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1/2019

美的覺醒與培養:從法蘭西談今日台灣

全球化下-法國一所小學一年級生構想一場全球化的教學案列

這是法國落實於生活間-寓於育樂間無所不在的美育

所有的美術館或博物館都是美育的殿堂-法國大巴黎當代美術館

美感經驗需要引導及啟發-倫敦泰德英倫現代藝術美術館

美感經驗是終身的個人學習及體驗-巴黎龐畢度中心「培根個展」

非洲藝術家 Romuald Hazoume 貝寧貨運 2006 LV 美術館

剛果藝術家 Bodys Isek Kingelez 1946-2015 身體狀態 1999 LV 美術館

土耳其藝術家 Gozde IIkin 正如種族所說,裂縫正在加深 MAC Val 美術館典藏

德國藝術家 Katrarina Fritsch ne1956 藍棺木 2016 巴黎龐畢度中心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瑞士藝術家 Slvie Fleury 蘑菇 2008 18 巴黎國際藝博會作品

落實於生活中的藝術-法國楠特機械島上每周末出遊的盛況

台灣社會幼稚美學的案列-台北永康街商圈的意象

圖文/陳奇相

『美的覺醒與培養:從法蘭西談今日台灣美育』這是上星期五,受嘉義桃山人文沙龍之邀的一篇演講稿分享。

你曾經為「美」而驚嘆過嗎?

你曾經在生活裡「感動」過嗎?

美在那?怎樣感動?沒開天眼的人-看不到美,冷漠無情的人 ,絕對無法感動 。

生活中的驚奇是種幸福:是上蒼的禮物,不可言喻的,帶來新的感受及發現,成為生活中美麗的境遇。

「美」非何物,是存在的境遇,可遇而不可求,瞬間的洞察及體驗。美是直覺及想像 感動來自於心靈。美的感動純屬個人與存在的獨特性,成為個人的覺醒力量。

美無所不在 無關乎藝術,藝術無所不在也無關乎美。美隨著時間空間及心境幻化。美是宇宙存在的奧秘。

「覺醒」也就是喚起覺知與感性,心的感悟,回到初心。
也就是打開生命的黑洞 (奧秘) ,穿越靈魂之窗,點起生命之光。

德國藝術家波伊斯說:「全部藝術的功能,社會經常意圖抑制的。(…)唯有藝術讓生活有其可能-是在這種激進前提下他希望表達的。我說沒有藝術人類在精神上是很難以想像地」

是的,藝術,其實能讓我们看到世間萬物;不僅看到世界萬物,還看到萬物之間的關聯;不僅看到萬物之間的關聯,還看到事物背後的人與人的情感。

美是「無價」,不能買賣不能給予,只能體悟,沒有經濟價值,對存在卻無用之大用。美是無路用之用-是生命的能量及存在的堂奧。

「美」是上蒼的禮物,來自你的「悟性或本性」。
心花朵朵開「美」示現心的力量-意念-當下的覺知- 一美一切美

美是無關乎「概念」「美」是某種生命的見證經驗。
「美」是通往天堂的一扇「門」,「美」顯現你的真實及當下。
「美」是來自於主體,並超乎客體(對象物)。
美絕不是舶來品,「美」是你自已,美是種生命的感召力量,見證存在。

知識只能向指月的手指,將你帶到「美」的大門口,需要你自已去敲開「見證」「體悟
」。

直覺超乎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感官指是開了一扇窗,並非生命的全部。
心經中的五蘊皆空,在「空」中才能超乎美感經驗,擁抱這存在的宇宙。

知性「美」感,從觀察-解析-理解-體驗-窺探真相(藝術本身的內容物-也就是造型語彙及故事內涵),也就是來自於內容物的美感經驗。

「美」是無法可說,美-盡在不言中,可說的都不是哪東西。觸動神經的「美」只能形容,東正教神父說:「如果你能解釋的,那它必然不是真的」

「美」隨心意轉,例如-早上外出工作前瞄一下掛在牆面上的畫作,跟晚上下班回家所間絕非相同。在戀愛中一切都繽紛燦爛賞心悅目的,在發脾氣中,天空是灰色的。

感動來自於「心靈」絕非「知識」。敞開你的心扉去觀看宇宙大千世界,愛她,擁抱她,進入那存在的堂奧,見證生命的真實,。

「美」就是「愛」,人間有「愛」最美。「美」就是「善」,偽善的東西,再怎樣也都不美。「美」就是「真」,「真」方是美的真諦。

「美」直指人心,只是藝術中或大自然裡的一種選項,超越美感經驗的是直覺的「轉化」頓悟

在「美感經驗中」轉化人性,陶冶心性,深化靈性。
「美」能醫治人心、安撫心性,祥和社會、造化生靈。

美的覺醒-來自於大千世界,藉由藝術或大自然,敲開你的心扉與你心心相印,觸動心靈意識,所以藝術與大自然都是一股覺醒的力量。文明的力量來自於美的沉澱與覺醒,日常生活中一切都是美的蘊育場域。

