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陳奇相 Titien >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兩個鐘的裝置「一方寸」2013

前-「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 (2018) 後-「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2018-19) 各 162x130cn 100F 壓克力-畫布

左-「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114x146cm -80Fx2 壓克力-畫布 2015右-「無相系列之19-20-生於死」(2016-17) 鏡像習作 92x73cm 30Fx2 2016-2017

「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114x146cm -80Fx2 壓克力-畫布

「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 114x146cm -80Fx2 壓克力-畫布

左-「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右-「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左-「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右-「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左-「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右「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一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二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三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四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慾」(2020)物體-鐵雕 塑膠套及蛾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道」(2020) 物體媒介 -書 猴子骷顱頭 及蠟燭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2020)物體 雕塑 蠟燭 布團 蝴蝶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2020)物體 雕塑 蠟燭 布團 蝴蝶

圖文/陳奇相

時間:3月3日至4月4日
地點:台北尚畫廊

陳奇相(1956年出生)是台灣旅居法國巴黎的中堅藝術家、藝評家、當代藝術史家,活躍於歐洲巴黎及台灣兩地。他從未忘懷地默默耕耘其藝術創作的後花園。三十幾年來海內外個聯展四十幾次,著作及策展經驗豐富。創作核心一直都環繞著「境」及「相」之『鏡像』效應,來比喻生命的虛實幻滅,如「鏡花水月 浮生若夢」之寫照,勘探存在之無常及世事的幻變,獨創個人類比性雙胞胎鏡像雙聯畫之風格美學。

就這樣、是這樣、就是這樣、是、就是、這樣是,字裡行間的語言造出其情境與風景,語句間造就空間格局,陰陽頓挫如吟詩般飄逸的感覺,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就是這樣」是充滿正能量的語句,語音間之節奏、韻律、詩意,表現出一種強而有力語意境況,俯首稱「是」時也就坦然接受,連接自已,「是」則確確的意義及本質,如實的接受一切,將帶引人們進入一個更深刻的層次,揭開內在深層境域 (註1) ,法華經中所談「如是」,是與真無分別,如是如常像是「本來就是這樣的狀態」。

藝術創作隨著時間歲月的歷練成長,相由心生,境隨心轉,一切為心造,順其所「是」的當下,深切地體驗覺知存在的美麗,「畫」作為自已存在的煉金術。結晶『鏡像』系列,在多重碎片晶體成形的畫裡,淬鍊自已的心志,考驗創作者的耐力及體力,畫必然地細心、專心、耐心、一心,化作天地一沙鷗,翱翔於創作時空天地。順應生活節奏,想畫時每天都可畫,緩緩的持畫,千山萬水我獨行,一筆一畫的呼吸不急不緩行禪於畫之場域間。穿梭時空的虛實幻滅,擁抱自已進入冥想狀態的創作,與時空靜謐的對話,時間就這樣成為存在煉金術,它敝開通往無時性。

『鏡像』效應是我近二十年來「境」及「相」創作核心,意圖窺探佛經中的『非相』,如佛教所說一切都是空相,因為「可見之物,實為非物」。結晶體的『鏡像』系列從2013年起命題為奇相-無相系列,2015年起拆為無相系列,真相無相都偶關存有,虛實幻滅都是世間的現實,「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相,當體即空,它無有自性,無自性,相即非相(註2),揭示佛經中明心見性「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無相」系列繼續擴展各種鏡像之可能性,沉浸當今世間之人、事、物唯度時空的幻化鏡映裡,試圖從鏡面窺探存在的堂奧,於樂觀進取形式、節奏、色彩及光線下,論證現代社會劇烈急速變革的時代,與生命無常的形象覺知與色彩的感覺。深深體會華嚴經所載:「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就這樣』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就是這樣』試圖表現面目全非的數位化時代面貌,深入個人獨特類比性雙胞胎鏡像雙聯畫之美學探究。

