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la catégorie ‘陳奇相 Titien’

真實的揭發與靈魂的出口: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

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 162x130cn 100F 壓克力-畫布 2018

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 162x130cn 100F 壓克力-畫布 2018-19

無相系列之16-世紀之癢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6-17

無相系列之24 -靜動中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9

生之幻 2020-02 鏡子與蝴蝶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2020-02 鏡子與蝴蝶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局部 2020-02 鏡子與蝴蝶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慾 2020 物體-鐵雕 蛾 與塑膠片

生之夢2020 物體-雕塑 蠟燭 布團與 蝴蝶

文 / 方秀雲(Natalia Brand)
圖 / 陳奇相

已有三十多年創作生涯的旅法藝術家陳奇相此刻在台北尚畫廊(Gallery Sun)有一場命為「就是這樣」(C’est comme ça)個展,陳列他近年來的《無相系列》,包括五對鏡像雙聯畫與兩件單一畫作。頭一次瞥見此系列,我的立即反應是,像似透過毛玻璃望去的景象,又如佈滿的蜂巢,構圖元素的不確定與懸而未決,挑起了種種可能性,身為觀者,我突然變成偷窺狂,急迫窺探,想知道另一邊到底怎麼一回事。陳奇相的創作就有這般魔力,不僅如此,還有更多秘密等待我們去發掘。

建築的堆積
畫面中那繁複的元素,讓實體扭曲,模糊的成半抽象,與觀者之間產生了隔離,幾近了法國亞凱(Alain Jacquet, 1939-2008)的偽裝影像與德國利希特(Gerhard Richter, 1932- )的質疑寫實畫風。陳奇相探索的正八邊形與正方形一組的幾何,連鎖的反應,引發無窮性、映照、對稱、非單一的透視、截斷、多面體、與密鋪的曲面,可跟艾雪(M C Escher, 1898-1972)版畫的圖案媲美。他那變幻莫測的幾何色面,累積的柱面與錐體,有塞尚(Paul Cézanne , 1839-1906)立體觀測的營造空間與份量。

然而,畫面如蜂巢的結構,仔細瞧,那不是平面鋪陳,而是一種多樣的建築結構,有凹有凸,能引光,有亮部與投射的陰影,容量大小不一,色漸層的渲染及相互借用,讓我們感受不同的溫度與濕氣,甚至可猜測到天候與季節,有時光與熱在後頭醞釀,突然從隙縫中透了出來,跟著紋路,也能遇見年輪,還有風化與腐蝕的痕跡,在這兒,我們觸摸到每個幾何顆粒的無數生相,不再是畫作,而是好多好多精心的雕塑,難怪,看著這些作品,簡直世間的千變萬化都被他收納了!

如此呈現,不再只是技術上的問題或視覺的立即感受,卻是一種深層的內涵,就如藝術家說的:

一種有機的結晶體,就像生命之花的圖型,也象徵宇宙生命間的互為關係之關係,如同生物鏈及天體間一整體。

那幾何圖案的鋪陳,堆積起來的建築,是生物的,美學的,哲學的,宗教的,隱含的更是深遠的藝術的救贖。

何是真面目?
幾乎每件作品都出現一個驚悚的影像——骷髏,譬如〈逢而不遇〉角落的那雙只剩骨骼結構的手;〈世紀之癢〉局部放大的臉,如畢卡索最後的自畫像,描繪的是直視死亡的面目;〈生於死〉年輕人穿的T恤上印有重複的骷髏頭模樣;〈開拍了〉左後側人物就是一張空洞之眼的臉;〈動中靜〉的黃棕色與紅色的結合體是人臉脫落正往下掉,即將形成空殼的殘骸。這骷髏意象,在西方藝術也有類似的運用,提醒人們「勿忘你終有一死」(Memento Mori),不過,陳奇相為何帶進這生與死的命題呢?身為一個藝術家,他不躲在象牙塔,走出去觀察當今的人類行為與社會現象,做了剖析,畫面時時出現的電子虛擬影象、手機與相機,人物汲汲的操作,沈迷於數位化的世界,他們眼神空洞、表情僵化,展現的不外乎失落的靈魂。

值得一提,〈開拍了〉右側人物頭上碰出一個鑲崁兩顆藍色小珠珠古怪物,暗示那是監視器,這兒,陳奇相透知了現在數位化的「監控與治理」社會情境。這立即使我想到英國作家歐威爾(George Orwell, 1903-50)的遺作《一九八四》,那是他面對越來越可怕的大規模監控現象而寫的,如預言,說準了人類未來的走向,此刻無所不在的監視,四處的閉路電視、網路的虛擬影像、社交媒體已成為控制思想的警察,人對「大哥大」(Big Brother)的陶醉與崇拜,已迫害了個人與獨立的思考,此外,快速與簡短的資訊與圖像,讓知識與視覺感官成了片斷,如此人們失去了判斷力,其實,當今我們所面對的是人性與意識型態的腐化,是一場人類的大浩劫,陳奇相的作品犀利地反映這反烏托邦的真實世界。

飛舞的蝴蝶
現場也擺出他的《蝴蝶效應系列》,是鏡子空間裝置及物體作品,像〈生之幻〉,觀者可隨鏡子轉動與觀賞角度,空間與光影起了變化,也映照多面向的場景與情境,體現了佛家說的世間一切都是無常;在〈生之夢〉,宛柔弱細長的手雕塑,旁邊有一團紫藍色髮圈夾著一只羽毛與粉紅色蠟燭,訴說生命的恍忽與希望;在〈生之慾〉,鐵雕的陽具戴上塑膠套的冠頂,慾望之火燃燒,可成為動力與創造力的源頭。這兒的蝴蝶,將冷漠移去,注入溫度與彩度,也是年華生命的代號,也是馴服威權及人類的貪婪的武器,你看!引進了蝴蝶,靈魂也流了進來。