美感經驗引領我們通往新的觀看、聆聽、感覺和動作,是認知的、感受的、情感的、想像的整體發展,讓我們能夠了解自己的生命如何與周遭的世界有所關連。~ 梅克辛·葛琳(Maxine Greene) 美國教育哲學家

愛因斯坦:「我們能體驗到最美麗的東西,就是奧秘。那就是所有真實藝術與科學的來源。對這種「情感」陌生的人,那些不再能因為感受讚嘆而停頓,或是因為敬畏而凝神拧足的人,跟死人沒甚麼兩樣,他的眼睛已經閉上了」(放下對立,遇見喜樂的內在世界 Richard Rohr著 王淑玫譯 啟示出版 )。

恩斯特‧卡西勒(Ernst Cassirer)認為「藝術作品就是人性和內在生命的直觀,形象的感性形式中的顯現,在對藝術作品純形式的審美直觀中,人可以看到自己,也可以看到整個世界 。」

敞開心胸-存在不要做個無趣的人,藝術是感覺的恢復,藝術是整個人生觀 ,用藝術安顿自己的心靈,生命因藝術而完整。

價值是自已創造出來耶,唯有藝術才有所可能,「生命中所有形式都是不完美的,只有藝術能在不完美中看到光輝」。

藝術總是在那意想不到的地方,觸動人的心靈及意識。

藝術總是在那意想不到的地方,發揮人們的想像空間。

藝術總是在那意想不到的地方,傳遞一種神奇的魔力。

藝術總是在那意想不到的地方,感染人的覺知及感性。

美無所不在,無關乎藝術,藝術無所不在,也無關乎美,
美是對事物的感知,美感經驗造化人的覺知及敏銳度及開放存在感官的視界。
聖哲-史本華 「事物的本身是不變的,變的只是人的感覺。」

美的培養從家庭及生活環境中開始。美成為一生命覺醒的途徑。美感經驗從胎教開始至終生的學習。

法蘭西的落實生活的美育:

明智社會思想開放的教育下-美成為造化下一代的思想及存在芬多精。

法蘭西是個泱泱文化大國,以人文藝術引領風騷及科技創舉尤其核能與航太為主體,精緻的文化與卓越的生活品質,是藝術落實生活的最好列子。
從食衣住行及美學哲學與科學建構法蘭西的雄厚力量及族群的視野

列如-在當前全球化下-那什麼是全球化 案列

以教育培養孩子的性向及個性化下之獨立人格
兒童美育的建構-開放性與多元性的引導啟發 如美術館或音樂廳劇場成為美育教育殿堂,並藉由戶外教學之大自然的薰陶及美感的喚發啟示。生活中充滿視覺及影音的的環境下,潛移默化,造化未來新能量及主人翁。

全民化的藝術養成教育-如巴黎市府在各區成立藝術工作室-開放所有市民學習

每一區都有音樂學校,除正規學校教育外,學生可利用周三或周六申請進入每個所屬區域的音樂學校學習一種樂器,讀樂譜,或參加合唱團等等,這音樂學校也成為進階學程的建制。每學期結束都有嚴格的考試,不及格就留級或改換另外樂器,可依此列推的等級進階,從初級班制高等學制級之培養建制,成為跨學科及專長,與興趣的培育。

當法國高中時上思想性的哲學課程時,建構自已獨立的思考,台灣高中生正在上公民與道德,繼續訓化成為弱智的奴才。

國高中時代,法國學生的性向及興趣似乎已確定,經由高中成年禮得哲學課程建構思想,懂得思考辯證,眾多已經會看他喜歡的報章雜誌,甚至於買報紙丁雜誌等,活躍於社群,甚至於意識到閱讀世界名著的重要性,而裡出自已的讀書名單等。繼續擴展每個人的視野及經驗,經常擁有多元的專長,大專院校時積極的投入社會或各種團體,明顯地,年輕力壯時都有左派改革及不滿社會規範的傾向,年輕人沒點左派思想及行動,似乎不曾年輕過,可不是嗎。

