行為。性感,口是心非,愛恨仇愁,衝突,主題等等,那甚麼是慾望呢?這就是永恆的奧秘,在「沉默、流放、謊言(silence、exile、deceit)」(2013-19) 闡述一隻黑烏鴉正在吞食一隻小金絲雀的視頻。大鳥吃小鳥似乎是自然生態,就叫「殘忍」嗎?但弱肉強食則是世道的法則,為了繼續殘存或是保護自已的存在。那麼這段視頻喚起了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的書中英雄斯蒂芬·迪達勒斯(stephen Dedalus)的重要決定,以迪達勒斯或藝術家作為一個年輕人的肖像:「我會告訴你我將做什麼以及我不會做什麼……我會盡力表達自己,我可以用某種生活和藝術方式,用自己保護自己我賜予自己的唯一武器就是沉默,流亡和狡猾」,這是種特殊的存在倫理嗎?(註3)

註1:來自維基百科
註2:展覽新聞稿文
註3:展覽新聞稿文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Thomas Schutte〈三幕〉回顧展:

Thomas Schutte〈三幕〉回顧展: 巴黎錢幣美術館展出海報

「風中年輕的少年人物」(2018)系列之一 bronze patine

「沒面孔的人或拿旗子的人」(2018)沒面孔的人 bronze patine

「父親祖國」(2010) acier

「聯合的敵人」(2011)bronze patine

玻璃女頭像系列之一 2013 義大利murano玻璃

女人雕像系列-18 2006 acier

女人雕像系列 2009 -aluminium

〈三幕〉1982 繪畫及物體空間裝置

「藝術家Mohr的生活」(1988-89)系列之一: 第一幕是畫家Mohr在畫架上正畫在風景畫 小雕像及物體裝置

「藝術家Mohr的生活」(1988-89)系列之一: 第三幕畫商站在衣櫃前正在向收藏家出售一件舊夾克 小雕像及物體裝置

鏡子鬼 2011 鏡子及小雕像空間裝置

「藝術家墓碑」(1981) 亮光漆及木板與紙

「聯合的敵人」(1993-94) 系列之一 局部

「聯合的敵人」(1993-94) 系列之一 相片 局部

「恐怖分子的度假屋」I II III系列 2002 acajou木材與彩色壓克力

擴建雕刻基金會 2018 MDF木材及鋁

水晶房 2014 空間裝置

水晶房 2014 空間裝置

圖文/陳奇相

時間-3月15日至年6月16日
地點-在巴黎錢幣美術館展出。

Thomas Schutte(1954年出生)是德國80年代新生代中被認雕塑主要重塑者,其獨特作品在後現代的徵象裡,發展就從古典概念如同自然、政治、社會及(後現代)時空文化背景般開始,納入各種可能性條件的主題及社會關係。他反復出現的動機從代表性建築到公共雕塑。眾多類型的主題都是現代主義所忽略的:人物、人頭像、裸女及房子,其主題的選擇經常都帶有一種諷刺與批評的意味面向。在2005年他的創作於威尼斯雙年展中獲取最佳藝術家獎的榮譽肯定。Thomas Schutte的多元探討可歸類三大創作方向:對於充滿想像之人形象雕刻狂熱興趣,謹嚴的建築結構模型及感性抒情的水彩紙本與版畫作品。精勘的技藝與多樣複合性媒介勘探:陶瓷、青銅、鐵、鋁、玻璃等。在這回顧展中他就像電影般的以「繆斯和英雄」、「其他和更遠的」與「從模型到紀念碑」之〈三幕〉作為情景及場域展現,這〈三幕〉標題來自於他早期1982年一組作品的主題。

Thomas Schutte是出生在上世紀二戰後的新生代,身受波伊斯藝術覺醒的啟示,藝術家以個人的敏銳度及時代覺知意識探觸國家、歷史及時空背景,創作藉由象徵及隱喻闡述其多元性的所思所感,與其哲學性的存在意識,見證德國戰後的劇烈歷史情懷及瘋狂的世界。其神話和英雄在悲劇和喜劇之間搖擺不定,諷刺、絕望、憂鬱與不可解決的矛盾,或多或少的冥想似乎在表達世界劇烈碰撞。

第一幕「繆斯和英雄」雕刻:

人物雕像是Thomas Schutte創作主軸之一,從早期以小人物作為空間比列開始,到後來人物雕像敞開來成為主體價值。他的立體三度空間雕刻創作是不斷通過小模型作品嘗試來勘探其規模(如「三幕」(1982)、「雕塑家Mohr的生活」系列(1988-89)),事隔幾年後成為紀念碑形式的大作品,他明顯地解放性借助不同風格-從古典雕刻到極簡主義。並經常不斷的更新及尋求很個人獨特性的形象、氣圍與質感,廣泛的表現 – 人類各種情境從怪誕到冥想,充滿活力且引人注目。

在傳統雕統的傳承裡,男性為英雄與女性為膠斯,英雄雕像都是怪誕表現性的具象人物,神情憂鬱痛苦。引人注目的以德國表達指定國家命名紀念碑雕像的「父親祖國」(2010),是一位瘦弱沒手臂的老人,看起來微不足道,沒權勢無能為力的人物,但嚴肅的表情足以維護他的權威般。當人家詢問藝術家國家的概念時,他引述作家Gunter Eich於1968年所書寫的一段話:「什麼是世界上最噁心的,他們是我的父母。無論我走到哪裡,他們都如影相隨,(……)。當我找到一把椅子時,門打開了,其中一個看起來在裡面,國家父親或母親國家」(註1)。當人們問藝術家為甚麼沒手臂,他卻幽默回答說沒有時間完成,哈哈。這足以闡述德國藝術家們面對自已國家歷史時的不堪回首之淒涼寫照。

「沒面孔的人或拿旗子的人」(2018) ,是為這展覽所創作的作品,兩尊粗壯男人(英雄)踩在爛泥巴裡面對面的站著,具對話及對比的型態,帶著棉帽一手拿著器物另一手插在工作服口袋裡之無面孔男人似乎暗喻著甚麼都「無」。穿著風衣拿旗子的人,炯炯有神的眼神及趾高氣昂姿態,藝術家以他們通過隱喻質疑權力的表現及其可能的英雄。

「風中年輕的少年人物」(2018) 動機來自於1982年紙黏土捏塑小人物雕像, 描繪三位年輕力壯的少年在狂風中踩在爛泥巴賣力奮進的三位人物雕像,仔細閱讀下三個韌性的少年人,堅強的意志寫在臉及軀體上,若有所思的神情,兩位軀體裹在風衣裡,中間這位露出一隻粗重手臂,左邊類東方臉孔則兩隻手都縮在風衣中禦寒,右邊神勇地則全裸,身上披著似乎獸皮(仔細審視後方發現是一對熱戀的全裸情人,暗喻著人間的「愛」),一手緊握拳另一隻手上拿著器物,仰望天際,三位堅忍不拔地緩慢的奮力前行。戲劇性的勵志情操,暗喻著暴風雨過後穿越歷史情境場景。這兩系列都是讓人聯想到羅丹的卡萊市民的作,也是藝術家登峰造極的傑作。

「聯合的敵人」(2011) 來自於藝術家1993-94年紙黏土穿衣物的「聯合的敵人」系列的放大。這扭曲誇張神經兮兮雙面孔人物雕像,明顯的處於神經質緊張狀態宛若連體嬰般纏繞成一體。這系列來自於柏林圍牆倒塌後東西德統一的歷史情境寫照,及藝術家敏銳地對當時政治社會所思所想所感,藝術如一片明鏡映照著歷史,見證一個時代。這組雕塑強烈喚起個人生命中的緊張關係,並可能讓人發瘋發狂。

從九十年代就開始嘗試勘探陶雕,近十幾年來才大量採用之。「侏儒(Gnomes)」 (2006) 12座系列人頭陶雕像,在傳統誇張表現主義怪誕形象裡,充滿滑稽表情幾乎卡漫人物的品味,具有對人性戲弄嘲諷批判的意味,讓人聯想到杜米埃的雕像般。

玻璃為素材是從2010年也標誌著一個創作的轉折點,「玻璃頭像」系列(2013) :假設通過表現性的女性或雌雄同體的面孔展現,闡述玻璃素材的質地美感。這系列是經由威尼斯murano世界聞名的玻璃師傅代工完成,藝術家說:「修補一些東西,並以一種稍微野蠻的方式稱現,要不然美麗的東西做什麼用呢?」(註2)