『就是這樣』展出我這五年來的新作,深化創作內涵及技藝,勘探畫的可能性,繼續捕捉鏡面流淌的意象與心像,如夢如幻的戲劇性畫面,映照當下幻化情境。「無相系列之13-14-逢而不遇」(2015)展現當今虛擬實境中的人物相逢不相遇的境況,「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抽象底蘊的心靈意象,細膩複雜形式是種錯覺與感覺,重覆的簡單幾何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形成一種視覺動力,藉由色彩的統合,在相與非相間,充滿視覺性節奏及想像空間。「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意象中的抽象,端看觀賞者的觀看,紅與綠的對比性色彩組合,呈對角線的構圖結構,具動能的紅色拋物體似乎一直往下滑,映現著當前人類的顛倒夢想。

多元性的實驗勘探形式及色彩之可能性,敝開創作視野,隨境況捕捉意像或心象,化境遇及境況為意境,探討那未知或不可知的世界:「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充滿活力的新嘗試,以解構的方式組合建構局部碎片之形式、色彩、節奏及光線,混合表現性及視覺性,呈現積極進取的抽象,表達一種樂觀的感覺。

挑戰自已的創作極限,鼓起勇氣畫半身人物畫像與群像畫,磨練的不只自已的心智,更是耐力及體力及眼力,意圖創造當前的新人物畫像。「無相系列之19-20-生於死」(2016-17) 鏡像習作,以多重碎片晶體成形的人物畫像的實驗嘗試,一位目光炯炯的男孩,身穿著土黃色上衣,下黑T侐一灰色骷顱頭圖像,指涉當下人類的虛榮及傲慢,貪生怕死的寓意。左或右下角出現一雙纖細的手正以手機偷拍,體現時下的境遇,『
拍』正是當今人之癢。

2018起挑戰複雜的群像畫「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2018),環繞著手機,三女一男正在拍照的戲劇性場景,四或五隻手虛張聲勢的穿插形式姿態,藍紅綠及紫色造化出空間結構及形色節奏,在手機下綠色叢林裡出現一隻狂妄作樂的巧克力兔子,隱喻當前人類貪生夢死之情境。「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2018-19),開拍或偷拍都成為當今人之癮,那是一種感覺,尤其是偷拍更是種快感。兩男一女開拍的戲劇性場景,穿藍衣的男人正在開拍其笑咪咪之女友,旁邊一位戴帽子中年人也拿著相機偷拍這鏡頭,沒想到,其間又出現一台蘋果手機正嗣後的偷拍這戲劇性的一幕。中年人的帽子上出現一座神秘似人的面具鏡像,是在人們頭頂上的監視器「天眼」嗎?開拍與偷拍或照過來照過去,都示現當今數位化的「監控與治理」社會情境。

形象是感覺,色彩成為論證,細膩複雜形式經由簡單幾何重覆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持續之時間性,繼續延拓空間場域,形成一種視覺動力,藉由色彩的統合,幻現光影的境域。靜態的影像中有時空幻化的錯覺,靜中有動態的顯影,在感性及表現、時間及空間、寓意及隱喻、建構及解構、節奏及結構間,不靜中的動,不變中的變,產生多元的視界及多樣遐想空間,都試圖從鏡像中窺探存在的堂奧。

三幅人物畫像闡述數位化時代裡的社會情境,人類何去何從的困惑。當今世界是如此的急速幻變,人手一機,造就當前的底頭族,隨處滑手機及拍照打卡,沉溺在平板上無法自拔,時空受工具的綁架,目不暇給整天禁閉在小小銀幕上,成癮至中毒。數位化時代之便,手機成為生活的核心,一機在手,萬事似乎暢通無止,整個世界都在這版面裡。如是,有問必答,當今人類生活之輕把全部繳給谷歌搜尋網站,不須再思考,生活長青之樹枯萎成為平面的,而忘記生活本身的彩色感受。在這知識與資訊爆炸時代裡,居然最缺地是知識,受資訊傳媒的操控而不自知,弱智時代的來臨,沒有判斷力那來批判力。活在雲端的虛無飄渺世界裡,當今政權或專制政府,也依賴數位科技作為「監控與治理」社會及箝制人民生活的工具。偉大的進步帶引人們來到災難的邊緣,觸及當下生活的神經,映照時代的陣痛及震盪。

