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春天 (約1477-1478年)

春天 (約1477-1478年)203×314公分,膠畫顏料畫於木板上,菲冷翠烏菲茲美術館收藏(Galerie des offices Florence)。

波提且利是Quattrocènto時,將佛羅倫斯畫派帶入高潮,最為代表性的畫家,他匯集佛羅倫斯畫派大師們之藝術於一身,進而以超凡的才藝凌駕之上。早期深受其恩師Filippo Lippi之影響。波提且利是佛羅倫斯畫派裡,最富詩意和想像力的畫家,以其柔和抒情的色彩和具有節奏性之自如曲線’,詩情畫意的呈現卓越完美的形象,充分展露人文主義之高超精神。那引人注目的是,波提且利毫無顧忌的大膽採用反基督的題材,打破中古世紀以來之傳統藝術,尤其在他最為著名的「春天」和「維納斯的誕生」兩幅寓意傑作裡,解放了繪畫題材,藝術家們不再拘泥於宗教觀念上,為往後的藝術開闢了新天地。

值得注意,這兩幅畫之主題都是希臘多神教的,並且使人聯想起古希臘完美雕像,然而其官能卻有一種近代感,尤其女神的面孔,充滿世俗的愛慾,而且帶有凡人之雜念與憂鬱。「春天」及「維納斯的誕生」都是一種寓意式的繪畫,對新世紀的來臨隱喻性特別強烈。「春天」當然「一元復始、萬象更新」,是「春天」的意思,大地甦醒過來,百花齊放的時代之來臨,這豈不是「義大利文藝復興」之來臨,新興或新生文明之掘起呢!「維納斯的誕生」也不例外,要不然誕生甚麼呢!這都隱喻新時代的開始,在新柏拉圖哲學的氛圍下,一股新文化的興起。這兩幅作品主題都來自新柏拉圖哲學家Marsili Ficin的文學著作,明顯地是呈現出整個時代文化氣圍。這兩幅都是麥德奇家族所訂製。

「春天」是文藝復興早期最詩意的一幅,維納斯取代了聖母瑪莉亞,解放社會意識,首次回到世俗人間的心思情欲愛中,美麗的肉體取代過去的聖潔,愛充滿人間回歸到古希臘及羅馬的多神信仰。那麼在這奔放又戲劇性的「春天交響曲」裡,「愛」讓人心花朵朵開,傳遞春滿人間的信息,尤其是「花神」、「春神」、「愛神」及「維納斯」「三女神」所展現出來的信息。當然「愛」不只能提供生活的一股力量,她能實質地感受、默想,並進一步的改變世界。

整幅畫充滿肢體語言符號就宛若一場盛大的劇場般,相當戲劇性和敘述性的在春暖花開的果園佈景中,展演出青春年華的劇場,從右邊的陰霾的周比希(Zep
hryr)(想擁抱花神)經由嘴唇晗著樹藤的花神、天女散花的春神、至中間充妖嬌的維納斯愛神、其上方是蒙著眼睛的邱比特(似乎暗示愛使人盲目)、經由載歌載舞的三女神,她們分別象徵:真、善、美,或美麗、青春及快樂,另一函意是-詩、畫及園林等,同時也意味三種永恆的愛:對美的愛、對人的愛、對性的愛,圍成圈手牽手形成整體宛若密不可分,至最左邊是眾神的使者墨丘利(Mercure)插著腰舉起右手拿著樹枝正忙著攪頭上的雲層。從另一角度的解讀:是從右邊的陰霾的周比希象徵二月嚴寒的冬天氣圍,經由三月的春風化雨之花神,四月百花齊放的春神,至五月陽光普照的愛神維納斯,經由六月、七月、八月載歌載舞的三女神,也就是夏天到九霄雲外的九月份之墨丘利,經由形象化及隱喻性的傳說人物呈現出季節(春天)月份的特徵信息。