陳奇相從2000年的「米的共同記憶」、歷經了「覽鏡觀心」、「鏡花水月」
、「春夢-非夢」、「境-原鄉」、「原象如相」、「似鏡-似境」、「夢中之夢」,一直到近年來的「無相」,這種種的鏡像的延展是他美學的主軸線。《無相》與《蝴蝶效應》在同個場域中出現,微觀的粒子震盪,反映出人類的貧頸,難得的是此藝術家懂得跳脫,鬆開綑綁心靈的繩索,轉為宏觀的精神的超越,所謂真正的藝術家就是如此,知道怎麼真實地揭露世間的生相,但又能領引人們找到靈魂昇華的出口。

此篇文章發表於藝術家雜誌539期(2020年四月號)
P.266 & P.267 方秀雲 (英國愛丁堡大學藝術史博士) 撰文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畫廊版):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2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3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4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5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6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7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8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8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9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0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1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2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3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4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5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6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7

迷離的「蝴蝶效應系列」 (2020) 畫廊白色牆面展出現場的效應之18

圖文/陳奇相

「蝴蝶效應系列」是今年實驗性的勘探作品,藉由蝴蝶效應,闡述存在牽一髮動全身的境況,從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行為與態度,可以引起連鎖反應和累積影響,體現存在中的虛與實、幻與覺、變與不變、虛擬與實境間互為幻化的戲劇性效果,質問存在的真實性?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又回到『鏡像』創作之核心,『鏡像』早在2000「米的共同記憶:直覺及想像」竹圍工作室個展就開始,十五年過後在台南東門畫廊展時再次出現,此作品繼續擴展「看到了嗎?」(2015)立面鏡面的空間裝置。此新作是由五片圓形立面鏡子所構成,直接安置在白牆面上,鏡面棲息幾隻如夢如幻之繽紛燦爛彩蝶(讓冷漠的鏡面有了溫度及彩度),鏡背有座佛像(象徵不變的本質),兩幅裝飾性圖案。此作是互動性的,可隨觀眾旋轉角度窺探其多元與多樣視覺效應。隨著轉動與觀賞角度空間和光影隨之起舞並映現多面向場景及多樣情境(配合光影起舞幻變),在虛擬實境幻化境遇裡,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此五片圓形立面鏡面也可直接安置在任何場景空間裡,隨著其場域依鏡子排列組合及面向和觀眾角度映像著環境景物,宛若萬花筒般幻變無窮盡的場域時空風光。如是鏡面消失了及蝴蝶不見了,忽然間,觀眾無法自拔地掉進時空如夢如幻的深淵裡,來比喻生命的迷惑與虛妄。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兩個鐘的裝置「一方寸」2013

前-「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 (2018) 後-「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2018-19) 各 162x130cn 100F 壓克力-畫布

左-「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114x146cm -80Fx2 壓克力-畫布 2015右-「無相系列之19-20-生於死」(2016-17) 鏡像習作 92x73cm 30Fx2 2016-2017

「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114x146cm -80Fx2 壓克力-畫布

「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 114x146cm -80Fx2 壓克力-畫布

左-「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右-「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左-「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右-「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左-「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右「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一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二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三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 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之多元變化之四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慾」(2020)物體-鐵雕 塑膠套及蛾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道」(2020) 物體媒介 -書 猴子骷顱頭 及蠟燭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2020)物體 雕塑 蠟燭 布團 蝴蝶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2020)物體 雕塑 蠟燭 布團 蝴蝶

圖文/陳奇相

時間:3月3日至4月4日
地點:台北尚畫廊

陳奇相(1956年出生)是台灣旅居法國巴黎的中堅藝術家、藝評家、當代藝術史家,活躍於歐洲巴黎及台灣兩地。他從未忘懷地默默耕耘其藝術創作的後花園。三十幾年來海內外個聯展四十幾次,著作及策展經驗豐富。創作核心一直都環繞著「境」及「相」之『鏡像』效應,來比喻生命的虛實幻滅,如「鏡花水月 浮生若夢」之寫照,勘探存在之無常及世事的幻變,獨創個人類比性雙胞胎鏡像雙聯畫之風格美學。

就這樣、是這樣、就是這樣、是、就是、這樣是,字裡行間的語言造出其情境與風景,語句間造就空間格局,陰陽頓挫如吟詩般飄逸的感覺,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就是這樣」是充滿正能量的語句,語音間之節奏、韻律、詩意,表現出一種強而有力語意境況,俯首稱「是」時也就坦然接受,連接自已,「是」則確確的意義及本質,如實的接受一切,將帶引人們進入一個更深刻的層次,揭開內在深層境域 (註1) ,法華經中所談「如是」,是與真無分別,如是如常像是「本來就是這樣的狀態」。

藝術創作隨著時間歲月的歷練成長,相由心生,境隨心轉,一切為心造,順其所「是」的當下,深切地體驗覺知存在的美麗,「畫」作為自已存在的煉金術。結晶『鏡像』系列,在多重碎片晶體成形的畫裡,淬鍊自已的心志,考驗創作者的耐力及體力,畫必然地細心、專心、耐心、一心,化作天地一沙鷗,翱翔於創作時空天地。順應生活節奏,想畫時每天都可畫,緩緩的持畫,千山萬水我獨行,一筆一畫的呼吸不急不緩行禪於畫之場域間。穿梭時空的虛實幻滅,擁抱自已進入冥想狀態的創作,與時空靜謐的對話,時間就這樣成為存在煉金術,它敝開通往無時性。

『鏡像』效應是我近二十年來「境」及「相」創作核心,意圖窺探佛經中的『非相』,如佛教所說一切都是空相,因為「可見之物,實為非物」。結晶體的『鏡像』系列從2013年起命題為奇相-無相系列,2015年起拆為無相系列,真相無相都偶關存有,虛實幻滅都是世間的現實,「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相,當體即空,它無有自性,無自性,相即非相(註2),揭示佛經中明心見性「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無相」系列繼續擴展各種鏡像之可能性,沉浸當今世間之人、事、物唯度時空的幻化鏡映裡,試圖從鏡面窺探存在的堂奧,於樂觀進取形式、節奏、色彩及光線下,論證現代社會劇烈急速變革的時代,與生命無常的形象覺知與色彩的感覺。深深體會華嚴經所載:「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就這樣』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就是這樣』試圖表現面目全非的數位化時代面貌,深入個人獨特類比性雙胞胎鏡像雙聯畫之美學探究。