普及藝術-如開放美術館及種種藝術活動-如白晝夜音樂節資產日園藝節等等。電視上有個大畫展介紹、名畫解讀、名藝術家介紹、大型歌劇、音樂會實況轉播或世界名歌劇等等的節目。

藉由活動推動人文歷史及藝術落實。如食衣住行育樂的展現的一些例如如何穿如何看如何論述等等。

有一套機制來 建構未來的視界-培養新時代的力量及未來的趨勢及能量,提拔新秀,讓文化不至於斷層失落。藝術政策的不斷更新建制,承先啟後,從文化政策的落實建構未來新生的力量及遠景。

台灣美育的一些想法:

很長的日子,在升學掛帥下,藝術的課程在「升學無用論」的功利思考下被挪用不上!然而「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美的覺醒喚發起生命的能量,豐富了整個人生!別管過去或現在,培養,只要有行動永遠不遲!

為甚麼台灣社會成為這麼樣,社會價值混亂,安逸下趨於保守,一切向前(錢)看齊,傾斜的時代裡,弱智且唯恐社會不亂。

台灣社會的價值觀是誰造成的?誰在操縱台灣人的美學觀?誰讓整個台灣過著像無頭蒼蠅的生活呢?

無法叫出台灣「母親」之名的莫名情境下,被長期殖民或愚民教育,及統治者藉由大眾傳媒所造成的,扭曲的不只是社會價值,更是人性,進而壓抑自已的感性與情感,因為這都有利可圖。台灣普及教育下已經找不到文盲,無法獨立自主的思考或不敢做自已的社會,只能弱智沉淪在人云亦云的集體意識中,太功利取向的社會下卻所造成理盲美盲的青妹牛-且還自以為是。

這種迷失的社會價值觀下,教育成為統治者的工具,理直氣壯的在菁英的功能主義下,犧牲或貶抵了台灣人的審美觀及藝術本能,扭曲人性及視野,更藉由體制學者操縱著社會幼稚的美學觀,在統治者威嚇利誘與意識形態下建構保守教化的藝術面貌,集體於美的迷失及沉淪,作為統治者的正當性。

在這功能性及功利性的美育取向也完全被扭曲,「美術」只有術,教你怎樣畫畫,媒人教你如何觀察,什麼是「如美」,美學一點都沒,世界名畫是三昧,為甚麼是名畫。「音樂」則是教你唱歌,樂譜看沒,名樂是三昧,從沒聽過莫札特或巴哈,台灣名謠故意忽略,甚妹碗糕。從沒聽過甚麼是歌劇,話劇在那,藝術藝甚麼是,嗚呼哀哉。還好,還有傳統布袋戲可看,「美」「美感」「美學」至今還有很多人不知分辦,「美」似乎不存在,繪圖沒飯吃,唱歌八肚要腰,作戲沒人看,美術儲盲。

其實真正的藝術是在地覺醒的力量,且參與解放社會的工具,藝術不只是戰鬥利器, 還能安撫在地生靈意識」,抵抗或揭示執政者或統治者的醜惡,藝術能顛覆傳統文化及社會既定的價值及解構統治者的思想及意識。1987年法國哲學家德勒茲(Deleuze)在一場以創作實踐為題的講座中,不斷地強調「藝術」與「抵抗(résistance)」之間緊密的連結。亦即,藝術自古以來透過創作行為,不只持續地挑戰生命和存在的意涵,同時它也在現代社會無所不在的規訓機制裡,展現了其潛在的批判與抗爭姿態(註)。藝術是覺醒的力量能召喚咱台灣人集體記憶,意圖療癒台灣人的軀體及生靈。

美育是從家庭開始培養起,環境成為學習的大背景,社會價值是家長的參照或影響。親子教育的重要性,不能把孩子的教育全盤托交給社會及學校,孩子的未來在大人的引導依循下建構其興向及塑造其個性,培養其好奇心及冒險性。天下父母心,都希望子成龍,都急就章的意圖造就「贏在起跑點的孩子」,如此苛護著小孩子造成當今所說的媽寶。