映然生機的春天,卓越高超的展現人體姿態優美的曲線,詩情畫意,女人妖嬌體態的美感首次經由理想化的被表現出來,尤其在這些身披透明薄紗的眾女神身上,帶有不少真實感的幻覺。其中我們發現這些人物都有點被拉長的感覺,呈現出古典最為完美的美感,使人聯想起古希臘完美的雕像,如果與羅浮宮裡的「米洛島的維納斯雕像」作一比較,顯然的文藝復興是古文明的新生。整幅畫相當平面似乎於劇台上的展演,沒有深度的空間,但在其撫媚曲線和手足舞蹈的姿態充滿運動形式,光線明暗對比及詩意的柔和色彩調子裡,構成交響曲般節奏及韻律,啟開繪畫的新紀元。

蒙特納 Andrea Mantegna(1431-1506)-安息的基督(1480-1490年)

安息的基督(1480-1490年)68×81公分,膠畫顏料畫於油畫上,典藏於米蘭古代博物館(Pinacotheque Millan)。

蒙特納是義大利北部文藝復興最具代表性畫家,是考古學家及畫家Squarcione的學生且深受Donatello之影響,其繪畫特徵在種自然生硬冷峻的寫實裡被Vasari i評論為「石頭般的畫風」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對考古的興趣,尤其古老建築的熱衷及精勘於透視。1460年成為鞏杜亞Gonzaga宮廷畫家,1474年在城堡裡畫了一系列「婚禮堂」以紀念Gonzaga家族,壁畫上的人物看起來就像是室內空間的延伸。更妙的是天棚上畫了一座陽台,陽台上的人則在廣闊的天空之下俯視室內,這是文藝復興時代首幅完全是仰角透視’的幻覺裝飾圖畫。那他最為著名的傑作是「安息的基督」於種前縮法的戲劇性繪畫裡。

這是所有耶穌基督死亡圖裡最卓越出眾的一幅,在自然生硬冷峻的寫實裡,耶穌沉重軀體躺臥在床上,下半由一塊白布折疊掩蓋著,露出雙腳在我們眼前,一眼可見其雙手及雙腳明顯的(釘孔)傷痕,堅固的軀體完美呈現男性(解剖)肌理之美感,安祥的臉頰,頭稍微往右側在枕頭上。整個身體成一直線在最原創的縮短透視裡,形成一種非凡的深度空間是西方繪畫中空前絕後的,展現別開生面的哀慟-聖殤場景。然而這裡並沒有完全遵循正常的幾何透視,頭部並沒有縮小,他改變這個自然視覺形象的比例,來強化其感性和悲壯。左上角(對角線)一位臉色蒼白孤苦伶仃之聖母無限的悲憫哀悼著,整幅畫都在暗淡的色調之絕望氣氛裡,形成前所未有之悲慟意象。

法蘭塞斯卡(Piero dela Francesca(約1420-1492)-鞭打(約1460年)

鞭打(約1460年)81.1×59公分,膠畫顏料畫於木板上,烏比諾國家美術館收藏(Galerie National Urbino)。

法蘭塞斯卡出生於Arezzo附近,早期佛羅倫斯拜師習藝,之後和Domenico Veneziano合作裝飾Sant Egidio教堂。1451年效益地主Sigismond Pandolfo Malatesta,並以其主人之尊貴畫像裝飾聖方濟教堂,故人們稱謂「Malatesta神殿」。接著受邀返回其故鄉Arezzo以「真正十字架的故事」系列裝飾San Francesco教堂,肯定其才華名聲遠眺成為當時最傑出的畫家。1470年受烏比諾(Urbin)公爵Frederic de Montefeltre之邀,成為烏比諾朝廷缷用畫家,是在這裡與法蘭特畫家會面並實現其重要的作品,如烏比諾宮廷系列壁畫及公爵夫婦卓越畫像。法蘭塞斯卡深受Uccelo的謹嚴透視空間並受其數學家友人Lucio Pacioli的感染以數理建構透視空間,並在法蘭特細膩與精巧繪畫技藝下進而成為文藝復興早期技藝最為高超的透視空間展現者。