『就是這樣』展出我這五年來的新作,深化創作內涵及技藝,勘探畫的可能性,繼續捕捉鏡面流淌的意象與心像,如夢如幻的戲劇性畫面,映照當下幻化情境。「無相系列之13-14-逢而不遇」(2015)展現當今虛擬實境中的人物相逢不相遇的境況,「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抽象底蘊的心靈意象,細膩複雜形式是種錯覺與感覺,重覆的簡單幾何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形成一種視覺動力,藉由色彩的統合,在相與非相間,充滿視覺性節奏及想像空間。「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意象中的抽象,端看觀賞者的觀看,紅與綠的對比性色彩組合,呈對角線的構圖結構,具動能的紅色拋物體似乎一直往下滑,映現著當前人類的顛倒夢想。

多元性的實驗勘探形式及色彩之可能性,敝開創作視野,隨境況捕捉意像或心象,化境遇及境況為意境,探討那未知或不可知的世界:「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充滿活力的新嘗試,以解構的方式組合建構局部碎片之形式、色彩、節奏及光線,混合表現性及視覺性,呈現積極進取的抽象,表達一種樂觀的感覺。

挑戰自已的創作極限,鼓起勇氣畫半身人物畫像與群像畫,磨練的不只自已的心智,更是耐力及體力及眼力,意圖創造當前的新人物畫像。「無相系列之19-20-生於死」(2016-17) 鏡像習作,以多重碎片晶體成形的人物畫像的實驗嘗試,一位目光炯炯的男孩,身穿著土黃色上衣,下黑T侐一灰色骷顱頭圖像,指涉當下人類的虛榮及傲慢,貪生怕死的寓意。左或右下角出現一雙纖細的手正以手機偷拍,體現時下的境遇,『
拍』正是當今人之癢。

2018起挑戰複雜的群像畫「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2018),環繞著手機,三女一男正在拍照的戲劇性場景,四或五隻手虛張聲勢的穿插形式姿態,藍紅綠及紫色造化出空間結構及形色節奏,在手機下綠色叢林裡出現一隻狂妄作樂的巧克力兔子,隱喻當前人類貪生夢死之情境。「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2018-19),開拍或偷拍都成為當今人之癮,那是一種感覺,尤其是偷拍更是種快感。兩男一女開拍的戲劇性場景,穿藍衣的男人正在開拍其笑咪咪之女友,旁邊一位戴帽子中年人也拿著相機偷拍這鏡頭,沒想到,其間又出現一台蘋果手機正嗣後的偷拍這戲劇性的一幕。中年人的帽子上出現一座神秘似人的面具鏡像,是在人們頭頂上的監視器「天眼」嗎?開拍與偷拍或照過來照過去,都示現當今數位化的「監控與治理」社會情境。

形象是感覺,色彩成為論證,細膩複雜形式經由簡單幾何重覆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持續之時間性,繼續延拓空間場域,形成一種視覺動力,藉由色彩的統合,幻現光影的境域。靜態的影像中有時空幻化的錯覺,靜中有動態的顯影,在感性及表現、時間及空間、寓意及隱喻、建構及解構、節奏及結構間,不靜中的動,不變中的變,產生多元的視界及多樣遐想空間,都試圖從鏡像中窺探存在的堂奧。

三幅人物畫像闡述數位化時代裡的社會情境,人類何去何從的困惑。當今世界是如此的急速幻變,人手一機,造就當前的底頭族,隨處滑手機及拍照打卡,沉溺在平板上無法自拔,時空受工具的綁架,目不暇給整天禁閉在小小銀幕上,成癮至中毒。數位化時代之便,手機成為生活的核心,一機在手,萬事似乎暢通無止,整個世界都在這版面裡。如是,有問必答,當今人類生活之輕把全部繳給谷歌搜尋網站,不須再思考,生活長青之樹枯萎成為平面的,而忘記生活本身的彩色感受。在這知識與資訊爆炸時代裡,居然最缺地是知識,受資訊傳媒的操控而不自知,弱智時代的來臨,沒有判斷力那來批判力。活在雲端的虛無飄渺世界裡,當今政權或專制政府,也依賴數位科技作為「監控與治理」社會及箝制人民生活的工具。偉大的進步帶引人們來到災難的邊緣,觸及當下生活的神經,映照時代的陣痛及震盪。

「蝴蝶效應系列」 (2020):
「蝴蝶效應系列」是今年實驗性的勘探作品,藉由蝴蝶效應,闡述存在牽一髮動全身的境況,從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行為與態度,可以引起連鎖反應和累積影響,體現存在中的虛與實、幻與覺、變與不變、虛擬與實境間互為幻化的戲劇性效果,質問存在的真實性?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又回到『鏡像』創作之核心,『鏡像』早在2000「米的共同記憶:直覺及想像」竹圍工作室個展就開始,十五年過後在台南東門畫廊展時再次出現,此作品繼續擴展「看到了嗎?」(2015)立面鏡面的空間裝置。此新作是由五片圓形立面鏡子所構成,直接安置在白牆面上,鏡面棲息幾隻如夢如幻之繽紛燦爛彩蝶(讓冷漠的鏡面有了溫度及彩度),鏡背座佛像(象徵不變的本質),兩幅裝飾性圖案。此作是互動性的,可隨觀眾旋轉角度窺探其多元與多樣視覺效應。隨著轉動與觀賞角度空間和光影隨之起舞並映現多面向場景及情境,在虛擬實境幻化境遇裡,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此五片圓形立面鏡面也可直接安置在任何場景空間裡,隨著其場域依鏡子排列組合及面向和觀眾角度映像著環境景物,宛若萬花筒般幻變無窮盡的場域時空風光。如是鏡面消失了及蝴蝶不見了,忽然間,觀眾無法自拔地掉進時空如夢如幻的深淵裡,來比喻生命的迷惑與虛妄。

