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許進源「負債空間」2019創作展:

許進源「負債空間」2019創作展:

許進源「負債空間」2019創作展:

白盒子成為「負債空間」創作展 之核心所在

「負債空間」創作展,在高雄工業區一座廢棄舊鐵工廠房展出。挑戰的不只是作品,還確立作品的場域空間。

「倒下一棵樹 ,長了一棟房子 -燒王船(2018 )相片」 2019 installation

「燒王船」影像建置新的物件-移靈過程壓縮時空記錄的相片之空間裝置 2019

燒王船所遺留下來貼有金紙毀燒跡象-樹亡靈的物件 樹、三座小跪墊、牆上一輪明月、小銀幕 空間裝置 2019

「棺與棺」 相片影像及玻璃櫥棺 空間裝置 2019

「人與自然的距離」2019 系列的沙灘景物黑白相片(16幅)及物件組合空間建構 2019 installation

「無題」是一幅藝術家緬懷之作 2019 installation

「無題」是一幅藝術家緬懷之作 影像與物件 2019 installation

「無題-高雄藍」 帆布 空間裝置 2019

此展覽的核心空間裝置-如靈
堂般純白大長立方盒子 2019

華燈初上時展場轉化成另外的溫馨氣圍及情境

更聚焦作品的呈展,彰顯空間的維度,浸染在一股深沉之神秘氣圍下

從白天進入晝夜間意外之外與空間場域的一場美麗的境遇

圖文/陳奇相

「倒了一棵樹,長了一棟房子」

許進源 (註一)

時間:11月08日-12月07日
開放時間每周五六日 14點-19點
地點:高雄市三民區自由一路250號

許進源是台灣藝壇後起之秀,生活與創作在高雄,2017年以編導式的攝影作品「困‧囚」系列獲得高雄獎,是高雄獎歷年來年齡最熟成的一位藝術家。從建商到另類攝影創作者,以別具一格素人特質影像表現,闡述其存在意識。從事房地產開發三十載,蓋過上千戶房子,具冒險患難精神、豐富建築和工地經驗,養成其敏銳的社會觀察力,萃彙為藝術創作的基石。退休後帶領一群工人投入其所喜愛的藝術創作,以大型相機攝影為主要媒介,沒有任何學院及體制框架,勇於嘗試及實驗,勘探各種可能性,近幾年來從靜態影像、至錄像、行為至環境空間裝置一路的積極探討。

展覽名稱「負債空間」,源自於藝術家過去房地產開發的人間閱歷體驗。「負債」意味著資本主義的貸款投資及開發意味,貸款具有其工商社會資源運轉與發展意思,成為帶動社會進展的能量。這裡「負債空間」又指涉什麼呢?對建商而言就是購屋貸款其所建的各類空間。那至於土地開發就意味著「倒了一棵樹,長了一棟房子」,盼演著當今水泥化都會過程中積極角色,房地產投資開發每建起一棟高樓大廈都要推倒無數棵樹,那對自然而言是殘酷似同劊子手,這是文明進化所帶來的人類集體的命運。

不再蓋房子後,背著相機遊走南島獨特的海岸線,進入他既孰悉又陌生的台南北門白水灣拍攝海灘上的枯木麻黃,望著海岸邊倒下的防風林,隨河流漂至出海口的漂流木,見景生情百感交加,讓他彷拂看見那些深埋在高樓底下的樹之亡靈。透過創作,他重新思考貸款的意義:在自然面前,所有人都是債務人,所有人都活在一個負債空間中。(註二)

許進源「負債空間」創作展,在高雄工業區一座廢棄舊鐵工廠房展出。挑戰的不只是作品,還確立作品的場域空間。此展以環境空間建構裝置,挑高及深長型鐵皮廠房,屋頂透光及兩面水泥牆面,各一大排鐵窗戶,既沒有白色漂亮的牆面,也沒亮麗的光線,舊土灰燼地面等等。

本次展覽在極具挑戰性的舊廠房中規劃改造確立作品與空間。共展出五件作品,攝影、錄像、裝置、鐵雕及物件等複合媒材之環境空間裝置:綜合性空間裝置「 倒下一棵樹 ,長了一棟房子」被安置在如靈堂般純白大長立方盒子裡,闡述了一場樹木亡魂的超渡,循著台灣傳統宗教儀式,成為此創作展的核心。白長立方入口牆面上「燒王船」(2018 )相片,儀式首先在台南北門海灘上舉行,戲劇性場景的王船乘載著金銀財寶與(一對裸男女)祭品航向黑水溝,藉由烈火昇化生靈塗炭,祈求國泰民安,指涉人與神間一種負債空間的意涵。