「鞭打」是一幅充滿政治意含的圖畫,示意著受苦受難的耶穌基督,隱喻著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淪陷,拜占庭帝國的瓦解,基督教國家人民受土耳其奧圖曼帝國的專制政體統治。更是一幅完美及標準的建築或數學透視的經典之作,經由點透視的建築結構和人物大小尺吋的分佈呈現別開生面的空間,在紮實的自然寫實下,完美的形象與體積、統一的光線、柔和的色調,謹嚴的結構,特別又強調前景精細的人物描繪。完整的場景在統一建築風景裡劃分成前後兩個故事情節,暗示兩個不同的地點。前景在戶外三個年齡層及三種穿著不同的人物以中間身穿紅色衣服的年輕人為核心,神態嚴束的政治對話,辯論著西方是否出兵東征一事。後景室內耶穌基督半裸雙手被反綁在一根大理石圓柱子,正受到左右兩位高舉皮鞭的士兵們刑罰挨打,前面站立戴著阿拉伯帽子背向我們,和其左邊一位戴著尖型高帽(奧圖曼帝王?)坐著,都親自參與這場刑罰鞭打。可以想像外面這三位聚精會神的討論正為了此事擔憂,在別出心裁的敘述情節裡,戲劇性的展現政治寓言,是文藝復興罕見的繪畫例子。

波堤切利(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維納斯的誕生(約1483-1485年)

維納斯的誕生(約1483-1485年)172.5×278.5公分,膠畫顏料畫於木板上,菲冷翠烏菲茲美術館收藏( Galerie des offices Florence)。

「維納斯」寧可說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最優雅的造型符號,更是人道主義者最完美的形象,是波堤切利最成熟的展現。在這海闊天空的晴天霹靂海岸上,宛若劇場般的場景情節裡,充滿浪漫青春年華的維納斯看起來是那麼純潔無暇,據神話所說維納斯是從海水裡誕生的,全裸的站在半個貝殼上,迷惑人的完美曲線,潔白如水般的肌膚,其明亮的眼睛看著我們(世俗人間)帶有幾分迷茫憂愁,一隻手含羞地掩飾胸脯,另一隻手牽著秀髮遮掩其私處相當迷人。由左上角一對充滿動感展翼飛翔纏綿擁抱一體的「風神」,往後飄揚的衣衫從天而降,鼓起雙夾用力吹拂隨風飄逸的金髮之維納斯,輕盈迎著海風至岸邊,同時天上飄落著一朵朵的玫瑰花,一波波的海浪,充滿浪漫的情境,岸邊一位穿著盛裝飾有玫瑰花藤的花樣年華女神正拿著飾有金邊及花朵的紅色衣衫前來迎接她,詩情畫意的寓意,相當形象化的展現。對新時代來臨的隱喻性特別強烈,尤其世俗化的新世界之開始,他已打破宗教對生命本身的束縛,解放心靈下進入人間樂園。

明顯地維納斯的誕生和春天這兩幅傑作都在自然寫實主義下,經由線條及形象來強調物體的形象體積、運動、柔和光線、和諧色調、謹嚴結構,然而透視空間並非他所關注的。當然還有其對這些花樣年華的女神、花神及愛神盛裝服飾及髮型精細描繪,或維納斯的形象,都示現當時新柏拉圖之知性及藝術家理想性之美感。如此藝術史家卡納瓦(Caneva)對波堤切利寫道「這神話的寓言,還有他的風格及他在羅虹斯 拉 曼尼飛葛(Laurent Le Magnifique)的新柏拉圖時代背景裡,不管是「春天」或是說於1480年間的作品,自然寫實對那些知識分子們和藝術家們都成為他們展現美的理想性,支配著他們的創作。維納斯的出現,是這種觀念及和諧完美世界的化身,成為人類最尊貴品質的象徵。「維納斯的誕生」闡述這種社會背景的智慧,如同『真正美感的誕生結合觀念-精神和自然-物質,實現了如此完美卓越的人性概念』」。

義大利文藝復興(La Renaissance Italiénne)