三件物體-雕塑作品,透過現成物的挪用轉化(兩件小鐵雕都是楊秋香的作品),以大行為小動作勘探創作的可能性,繼續深化存在意識,也映照我當下生命的感知及領悟。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道」:一本人類大歷史之書,上面一彌猴骷顱頭,頭上立著短粉紅蠟燭,陳列在小台座上,藉由象徵死亡的骷顱頭及蠟燭,闡述生之道,歷史書點出人類的虛妄。生之道不只生老病死的過程,存在自有其意義及價值,生有時,死有時,人生如幻如夢下,榮華富貴如浮雲,功名利祿依樣虛妄,華嚴經:「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歌林前書:「有限的必歸於無有 唯有愛是永不止息」。我們都明白生命既有生必有死,但我們卻貪生怕死,終究還是無法長生不老。至於大歷史更是虛妄,大歷史如吃角子老虎般,是一堆堆萬人塚,至於文明站在萬人塚上,成為弱肉強食或巧取豪奪的依據,生之道意圖透徹人類的本質及生命的現實。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慾」: 雄赳赳氣昂昂陽具小鐵雕上幽默冠冕糖果透明塑膠套,還綁彩繪細繩,上面棲息一隻飛蛾(或彩蝶),呈現出迷惑人之詩意情境,建構出非比尋常之超現實物件,將神奇的剛陽力量化為溫馨柔情,以蛾(或彩蝶)馴服了威權及人類的貪婪,因為這充滿性感的陽具是性、能量、權力、慾望、父權及帝國主義象徵,藉這戲劇性行為與態度,試圖解構神話與威權。慾望之火,燃燒著生命,正面性成為人類薪火相傳的原動力與世界無窮盡的創造力。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陳舊充滿時間感的纖細手雕像(油土),宛若鋼琴家柔弱細長的手指頭,五指有氣無力一列排開似音樂節奏,二指上一隻繽紛彩蝶象徵青春年華的生命被長期疾病纏身所苦,旁邊落下一團紫藍色髮圈圈著一小羽毛,與象徵生命的粉紅色蠟燭,生命恍忽是一場笑嘆人生存在之夢寫照,夢裡夢外,夾逢於軀體與靈魂,現實與夢幻,相與無相間浮沉幻化,浮生若夢,美麗總是與希望相伴相隨。尼采說
:「永遠不要捨棄靈魂中那個心高氣傲的英雄」。

註1-當下的覺醒 艾克哈特 托勒著 劉永毅譯 p111 橡實文化 2009-07出版
註2:來自淨空法師的講道。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在這非常時期,參與讓藝術不寂寞:

蘇董及高雄來的朋友們與其楠弘德義衛浴台北公司主管一起共襄盛舉

3/5日下午與蘇國慶和來自嘉義的李菊芬等女藝術家們一群人有約

與畫友蘇國慶及曾傭甯合影

遠自台南的年輕策展人陳雋中與辛琪合影,

3/6日周五與縱探語境之陳世明老師與粉絲團藝術家師兄弟姊妹們(共八位)一期一會

3/6日周五與縱探語境之陳世明老師與粉絲團藝術家師兄弟姊妹們(共八位)一期一會,與我心目中的穿牆人顏慧雅

3/7日在這非常時期-畫展開幕茶會,由畫廊Sunny主持活動,法國著名包洛克大提琴家Franck獨奏演出加持

台灣藝術史協會理事長白適銘,感謝白老師的致詞鼓勵-讓藝術不孤獨

在這非常時期的開幕,非常感謝你們前來加持,
你們的來訪參與讓藝術不寂寞

接著由藝術家親自闡述創作理念及導覽作品,並與現場觀眾對話

嘉義來的藝術家戴明德及紅毛埤女畫會群組們

來自台南的著名攝影家高媛與其朋友及尚畫廊Sunny們合影

與著名攝影家高媛及X畫廊老闆張學孔合影

突然開幕中一位整身紅色的身體行動藝術家鄭梅出現於展場,來至現場都歡迎參與

圖文/陳奇相

在這武和肺炎疫情嚴峻非常時期裡,非常感謝大家的加持及鼓舞,很感動你們的蒞臨現場參與我台北的個展,藝術讓我們沒距離,讓社會更溫馨與和諧,你們的參與讓藝術不寂寞
,感恩。

【 陳奇相 個展 – 「就是這樣」】個展是3月3日開展,3月7日開幕茶會。但在這非常時期裡,當然避免與人群接觸,盡量不去公共場合,所以這一陣子的畫展開幕帶有一種超現實的懸疑不安的恐懼感,只能依個人的參與意願與事件的評斷,開幕就成為無法預測,只能順其自然,或擇人煙稀少時段才登門造訪。

這次台北個展我自有安排,3月3日開展就有藝術界的朋友來訪,畫展絕對沒有人會來搶頭香,但還是有首位來訪者,沒約(公告時段會在畫廊)很感動的首日來了兩位孰悉朋友莊普(據說還沒佈展他就來探訪)、一位攝影家藝評人位子也帶來一位朋友,幾位藝術愛好者,與觀眾分享與討論藝術是幸福的。堂妹陳淑惠也帶來家鄉的朋友來賞畫敘舊,晚上至永康街與好友們共進晚餐及喝咖啡聊天。

3月4日一早就出門,蘇董早在月前的邀請至楠弘高級衛浴台北門市部一場「美的覺醒與培養」演講,了解蘇董對其員工們美育的用心,楠弘高級衛浴台北門市部對我而言,依其空間格局的設計陳列如同美術館般。確實落實生活的高級衛浴,有其卓越美感的表現,身感而發,如果我們對身旁的事物無感的話,那藝術在那呢?