從小就進雙語幼稚園,學東學習,來滿足父母親的虛榮心,確實兒女是母親的影子,小學起就開始補東補西,載入載出,忙著不可開交,甚至在車裡出便當,假日也不列外,小孩子被大人及學校課業壓榨,早出晚歸根本沒時間嬉戲,不會玩的小孩最可憐喪失好奇心及想像力與冒險精神。到高中還依樣,下課就去載,笑死人。從小學制大專院校研究所都在補習補習,不讀課外書,只讀工具書,只求一時的學業成就,只為功能性的考試,去個性化的教育下,還自以為是高等文品的弱智現象隨處可見,體制教育下扭曲了教育的意義。在這數位化的網際網路知識爆炸時代裡,獨缺的就是知識,因為沒有判斷力,那來批判力呢?嗚呼哀哉。

在法國經常有高中畢業後,就選擇背著背包到世界各地去自助旅行,意圖尋求一種自我親身體驗建構的挑戰人生。一年或是更多時間後,再滿懷感恩的心回來上大學, 這種對世界好奇心驅策一個人去發現與瞭解新的事物,會有更積極的學習態度,從中養成獨立自主的個性,迎接未來的挑戰。

在這價值扭曲的世界裡,美育培養-從個人自已開始,培養對人文藝術的興趣,多參與各種藝術活動,不要規訓自已, 多元的欣賞,多樣體驗,建構個人品味。生命的美好,建立在每日的生活中,確確的去落實自已生活的藝術。

在這美術館時代的來臨時,我們的美育是否準備好了,迎接未來的新視界呢?

吃飽味,看捂沒,吃飽飽,目周格式清妹,看瓏無,眼瞎了。難怪美術館辦滷肉飯節,或是辦明星的婚禮,歌劇院承租給直銷公司辦活動,嗚呼哀哉,美術館及歌劇院成為未來的蚊子館不可,看看故宮南院就是一個明顯例子。

註-【哲學星期五@台北】—《藝術抗爭?以「弱機構」之名》—2018/08/24 主講人-吳祥賓│巴黎第八大學美學、科學與科技博士候選人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許進源「負債空間」2019創作展:

許進源「負債空間」2019創作展:

白盒子成為「負債空間」創作展 之核心所在

「負債空間」創作展,在高雄工業區一座廢棄舊鐵工廠房展出。挑戰的不只是作品,還確立作品的場域空間。

「倒下一棵樹 ,長了一棟房子 -燒王船(2018 )相片」 2019 installation

「燒王船」影像建置新的物件-移靈過程壓縮時空記錄的相片之空間裝置 2019

燒王船所遺留下來貼有金紙毀燒跡象-樹亡靈的物件 樹、三座小跪墊、牆上一輪明月、小銀幕 空間裝置 2019

「棺與棺」 相片影像及玻璃櫥棺 空間裝置 2019

「人與自然的距離」2019 系列的沙灘景物黑白相片(16幅)及物件組合空間建構 2019 installation

「無題」是一幅藝術家緬懷之作 2019 installation

「無題」是一幅藝術家緬懷之作 影像與物件 2019 installation

「無題-高雄藍」 帆布 空間裝置 2019

此展覽的核心空間裝置-如靈
堂般純白大長立方盒子 2019

華燈初上時展場轉化成另外的溫馨氣圍及情境

更聚焦作品的呈展,彰顯空間的維度,浸染在一股深沉之神秘氣圍下

從白天進入晝夜間意外之外與空間場域的一場美麗的境遇

圖文/陳奇相

「倒了一棵樹,長了一棟房子」

許進源 (註一)

時間:11月08日-12月07日
開放時間每周五六日 14點-19點
地點:高雄市三民區自由一路250號

許進源是台灣藝壇後起之秀,生活與創作在高雄,2017年以編導式的攝影作品「困‧囚」系列獲得高雄獎,是高雄獎歷年來年齡最熟成的一位藝術家。從建商到另類攝影創作者,以別具一格素人特質影像表現,闡述其存在意識。從事房地產開發三十載,蓋過上千戶房子,具冒險患難精神、豐富建築和工地經驗,養成其敏銳的社會觀察力,萃彙為藝術創作的基石。退休後帶領一群工人投入其所喜愛的藝術創作,以大型相機攝影為主要媒介,沒有任何學院及體制框架,勇於嘗試及實驗,勘探各種可能性,近幾年來從靜態影像、至錄像、行為至環境空間裝置一路的積極探討。