Pisanelo 約1433 公主43×30 – P della Francesca 1452-66 Monteffeltre

Pollaiolo 約1475 年輕婦人 – Le Perugin 約1493-1500 St Sebastien

在西方文明史裡’義大利的文藝復興運動,最為引人注目最為豐盛,它是西方人文主義和造型藝術全盛的時代,更開創出人類文化一種完全的新生。它震撼歐洲文化整整兩個世紀,在那兒人們重新發現古代文化的美感及莊嚴。人成為宇宙的中心。此時的藝術發生了重大的改變,它不再探討那些非凡的理想主義之美感。而是在科學知識裡,針對現實的摹擬。在繪畫上更利用數學透視原理來展現物理三度空間與人體解剖及光學,在謹嚴的結構裡,臻至完美。且從人文主義之思潮中提出一種新素材,進而逐漸脫離宗教之束縛。

義大利文藝復興多虧於義大利中北部商業之發達及富商、王室們大力推動,先從佛羅倫斯,然後羅馬。最後威尼斯,都成為文藝復興之搖籃’直至十五世紀末’才擴展至整個歐洲。

甚麼是所謂的「文藝復興」

那麼所謂「文藝復興」就是再生、復興、復活之意思:也就是瓦解中世紀陰鬱沉悶和愚昧的封建思想,在種人文主義的新生裡,展開一股開放性蓬勃朝氣之力量,形成繼古希臘、羅馬之後,歐洲文明史上的另一高峰。然而’文藝復興運動既不是「復古」也不是古文明的「再版」。它是從古希臘及羅馬吸收文化精髓,所轉換出的一種奠基於人本主義的新生文明。值得注意的是自十四世紀以降,還有一點和中世紀大不相同的,那就是整個運動都以中產階級的富商及君王和平民為主,文藝復興又是種平民藝術的絕起:因為它是由富商與平民所掀起的文化運動。(文藝復興:建築是最顯著象徵及最明顯的新文化)

文藝復興對當今西方文明的影響

在「人為一切之度量」之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裡,它啟開西方現代人文思潮,為十八世紀的啟蒙運動作了思想準備,也為歐洲近代文明奠定了基礎,時至今日其最為重要的兩個觀念:即是科學研究以改善人類物質生活環境,和實施民主政治以確保個人之價值,這兩個觀念在根本上都是人本主義的)。

(人本(道)主義:克服自己的貪婪,愛憐人,對真理的認知(與社會事物不具批評性的認識不同)及對生命的尊重)

義大利佛倫斯文藝復興的繪畫特色與面貌

文藝復興五大繪畫原素:1色彩2形式3空間4光線5運動。

文藝復興在知性的物體研究上:1解剖學2透視學3結構學4光學5色彩學。

文藝復興的三種透視:1象徵性的透視2自然性的透視3建築性的(科學性或數學性的)透視。

文藝復興的藝術主題:從莊嚴神聖至世俗化﹐尤甚在人文主義以人為主載下﹐人像成為藝術的核心。

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素材:(早期)蛋彩畫-牆壁或畫板(十五世紀末)油畫-畫布。

(濕壁畫(Fresco)原意為新鮮,意指在一層薄薄新塗的濕灰泥上畫的畫,它利用其表面張力將顏料塗在灰泥上,等灰泥乾後,顏色就會固定(因顏料與灰泥中的石灰產生化學作用之故)這是文藝復興早期壁畫)。

文藝復興的繪畫是了解光線,就像組織統一的原素及色彩和體積的創作者般。

文藝復興之藝術結構:黃金比例、三角形、圓形、方形等等。三角形:充滿力量。圓形:充滿能量。方形:充滿穩定感。

馬薩其歐- 亞當與夏娃逐出伊甸園(約1424-1425)