與蘇董及高雄來的朋友與其公司主管用午餐後,一起至畫廊參觀【 陳奇相 – 「就是這樣」】個展,很高興能與蘇董及這群高雄好友們分享我的新作發表,參觀外還特別作為他們親身導覽,意圖讓大家更貼近深入作品。期間來了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俆桂造訪,送我一團他現做的德國鄉間麵包及一盒十幾顆土雞蛋,真的很感動,讓我體會藝情之誼。傍晚好友蓮花來訪,伊通的主持人劉慶堂帶女兒一起來畫廊,又出現一位早期旅法的畫家阿中(李民中),在畫廊聊得意猶未盡,晚上又續攤與這幾位好友們共進晚餐,後轉移陣地至咖啡廳意圖找回巴黎的生活情境繼續聊,直到咖啡廳打烊,淋著細雨回內湖姊家盡興的進入夢鄉。

3/5日下午與蘇國慶和李菊芬等女藝術家們一群人有約,她們透早就從嘉義踏高鐵特別前來參觀【 陳奇相 – 「就是這樣」】個展,她們都對陳奇相有相當大的好奇,台北有好友蘇國慶及曾傭招的招待。沒想到他們一群人提早就在畫廊等我,畫廊Sunny盛情的招呼下,我盛情歡迎他們。參觀我的個展聊的當然是我藝術創作及作品,幾天下來一而再對作品的導讀,讓我有更深入的發現及詮釋,同做一件事不能讓其習以為常。

在為嘉義朋友導覽時,展場出現一位似曾相識的臉友Anderson Yu,都在臉書上按讚,既孰悉又陌生,新朋友互相認識一番,其實都是因為藝術,聊起藝術後,藝術讓我們沒距離,藝術太美妙了,彼此溝通與分享各所見所長後,或許我們有些合作之空間。

嘉義幫的藝術家朋友帶著藝術的正能量傍晚滿載而歸,我才有更充分時間與蘇與曾老朋友們好好聚,但準備要離開畫廊時,又進來一位陌生的觀眾,熱情的招呼,聊起藝術,又被黏上了,難依難捨,兩位朋友就先溜了,我只好施計脫身,趕緊拿著背包就跑,總算被我追上,哈哈。先去喝咖啡,聊我們的最愛「藝術」,永遠有得聊,似乎越聊越美味,可不是嗎,我親愛的朋友。

與蘇老大在一起,都是他請客,今晚不吃路邊攤而是「大廚」餐廳,我們雖沒滿漢全席,但一盤砂鍋魚頭及幾樣川菜與客炒,足以滿足我們的口腹,加配著藝術討論更加美味,當然,每回都意猶未盡,只能期待下回合,美好的人生吃藝術仙丹比起吃補還更能樂在其中,這一切的一切都恩賜於藝術。

3/6日周五,與縱探語境之陳世明老師與粉絲團藝術家師兄弟姊妹們(共八位)一期一會,其中來了一位來自屏東故鄉的法國哲學博士蔡士偉(雕塑家蔡水林的孫子),及台中的顏慧雅都參加我們的紛絲團,會師於「就是這樣」個展,當然是來加持藝術與看展,接著我們就圍坐在畫廊前廊石圓桌上,品茶吃甜點,陳老師指引大家熱情討論藝術及生命的種種看法,理清一些當代藝術的暗礁,點亮藝術之光,體會師生之間的藝術情誼。

期間遠自台南的年輕策展人陳雋中(朋友的兒子)與其女友辛琪,還有留法朋友廖潤佩帶來其朋友們,都來看展真是熱鬧。一直至畫廊將打烊,多元盡情的討論,似乎都意猶未盡,尤其在這非常時期,難能可貴,有你們藝術不孤獨。我幫忙整理場地最後一個離開,當要離開時,有位年輕藝術家林育正,撞進畫廊,只為與我會面,因為上次來訪時我剛好送朋友出去沒碰面,計畫永遠都趕不上變化,就這樣巧逢在畫廊。與潤佩們有晚餐有約,也麻煩他載我去溫州街赴會。

上台北這幾天都在外面與朋友約會聊天吃飯,從佈展至今共來溫州街「樹下蘇活」再度光臨算是第三次,今晚與潤佩及其朋友門共進晚餐,餐廳的格局相當特別在大樹下,只幾桌沒菜單,這裡的創意料理是貨真價實。溫莎拉很特別,各式各樣的烤蔬菜及香料,別有風味,烤肉、燉飯及麵食、還有乳酪堅果等,吃飯配話成為日常,桌上成為聊天話地的場域,嘻笑聲及幽默詞語之藝術下談天下事,增廣見聞外還擴展視野何樂而不為呢?這是我台北罕有的夜生活。

3/7日畫展開幕茶會,畫廊一開就顏慧雅們早鳥班的遠從台中已經在畫廊等我,早鳥班的才有蟲吃,因昨天縱探語境紛絲團人多無法好好照顧她們,先為她們做作品導覽,仔細地與她們分享我創作的意圖,從圖像至深層的內容物,從作品中看到自已及世界。也正看到畫廊忙著準備下午開幕茶會。

在這非常時期,我盡所責,該邀請該聯繫的該做的都做好作滿,已經五天的VAP了,開幕茶會有誰會來參與,我都不知道,只能聽天命,順其所然。畫廊方面也有所安排,兩點時,沒想到人潮湧進畫廊,幾乎都是我所邀請的朋友們,來自台灣各地紛絲藝友們:來自屏東的攝影家侄兒、台南的攝影家高緣與其朋友、嘉義的藝術家戴明德及紅毛埤女畫會群組們、雕塑家詹正宏、台中顏慧雅們、新竹Evelyn夫婦特別待其貝貝來給老師看(甚為感動)、嘉義小黑貓Troc家庭總動員北上,當然眾多台北的藝術愛好者們李民中、王仁傑及劉永仁,尤其蘇董台北楠弘新朋友之相挺,咱耶兄弟潘小俠,來看阿舅耶姪女戴利玲,台灣藝術史協會理事長白適銘,畫廊老闆張學孔的蒞臨參與等等,突然展場出現一位整身紅色的身體行動藝術家鄭梅,來到現場的都歡迎並感謝大家。

在這非常時期開幕茶會簡單隆重,就這樣由畫廊Sunny主持活動,接著很意外之外,邀請到現場參與開幕的師大教授既台灣藝術史協會理事長白適銘講幾句話,感謝白老師的致詞鼓勵。接著由法國著名包洛克大提琴家Franck獨奏演出加持,在優美的音樂節奏與畫作的對話中啟開畫展序幕。接著由藝術家親自闡述創作理念及導覽作品,並與現場觀眾對話。就是這樣迎接藝術愛好者們及藏家們前來參觀賞識,台灣藝術需要大家的加持,在這非常時期,感謝尚畫廊的用心,感謝這塊土地。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陳奇相 Titien Tags: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邀請大家:

陳奇相『就是這樣』個展邀請海報

圖文/陳奇相

展覽日期,3月3日至4月4日 開幕茶會3月7日
展覽地點,尚畫廊-台市大安區建國南路一段304巷55號
地鐵-大安森林站

久違了台北,上次個展已七年了,在此發表這六年來全新的作品,包含:繪畫、物體、空間裝置等。佈展期間,飛進幾隻繽紛燦爛彩蝶,來著正好,來看看蝴蝶效應的神奇力道,俗說「花若盛開 蝶自來 人若精彩 天自安排」,歡迎大家一起來分享。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陳奇相 Titien Tags: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戶外版)(2020):

「生之幻」 2020 5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2020 5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 2020 5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2020 ) 5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2020 ) 5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 (2020) 5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2020) 4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生之幻」 (2020) 4片圓形鏡子空間裝置及繪畫

圖文/陳奇相

「蝴蝶效應系列」是今年實驗性的勘探作品,藉由蝴蝶效應,闡述存在牽一髮動全身的境況,從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行為與態度,可以引起連鎖反應和累積影響,體現存在中的虛與實、幻與覺、變與不變、虛擬與實境間互為幻化的戲劇性效果,質問存在的真實性?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幻」 (2020):又回到『鏡像』創作之核心,『鏡像』早在2000「米的共同記憶:直覺及想像」竹圍工作室個展就開始,十五年過後在台南東門畫廊展時再次出現,此作品繼續擴展「看到了嗎?」(2015)立面鏡面的空間裝置。此新作是由五片圓形立面鏡子所構成,直接安置在白牆面上,鏡面棲息幾隻如夢如幻之繽紛燦爛彩蝶(讓冷漠的鏡面有了溫度及彩度),鏡背座佛像(象徵不變的本質),兩幅裝飾性圖案。此作是互動性的,可隨觀眾旋轉角度窺探其多元與多樣視覺效應。隨著轉動與觀賞角度空間和光影隨之起舞並映現多面向場景及情境,在虛擬實境幻化境遇裡,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此五片圓形立面鏡面也可直接安置在任何場景空間裡,隨著其場域依鏡子排列組合及面向和觀眾角度映像著環境景物,宛若萬花筒般幻變無窮盡的場域時空風光。如是鏡面消失了及蝴蝶不見了,忽然間,觀眾無法自拔地掉進時空如夢如幻的深淵裡,來比喻生命的迷惑與虛妄。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蝴蝶效應系列」三件物體-雕塑作品 (2020):

「生之道」 2020 物件 書、獼猴骷顱頭、蠟燭 及鏡子

「生之夢」 2020 物件 雕塑、蠟燭、紫藍色布髮圈小羽毛、蝴蝶

「生之慾」 2020 物件 鐵雕、糖果塑膠片、彩繪細繩子及飛蛾(或彩蝶)

「生之慾」 2020 物件 鐵雕、糖果塑膠片、彩繪細繩子及飛蛾(或彩蝶)

圖文/陳奇相

「蝴蝶效應系列」 (2020):
三件物體-雕塑作品,透過現成物的挪用轉化(兩件小鐵雕都是楊秋香的作品),以大行為小動作勘探創作的可能性,繼續深化存在意識,也映照我當下生命的感知及領悟。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道」:一本人類大歷史之書,上面一彌猴骷顱頭,頭上立著短粉紅蠟燭,陳列在小台座上,藉由象徵死亡的骷顱頭及蠟燭,闡述生之道,歷史書點出人類的虛妄。生之道不只生老病死的過程,存在自有其意義及價值,生有時,死有時,人生如幻如夢下,榮華富貴如浮雲,功名利祿依樣虛妄,華嚴經:「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歌林前書:「有限的必歸於無有 唯有愛是永不止息」。我們都明白生命既有生必有死,但我們卻貪生怕死,終究還是無法長生不老。至於大歷史更是虛妄,大歷史如吃角子老虎般,是一堆堆萬人塚,至於文明站在萬人塚上,成為弱肉強食或巧取豪奪的依據,生之道意圖透徹人類的本質及生命的現實。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慾」: 雄赳赳氣昂昂陽具小鐵雕上幽默冠冕糖果透明塑膠套,還綁彩繪細繩子,上面棲息一隻蛾(或彩蝶),呈現出迷惑人之詩意情境,建構出非比尋常之超現實物件,將神奇的剛陽力量化為溫馨柔情,以蛾(或彩蝶)馴服了威權及人類的貪婪,因為這充滿性感的陽具是性、能量、權力、慾望、父權及帝國主義象徵,藉這戲劇性行為與態度,試圖解構神話與威權。慾望之火,燃燒著生命,正面性成為人類薪火相傳的原動力與世界無窮盡的創造力。

「蝴蝶效應系列-生之夢」:陳舊充滿時間感的纖細手雕像(油土),宛若鋼琴家柔弱細長的手指頭,五指有氣無力一列排開似音樂節奏,二指上一隻繽紛彩蝶象徵青春年華的生命被長期疾病纏身所苦,旁邊一團紫藍色髮圈圈著一小羽毛,與象徵生命的粉紅色蠟燭,生命恍忽是一場笑嘆人生存在之夢寫照,夢裡夢外,夾逢於軀體與靈魂,現實與夢幻,相與無相間浮沉幻化,浮生若夢,美麗總是與希望相伴相隨。尼采說:「永遠不要捨棄靈魂中那個心高氣傲的英雄」。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陳奇相作品集:無相系列(2015-2019)

無相系列之24 -靜動中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9

無相系列之24 -靜動中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9

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 162x130cn 100F 壓克力-畫布 2018-19