白盒子黑空間兩件作品面對面的對話:繼續藉由「燒王船」影像建置新的物件,接著從台南北門海灘用怪手將「王船」旁兩棵樹木遺駭移靈,沿著海岸線、鄉野、進入繁華都會街道,最後停放廢棄廠房,並將這移靈過程以怪手視角用針孔相機長時間曝光拍攝。這裡左邊一幅移靈過程壓縮時空記錄的相片,長曝解構現實下的結果-意圖闡述時空維度。右邊砌立著一件燒王船所遺留下來貼有金紙毀燒跡象-樹亡靈的物件,前面如祭壇般的陳列三座小跪墊物件。牆上一輪明月?可看出藝術家細心空間經營,樹旁一小銀幕播放著一段移靈過程黑白紀錄片,形而上的窺探未知及超維度空間與世界,充滿莊嚴神聖的氣圍下,供觀者們瞻仰默思,藝術家行徑似乎成為祭司。

白盒子黑空間兩件作品面對面的對話:繼續藉由「燒王船」影像建置新的物件,接著從台南北門海灘用怪手將「王船」旁兩棵樹木遺駭移靈,沿著海岸線、鄉野、進入繁華都會街道,最後停放廢棄廠房,並將這移靈過程以怪手視角用針孔相機長時間曝光拍攝。左邊一幅移靈過程壓縮時空記錄的相片,長曝解構現實下的結果-意圖闡述時空維度。右邊砌立著一件燒王船所遺留下來貼有金紙毀燒跡象-樹亡靈的物件,前面如祭壇般的陳列三座小跪墊物件。牆上一輪明月?可看出藝術家細心空間經營,樹旁一小銀幕播放著一段移靈過程黑白紀錄片,形而上的窺探未知及超維度空間與世界,充滿莊嚴神聖的氣圍下,供觀者們瞻仰默思,藝術家行徑似乎成為祭司,

「棺與棺」黑白相片與一座裝裝有沙之透明玻璃棺物件的對照性空間裝置,稍模糊的影像呈現沙灘上一具無聲無息軀體(屍體),生死都是人類自然的現象,死亡是回到天地間的自然情懷,在極簡的地平線及起伏沙丘曲線及兩條呈對角線(軀體及漂流木竹筏)結構下,闡述著生命軀體的自然回歸,靈魂不滅ˊ 遙望,前面透明棺則成為文明進化徵象,嗚呼哀哉,也將死亡去自然化(棺成為人世間的階級化之儀式戲碼,只為滿足人類的虛榮心),人與自然的距離似乎更遙遠,意圖藉影像及透明玻璃棺物件,闡述人世間無罣礙與掛愛之間負債關係的對話。「人與自然的距離」從工業革命敲響自然的喪鐘至今,是由系列的沙灘景物黑白相片(16幅)組合建構成為流線型態的空間裝置,與下面廢棄鐵工廠的幾何平台成強烈對比,前面懸掛著一件工業進化徵象物如鐵抓鋼雕,與倒吊一具海灘拍攝殘破假人,指涉著工業文明進化與自然衝突儀式性的場景,指出人類進步概念中的貪婪意象及無節制的自然資源開發,自然生態環境的破壞與天災人禍之堪憂寓意,確實如藝術家所聲明「在自然面前,所有人都是債務人,所有人都活在一個負債空間中」(註三)。

另一件「無題」是一幅藝術家緬懷祖母之作,呈現海灘上以高雄藍帆布覆蓋著一堆物件,上面一根燒毀過粗黑樹幹,前面躺著一裸女,與海平線戲劇性呼應,築構出一戲劇性的情境與場景,暗喻藝術家的情感及意識,呼喚著對母土無情進的連結與關懷。藝術家並從影像元素中抽離出其物件,作為環境空間裝置,以復活、重生的概念重組:前方一長形水池,劃分水平面一塊白布,水池上方懸掛著影像中的那根燒過粗黑樹幹,物件與影像互為對話與論證。對面懸掛著一幅破舊不堪高雄藍(藝術家畫海的作品,經由時間及海水洗刷過的跡象),因是懸掛隨著微風稍微飄揚,示現出時間維度並與前面影像呼應對話。這種從一張影像巧思造化建構的獨創手法,相當高明,其建置過程成為一種藝術轉化的力道,並經由一種儀式性地舖呈闡述。

最後在廠房的後方,循環的作品空間裝置,又回到前面首件「 倒下一棵樹 ,長了一棟房子」燒王船的「王船」物件,這是一片手繪王船貼在玻璃上,經由烈火然燒儀式後,將其灰燼影像所封存下的跡象,烈火昇化造化出藝術與時空維度之可能性,並與前面四件裝置遙遙呼應,畫下完美句點的展覽論述。

附註-當夕陽西下,黑夜慢慢吞噬大地,華燈初上時廠房展場染上幾盞藝術家細心經營燈光及光暈營照下形構出一場魔幻境域,轉化成另外的溫馨氣圍及情境。更聚焦作品的呈展,彰顯空間的維度,浸染在一股深沉之神秘氣圍下,從白天進入晝夜間意外之外與空間場域的一場美麗的境遇。
2019-11-15日於諸羅山桃城

註一:參照負債空間許進源2019創作展展文稿。
註二:參照負債空間許進源2019創作展展文稿。
註三:參照負債空間許進源2019創作展展文稿。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