亞當與夏娃逐出伊甸園 208×88公分,壁畫,典藏於翡冷翠聖瑪麗亞 特 卡密納教堂 Santa Maria del Carmine Florence 。

這可能是文藝復興最具表現性的一幅作品,在自然主義的寫實下,堅固的軀體、統一的光線、謹嚴的結構、充滿想像的空間及豐富的表情,於粗獷的筆觸下完全展現作者最強烈的個性及情感。戲劇性的描繪亞當與夏娃被驅逐出伊甸園大門的那一剎那,嚴峻的山丘地理場景,悲慟的軀體在完美的光線(來自於右邊),明暗對照下呈現堅固的立體(仔細看-首次在地面上看到人的影子),並於明確的解剖下,展現人類軀體之美感,使物體更接近現實。他們帶著沉重的步伐、迷失的神態、即將面對地面上苦難的生活,都呈現在痛心疾首和哀怨的臉色上,亞當悲痛舉起雙手遮掩臉孔往下仰,夏娃烏呼哀泣的臉頰則朝上,左手遮掩著私處,右手掩遮著胸部,人們似乎可以從形象中聽到他們悲殘哀嚎的聲音。他們頭上一位騰空駕霧的天使拿著寶劍驅逐這對偷吃禁果的男女,如此人間的故事就拉開序幕,也啟開繪畫藝術的新紀元。

利比 (Fra Filippo Lippi 約1406-1469)-愛羅特的(Herode)宴會(約1464年)

愛羅特的(Herode)宴會(約1464年)長約4米5公分,壁畫,巴多(Prato)聖-耶箋(St-Etienne)大教堂。

他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早期最具代表性畫家之一,是著名畫家Botticelli的老師。早期深受Masaccio和Angelico(為Lippi的名師)的影響,而後受著名雕塑家Donatello的雕塑和北方法蘭德斯繪畫之影響。在種自然寫實主義裡,以詩情畫意的線條、形象、統一光線及柔和的色彩,謹嚴結構展現文藝復興人文之美感。晚年的作品洋溢著宗教情操,且更為抒情完美。這種抒情詩意的風格,就這樣深深的影響著Botticelli。

愛羅特的(Herode)宴會故事來自於聖經,整幅畫戲劇性的描繪一場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晏會,在統一完整的畫面上,呈現系列故事情節宛若一場敘事詩編或電影般,如同Masaccio所描繪的「聖彼特」別具一格的敘述性場景。這場別開生面的宴會場面就在皇宮,幾何的建築形式和地面上大理石磁磚形成三度透視空間裡,凹字型的白桌子排場,座滿尊貴的客人們,盛大的觀席著這年輕美貌的女子之劇情演出-是母親愛羅特皇后要求沙樂美送她聖 瓊-巴締斯特(St Jean-Baptiste)頭顱的故事:如此最左邊,站在其高大身穿紅袍之父親愛羅特國王後面,沙樂美取得聖 瓊-巴締斯特的頭顱一景。接著中間身穿潔白衣裙的沙樂美興高采烈的翩翩起舞,成為整幅畫的視覺焦點。最右側年輕貌美的沙樂美將聖 瓊-巴締斯特的頭顱放在銅盤上跪著呈現給其座在桌前的母親情節,旁側兩位女侍候者則互相輕輕細語著。整幅畫在詩意形式、調和色彩、謹嚴的對稱結構裡,別出心裁的詩意展現。如此這種敘述展現方式人們將繼續在Botticelli的作品中,如1481-1482年的摩西故事裡。

安基利柯(Angelico1387-1455)-報喜或聖告(約1438年作)

報喜-聖告(約1438年作)壁畫216×321公分,菲冷翠聖馬可修道院博物館典藏 San Marco Florence。

安基利柯這個名字本意就是天使兄弟,他是位詮釋基督精神深入透徹的大師。特別在這文藝復興的新紀元裡,他積極地探討一種全新的空間概念在他的作品中,都具有一股清新雅麗及詩意,並且看來有一種童貞的純潔感’所以不論怎樣看他的畫,都會覺得充滿著美麗慈祥的氣氛,抒情柔美使人感到有一股清新精神的存在。