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 162x130cn 100F 壓克力-畫布 2018

無相系列之20-生於死 92x73cm 30F 壓克力-畫布 2016-2017

無相系列之19 -生於死 92x73cm 30F 壓克力-畫布 2016-2017

無相系列之18-瞬之間 92x73cm 30F 壓克力-畫布 2016

無相系列之17-瞬之間 92x73cm 30F 壓克力-畫布 2016

無相系列之16-世紀之癢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6-17

無相系列之15-世紀之癢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6-17

無相系列之14 -逢而不遇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5

無相系列之13-逢而不遇 114x146cm -80F 壓克力-畫布 2015

圖文/陳奇相

『鏡像』效應是我近二十年來「境」及「相」創作核心,意圖窺探佛經中的『非相』,如佛教所說一切都是空相,因為「可見之物,實為非物」。結晶體的『鏡像』系列從2013年起命題為奇相-無相系列,2015年起拆為無相系列,真相無相都偶關存有,虛實幻滅都是世間的現實,「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相,當體即空,它無有自性,無自性,相即非相,揭示佛經中明心見性「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無相」系列繼續擴展各種鏡像之可能性,沉浸當今世間之人、事、物唯度時空的幻化鏡映裡,試圖從鏡面窺探存在的堂奧,於樂觀進取形式、節奏、色彩及光線下,論證現代社會劇烈急速變革的時代,與生命無常的形象覺知與色彩的感覺。深深體會華嚴經所載:「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就這樣』體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試圖表現面目全非的數位化時代面貌,深入個人獨特類比性雙胞胎鏡像雙聯畫之美學探究。

『就是這樣』展出我這五年來的新作,深化創作內涵及技藝,勘探畫的可能性,繼續捕捉鏡面流淌的意象與心像,如夢如幻的戲劇性畫面,映照當下幻化情境。「無相系列之13-14-逢而不遇」(2015)展現當今虛擬實境中的人物相逢不相遇的境況,「無相系列之15-16-世紀之癢」(2016-17)抽象底蘊的心靈意象,細膩複雜形式是種錯覺與感覺,重覆的簡單幾何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形成一種視覺動力,藉由色彩的統合,在相與非相間,充滿視覺性節奏及想像空間。「無相系列之23-24-靜動中」(2019)意象中的抽象,端看觀賞者的觀看,紅與綠的對比性色彩組合,呈對角線的構圖結構,具動能的紅色拋物體似乎一直往下滑,映現著當前人類的顛倒夢想。

多元性的實驗勘探形式及色彩之可能性,敝開創作視野,隨境況捕捉意像或心象,化境遇及境況為意境,探討那未知或不可知的世界:「無相系列之17-18-瞬之間」(2016) 充滿活力的新嘗試,以解構的方式組合建構局部碎片之形式、色彩、節奏及光線,混合表現性及視覺性,呈現積極進取的抽象,表達一種樂觀的感覺。

挑戰自已的創作極限,鼓起勇氣畫半身人物畫像與群像畫,磨練的不只自已的心智,更是耐力及體力及眼力,意圖創造當前的新人物畫像。「無相系列之19-20-生於死」(2016-17) 鏡像習作,以多重碎片晶體成形的人物畫像的實驗嘗試,一位目光炯炯的男孩,身穿著土黃色上衣,下黑T侐一灰色骷顱頭圖像,指涉當下人類的虛榮及傲慢,貪生怕死的寓意。左或右下角出現一雙纖細的手正以手機偷拍,體現時下的境遇,『
拍』正是當今人之癢。

2018起挑戰複雜的群像畫「無相系列之21 -看這裡」(2018),環繞著手機,三女一男正在拍照的戲劇性場景,四或五隻手虛張聲勢的穿插形式姿態,藍紅綠及紫色造化出空間結構及形色節奏,在手機下綠色叢林裡出現一隻狂妄作樂的巧克力兔子,隱喻當前人類貪生夢死之情境。「無相系列之22-開拍了」(2018-19),開拍或偷拍都成為當今人之癮,那是一種感覺,尤其是偷拍更是種快感。兩男一女開拍的戲劇性場景,穿藍衣的男人正在開拍其笑咪咪之女友,旁邊一位戴帽子中年人也拿著相機偷拍這鏡頭,沒想到,其間又出現一台蘋果手機正嗣後的偷拍這戲劇性的一幕。中年人的帽子上出現一座神秘似人的面具鏡像,是在人們頭頂上的監視器「天眼」嗎?開拍與偷拍或照過來照過去,都示現當今數位化的「監控與治理」社會情境。

形象是感覺,色彩成為論證,細膩複雜形式經由簡單幾何重覆創作出一種振動能量,持續之時間性,繼續延拓空間場域,形成一種視覺動力,藉由色彩的統合,幻現光影的境域。靜態的影像中有時空幻化的錯覺,靜中有動態的顯影,在感性及表現、時間及空間、寓意及隱喻、建構及解構、節奏及結構間,不靜中的動,不變中的變,產生多元的視界及多樣遐想空間,都試圖從鏡像中窺探存在的堂奧。

三幅人物畫像闡述數位化時代裡的社會情境,人類何去何從的困惑。當今世界是如此的急速幻變,人手一機,造就當前的底頭族,隨處滑手機及拍照打卡,沉溺在平板上無法自拔,時空受工具的綁架,目不暇給整天禁閉在小小銀幕上,成癮至中毒。數位化時代之便,手機成為生活的核心,一機在手,萬事似乎暢通無止,整個世界都在這版面裡。如是,有問必答,當今人類生活之輕把全部繳給谷歌搜尋網站,不須再思考,生活長青之樹枯萎成為平面的,而忘記生活本身的彩色感受。在這知識與資訊爆炸時代裡,居然最缺地是知識,受資訊傳媒的操控而不自知,弱智時代的來臨,沒有判斷力那來批判力。活在雲端的虛無飄渺世界裡,當今政權或專制政府,也依賴數位科技作為「監控與治理」社會及箝制人民生活的工具。偉大的進步帶引人們來到災難的邊緣,觸及當下生活的神經,映照時代的陣痛及震盪。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陳奇相 –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