展覽名稱「負債空間」,源自於藝術家過去房地產開發的人間閱歷體驗。「負債」意味著資本主義的貸款投資及開發意味,貸款具有其工商社會資源運轉與發展意思,成為帶動社會進展的能量。這裡「負債空間」又指涉什麼呢?對建商而言就是購屋貸款其所建的各類空間。那至於土地開發就意味著「倒了一棵樹,長了一棟房子」,盼演著當今水泥化都會過程中積極角色,房地產投資開發每建起一棟高樓大廈都要推倒無數棵樹,那對自然而言是殘酷似同劊子手,這是文明進化所帶來的人類集體的命運。

不再蓋房子後,背著相機遊走南島獨特的海岸線,進入他既孰悉又陌生的台南北門白水灣拍攝海灘上的枯木麻黃,望著海岸邊倒下的防風林,隨河流漂至出海口的漂流木,見景生情百感交加,讓他彷拂看見那些深埋在高樓底下的樹之亡靈。透過創作,他重新思考貸款的意義:在自然面前,所有人都是債務人,所有人都活在一個負債空間中。(註二)

許進源「負債空間」創作展,在高雄工業區一座廢棄舊鐵工廠房展出。挑戰的不只是作品,還確立作品的場域空間。此展以環境空間建構裝置,挑高及深長型鐵皮廠房,屋頂透光及兩面水泥牆面,各一大排鐵窗戶,既沒有白色漂亮的牆面,也沒亮麗的光線,舊土灰燼地面等等。

本次展覽在極具挑戰性的舊廠房中規劃改造確立作品與空間。共展出五件作品,攝影、錄像、裝置、鐵雕及物件等複合媒材之環境空間裝置:綜合性空間裝置「 倒下一棵樹 ,長了一棟房子」被安置在如靈堂般純白大長立方盒子裡,闡述了一場樹木亡魂的超渡,循著台灣傳統宗教儀式,成為此創作展的核心。白長立方入口牆面上「燒王船」(2018 )相片,儀式首先在台南北門海灘上舉行,戲劇性場景的王船乘載著金銀財寶與(一對裸男女)祭品航向黑水溝,藉由烈火昇化生靈塗炭,祈求國泰民安,指涉人與神間一種負債空間的意涵。

白盒子黑空間兩件作品面對面的對話:繼續藉由「燒王船」影像建置新的物件,接著從台南北門海灘用怪手將「王船」旁兩棵樹木遺駭移靈,沿著海岸線、鄉野、進入繁華都會街道,最後停放廢棄廠房,並將這移靈過程以怪手視角用針孔相機長時間曝光拍攝。這裡左邊一幅移靈過程壓縮時空記錄的相片,長曝解構現實下的結果-意圖闡述時空維度。右邊砌立著一件燒王船所遺留下來貼有金紙毀燒跡象-樹亡靈的物件,前面如祭壇般的陳列三座小跪墊物件。牆上一輪明月?可看出藝術家細心空間經營,樹旁一小銀幕播放著一段移靈過程黑白紀錄片,形而上的窺探未知及超維度空間與世界,充滿莊嚴神聖的氣圍下,供觀者們瞻仰默思,藝術家行徑似乎成為祭司。

白盒子黑空間兩件作品面對面的對話:繼續藉由「燒王船」影像建置新的物件,接著從台南北門海灘用怪手將「王船」旁兩棵樹木遺駭移靈,沿著海岸線、鄉野、進入繁華都會街道,最後停放廢棄廠房,並將這移靈過程以怪手視角用針孔相機長時間曝光拍攝。左邊一幅移靈過程壓縮時空記錄的相片,長曝解構現實下的結果-意圖闡述時空維度。右邊砌立著一件燒王船所遺留下來貼有金紙毀燒跡象-樹亡靈的物件,前面如祭壇般的陳列三座小跪墊物件。牆上一輪明月?可看出藝術家細心空間經營,樹旁一小銀幕播放著一段移靈過程黑白紀錄片,形而上的窺探未知及超維度空間與世界,充滿莊嚴神聖的氣圍下,供觀者們瞻仰默思,藝術家行徑似乎成為祭司,