「蝴蝶效應系列」 (2020):
「蝴蝶效應系列」是今年實驗性的勘探作品,藉由蝴蝶效應,闡述存在牽一髮動全身的境況,從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行為與態度,可以引起連鎖反應和累積影響,體現存在中的虛與實、幻與覺、變與不變、虛擬與實境間互為幻化的戲劇性效果,質問存在的真實性?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又回到『鏡像』創作之核心,『鏡像』早在2000「米的共同記憶:直覺及想像」竹圍工作室個展就開始,十五年過後在台南東門畫廊展時再次出現,此作品繼續擴展「看到了嗎?」(2015)立面鏡面的空間裝置。此新作是由五片圓形立面鏡子所構成,直接安置在白牆面上,鏡面棲息幾隻如夢如幻之繽紛燦爛彩蝶(讓冷漠的鏡面有了溫度及彩度),鏡背座佛像(象徵不變的本質),兩幅裝飾性圖案。此作是互動性的,可隨觀眾旋轉角度窺探其多元與多樣視覺效應。隨著轉動與觀賞角度空間和光影隨之起舞並映現多面向場景及情境,在虛擬實境幻化境遇裡,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此五片圓形立面鏡面也可直接安置在任何場景空間裡,隨著其場域依鏡子排列組合及面向和觀眾角度映像著環境景物,宛若萬花筒般幻變無窮盡的場域時空風光。如是鏡面消失了及蝴蝶不見了,忽然間,觀眾無法自拔地掉進時空如夢如幻的深淵裡,來比喻生命的迷惑與虛妄。

三件物體-雕塑作品,透過現成物的挪用轉化(兩件小鐵雕都是楊秋香的作品),以大行為小動作勘探創作的可能性,繼續深化存在意識,也映照我當下生命的感知及領悟。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道」:一本人類大歷史之書,上面一彌猴骷顱頭,頭上立著短粉紅蠟燭,陳列在小台座上,藉由象徵死亡的骷顱頭及蠟燭,闡述生之道,歷史書點出人類的虛妄。生之道不只生老病死的過程,存在自有其意義及價值,生有時,死有時,人生如幻如夢下,榮華富貴如浮雲,功名利祿依樣虛妄,華嚴經:「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歌林前書:「有限的必歸於無有 唯有愛是永不止息」。我們都明白生命既有生必有死,但我們卻貪生怕死,終究還是無法長生不老。至於大歷史更是虛妄,大歷史如吃角子老虎般,是一堆堆萬人塚,至於文明站在萬人塚上,成為弱肉強食或巧取豪奪的依據,生之道意圖透徹人類的本質及生命的現實。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慾」: 雄赳赳氣昂昂陽具小鐵雕上幽默冠冕糖果透明塑膠套,還綁彩繪細繩,上面棲息一隻飛蛾(或彩蝶),呈現出迷惑人之詩意情境,建構出非比尋常之超現實物件,將神奇的剛陽力量化為溫馨柔情,以蛾(或彩蝶)馴服了威權及人類的貪婪,因為這充滿性感的陽具是性、能量、權力、慾望、父權及帝國主義象徵,藉這戲劇性行為與態度,試圖解構神話與威權。慾望之火,燃燒著生命,正面性成為人類薪火相傳的原動力與世界無窮盡的創造力。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陳舊充滿時間感的纖細手雕像(油土),宛若鋼琴家柔弱細長的手指頭,五指有氣無力一列排開似音樂節奏,二指上一隻繽紛彩蝶象徵青春年華的生命被長期疾病纏身所苦,旁邊落下一團紫藍色髮圈圈著一小羽毛,與象徵生命的粉紅色蠟燭,生命恍忽是一場笑嘆人生存在之夢寫照,夢裡夢外,夾逢於軀體與靈魂,現實與夢幻,相與無相間浮沉幻化,浮生若夢,美麗總是與希望相伴相隨。尼采說
:「永遠不要捨棄靈魂中那個心高氣傲的英雄」。

註1-當下的覺醒 艾克哈特 托勒著 劉永毅譯 p111 橡實文化 2009-07出版
註2:來自淨空法師的講道。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