P1360653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1-左邊牆面與右面牆面對

P1360654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2-右邊牆面與左面牆面對

P1360655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3

P1360663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4

P1360664-2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5

P1360664-3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6

P1360664-4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7

P1360664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8

P1360665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9

P1360674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10

P1360673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11

P1360677

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 個展現場之12

在這「鏡子」尋找「我的」天空新作品發表會的個展裡,繼續深入擴展鏡面意識,闡述「境」及「相」那片近在眼前,遠在天際的天空。我一直渴望回歸到內心完整的『真實本質』,無怨無悔地覓覓尋尋存在的真相。近兩年來「奇相-無相」系列改變是看得到的,解構、細緻、繁雜,其形象是種感覺,色彩則是種 (光影及空間) 論證,心靈底意識形似具體的 神似抽象的。在人類堅強意志的願力及耐力下我喜歡挑戰那不可能的可能,創作作為我存在明心見性的歷練及修持道途,藝術是生命之道,畫成為我生命的煉金術,畫就是全然已赴,必須細心、專心、耐心,還有一心,沉浸時空進入冥想狀態,創作宛若入定的境域,於無時性裡造化我的天空,遠超越物質形式及美感的真實性。

我每次的個展除發表新作外,我對展場空間都情有獨鍾,喜歡接受空間的挑戰、不亦樂乎地玩空間,任何空間都有其屬性、條件,都有其無限地可塑性與可能性。無論如何空間都是中性地,而可遇不可求,隨著每個藝術家的作品幻化其氣圍與質地,畫廊或美術館的白立方宛若魔術般的空間,隨著每個藝術家神奇造化其情境及精神體積。近幾年的個展,我對空間都別有一番感觸及經驗,同樣的作品在不同場域下,都有別出一格的空間效應,作品不只溶入空間,並將空間無形的精神體積彰顯出來,作品成為空間的情境,空間成為作品的場域,情境與場域共鳴曲畫下完整句點。

在這「鏡子」尋找「我的」天空-台南東門畫廊新作品發表會的個展裡,是我近年來展場最大最漂亮的一個白立方空間。經過一番直覺性空間冥想後,依空間的屬性及條件,大小五面白色天空,高底對應迴響節奏的布置,精彩演出一場豐盛視覺饗宴,勾勒出一整體的美學觀。左邊大牆面「奇相-無相」新系列為此展的視覺焦點,樂觀進取上下高底充滿節奏性等間距拼置陳列:一系列從低於一般視線平行線延伸至平視直線,休止符於大窗戶間的「看見了嗎?」圓鏡子空間裝置上。中牆不凡視野(一組)兩幅對稱之「境-原鄉」搓開布置,右牆面(一組) 六幅樓梯式充滿漸層節奏性「夢中夢」系列間距排列組合的結構,中間布置兩座「一方寸」時空對照性的時鐘,指涉出同樣的不盡然都是相同的所謂地「對稱」戲碼。明顯地「一方寸」是針對時空,「看見了嗎?」則指出意識,並同時指出「一心」,看得到看不到,存乎一心,那時空距離,在心裡化為此時此地。

右牆轉折小牆面兩組色面圖作,兩綠兩紅「原象如相」橫畫面對稱叉開布置,形成一種不同尋常的視野。右主大牆面為此展地另一焦點:以物體及圖畫空間裝置的手法建構精神場域,一黑一紅(兩幅)「原象如相」空間物體紀念碑大作,在立面黑布上陳列一堆紅米,在紅布上陳列一堆黑米,直覺性的美學觀下彰顯精神維度,色彩與隔牆兩紅兩綠呼應,並與正面的充滿視覺性的「奇相-無相」新系列較勁對峙,高潮迭起形構一種空間撞擊能量。並在這兩幅大作兩邊等距展現各一組新的「原象如相」黑色頭髮系列,戲劇性演出一場非同凡可的物質及精神的共鳴曲。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陳奇相「觀-看到了嗎?」(2015):

P1360679

「觀-看到了嗎?」(2015)是一件物體空間互動裝置作品,由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

P1360681

「觀-看到了嗎?」(2015)是一件物體空間互動裝置作品,由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 鏡面局部

P1360680

「觀-看到了嗎?」(2015)是一件物體空間互動裝置作品,由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 鏡背局部

P1360660

「觀-看到了嗎?」(2015)是一件物體空間互動裝置作品,由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 白天全景

P1360659

「觀-看到了嗎?」(2015)是一件物體空間互動裝置作品,由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 晚上全景

從「如是如樣」(2013年)個展開始,都針對空間創建作品,如一組時鐘「一方寸」及一組霓虹燈「一會」。這次在「鏡子」尋找「我的」天空個展中,也不列外,在無可避免干擾的窗戶間巧思造化的創作一件別開生面的-觀「看到了嗎?」。這是近十幾年來,一直都環繞著「境」及「相」之鏡像效應必然結果,鏡似境、境似鏡,「境」即「鏡」,「境」為內外自我對話的介面,一切唯心造,虛實幻滅都是存在的真實。

「觀-看到了嗎?」是「奇相-無相」新系列中擴展開來的意識見地,是一件物體空間互動裝置作品,由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所構成,前面為鏡子,映照著四周環境,背面(塑膠)一色圈又一色圈環轉的圓形光芒,正中禪坐一尊安詳佛像。觀眾可以隨意轉動鏡面,自我觀照或凝視鏡中映照的景象,景象隨著觀眾的移動而幻變。確實,看得到看不到存乎「一心」,當我們自我凝視自已時,還可更深層的體會自我的本性(佛性),也就是「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鏡背佛像的指涉。那麼這裡給予疑問句「看到了嗎?」之主題提示觀眾,存在一切存乎「一心」,看到了心就在。

「觀-看到了嗎?」一組兩面圓鏡子安置在窗戶間,窗戶成為作品的鏡框及境遇或境域,不只將陳列在窗台上的雕像轉移焦點,還將其化為背景。作品隨著時空氣圍幻變,白天虛實幻滅攤在陽光下顯而易見,存在似乎遙不可及的樣子,晚間時空蒙上一層神祕及詩意,觸擊到那不可知的堂奧。「觀-看到了嗎?」與「觀-看到了」作品一體兩面,看到了嗎?是質問,看到了則是肯定當下,看是種存在意識,看中經驗了自已,是通往明心見性的道途,是我近幾年執著創作及探尋的生命境域之旅。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