「報喜」是文藝復興早期最常見到的故事,它來自於聖經。這兒在細膩自然寫實裡,大方的形式和線條,柔和的色調、明媚的光線及充滿幻覺的三度空間,啟開繪畫的新紀元。它是Angelico眾多(至少八幅)聖告作品中最優雅及迷惑人的一幅,於相當寧靜的多明尼人(Dominicains)修道會裡,走廊由系列的雕刻圓柱呈現出別開生面的透視空間,圍牆外綠意盎然的森林,牆內一片宛若地毯的草坪。瑪利亞身穿著白色衣服披著對比的黑色袍子(這正是多明尼我修士們的服飾),安詳坐在走廊板凳上會見一位展著五彩繽紛雙翼、身穿粉紅色衣裙從天而降的天使,兩位互相傾訴,雙手都交叉示意致敬,眼對著眼,優雅在充滿感性及祥和氣氛中親密的對話,沐浴在純潔的光線中,天使似乎告訴瑪利亞:「她懷的是位救世主,他將拯救墮落的人」神聖的回響,傳遞人文精神構成卓越和神聖意象,表現作者的謙誠信仰及感情。

馬薩其歐(Masaccio1401-1427)-捐稅(約1424年)

捐稅(約1424年)255×598公分,壁畫,典藏於翡冷翠聖瑪麗亞 特 卡密納教堂 Santa Maria del Carmine Florence 。

他是文藝復興繪畫新紀元裡最具代表性畫家,承先啟後Giotto的藝術,並深受其恩師Masolino之影響。他那具有強烈個性之繪畫,剛好與Angelico的抒情優美之風格形成對比,在種對自然細心之觀察後的展現接近一種自然寫實主義,於種全新的形式、体積、光線、空間的探討,而啟開義大利文藝復興繪畫藝術之序幕。

捐稅圖畫是
描述「聖彼特」生活系列作品之一,在最革命性的自然寫實裡,展現全新的形象、光線、立體、色調、還有構成三度空間的透視,宛若劇場般的場景,並加上其感性。於別具一格的敘述性場景裡統一畫面上,呈現聖彼特三個故事情節。整幅畫以中間這群像為核心,以遠方的丘壑高山曠野為背景,旁側一棟幾何建築物,呈現透視空間並示意城邦,這兒以身穿紅衣披著藍袍之耶蘇基督為主軸,聖彼特在左側,聖馬丟在右側其其他使徒們環繞著,背向我們的是一位海官人員張開雙手要求入城稅,耶穌基督以手示意聖彼特至湖畔就能找到錢。如此左邊遠處聖彼特正在湖畔邊找錢的場景。然後右邊同樣的人物-聖彼特將入城稅交給這位海關人員的一景。完美的敘述情節是文藝復興早期最特殊的故事闡述形式。

烏切羅(Paolo Uccelo 1397-1475)-聖羅曼諾之戰役(約1456)

聖羅曼諾之戰役(約1456) 180×316公分,膠畫顏料畫於木板上,羅浮宮博物館典藏。

他是佛羅倫斯畫派最具代表性畫家之一,繼往開Massaccio之藝術也深受Brunelleschi和Donatello們之影響。其畢生都潛心於透視學之研究,於種自寫實主義裡’ 通過那些大膽的線條,豐富的色彩,複雜的形式,試圖掌握物體之立體感,在其謹嚴的組織中,完美的呈現敏銳的透視空間。其繪畫經常是在垂直與平行,混亂與秩序,感性與理性,真實與想像中,臻至完美。那他在藝術史上最大的貢獻是透視學,特別於其「聖羅曼諾之戰役」系列傑作裡。

聖羅曼諾之戰役為三聯作,是烏切羅的曠世之作,其左幅畫典藏於倫敦國家美術館,中幅畫典藏於巴黎羅浮宮,右幅畫典藏於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這系列是描繪佛羅倫斯大軍與鄰邦西恩納大軍,在荒郊野外激戰的大場面仔細欣賞,就像木偶騎士玩具般之戲劇性,它在早期文藝復興自然寫實的風氣裡,通過其豐富的色彩、複雜的形式、嘗試的掌握物體的立體感,特別於重疊交叉的影像,伸縮性的延伸線條和物體尺寸之大小及位置來展現卓然有成的透視。這系列作品就在垂直與平行、混亂與秩序、感性與理性、真實與想像中達至完美,烏切羅這種謹嚴完美的透視研究,就成為當時透視畫法之典範。明顯地他那像木偶騎士們及馬匹靈感則來至古羅馬的石雕,並非來自現實的物體。