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Douglas Gordon -「我的慾望解剖」個展:

Douglas Gordon -「我的慾望解剖」個展:

「所有昨天的聚會」 2019 52個銀中間只一個是金的

「混響(reverb)」空間裝置 2019 煤油路燈、繩子、氣球

「混響(reverb)」空間裝置 窗外一景 2019 煤油路燈、繩子、氣球

一罐紅色水,上面插著一黑烏鴉頭之筆 2019 空間裝置 物體

「因為因為因為因為因為」2019 白霓虹燈管

「看起來沒有手-保羅和帕斯卡爾(look no hands -paul and Pascal )」
2019 衣物

「沉默,流放,謊言(silence,exile,deceit)」2013-19 錄像裝置 4分2秒

「固體牛奶(solid milk ) 」 2019 video -still 12min 24s

「偷來的水果(stolen fruit) 」 2019 aluminium 55.6x175x59.6cm

17 水彩畫 2019 每天畫一張如靜坐般

「d」 2019 羊毛毯 220x180cm

展場一景

圖文/陳奇相

「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滿足則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搖擺。」

史本華

時間:6月7日7月20日
地點:Kamel Mennour畫廊

Douglas Gordon (1966出生於蘇格蘭)是當今英國最具代表性的當代藝術家之一,以其錄像藝術著名,是英國每年一度的泰納獎唯一錄像藝術家(1996),他的多元性實踐包括錄像、電影、雕刻、相片、文本、繪畫與空間裝置等等。藝術家審視人類存在條件狀況的基礎,如記憶和時間的流逝,真理,生與死,善與惡。「毫無疑問,他是當今拒絕個人風格最有力的概念藝術家之一。 他致力於挪用轉換的圖像,並在不同的背景下進行展演出」,從這個角度來看,展覽成為藝術家表達的基本要素。(註1)

慾望是生命的能量及意志,在意識及無意識裡驅駛人類存在的一股無比力道,在人性的貪婪下,慾望之火難以駕馭,宛若野火燎原-如幻如夢在虛實幻滅中,但慾望滿足人們的狂妄與無知。如哲人史本華寫到「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滿足則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搖擺。」,這個展挪用及轉換很多電視或電影影集裡的場景及物體,需要藝術家的註解後,方能更深入其境,在指涉及隱喻、觀念及文學
、敘述及抒情間剖析其慾望。

慾望的解剖(the anatomy of my desire)是藝術家在經過三十多年創作後,從去年開始自我省思存在的疑惑,慾望成為他創作的核心,他想知道他的慾望是什麼,一種無意識的能量,堅不可摧,支持著存在,藝術家說:「我想明白,我試著看看慾望是多元的還是總是重複同樣的事情」。(註2)

個展從Douglas Gordon個人永難忘懷的記憶開始,他六歲時與妹妹意外看到一部法國〈亞爾伯 拉姆西斯(Albert Lamorisse)紅色氣球〉(1956) 電視影集,闡述這位六歲小朋友去上學掉入一個連繫反射鏡氣球上,這個神奇的氣球並不停地帶孩子接受新的冒險。此展在兩個空間展出,大展場是遊戲場域,小展場則是通過清晰、精確和殘酷的迷霧。如是大展場如劇場般,展覽從牆面上「所有昨天的聚會」(2019)小紅氣球結作品起開序幕,52個銀中間只一個是金的,闡述聚會人數?並暗喻著眾多慾望幻滅中只有一個是有價值的?但從他的創作歷程來說,曾在2007一個骷顱頭上銘刻四十個星型命題為「四十(forty)」,如是-尋找出蜘絲馬跡,恍然發現這是藝術家52歲的生日,這種年度時間加密提醒了人類的虛榮心。

前面一組白霓虹書寫著「自私(nom(bri) du monde)」(2019),闡述所有的慾望都以自我為核心。在窗前柱腳面鏡間一罐紅色水,上面插著一黑烏鴉頭之筆,夢幻般超現實的情境,藝術家向其高中老師夫婦致敬,因透過他們的引導開啟他的視野及天窗。下樓梯,進入戲劇性的「混響」(2019)電影場景,返回藝術家的童年影集記憶再現,在透明玻璃屋下一座煤油路燈(柱上擊著一條繩子),充滿想像的繩子,指涉斷了線的氣球,人們在玻璃上若隱若現的看到一顆紅氣球影子,氣球是慾望的純粹隱喻-難以捉摸、難以預測和挑釁人們的想望。

另間展場則是通過清晰、精確和殘酷的迷霧,試圖解析慾望的原型,一進入就被白霓虹燈管書寫著「因為因為因為因為因為」(2019)五次因為,當我們嘗試去勘探慾望時,都會狡辯找理由從因為因為甚麼開頭,這句來自綠野仙踪影集的一句質疑的話,那是「因為什麼?」這才是問題所在。「偷來的水果(stolen fruit)」(2019) 一枝與藝術家等身高,斷掉在地上的樹酯樹枝,有些果實及奇怪如鷹爪。慾望不再結出碩果,如是,慾望有其記憶、邏輯、神秘與沒有為甚麼,沒有任何可解釋的。確實偷來的水果最好吃或是吃不到的最甜,『貪婪』這才是人性慾望的原型,慾望充滿了永恆的奧秘,它的探索需要一種特殊的倫理。

牆面上「看起來沒有手-保羅和帕斯卡爾(look no hands -paul and Pascal)」(2019),兩件(一大一小)同質同樣剪裁灰色外套懸吊一起,小件是保羅(六歲)的,大件成年人帕斯卡爾(四十歲)的。仔細看既沒鈕扣沒口袋,那我們的手呢?這兩件衣服來自於《巴黎最後的探戈》影集中的兩位人物。也闡述小朋友會長大,成年人會癡念童年,即使性慾的組織方式不同,但人類的慾望沒有年齡之別。

兩件傑出錄像作品「固體牛奶(solid milk)」(2019),這是Douglas Gordon最獨特的錄像風格,也就是左手拿錄影機,機靈地拍右手緊握著一塊固體奶油的行為表演動作。固體奶油經過手的緊握搓捏下,情慾感性十足,漸漸地轉化奶油的能量流出潤滑汁液,在情色的祝融情境下,表現一種情慾的行為。性感,口是心非,愛恨仇愁,衝突,主題等等,那甚麼是慾望呢?這就是永恆的奧秘,在「沉默、流放、謊言(silence、exile、deceit)」(2013-19) 闡述一隻黑烏鴉正在吞食一隻小金絲雀的視頻。大鳥吃小鳥似乎是自然生態,就叫「殘忍」嗎?但弱肉強食則是世道的法則,為了繼續殘存或是保護自已的存在。那麼這段視頻喚起了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的書中英雄斯蒂芬·迪達勒斯(stephen Dedalus)的重要決定,以迪達勒斯或藝術家作為一個年輕人的肖像:「我會告訴你我將做什麼以及我不會做什麼……我會盡力表達自己,我可以用某種生活和藝術方式,用自己保護自己我賜予自己的唯一武器就是沉默,流亡和狡猾」,這是種特殊的存在倫理嗎?(註3)

註1:來自維基百科
註2:展覽新聞稿文
註3:展覽新聞稿文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