「棺與棺」黑白相片與一座裝裝有沙之透明玻璃棺物件的對照性空間裝置,稍模糊的影像呈現沙灘上一具無聲無息軀體(屍體),生死都是人類自然的現象,死亡是回到天地間的自然情懷,在極簡的地平線及起伏沙丘曲線及兩條呈對角線(軀體及漂流木竹筏)結構下,闡述著生命軀體的自然回歸,靈魂不滅ˊ 遙望,前面透明棺則成為文明進化徵象,嗚呼哀哉,也將死亡去自然化(棺成為人世間的階級化之儀式戲碼,只為滿足人類的虛榮心),人與自然的距離似乎更遙遠,意圖藉影像及透明玻璃棺物件,闡述人世間無罣礙與掛愛之間負債關係的對話。「人與自然的距離」從工業革命敲響自然的喪鐘至今,是由系列的沙灘景物黑白相片(16幅)組合建構成為流線型態的空間裝置,與下面廢棄鐵工廠的幾何平台成強烈對比,前面懸掛著一件工業進化徵象物如鐵抓鋼雕,與倒吊一具海灘拍攝殘破假人,指涉著工業文明進化與自然衝突儀式性的場景,指出人類進步概念中的貪婪意象及無節制的自然資源開發,自然生態環境的破壞與天災人禍之堪憂寓意,確實如藝術家所聲明「在自然面前,所有人都是債務人,所有人都活在一個負債空間中」(註三)。

另一件「無題」是一幅藝術家緬懷祖母之作,呈現海灘上以高雄藍帆布覆蓋著一堆物件,上面一根燒毀過粗黑樹幹,前面躺著一裸女,與海平線戲劇性呼應,築構出一戲劇性的情境與場景,暗喻藝術家的情感及意識,呼喚著對母土無情進的連結與關懷。藝術家並從影像元素中抽離出其物件,作為環境空間裝置,以復活、重生的概念重組:前方一長形水池,劃分水平面一塊白布,水池上方懸掛著影像中的那根燒過粗黑樹幹,物件與影像互為對話與論證。對面懸掛著一幅破舊不堪高雄藍(藝術家畫海的作品,經由時間及海水洗刷過的跡象),因是懸掛隨著微風稍微飄揚,示現出時間維度並與前面影像呼應對話。這種從一張影像巧思造化建構的獨創手法,相當高明,其建置過程成為一種藝術轉化的力道,並經由一種儀式性地舖呈闡述。

最後在廠房的後方,循環的作品空間裝置,又回到前面首件「 倒下一棵樹 ,長了一棟房子」燒王船的「王船」物件,這是一片手繪王船貼在玻璃上,經由烈火然燒儀式後,將其灰燼影像所封存下的跡象,烈火昇化造化出藝術與時空維度之可能性,並與前面四件裝置遙遙呼應,畫下完美句點的展覽論述。

附註-當夕陽西下,黑夜慢慢吞噬大地,華燈初上時廠房展場染上幾盞藝術家細心經營燈光及光暈營照下形構出一場魔幻境域,轉化成另外的溫馨氣圍及情境。更聚焦作品的呈展,彰顯空間的維度,浸染在一股深沉之神秘氣圍下,從白天進入晝夜間意外之外與空間場域的一場美麗的境遇。
2019-11-15日於諸羅山桃城

註一:參照負債空間許進源2019創作展展文稿。
註二:參照負債空間許進源2019創作展展文稿。
註三:參照負債空間許進源2019創作展展文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世界最「俗」的公共藝術竟然在花都-巴黎:

傑夫 昆斯贈與巴黎市府的《一束鬱金香》紀念碑作品,於上個月安置在巴黎

世界最「俗」的公共藝術竟然是在巴黎-花都

圖文/陳奇相

很難想像世界最「俗」的公共藝術竟然是在花都-巴黎,當代藝術明星傑夫 昆斯(Jeff Koons)去年贈與巴黎市府的《一束鬱金香》紀念碑作品,相當寫實:是一隻手握著一束五顏六色的鬱金香,是件老少皆宜的作品,大家都能一目了然,沒有懂不懂的問題,在這庸俗成為大眾文時尚下,俗到讓人看都想「吐」。

此作品本來預定要安置在巴黎現代及當代藝術的殿堂裡,也就是巴黎市立美術館及東京宮間,結果被附近居民們及反對這件作品的民眾們聯署強烈反對下,只好選擇在小皇宮的後花園靠塞納河邊的一角落。明星藝術家贈與的盛重「禮物-作品」確實要慎重一點,如是庸俗到不行的東西與優雅而有質感的城市衝突太大了,頓然間讓巴黎-美麗的佳人不堪而失去擁容的魅力及光彩,顯然藝術家贈與再高貴的(藝術)禮物都要三思。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