「藝術家Mohr的生活」(1988-89) 都是由紙黏土捏塑小人物雕像,穿著衣服環繞日常物件的空間裝置,是藝術家個人自我身分的寫照的情境。以三幕方式描繪藝術家Mohr的生活:第一幕是畫家Mohr在畫架上正畫在風景畫,後面一列排開三幅風景畫擺在畫架上,畫家正面對著曬滿五彩繽紛的襪子發想著。第二幕式雕塑家Mohr站在他的人頭雕像前審視其創作,左邊是一個油漆桶有邊則是檯燈,後面一座鞋櫃。第三幕看起來,一位畫商站在衣櫃前正在向收藏家出售一件舊夾克,藝術家他正在審視或欣賞他自己的創作。敘事藝術家機制的比喻,藝術家似乎被描繪成一個被拋棄的人。

藝術家從1997年開始探究傳統女裸體,之後繼續將這些小雕像放大成為陶雕。1999年開始「鋼鐵女人」(坐、躺及彎腰)雕像系列,共大小18件(青銅、鐵、鋁),女性繆斯則經常在解構形態下呈現,精簡成塊面性的女裸體意像如「鋼鐵女人-18」等,有時寧靜和淫蕩,有時殘缺不整,每一個都是由藝術史的厚度來衡量,有時讓人想起麥約爾。

第二幕「其他和更遠的」:
Thomas Schutte很年輕(27歲)時就對生命存在的思索,探觸死亡的意味與覺知?就為自已創立下一塊鮮紅色「藝術家墓碑」(1981) ,碑上書寫著藝術家姓名,標示著出生至死亡日期16.11.1954-25.3.1996,預測42歲的生涯。是件具黑色幽默或是哲學性的作品,開啟了藝術家對死亡和他者的不斷關注,「死亡是一種讓你遠離所有荒謬的想法,這真的很有趣,當它表現出來時,就會產生一種致命感覺,這震撼會產生凡人的感覺。」(註3)

「聯合的敵人」(1993-94) 是藝術家最著名的作品,如小玩偶般的小雕像由紙黏土捏塑,對比鮮明的誇張面孔和扭曲的身體,裹著衣物以木桿為支架纏在一起在托盤中,呈令人不安的情境,藝術家說:「展出時,竟沒人想看她們,因太小了」,如是,將這雕像表情拍照放大呈現。所以這系列對照身穿衣物的小雕像及頭像相片。除闡述德國統一的外境,也進入人性的探究,存在的二元性黑與白、陰與陽、善與惡、生與死、敵人與朋友、歡笑與哀傷等等。擁抱你的朋友是很自然地,但能愛你的敵人將是種超越二元性的對立。表達表達內心不可解決的矛盾,其瘋狂的差異和不和諧,體現在聯合敵人的雙重身影上,在悲劇和喜劇之間搖擺不定。

第三幕「從模型到紀念碑」:

模型是建築物實體縮形圖,時常由簡單媒介所組構。建築模型與藝術的距離在那,建築模型是為了建構一座實體物,也是建築構程之一,藝術家Thomas Schutte很年輕時就開始玩建築模型,從1973年開始,建築模型成為他的烏托邦想望。至於紀念碑型態則出現在「三幕」(1982)劇場中,所有的行動都發生都在畫面前展演出,我們看到了力量和進步的徵象。如是藝術家經常返回這種虛構或真正的紀念碑觀眾的位置上。

千禧年新世紀裡藝術家返回他的烏托邦世界,以建築模型的形態建構其藝術的想望,「建築模型」1973-2016、「恐怖分子的度假屋I- II- III」 (2002) 、「單身的房子」(2006) 、「結晶體的房子」(2014)「雕刻美術館」(2012-15) 、「雕刻美術館的擴建」(2018),很難說藝術家是否在玩現代建築的陳詞濫調,或者他是否認真對待這門學科呢?從2007年他根據收藏家的要求製作了規模1的建築。2016年並與建築師合作與設計他自己雕刻美術館。藝術家說「我並不怎麼關心建築,它簡單的出現就如同主題,實際上宛若自然的替代品,因為它的工作是如此不易於自然上。要不然我只能夠出色的描畫那些樹及建築物前之人物」。(註4)

註1-Thomas Schutte〈三幕〉回顧展新聞稿
註2-Thomas Schutte〈三幕〉回顧展新聞稿
註3-Thomas Schutte〈三幕〉回顧展新聞稿
註4-Thomas Schutte2007-06-13 個展新聞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